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6 01:12:53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反特英雄之孿生兄弟
  4. 第一章 救命恩人

第一章 救命恩人

更新于:2018-03-16 14:21:39 字數:3180

  《反特英雄之孿生兄弟》

  炎炎烈日,我的周圍瞬間像是著了火般,一層又一層的熱浪包圍全身,找不到一處突破口。要知道已經一路狂追了十幾公里,喉嚨處火辣辣的,感覺像要噴出熊熊的烈火來。透支的極限讓我不得不停下幾乎失去知覺的雙腳,被汗水模糊的雙眼還是察覺到了左肩胛處的傷口正在不停地往外滲著觸目的鮮血,在藍色的制服上印出一大塊醒目的血斑。咬咬牙忍受劇痛,豆大的汗珠從額頭順延至下巴直往下滴。沉重的疲憊感壓得我彎下身軀,像木偶似的垂下受傷的左臂,只能用右手勉強撐著右腿膝蓋作為承重的支點,以免自己會重重地倒在這滾燙的大地。接著起伏急促的喘息聲和“砰砰”亂跳的心跳聲混雜一塊鉆進我的耳朵,我又使出全身力氣睜開這快死般的眼睛,地上滴著我的汗水和鮮血,清清楚楚。我猛地閉上雙眼使勁甩甩頭好讓自己保持清醒,直起身來卻發現這長長的黑黑的瀝青馬路在昏花的眼里變成了流動著的彎彎曲曲的溪流,馬路兩邊原本筆直的樹木也開始東倒西歪,放大到極限的視線奔向遠處,發現那里連綿起伏著一座座小山似的物體,我的耳朵漸漸不聽使喚,竟然聽不到任何發出的聲音,一下子寂靜得簡直叫人窒息。我僅有的一點向前繼續的意識再也無力指揮沒了知覺的雙腳,突然眼前一黑,一頭栽倒在路旁的灌木叢中,昏死過去。

  也不知睡了多久,醒來后,發現自己正躺在一張陌生的床上,先前失去知覺的身體又重新恢復的觸感告訴我:這是一張用竹藤編織的木床。估計睡得久了,眼睛發脹酸疼,本能地掃視周圍,發現這是一間木質結構的小屋,很精致,木床旁邊的四方桌上正放著未完工的刺繡和一面鏡子,屋內收拾得整齊干凈,還有門口處堆放著幾雙涂有花紋的木屐,“這分明是一間女主人的臥室嘛。”我不禁咧嘴一笑,心想莫非自己是被一個女人救來此地。我想坐起身來,卻“啊”的一聲皺眉痛苦叫道,左肩胛的地方一陣鉆心的疼痛瞬間蔓延全身。我咬咬牙關,硬是用右手撐起整個上半身,低頭一看發現,原本藍色的制服已經換成了纏著好幾層的白色繃帶,但滲出的血漬清晰可見,先前發生的驚心一幕又重新在腦海中回放:在一座廢置的爛尾樓里,眼看就要追上他了,他突然一個急轉身過來朝我開了一槍,幸好我躲得快,那顆致命的子彈只是射中了左肩胛,要是不偏不倚射中左胸的話,我怕那時真的要趕赴閻王爺的晚宴了。只是令我痛心萬分的是朝我開槍的既是我的并肩戰友又是我的孿生兄弟。我掀開蓋在身上的薄毯,下了床卻艱難地把自己挪到四方桌前坐下,那面精美的鏡子里突然出現了一張無比滄桑的倦容,蓬亂的頭發,稀疏的胡渣子,蒼白的嘴唇,還有一雙渾濁的眼睛,嘴微微動了一下,想說什么卻又不知道要說什么。

  “你怎么起來啦!快點躺下。”恍惚間聽到一個女人甜美的聲音,我扭頭看到門口處此時站著一個和聲音一樣長相甜美的女孩兒,看到她那尚未成熟的面孔,我突然意識到用“女人”一詞形容她是不是太過牽強。她那白皙纖細的雙手正端著噴香入鼻的飯菜,臉上微微泛著慍色。我投以友好的微笑,心里總算豁然明白,眼前這個美麗動人的少女應該是這間臥室的主人。我欲起身示禮,畢竟人家才是主人。不料那女孩兒竟用部隊里才有的命令口吻叫我坐下,我一想到自己平日里無數次接受這樣類似的命令,只好笑笑無奈地遵命便是,看著她手上端著的飯菜,我的肚子開始發出“咕咕”的聲音,才意識到自己許久未進食了。

  “你知不知道你當時失血過多?再看看你的嘴唇,你自己照著鏡子看看吧。”女孩兒走到我面前,貌似有點生氣地把飯菜往桌上一放,我卻像受寵若驚似的,一下子還不習慣享受如此艷福。

  “哦,我想起來了,當時我好想確實是由于失血過多暈倒的,之后也就什么都不知道了。是你救了我?”我明知故問道。

  “是我和阿媽正巧路過發現的。當時可把我們嚇壞了,連喊你幾聲都沒反應,地上流了一灘血,本以為你真的死了,突然聽到你咳嗽了幾聲,我和阿媽急忙扶著你回家,不然你就真的要被喂狼啦!”女孩兒好像故意把后半句說得挺嚇人似的,那樣子可愛極了,我心里暗暗發笑:“小丫頭,哥哥我可是當了三年的特種兵,區區幾匹野狼能奈我何?”

