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8 15:18:55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丘比特之神龍重現
  4. 蕓蕓生亂世 蠢蠢幾征帆

蕓蕓生亂世 蠢蠢幾征帆

更新于:2018-03-16 16:00:45 字數:2433

  隨者青牛國長生草枯萎的蔓延趨勢而來的是大批狂熱分子或者明目張膽或者暗度陳倉在進行有關植物學各種讓人匪夷所思的實驗。

  龍威作為神龍國的一把手,看眼下形勢,實在于心不甘。但是,如果真的執行第二條計策,實在不知從何下手。旋渦里的青牛國都沒有一絲眉目,自己這些久未動彈的子民也是無從下手。此等絕密文件當然是知道的人越少越好。神龍國占據108位長老中四個席位,從無憂島回來,每個人都是愁容滿面。在會上發言的龍威長老本想鼓動大家打破慣例,集體出征,奈何除了蒼鷹國大力支持,別的國家都坐等別人邁出第一步。只因,科技之光給了他們無比的驕傲,但是差點讓整個族類都死無藏身之地。龍威龍虎龍華龍翔四位長老簡直欲哭無淚,自己這么多子民,曾經引以為豪的盛況急轉之下,反而成了最亟待找出解決辦法的一個。

  二長老龍虎這時候憋不住:“我認為解禁科技研究,培養大批植物學家,找到原因,挽救長生草是最重要的。”

  三長老龍華馬上接上:“科技研究是我們祖傳的禁地,還是想想別的辦法。況且,那些曾經的資料在今天已經沒有什么可用之處。”

  二長老龍虎:“不能這么理解,如果再遲遲不前,等到青牛國自身難保,我們依然沒有啟動替代方案,誰都別想活到天年。你在打什么主意我知道,老早你就想要去廢界看看,廢界如果能找到寶貝,我們老祖宗干嘛不回去?好吧,就算是能采集到有用的,能對癥治病的幾率呢?”

  龍華振振有詞:“如果遲遲不走這一步,我們永遠不會知道事情發展的最終結果,歷經幾百年沒人敢出入廢界,也許那邊的長生草正郁郁蔥蔥呢。”

  兩人你一言我一語誰也說服不了誰。“來來,老四,你怎么看?”“我再想古人有沒有丘比特之心?如果有,可能廢界真的存在,如果沒有,那會是如何生活的?一定有什么特殊的竅門,很可能根本不需要長生草!就像傳說中那樣。問題是為什么現在的我們需要丘比特之心?”他好像是自言自語的還在啰嗦一大堆什么推斷,龍虎龍華相視一笑,這家伙更離譜。

  好吧,那就由大長老定個結果吧。大家的焦點便是兩者:開始科研,出征廢界,老四龍翔就讓他自個兒做夢去好了。龍威實在左右為難,科研說白了就是背叛,出征廢界基本上等同于有去無回,最可怕的是兩者都不會得到無憂島同意。無論做出哪個舉動,在龍威而言都幾乎是自斷臂膀。龍華帶兵出征廢界被暫時擱置。再不能作壁上觀,龍威只能硬著頭皮同意龍虎開始集結人馬秘密研究。

