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5 00:36:50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燃宇
  4. 1、天狐

1、天狐

更新于:2018-03-18 17:45:09 字數:3157

字體: 字號:
燃宇目錄
共3章
  幽密的深林,到處是怪石藤蔓,生滿青苔的古樹,斑駁的光線,時聞時不聞的獸吼和撕咬聲更是給這里添加了一絲恐怖,空氣中可以嗅到血腥夾雜著泥土的腐朽,樹木無風自動,隨風搖擺的枝葉像是一只只猙獰的怪獸。

  即使枯黃的落葉已經如同地毯般鋪蓋到了地面,但藏青色的泥土依舊清晰看見,這正是青丘原的標志之一。

  神話時代有傳說,青丘原原本是一片荒野,荒古世界最后一位妖帝與人爭斗隕落于此,藏青色的血液流入大地改變了原本的顏色。

  雖然只是傳說,而且破綻百出,但因為青丘原是天狐族的棲息之地,而天狐族的血卻偏偏是藏青色,青丘原深處又確確實實有那種不可思議的打斗痕跡,所以贏得了不少人贊同,天狐族不免給自己冠上了妖帝后人頭銜。

  實際上現在的青丘原幾乎看不見妖族的存在,自神話時代傳下來的妖獸經過一代代繁衍已經成為真正的霸主,天狐族被迫搬到外圍地帶。

  天狐族的圣地,天狐妖帝的隕落之地,哪一個聽起來都會讓各方妖族止步,但真正震懾他們的則是那些妖獸,不知道有多少年,青丘原都沒有妖族在進入其中了。

  ……

  蔚藍的天空中,一道黑光劃過,仔細一看竟是個背生雙翼的怪人,怪人身高九尺,昂藏巍峨,背脊挺立,好像一座高山,壓迫而來,雖然相隔很遠,但懾人的氣勢卻壓得人不敢呼吸。

  “衛康,你逃不了的,這里離青丘原的中心地帶不遠,別說你只是六階,就算是九階也有去無回,而且就算你僥幸逃生,只要你握著《七典》妖界九域所有天狐族人便都能感應的到,我天狐族雖然比起其他大族沒落了許多但也不是區區一個黑羽族能保得住你的。”

  名叫衛康的怪人望了望前方似乎有所顧忌的放慢了速度,這時他身后的追兵才到,一個異常英俊的年輕人坐在一只腳踩白霧的老虎身上氣急敗壞的叫道。

  “衛康,聽我的,那東西的后果絕對不是你能承受的起得,同樣你黑羽族也承擔不起,今天只要你把它還給我,我便…我便傳你一種地級功法。”

  衛康甩了甩手,似乎有點動心的看著手中的東西猶豫著。

  這東西在手中確實是個麻煩,打又打不開,拿它換套地級功法到比現在逃入青丘原深處好的多,可是這乃是妖界的至寶之一,如此舍去卻又極為可惜。

  年輕人看著衛康在猶豫,一看有戲便又出口說道:“你我關系本來極好,只是因為雨兒那件事才隔閡,我自然不會騙你,你手中雖然是妖界至寶,但這數萬年以來卻從未有人將其打開,我相信你已經試過了,我天狐族不缺法決神通,只要你肯還給我,我便再傳一式大神通,怎么樣?”

  此話一出,原本面露猶豫的衛康卻滿臉猙獰起來,咆哮道:“蘇柏小人,當年我視你為手足兄弟把雨兒交給你照顧,我去族內拒絕賜婚,僅僅三個月,三個月啊,我回來之后你卻對我說雨兒喪命妖獸之口,呵呵,妖獸,好一個妖獸,你天狐蘇家領地之內也會有妖獸,你知我不信你,便使計讓族長命我回去,可你不知道,我走前去了挖了雨兒的墓,雨兒是自殺死的,今天我可會再信你一次。”

  趁著衛康說話間的失神,蘇柏猛的沖了過來。

  “六尾崩地!”蘇柏身后突然出現六只巨大的尾巴,在空中一掃,尾巴所過之處肉眼可見的黑色裂縫密布,顯然蘇柏一上來就用了大神通,將這片空間都震出了裂紋。

  衛康哪里想到多年的好友會突然襲擊,一瞬間便著了道,匆忙之間雙翅向前包裹住自己,化為盾牌,只可惜蘇柏這招著實可怕,那盾牌僅僅抵擋了一下便碎成羽毛和血肉從空中散落。

  “啊!”慘叫一聲失去雙翅的衛康同時被空間中得裂紋分尸,只是在他死去的前的一刻,拼盡全身妖力將《七典》猛砸下去。

  “蘇柏,去吧,沒有《七典》天狐族自會殺了你泄氣。去吧,去青丘原深處找吧,哈哈哈哈!”