  “看看你,虧你還笑得出來。吃完飯趕緊給我躺倒床上去!”這哪點像是女孩兒溫柔甜美的聲音,分明是我老媽習慣用的命令式口吻啊。只見她正要轉身離開,“等等,你還沒告訴我你叫什么名字?而且這又是什么地方?”我向來不習慣莫名其妙的感覺,或許這跟自己的職業有關。

  “呵呵,你不問倒是差點給忘了,自我介紹下我叫蕭雅,蕭敬騰的‘蕭’,蔡健雅的‘雅’,目前就讀大三,這個地方叫龍門鎮,是個邊陲小鎮,再往南走幾十公里就是S國了。”

  “S國?”我驚訝一聲。“是的,怎么了?”蕭雅似乎被我怪異的表情嚇到幾分。“沒事兒沒事兒,”我咧嘴一笑試圖淡去瞬間飄來的緊張氣氛,繼續問道:“那去S國有沒有捷徑什么的?”我十分清楚自己肩負的重任,一定要盡快抓捕罪犯回去復命。

  “這個嘛,有是有,不過幾乎沒人敢走。”蕭雅故作神秘地說道,眼神里卻流露出一絲驚恐。“為什么?”我不解地繼續追問。“因為那里是座亂墳崗,我是小時候聽阿媽講二十多年前我國和S國在那里打過仗,當時死了好幾萬人呢!連自己從未見過的阿爸也犧牲在那里,至今都未找到尸骨。”只見她漂亮的臉蛋上漸漸顯現處叫人心疼不已的傷感。彼此開始陷入一陣沉默,戰爭讓無數美好的家園經歷血與火的洗禮,留下一段段讓后人不愿提及的痛苦回憶。

  “你要去S國?不過可千萬別走那兒,因為時不時聽說那兒‘鬧鬼’呢!”蕭雅突然眨巴著大眼睛對我說。“不,我只是隨便問問。”我笑著打消她的擔心。“哎呦!”才知道我的肚子開始強烈地發出饑餓的哀嚎了,看著桌上放著的噴香誘人的飯菜,也顧不上什么君子風度便狼吞虎咽起來。“呵呵,慢點吃,小心噎著。對了,你的證件上怎么只有照片卻沒有你的名字呀?倒是有個奇怪的代號叫008,搞得像電影里的007似的。”蕭雅笑道。“什么?”自己不停扒飯的嘴突然來了個急剎,抬起頭來驚訝地說:“證件?我的右手像接到命令似的放下筷子,迅速伸進右邊口袋里,臉上露出了放心的笑容。

  “你已經知道了我的身份?”其實不必問也猜到了。“呵呵,不就是國家安全局的嘛。從你左肩胛處的槍傷分析來看,你一定是在追捕某個罪犯時受的傷吧?”蕭雅歪著頭笑著求證道。“你…到底是誰?”一種強烈的警惕感瞬間涌遍全身。她見我臉色有點不對勁,連忙擺擺手解釋說:“好啦好啦,看把你緊張的。不跟你賣關子了,我現在是警官學院一名大三學生,主修刑偵學,還有我的表哥是我們鎮派出所的刑警大隊大隊長。如果你需要人手幫忙的話,他倒是很不錯的人選哦。”“哈哈,果然人不可貌相啊!真沒想到你還是一名警校學生。”此時此刻,我對眼前這位長相甜美但顯文弱的蕭雅不禁暗暗心生佩服。

  幾個飯碗都被我吃了個光底朝天,蕭雅坐在一旁笑我像“餓死鬼”投胎似的。“不過,我還真的需要你那個警察表哥幫忙呢。”我十分清楚以目前這樣的狀態還想靠單槍匹馬是難以成功的。“沒事兒,但講無妨。”蕭雅笑起來一雙美麗的大眼睛變成了彎彎的月牙狀。

  “唉!真的是一言難盡。追捕的這個罪犯既是我的并肩戰友又是我的孿生兄弟!”我真的難以置信卻又不得不接受現實,以為是命運開的一個玩笑而已,卻一點都不覺得好笑。“啊?怎么會?”蕭雅驚訝地捂著嘴,剛剛彎成月牙狀的大眼睛瞬間瞪得老大老大。“是的!這一切都是真的!”我幾乎帶著哭腔說道。“他代號叫‘鷹眼’,犯案前是國家安全局情報一科三組的副組長,我們既是絕佳拍檔,又是一母所生的雙胞胎。可是一年前局里發生了嚴重的情報泄密事件,而他的嫌疑最大,果然事發一星期后有跡象表明他準備向S國潛逃。”

  蕭雅聽著聽著,感到自己一會兒陷入糊涂,一會兒豁然明白,她靜靜地端詳著眼前這位略顯滄桑的男人,臉上微微泛起了桃色般的紅暈。

  起點中文網www.qidian.com歡迎廣大書友光臨閱讀,最新、最快、最火的連載作品盡在起點原創!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