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7 12:44:21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一顆激情燃燒的心
  4. 第一章 三根臺球桿

第一章 三根臺球桿

更新于:2018-03-16 18:34:39 字數:3274

字體: 字號:
一顆激情燃燒的心目錄
共1章
  “媽”季天良看著院子角落正弓著腰不斷忙活的那個中年婦女的身影,鼻子不由一酸。中年婦女聽到這個聲音后,身體明顯一顫,心里如同驚濤駭浪一般,猛地站起轉身,當看到幾步遠外那熟悉的身影時,手中盤子“啪”的一聲掉在地上摔的稀碎。“小……小良”中年婦女聲音帶著顫抖,眼淚不由得流了下來。“媽,是我,我回來了”季天良猛地向前幾步,來到中年婦女身前,看著那花白的鬢角,眼圈不爭氣的紅了。“回來好,回來就好,餓了吧?媽就給你做飯”中年婦女胡亂擦了擦眼淚,激動的不知所措。“這次回來就不走了吧?”季天良看著母親眼神中濃濃的期待,不由重重點了點頭,“嗯,不走了,以后天天在家吃您做的飯”母親笑了,笑的很開心,臉上的皺紋也仿佛一瞬間開了,年輕了十幾歲。季天良陪母親說了一回話,把這十幾年的經歷找個理由含糊的掩蓋了過去。“對了,怎么沒看見我爸?”“你爸啊!上班呢,頭幾年村里出錢開了個廠子,加工些鐵器什么的,你爸也去了,我和你爸琢磨著趁現在身子還能動,多攢下點錢,等你回來好給你娶個媳婦,你這孩子也是,這么多年也知道不給家來個信,我和你爸還以為你……,現在好了,這錢可算是沒白攢,等下次我在看到你林姨,跟她打聲招呼,讓她給咱家物色個好姑娘,這十里八鄉他都熟,本事大著呢”母親嘮叨幾句眼淚又流了下來,顆現在明顯是高興的。季天良有些哽咽,他可以想象出這么多年父母怎樣的期盼和想念,“媽,廠子在哪?我去看看我爸”“嗯,去吧,就在村東頭你小時候總去玩的那塊荒地上,對了,讓你爸給學校打個電話,叫你妹妹也回來一趟,咱一家人好好聚聚”母親說道。“行,我知道了”季天良應了一聲,腦海中浮現出小時候一個扎著兩個小辮子的天天跟著自己后屁股轉的小丫頭,不由一樂,小丫頭現在也該變成大姑娘了吧,不知道自己還能不能認出來了。龍頭村沒有多大改變,一切差不多還是十年前的樣子,這是季天良回來后的第一印象。村里就一條主路,還是條土路,晴天還好說,一到下雨天就會泥濘不堪,路邊有一條河,幾米寬,河水不深,季天良記得小時候夏天經常帶著一眾小伙伴在這里洗澡,可現在卻換成了一群嬉水的鴨子。此時正值上午,街上的人并不多,偶爾幾個孩子跑過,看到這個陌生的大哥哥時都俏皮的做著鬼臉。季天良莞爾一笑,遠離了戰火,血腥的廝殺,他不得不承認,眼前的生活才是自己想要的。一邊走一邊打量著周圍風景,不知不覺思緒飄蕩在回憶當中。突然,一陣謾罵爭吵的聲音把他再次拉回現實。季天良向那個方向望去,只見一間門市前圍聚了不少人,都是一些年輕人。“帥小天,馬勒戈壁的,我弟弟你也敢動,小逼崽子你是不是活夠了”一個四十多歲的大漢指著一個青年鼻子罵道。會叫的狗不一定是最兇的,季天良微微搖了搖頭,這種層次的爭斗哪能提起他的興致,剛想離開,可當聽到帥小天這個名字時心里不由一動,眉毛挑了挑嘴角拉起一道弧線,隨后雙手插兜,搖晃著向人群走去。被罵的帥小天也就二十四五的年齡,花襯衫牛仔褲,腳下登雙運動鞋,手里還握著一根臺球桿,身后聚集著十幾個十八九的小屁孩,有不少居然還穿著校服。“杜大海,你弟弟打球看你面子不給錢也就算了,幾塊錢的事無所謂,可他不該踩折我三根桿子吧,我一小兄弟就說了兩句,你弟弟伸手便打人,這要是讓他這么走出去,我還混不混了”帥小天表現的也極為強硬。“呦哈,小丫崽子毛都沒長齊呢,在哥面前還敢提混?草,兄弟們給我砸,出事算我的”杜大海吐了一口談。“麻痹的,我看誰敢上,老子弄死他”帥小天也急了,對方那十幾號人都拿著木棒鋼管,而他身后大部分都是學生,哪見過這種場面,不由都流露出畏懼之色。帥小天也沒辦法,現在也只能咬牙準備死磕了。“呵呵,小天,你混的也不行啊,怎么居然被人打上門來了”所有正準備動手的人都停了下來,不由看向說話的這名青年。帥小天也順著聲音看去,緊接著明顯一愣,只見不遠處一名衣著普通的青年正笑瞇瞇的看著自己,帥小天眼睛猛然一亮,大步沖了過去給這人一個熊抱“良哥,你什么時候回來的?”