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7 04:29:4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永恒之星
  4. 第一章 霧霾入侵

第一章 霧霾入侵

更新于:2018-03-18 17:37:06 字數:5376

字體: 字號:
  在銀海系的無數行星中,有一顆美麗的星球,居住著幾十億的人類和幾百億的各種動物,這些人類把自己居住的星球稱之為土球。

  “王云,放學去打籃球啊?”在土球唐國D市的一所高等中學里,學校剛剛放學,高二學生王云正在收拾書包,同班同學孫然拿著籃球走到他身邊問道。

  “我還得去補課呢,你不去么?”王云說道。

  “補什么啊,學習有什么前途,你還不知道我,明年我家就移民了,學不學對我沒什么用。”

  “移民?去哪里?”

  “米國。”

  “去米國,沒聽你說過啊。”

  “最近才決定的,以后你有機會去米國的話,我接待你。”

  “呵呵,我感覺國內很好啊,你怎么想著去那邊。”

  “我爹已經考慮很久了,說那邊的教育好,為了我以后的更好的發展。”

  “你爹真有遠見,現在還是處長?”

  “沒,早就升局長了。”

  “呵呵,你爸好厲害啊。”

  “一般吧。”

  “這么大的領導,不干了多可惜啊。”

  “呵呵,干夠了,反正也快退休了,去那邊好好養老。”

  “你爸不就才40多么?離退休還差20年吧!”

  “他這個位置干好也危險,干壞也危險,不如早作打算”

  原來是這樣,好啊,提前祝你移民快樂,我先走了,等有時間再玩吧。王云懷著羨慕嫉妒恨的心情走出教室。

  滴滴,王云正在補習班看書,聽到微信的提示音響了,掏出手機,打開微信,看到是女朋友小巖發來信息。

  “你在干什么?”小巖的信息顯示道。

  “補課。”王云不假思索的回復道。

  “怎么又補課?”

  “強制性的,沒辦法。”

  “放學不是說要陪我逛街么?”

  “沒辦法,明天吧。”

  小巖發了一個生氣的表情。

  “寶貝別生氣,今天霧霾這么大,盡量在室內待著吧,吸多了不好,影響健康。”

  “不愿意陪我拉倒,別找沒用的理由。”

  “別生氣啦,我補課不也是為了以后考進一個好的大學么,沒錢怎么娶你。”

  “得了,靠上班能賺幾個錢,那點工資連房子都買不起,怎么娶我。”

  “我們可以一起奮斗啊,房子會有的,車也會有的。”

  “你知道么,我閨蜜剛剛處了一個男朋友,人家那男的開法拉利哦,認識我閨蜜的第一天就送給她一個6s,還帶她去夏威夷玩了半個月。”

  “那男的多大?50幾?”

  “人家才26歲。”

  “那肯定是富二代,官二代或者星二代,普通人哪有這么20多就開跑車的。”

  “你管人家什么二代,我感覺跟你沒有一點希望。”

  “我也正在努力啊,我們會成為一代的。”

  “說的簡單。我那閨蜜你也見過,以前長的多丑啊,可是現在的男朋友又帥,又有錢,還對她好。”

  “她前幾個月不是去韓國P了一張假臉么。”

  “假臉也是臉,現在是看臉的社會,現在她的假臉也沒有漂亮啊!”

  “那是肯定的,誰能跟我家的小巖比啊!可是她小小年紀,找那么大的男朋友,他家人知道么?

  “肯定不同意了,怎么可能會讓她早戀呢,不過他媽一看他男票開的車,跟我閨蜜說,在不早戀就晚了,多虛榮啊!”

  “恩,是啊!”

  “我不管,明年你無論想什么辦法都要買個車,貸款也好,借錢也好,必須好看一點的。”

  “我還在上學啊,哪里來的錢買車啊,你想的也太早了吧。再說我們上學做公交車就到了,還不壓車。”

  “我不管,我就要天天坐車上學,你可以管你媽要錢啊,我閨蜜那男朋友,人家15歲就開跑車了。”

  “我怎么能跟二代比啊。”

  “你怎么一點理想都沒有。”

  “我現在的理想就是通過高考,進入理想的大學,你也知道我媽對我的要求。”

  “我看你媽才是真的虛榮。”

  “你不也一直想考大學么?”