  ……

  青丘原下方,被妖力包裹著的卷軸如電般疾馳而下,在即將落地的剎那間,一道白色身影電射出去,一只手接住了卷軸。

  接住卷軸的是一個外表約十五六歲的男孩,面容清秀,身上圍著簡單的皮袍,小麥色皮膚,微微鼓起的肌肉很難讓人聯想到剛剛閃電般的速度,一雙狹長的眼睛正帶著疑惑看著手中的東西。

  就這點東西值得上面兩個人爭來爭去追了半天也叫了半天?我還以為是什么妖獸內丹之類的好東西呢,看來這些人雖然穿得很不錯但是眼光也不怎么樣么。

  男孩雖然疑惑,但卻極為謹慎的巡視周圍,確定什么都沒有的情況下,快速的往回跑,身影幾乎練成的線。

  “唔,在動?難道被什么人剪去了?不可能,不可能,這里已經非常接近青丘原的中心地帶,怎么可能會有人。”

  蘇柏想了一會覺得這里不可能有人存在,自己追衛康雖然追了不小一會,但是以自己的和衛康的境界,不可能發現不了追蹤者,除非那人九階成天,但是九階天妖方圓萬里只有自家老祖宗,老祖宗在閉關族里誰到知道,而且如果真是老祖宗那也不容衛康跑到這來了,由此看來一定是被什么妖獸碰巧撿到。

  “真的是妖獸那就麻煩了,在這里生存的可都是一些七、八階的妖獸,我這點修為想從它們手中搶東西還不如自殺來的痛快,算了,我天狐族的遁術極為高明,倒也不怕妖獸發現,我便去跟上看看,如果真是七、八階的妖獸就去族里求助,只是這懲戒確實少不了。”猶豫了一回蘇柏還是決定跟上去視情況而定。

  少年速度極快,竟然不比剛剛在天空中飛行的衛康慢多少,即使這樣的速度,到了太陽完全落下的時候也才停下來。

  眼前是一個寬敞的石洞,從墻壁的斑駁痕跡看應該是后天人為開發的,只是似乎有些年代了,石洞里出了由獸皮鑄成半人高的“床”之外只有一個火架,火架上還掛有分辨不出什么動物烤熟的肉,男孩抓起烤肉咬了幾口,待覺得吃飽了才滿意的躺在床上,拿出不久前得到的卷軸。

  男孩臉上露出了猶豫的表情,多年的生存本能告訴他不可以打開那些莫名其妙的東西,那些東西的危險程度不下于深林深處可怕的妖獸,他就曾經看到一只從深處跑出來的白猿打開了一個小瓶,奇特的氣息讓周圍幾公里的動物都死于非命,雖然自己反應極快卻也嗅到了一絲,就是那一絲氣息折磨了他幾個月,那東西像是水蛭一般吸食他的精血,如不是他最后割開了血管放走了全身八成的血液,只怕也會….

  回想到這,男孩臉上變成了恐懼的表情。

  要不要打開?直覺告訴他卷軸是不會危及他的性命,反倒對他有些好處,經驗告訴他這東西可以至自己與死地。

  好奇心總是可以戰勝恐懼,男孩理解了白猿為什么會打開瓶子,雙手游戲顫抖的揭開卷軸。

  打開卷軸,淡黃色的卷軸上什么也沒有,男孩翻來覆去的想找到些特別之處,卻什么也找不到,但明顯如果只是空卷軸又為何能引得兩人生死搏殺呢。

  “咦?”男孩發現卷軸好像是獸皮做成的,獸皮上得紋路在卷軸上隱約匯聚在一起成了一張奇怪的臉,于是他更加仔細的觀察起來,那張臉在他眼中離他越來越近,男孩像被什么東西吸引住了心神一般,雙眼直瞪這那張臉,忽然,那張臉飛出了卷軸,在空中燃燒了起來,這張燃燒著的怪臉微微抖動好像在笑一般,而他也好像聽到了“嘿嘿”的笑聲,那張臉突然沖向他,這時他才反應過來猛的丟掉手中的東西。

  此時他才害怕起來,他感覺到那張臉沒有回到卷軸里。

  難道,難道這東西也像那個瓶子里的氣息一般擴散出去?可自己并沒有聞到任何氣味,而且也沒有任何身體上的反應?

  再次看了一眼被自己扔在地上的卷軸,他并沒有死里逃生的感覺,多年來帶給他生存機會的直覺沒有感到任何不適,只是他再也不敢去碰卷軸一下。

  ……

  蘇柏好不容易才追上了目標,他望了望石洞,極為猶豫。

  追還是不追?已經事晚上,大部分兇殘的妖獸才剛剛開始活動掠食,要么現在就走,要么進去看一下,蘇柏猶豫了片刻。最后還是決定進洞里看一下,如果真的把《七典》搞丟了雖然那東西根本打不開可對于天狐蘇家來說那是最珍貴的傳承之物,恐怕老祖宗會親手滅了他。

  “鬼影!”一絲幽暗的霧氣瞬間包圍蘇柏,配合黑夜竟然看不到絲毫原來的人影,確定自己完全融入黑夜之后,蘇柏才小心的進入石洞。

  不入則好,一入,蘇柏就大聲驚叫道:

  “天狐!”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燃宇目錄
共3章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