“剛回來,還沒來得及通知大伙呢”季天良拍了拍帥小天的肩膀后問道“那是誰啊?好像不是咱們村的吧?”“不是咱村的,他們都是縣里的,是在咱村后河開沙場的”帥小天小聲說道。“丫的,外地戶都欺負到咱頭上了”凡是跟季天良在一起的人都知道,這貨出了名的護犢子。在村里護著家里的,在外邊護著村里的,在國外護著中國的。杜大海眼看著這名衣著普通的青年走到自己眼前,不知為什么,對方的眼神讓他心里泛起陣陣涼氣,他感覺迎面走來的不是一個人,而是一頭兇猛血腥的惡獸。“杜大海是吧?帶著你的人滾”季天良淡淡說道。杜大海一愣,這家伙是誰啊?這么霸道,自打出道以來還沒有幾個人敢這么和他說話的呢,看了看身旁的幾十號兄弟,膽氣不由一壯,把那絲恐懼拋到九霄云外。“麻痹的你知道我是誰嗎?我是跟著二……”杜大海話還沒說完,只見眼前一花脖子一緊,雙腳便離開了地面,眼看著對方單手捏著自己脖子舉了起來。“呵呵,這些年敢辱罵我家人的人我送他們去了另一個世界,你也不會例外”聲音冷淡異常,不帶一絲感情。杜大海真的害怕了,無法呼吸,臉憋得通紅,他本能的掄起手中鋼管砸向對方腦袋。同時季天良另只手抬起,穩穩的抓住了杜大海手腕,隨著一聲清脆的骨折聲鋼管落地,本來緊握鋼管的手腕此時擺著一個非人所思的形狀。窘吸加上刺痛,杜大海雙腿登動幾下,肚子里咕嚕一聲后一陣異味傳出,很快便從褲腳流出黃色之物。這一幕太震撼了,所有人都驚呆了,杜大海帶來的那些打手根本沒有一個人敢上前,在他們看來,自己老大在人家手里都跟小雞子一般屎尿齊流,一只手就給舉起來了,那可是二百多斤啊,國家級舉重運動員也不能這么牛逼吧?帥小天從震驚中猛然驚醒,草,這可別弄出人命啊。“良哥,這小子還欠我三根球桿呢,先讓他賠錢啊”帥小天猛地咋呼一聲。季天良心中一樂,這兄弟是怕自己搞出人命,不過提醒的方式真有些委婉啊。其實不用帥小天提醒,季天良也不會真的掐死杜大海,畢竟他清楚知道這里不是戰場,是法治社會,殺人會很麻煩的。隨著手松開,杜大海癱瘓在地上跟一灘爛泥般,肥大的腦袋成醬紫色,大口大口喘著氣,死神擦肩而過,他眼中哪還有一點兇狠,全部都是劫后余生的駭然之色。“我兄弟讓你賠球桿呢,你沒聽到嗎?”季天良蹲下身,笑瞇瞇的說道。“我……我賠……”杜大海看著眼前這副人畜無害的表情嚇得都快哭了,他馬上轉頭對著那十幾個還在震驚中的打手破口大罵,“錢……錢,都快他瑪的給小天哥掏錢”老大的命令他們哪敢不聽,再說還有那個蹲在那里的瘟神,一群人紛紛掏兜。帥小天整理了下發型,一臉的得瑟相,擦,咱成小天哥了,本來已經做好死磕的準備,怎么也沒想到事情會轉變的這么快。“小天哥,您看夠嗎?”杜大海一手扶著斷了的手腕,疼的臉上汗珠子像黃豆粒一樣往下滾,五官扭曲著,可憐兮兮的問道,其實他知道,那一大把錢夠他媽買兩百根臺球桿了。帥小天握著一把錢在手心拍了拍,心里暗道這都趕上臺球廳好幾個月的收入了,肯定夠啊,可臉上依舊擺出一副哥根本就沒把這倆錢看在眼里的表情。得了便宜還賣乖,杜大海肺都快氣炸炸了。“滾吧,別讓我在看見你”季天良站起身后說道。這就話聽在杜大海耳里如同天籟之音般,連連點頭應是,在一干小弟攙扶下鉆進面包車揚長而去。眼見這些人走后,帥小天一聲狼嚎,“良哥,你太牛逼了,哈哈”季天良一笑,這小子還是跟十幾年前一樣,一點沒變。“來來來,都過來都過來”帥小天開始召集身旁小弟。少年呼啦啦的圍上來,有二十多人,看向季天良時都是一臉的崇拜。十八九的年齡正是叛逆的時候,崇尚武力,崇拜強者,季天良剛剛單手將杜大海舉過頭頂威風凜凜的樣子已經深深烙印在這些少年的心里。帥小天見大家都圍上來后便大聲說道“我今天把話撂這,這位是我大哥季天良,以后也是你們老大,誰要是敢不聽良哥的話,哼,麻痹的到時別怪我帥小天不講兄弟情面,都記住了嗎?”“記住了,放心吧小天哥,以后良哥說砍誰兄弟們就砍誰,都聽良哥的”一個少年帶頭說道,隨后他回頭大喊道“還不快叫良哥”“良哥好”聲音亂哄哄的,但一個個明顯興致高漲,他們心里都知道,以后有個這么牛逼的老大罩著,那誰還敢欺負。
字體: 字號:
一顆激情燃燒的心目錄
共1章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