  “都什么時代了,你還想通過學習改變命運?太幼稚了。”

  “這很現實啊,我沒有太大的理想。”

  “如果明年你還沒有什么變化,我們的關系也不會繼續下去了。你忙吧,我跟朋友出去逛街了。”

  “好吧,那你玩的開心點。”

  “哎。。”王云放下手機,長嘆了一聲。小巖是王云的初中同學,后來兩人一起上的同一所高中,在高中后就開始戀愛了,小巖以前是一個非常溫柔,體貼的女孩,對王云也是百依百順,不知道為什么最近一年,小巖像是變了一個人似的,變得非常現實,虛榮。

  王云現在的心情根本沒辦法學習,眼睛盯著書不知道該干些什么。

  呆坐了好久,王云想明白了,有些事情,不是自己能改變的,是你的也可能不是你的,不是你的,肯定也不是你的。

  “靠,這霧霾怎么還這么大啊!”王云走出補課班,已經晚上11點了,看到室外的能見度還不到50米,比白天更嚴重了。

  周圍的高樓大廈都消失在霧霾中,感覺還有些凄涼。

  公交車已經沒有了,別的人都住的近,可以步行回家,或者有車接送,王云家住的很遠,打車到家得20多塊錢,王云拿出錢包,看到里面還有30塊錢,不舍得花,夠明天的飯錢了。晚上的天氣不是很冷,王云決定步行走回去,快的話,30分鐘就可以到家。

  黑夜里,街上的車很少,大街上只有他一個人在匆匆的走著。

  正走著,王云看到道路左前方20米處的路邊停著一輛外觀非常奇怪的汽車。

  那輛汽車比正常的轎車要長些,外形有點像水滴,車的外表是銀色的,像是概念車,并且沒有車轱轆,竟然是懸浮停在那里。

  “我靠,哪里的土豪把概念車開出來了?還TM的是懸浮車,怎么可能!“王云帶上眼鏡,看到那車確實是懸浮在地上的。

  王云快步向那輛車走了過去。

  “不可能!“王云走到車的后邊,發現車并沒有車牌,也沒有后車窗,外觀非常圓滑,沒有一個接縫處和棱角,整車渾然一體。王云低頭看去,真的是懸浮在地面上近一米。

  “難道是在做夢?“這是王云的第一反應,他閉上眼睛,深呼了一口氣,過來3秒后,他張開眼睛,奇怪的是,那輛懸浮車竟然神奇的消失了。

  “我靠,這是什么情況。“王云忽然感覺腦袋有些發脹。難道是幻覺?王云實在想不出到底是什么原因。

  一路上帶著疑問,王云回到家中,因為實在是太困,王云趴在床上,想著想著就睡著了。

  滴滴,滴滴,滴滴,第二天王云被手機的鬧鐘吵醒,拿過一看,已經6點,雖然只睡了6個小時,但是王云感覺似乎很有精神。

  王云趕緊起床刷牙洗臉,簡單的收拾一下,王云就出門了。早上的霧霾還是很大,王云走到公交車站,看到很多人都在等車,估計是因為霧霾又壓車了。

  看時間還來得及,王云決定走路去學校,于是先走到他常去的賣煎餅果子的小店。

  “老板,來份煎餅果子,要多加雞蛋的。”王云拿出10元錢,遞給老板。

  “你要什么?”老板接過錢問道。

  “我要7塊錢的煎餅果子,加一雞蛋的。”王云說道。

  老板點頭,開始做起來。煎餅果子做到一半老板抬頭看了王云一眼。

  “你要什么?”老板又問道?

