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9 22:41:49
  1. 愛閱小說
  2. 游戲
  3. 永恒計劃
  4. 第一章 領悟

第一章 領悟

更新于:2018-03-16 21:24:16 字數:3786

字體: 字號:
  云鋒不到一刻鐘的時間,就已經奔到小湖旁,此處,有一口巨大湖面,水十分清澈,在湖東側,有一座小茅屋,云峰心道:“莫非有高手在此處修煉?我這樣過去是否會打擾他的清修?”。

  可是云峰還是忍不住都走過去了,來到茅屋外旁,作揖,“前輩,打擾了!”。

  隨后,云峰雙眼從門窗看去,里面分明有道身影,從體形看,應該是名女性,茅屋里面半響傳來一陣聲音:“何為仁者?”。

  云峰大腦犯暈,難道又是觸發NPC任務?自己的福源并不高呀!云峰沉默半響,仁者?何為仁者?仁者是中國古代一種含義極廣的道德范疇。本指人與人之間相互親愛。孔子把“仁”作為最高的道德原則、道德標準和道德境界。他第一個把整體的道德規范集于一體,形成了以“仁”為核心的倫理思想結構,它包括孝、弟(悌)、忠、恕、禮、知、勇、恭、寬、信、敏、惠等內容。其中孝悌是仁的基礎,是仁學思想體系的基本支柱之一。他提出要為“仁”的實現而獻身,即“殺身以成仁”的觀點,對后世產生很大的影響。《論語.顏淵》:“樊遲問仁。子曰:‘愛人’。”又“克己復禮為仁。一日克己復禮,天下歸仁焉。”又《衛靈公》:“子曰:‘志士仁人,無求生以害仁,有殺身以成仁。”《莊子.在宥》:“親而不可不廣者,仁也。”清譚嗣同《仁學.界說》:“仁為天地萬物之源,故虛心,故虛識。”仁者就是“仁”。

  可是云峰能感覺到,這并不是用語言來表達,隨之,云峰突然想到鐵匠屋的旋律后,突然豁然開朗,右手提劍,來到茅屋臺階,輕輕的一敲,“這就是仁者!”。

  茅屋內傳來一陣嬌笑:“以殺止殺?不錯,你能領悟一半了,你進來吧!”。

  云峰收拾好劍走進茅屋,推開門,一陣清香傳來,云峰心中一陣眩暈,隨后發現并無任何檀香物體,心里有點好奇,隨后看到前面在蒲團上坐著一名青色衣服的女子,女子長的十分清秀,一臉天真可愛的表情,配合那套綠色的衣服,讓云峰看來,她,本該穿的就是綠色。

  云峰作揖道:“晚輩云峰,拜見前輩!”

  女子道:“不必多禮,坐!”女子指著與她對面的一個蒲團,云峰上前坐下,女子開口道:“我叫暮光,暮色是我的妹妹,但是我的一身修為得她所賜。”

  云峰心中一陣驚訝,諾諾嘴,“前輩,在下在成長院的時候聽說過暮色的大名,初進混沌紀元,系統也曾說過四大傳說級的故事,在下心中十分佩服無血傳說。”

  暮光道:“呵呵,很多人都這樣,可惜他們永遠都不懂,這是為何,即使知道暮色的修煉方法,他們也永遠修煉不到高層次的境界,仁者之劍對于人的要求很高,從初進混沌紀元開始就不能殺任何事物,包括怪物,如果你是殺了后,知道了,重新修煉,殺氣是沒了,但是,你殺了的人還是有的,所以是無法修煉真正的仁者之劍,當年可名無法達到那境界也是因為她的劍充滿了殺氣,雖然是平和的殺氣,可是殺了人了還是殺人。”

  云峰聽完后,心想自己運氣這么好?一路上雖然遇到蛇類毒物缺從沒殺過,云峰也不知道為什么,因為他體內總有一股怪怪的不協調感覺,而從現在來看,他大概的明白了。“前輩,你殺過人沒?”

  暮光笑道:“自然殺過,我比我暮色妹子早2年入江湖,我加入了昆侖派,可惜,呵呵,那是以前的事了,后來遇到暮色妹子,我也下決心改過了,在暮色妹子的引導下,我開始了心的修煉,在過三年我便離開著,在這段時間我便指導你修煉吧。”

  云峰很平靜的回答道:“多謝暮光前輩好意,我想自己一個人走自己的路,我不想沿著別人的路走下去,到了后面是無法改變的。”

  暮光驚訝的看著云峰,“呵呵,看來你還是懂了點,呵呵,到底是我不懂還是你明白了?呵呵……”

  言畢,暮光閉上眼睛,身旁散發出青色光暈,云峰知道,暮光開始修煉了,云峰起身,來到屋外,面對著湖水坐了下去,修煉基礎武功最快的方式就是殺怪,一個時辰便可以將三大基礎修煉滿,這樣便可以選擇入派或者自由江湖,尋找江湖武功修煉。而另外一種修煉方式就是打坐,打坐的修煉太慢了,首先必須靜下心,不得半點雜念,即使如果修為的增加是以平衡方式增加,速度極其緩慢。

  云峰坐了下去,心道:“珍珍,等我!我會得到你的。”隨后閉上眼睛開始修煉,初級打坐方式,便是進行周天循環,輕功已經滿級的云峰,自然將任督二脈全部打通,運氣也比較順暢。

  云峰學的基礎篇,毫無任何玄奧,但是,冥冥之中,云峰無意的將那鐵匠的旋律融合著,脈每波動一次,產生的心臟跳動,漸漸的速度變得和那音律一般毫無差別,云峰身體散發出淡淡的白色光暈,屋內的暮光,突然睜開眼睛,臉帶著笑意:“每想到,根骨出生滿值的效果竟然有這么好,呵呵……”。

  鄒珍珍出生在陳留,通過傳音聯系到,自己心愛的人段飛,段飛并沒改名字,而鄒珍珍將名字改叫:心舞,段飛出生在華山下,但是二人早就商議好一起去紫宵劍派,自然段飛不會留戀加成的效果,二人聊了一會,便約定好快速升級早日達到要求立刻就去門派。

  心舞嘗試著聯系李云,可惜被告知不存在,心舞明白,他也改名字了,心舞心里還是有點失望,畢竟李云是自己的知心朋友,心舞有什么事情都和他說,每次說完后心里也好多了,隨后心舞甩甩頭,丟掉那失落的心情,開始出發修煉。

  紫宵劍派入派要求:劍只為殺人!