  江亮以及許多位居“高位”的世襲家族,都紛紛效尤那些再也按捺不住雄心勃勃的植物學者,獨辟蹊徑不甘人后奔跑在尋找愛神丘比特大路上。

  江亮和徐愛梅正四只眼睛一瞬不瞬的盯著眼前這個粉嘟嘟的俊俏女子。你問我多大嗎?剛剛出生的。那為什么稱為女子呢?因為她一出生就跟大人沒什么大的分別,在育嬰室她已經成長了許多個許多個日月,神龍國都是以15歲來區別這些表面看起來別無二致的人。此刻她正混沌未開的看看這個,瞅瞅那個。徐愛梅指著自己“媽媽”,“我是媽媽”,“媽媽。”再指指女子“琳琳,琳琳”。這女子嘴巴動了動,沒出聲。江亮在旁邊笑瞇瞇的,徐愛梅指著他說“爸爸”。她的眼睛一下子就挪到了江亮身上,只見江亮笑得更開心了。不自覺,江亮已經在想關于丘比特大神的蹤跡,如果能在孩子身上就能發現她的蹤影,從小開始培養這個潛能,長到婚配年齡是否就可以積累出來一點點效果呢?“你迷瞪啥呢,我們在說你呢。”“說我啥呢?”他忍不住湊到琳琳旁邊,抬起手要碰碰琳琳的臉,被她躲開了。不由得一驚,心思“這么小就如此伶俐,以后還要給我多少驚喜呢?”那徐愛梅已經笑得花枝亂顫,再看琳琳,她好像也在笑。徐愛梅看到林林笑,也是一呆,旋即釋然,也許是自己少見多怪罷了。

  沒幾天看到江亮非常吃力的背負個什么東西回來

  “難怪今天這么晚,這大塊頭什么東西啊”徐愛梅看來已經等待焦急,人還沒進來就開后大聲問。

  “好東西。”

  只見那琳琳一個箭步沖過去要看個究竟,江亮趕緊嚷:“別動別動,我先卸下來。”

  “這不是官能檢測裝置嗎,弄個這東西干啥啊?”

  “也沒啥啦,就是怕我們琳琳有個小癥狀啥的,可以提前預測。”

  “呵呵,想得真周到。”

  見徐愛梅沒啥疑心,江亮暗自得意,看來要想掩人耳目也是小事一樁,以后把琳琳作為對象找丘比特的大神就靠它了。

  老團子,不聞一名的草根。他那很樸素的護犢之愛,僅僅是想要兒子能夠像正常人一樣工作生活。此刻老團子此刻正舉目四望幾天前新發現的一片長勢奇怪的植物。說它奇怪就是大部分綠色植物基本上是爭著向上,要充分利用陽光。而這片田地植物的桿卻是螺旋匍匐狀,進而帶著它的所有葉片呈一個不規則的走勢。

  “怪了,這不是收割的時候,那塊田地難道自己跑了?”老團子暗自尋思,抹了一把自己的臉,那上面細細的出現隱隱的光澤。真恨自己,為什么當時沒有直接拔走一叢。來來回回在一條單行道上徘徊幾次都沒有發現。也許是自己飛輪速度還是太快,老團子不得不左右看看,。確定在這落日余暉中沒有什么東西出現,才小心的收起飛輪,一步步挪動腳步沿著路仔仔細細的搜索。“真惱人啊!”反正周圍沒有族類出沒,既然全身發熱,干脆關閉調控按鈕,解除生化供暖。就算如此,一路慌慌張張的走去,還沒有找到印象中的那片草地,身上卻汗涔涔的難受。唉,想那些曾經汗流浹背的日子,老團子不覺臉上浮出一層喜悅的光輝。然而那時候似乎記憶力特別的好,幾乎從沒有忘記過黃潔交代的任何一件小事,總是能非常清晰的記得她們一起去過的那些無人的角落,奔跑過的幾乎每一段被同樣的綠色簇擁著的小路。不管那些路都如何的相似,他一眼就可以分辨出來。甚至去一些從來沒有到過的地方,他們也總是能夠在未知的小小恐懼中獲取更為深刻的快樂記憶的種子,現在還記得有次他們竟然走到了小路的盡頭,周圍全是大片大片的綠色植物,兩人均是一驚,天地間剎那寂靜無聲。恰清風徐來,子微微震動沙沙作響,黃潔聞聲忍不住緊緊貼到他的身旁。對了,那小兔崽子今天又不知怎么氣她媽媽呢,眼看黃昏抽走太陽絲絲縷縷的余暉,天色漸漸變作迷蒙,還是趕緊回去。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