  “我要7塊錢的煎餅果子,加一個雞蛋。”王云又說了一遍。

  “先給我錢。”老板伸出手說。

  “剛才不是給你10塊錢了么?”王云以為老板忘了,提示到。

  老板皺了一下眉頭,用手拍了兩下腦袋。

  “給。”老板這個煎餅果子做的實在太慢,以前1分鐘就能好的,今天做了5分鐘,好像是第一次做一樣。

  “找我錢啊!”王云看老板今天的舉動非常奇怪,以前他可不是這樣,自己經常來買他的煎餅果子,老板都認識他了,今天不是忘了收錢,就是忘了找錢。

  “老板,你今天沒事吧?”王云拿過煎餅果子問道。

  老板抬頭看了王云一眼,沒有說話。

  奇怪,王云離開煎餅果子店,心中非常不解老板今天的怪異舉動。

  走到半路,王云把吃完煎餅果子的袋子扔進了垃圾桶,轉身繼續走,忽然看到道路前方一輛奇怪的車,向他這個方向駛來,速度很快,轉瞬即逝。

  “這怎么可能!”王云忽然想起那車就是昨天晚上他在路邊看到過的那個懸浮車,最讓人不可思議的是,那輛車竟然可以像幽靈一樣,直接穿越過其他車輛。

  “難道見鬼了么?”王云轉身看著消失在霧霾中的懸浮車,腦中出現了10萬個為什么。

  “這不科學啊!”王云邊向學校走邊想剛才看到的事情。

  “難道自己生病了?看到幻覺不都是精神病才有的癥狀么?”王云今天是第一個來到教室的人,坐到座位上后,王云不停的拍打自己的頭。

  “王云你怎么了?”過了一會,一個女同學也來到教室,看到王云不停的拍打腦袋,上前問道。

  “小麗,早,你今天怎么來這么早。”王云聽到聲音抬頭一看,原來是同學小麗,是副班長。

  “今天看到霧霾太大,還壓車,于是就打車來了,你這是干什么呢?”

  “啊,沒事,有些頭痛。”王云想把今天的事情跟小麗說,但是又一想,這樣說的話,小麗也不可能相信,畢竟事情太不可思議了。

  “有病得治啊!”小麗開玩笑說。

  “呵呵,我吃藥了。”王云笑著答道。

  “這幾天的霧霾越來越大了啊。”

  “是啊,在這樣下去真是會伸手不見五指了。”

  “早上在微信里看了一個笑話,說是一個人去遛狗。”

  “然后呢?”

  “沒有然后了。”

  “你這笑話好冷。”

  “哈哈,最后人個和狗都丟了。”

  “切,這也叫笑話啊!”

  “是你笑點太低了。”

  “聽說其他城市已經有了燒烤味的霧霾,還有臭豆腐味的,還有海鮮味的。”

  “我喜歡果味的。”

  “呵呵,以后去飯店可以這樣,老板,來盤紅燒霧霾。”

  “吁。你這笑話更不好笑。”

  到了中午,王云外出吃飯,點了4菜一湯的盒飯,找了一個空位坐下,打開微信,給小雅發了條信息。

  “寶貝?在么。”

  “在吃飯。”小巖微信回復道。

  “今天怎么沒來找我一起吃?”

  “我有事請假了。”

  “怎么?生病了么?”

  “沒有,是家里的事情。”

  “家里怎么了?”

  “沒怎么。”

  “還在生氣么?”

  “你吃飯了么?”

  “我正在吃,你吃了么?”

  “我要減肥,只買了一只粥。”

  “一只粥是什么鬼?”

  “一個粥。”

  “???”

  “一碗粥。”

  “我也是醉了,你讓我猜謎語也來個高智商的題啊!”王云其實不明白小巖為什么這樣說。

  “我有事,先不聊了。”小巖最后發了一個表情。

  “好吧,88。”王云本想把昨天的事情跟小巖說一下,也不知她會不會相信。

  “白老師真巧,你也來這吃飯啊!”王云放下手機,抬頭看到學校的英語老師白冪坐在自己對面。

  白冪只有26歲,長得很漂亮,不過看樣子,臉肯定被整過,學校一直有傳言她跟校長有問題,當然哪個學校的校長都會有些見不得人的秘密,王云一直不明白的是,白冪這么漂亮,怎么會跟校長有一腿呢!