  也就是心性必須達到十分堅定,才有入派資格,心舞將三大基礎學好后開始了升級旅。

  這一日,江湖發生一件大事情,靈鷲宮魔女‘月兒’被天刃殺手圍攻而死,由于沒帶替身娃娃,而失去一身修為。

  ……

  話說云峰在湖水邊修煉了五天,對于別人來說,五天可以做很多事情了,除了學滿基礎功夫外,還可以把副職業學到,達到一定的等級便可以了,當然,大家也聽過當年依韻的傳聞,不過很少有人愿意有那么大的耐心修煉一個以后自己不怎么會用的職業。

  此刻,云峰張開眼睛,看著面前的湖水,緩緩起身,拔出腰間的劣質鐵劍,這一拔速度極其緩慢,但是卻是在別人的眼里感覺緩慢,但是劍卻很快的拔出,云峰劍指湖面,輕輕的一波,‘唰’的一下,湖面爆開,屋里的暮光已經出現在云峰聲旁,臉色極其驚訝,“你怎么做到的?怎么可能?你連低級武功也不會,你所學的不過是最低級的入門法而已,怎么可能?怎么可能達到‘勢’的境界了?”

  云峰還是禮貌的回應道:“前輩,這一劍,是晚輩在武當山下,鐵匠屋里面鎖領悟,到現在已經完全領悟了,當日鐵匠大叔的話,我現在明白了,所謂的劍,指的的便是這里。”云峰用手指著自己的心,“心在劍在,心亡人亡。”

  暮光大驚,“你……說武當山下?”

  云峰道:“沒錯,不過他是名NPC。”

  暮光:“不會的?怎么可能有NPC領悟他的劍意呢?怎么會?”暮光喃喃的叨念的很久之后,云峰再次作揖道:“前輩,晚輩準備進入武當門下了,再次就此別過。”

  暮光緩過神來,“嗯,祝你早日修的正果。”說罷返回茅屋,不在說話了。云峰將劍收回劍鞘中,折身展開輕功飛奔而去,每踩過之處留下淡淡的腳印。

  武當門下,找到NPC,繳納100兩銀子后,領取一套道袍和門派徽章,云峰算是正式加入武當門下。結果NPC傳來了基本秘籍:縱云梯、太極神功、繞指劍法、道德經。迅速將之學會,領悟秘籍后,云峰開始加入道法的學習中,要想學得其他武功,便需要道法達到10萬,這段的累計時間內,是無法修煉其他武功的,這便是武功入門極其緩慢,其他門派卻是不會這樣。

  今天是可名掌門親自講道,門派的大師兄已經是康月了,蕭浪早在若干年前消失了,沒人知道他去哪了,也沒人有興趣知道,大家都知道:蕭浪已經不可能在東山再起了。

  可名身著青色道袍,面色淡然的對著三清殿的新人,“大家好,今天便由我為新加入門派的弟子講授道法,望大家能從中有所悟。”

  《老子》第一章

  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故恒無欲,以觀其妙;恒有欲,以觀其徼。此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

  “道”如果可以用言語來表述,那它就是常“道”;“名”如果可以用文辭去命名,那它就是常“名”。“無”可以用來表述天地渾沌未開之際的狀況;而“有”,則是宇宙萬物產生之本原的命名。因此,要常從“無”中去觀察領悟“道”的奧妙;要常從“有”中去觀察體會“道”的端倪。無與有這兩者,來源相同而名稱相異,都可以稱之為玄妙、深遠。它不是一般的玄妙、深奧,而是玄妙又玄妙、深遠又深遠,是宇宙天地萬物之奧妙的總門……

  可名面色一直保持從容的狀態,從沒在講到那段就很激動,她的聲音一直是淡淡的,對于道法的領悟,云峰確實很厲害,在短短的聽講中,云峰竟然領悟到一層新的劍意,如果入門前的云峰領悟的劍意,不過是完完全全的模仿別人而已,而自己現在算是徹底的從別人的劍意下走了出來,開始了自己新的劍意,雖然只是個開頭,云峰身上散發出淡淡白色光芒,可名心里一陣驚訝,“沒想到,今天這批弟子中,竟然有如此大成者,他的劍?”可名驚訝,她發現,云峰的劍竟然是沒有沾染任何殺氣,猶如當年可名第一次看到暮色一樣。

  三個時辰過去了,道法的整篇總體心得可名講解完畢,剩下的,道法講座便由對道法有感的人講授,可名做的只是引導而已。

  剛出生的時候,系統自動贈送一千兩子,云峰到此處也只是花了一百,現在本來可以花上五百兩在武當門里面租用一套房間,每年只要500兩。可是云峰感覺到,自己必須沉入大自然修煉,自然沒有買,云峰此刻道德值已經有了10萬之多,而別人不過區區幾千而已,自己已經先別人一步修煉武功了。

  云峰展開身法,朝山下奔去……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