  白冪抬頭看了一眼王云,從她的眼神中,王云看的出,她昨天晚上一定沒有休息好,都中午了,竟然還有一顆性感的小眼屎。

  “白老師,不認識我了么?我是王云,3班的。”王云很疑惑,白冪看自己的眼神是那樣的陌生。

  “王云你好。”白冪向王云問了聲好后,繼續低頭看手機。

  搞得王云真是尷尬,每天在學校遇到都會很熱情的打招呼,出來怎么變得像陌生人一樣。

  “這么漂亮的女人,吃的東西可都真是后亂的,炸魚,炸串,炸雞塊,炸油糕,都是垃圾食品啊。”王云看著白冪的餐盤心中說道。

  王云把餐盤里的飯消滅干凈后,就離開了座位,走出美食城。

  王云低頭看著手機,往學校的方向走,忽然迎面被人撞了一下。

  “靠,你長眼睛了嗎?”看到手機被撞掉在地上,王云抬頭剛想罵那個人,可是定睛一看,撞他的人竟然是個染著彩色短發小美女。

  那女孩1米65左右的身高,大概17。8歲的樣子,穿著一套紅色亮光緊身衣,顯得身材非常性感。她眼睛好大,好像二次元的卡通人物一樣。背上還背著一個武器,看樣子應該是一把模型劍,手中還拿著一把很大的槍,一看也是模型。

  “你能看見我?”女孩呆呆的站著,有些驚訝的的看著王云。

  “靠,這霧霾再大,也不至于看不到對面的人吧。”王云低身撿起手機說道。

  “這不可能,你怎么會看到我呢?”

  “手機屏幕都碎了,這是我的撲拉死啊,你得給我修。”王云拿著手機走到女孩面前給她看。

  “沒道理!”女孩低聲說。

  “你把我手機撞掉了,屏幕壞了你不給修么?大白天的玩什么cosplay啊,你這裝扮的是什么妖魔鬼怪?”

  女孩退后幾步舉起手中的大槍對準王云。王云看女孩的行為感覺到很怪異,難道她腦子進水了?

  這時只見女孩手中槍的槍口慢慢的亮成一道紅色光球,有乒乓球大小。

  “一把模型槍,做的還挺逼真。”王云見狀說道。

  忽然那紅色光球一下穿過王云的身體,打在他身后的一個雕像上。

  “你原來不是霧獸。”那女孩放下槍說道。

  王云轉身看著身后的雕像被打了一個籃球大小的洞,驚呆了,自己好像聽到了自己心跳的聲音。

  那女孩上前一把抓住王云,帶著他一下飛到天空,此時王云的大腦一片空白。

  一直飛到一座大廈的樓頂,女孩才把王云放下。

  “你是什么人,為什么能看到我?”女孩問道。

  女孩見王云盯著自己不說話,走到自己的飛艇前,在里邊拿出了一瓶水,那艘飛艇正是王云之前見過的那輛懸浮車。

  “啊。。”女孩拿著水瓶走到王云面前,把水倒在他頭上,王云一個激靈緩過神來。

  “不要殺我,不要殺我,我什么都不知道。”王云蹲在地上只知道遇到了非常厲害的人,或許是秘密特工,或者是什么神秘組織的殺手。

  “夠了啦,不要在說了。”女孩沖王云大喊一聲。

  王云被女孩的巨大嗓門嚇的不在說話。

  “你不是霧獸,可是竟然能看見我,真是奇了怪了,你到底是什么人?”女孩不停的打量著王云邊問道。

  “這肯定是在做夢。”王云想了一會,認為這是一個比較真實的夢境,肯定是這幾天沒休息好,或者是漫畫看的太多了,既然是夢,那就繼續做下去吧,反正醒來之后,什么都不記得了。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