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9 21:52:01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異能打手
  4. 湊字數

湊字數

更新于:2018-03-16 20:59:57 字數:16739

字體: 字號:
異能打手目錄
共2章
  火影的世界

  “四代大人,您的孩子帶來了。”

  “把他們放在這吧,快點離開這里,呆會會很危險。”

  “鳴人,鳴子,對不起。”

  五行封印,四代火影將九尾的力量分成了兩部分分別封印在了他的兒子和女兒身上。

  ——————————————分割線——————————————

  ‘我死掉了嗎?呵呵~~太好了呢,生在那種家庭里,不就是性格偏向女性嘛,為什么對我不聞不問,為什么一開始不是女生,這樣就不用活得這么累了,努力過后還是沒有得到認同。’帶著這樣的想法慢慢睜開眼睛,白色的一切,很明顯是醫院。‘難道我沒死?’抬起左手想看看傷口的,結果看到一只非常嫩小的小手。大腦短路中。。。。

  經過幾天的時間終于確定了幾件了,第一,我穿越了還是個嬰兒。第二,我變成了女生。(我該高興嗎?但前世是因為家庭的原因。)第三,火影世界。第四,鳴人是我的哥哥,在見到三代之后得知的。

  ‘鳴人~~我一直努力去學習的動漫角色呢。’希望和他一樣說到做到,無論多么困難的事都能爬起來,但是由于我性格的原因始終無法做到,我的性格太懦弱了。

  只有開始有見到過三代,之后就被送到一個大公寓里被傭人照顧著,雖說是大公寓,但是我估計差不多沒人住了。

  就這樣一年一年的過去,我和鳴人可以說話,然后可以站著走,可以跑,可以跳,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之后,傭人突然就不來了。

  當天三代來了下告訴我們每天去固定的餐館就有飯可以吃,在那之前我們從沒有離開過這個房間。

  ——————————————分割線——————————————

  “鳴人哥哥,我們真的要去餐館拿吃的嗎?”我害怕在路上被人用石頭砸,鳴人不知道但是我還是知道的,我不想面對這些東西,前世雖然沒有這么夸張,但是也是差不多的。

  “當然要去,不然我們吃什么,如果你不敢去的話,我一個人去也可以。鳴子,你就呆在家里吧。”雖然只有4歲大,鳴人摸了摸我的頭安慰道。

  看著鳴人已經打開了門準備出去的時候,我忽然覺得我應該和他一起去面對,不說我的靈魂差不多20歲,我和鳴人在這一世是親人。

  “鳴人哥哥~~”立刻跑上前去抱住了鳴人的手臂。“我要和鳴人哥哥一起去。”“恩~~~”鳴人高興的摸了摸我的頭。

  有人關愛真好,我要為了他好好努力,這一世為了他。

  跟著鳴人一起走在街道上,街上的路人就帶著厭惡、恐懼、憎恨等各種不友善的眼神或表情看著我們,我的心理怕急了,但是鳴人卻一點反應都沒。

  只有眼神和表情還算好的,但事情卻總不盡人意。

  一個剛會走路的小嬰兒搖搖晃晃走到鳴人面前咿咿呀呀叫著,鳴人看著可愛的小小孩會心一笑伸手想要摸摸他。

  “去死,不要碰我家孩子。”一個婦人突然跑過來抱走小孩,臨走時踢了鳴人一腳,把鳴人踢倒在一邊。

  “鳴人哥哥~~”我見狀立刻跑上去想要扶起鳴人的,但是我的額頭突然被一個堅硬的東西砸中,頓時血從額頭慢慢落了下來。“啊~~好痛,嗚~~~鳴人哥哥~嗚~~好痛~~”鳴人聽到我的哭聲立刻爬了起來把我護在懷里并看向四周喊道“是誰~~是誰用石頭砸我的妹妹。給我出來,可惡~~”話音剛落就看到幾個小孩砸著石頭開始砸了起來,鳴人將我的身體完全抱在懷里。

  “怪物~~怪物~~”

  “滾出村子,怪物~~”

  面對小孩的石頭攻擊,尚可忍耐,但面對別人怪物怪物的咒罵聲,以及我的哭聲,鳴人的心沉到的谷底。

  我不想面對這些,前世尚且如此我都受不了,何況是現在。

  “啊~~~~~”我發泄般尖叫了聲,周圍的人立刻愣住了,趁著這段時間立刻拉著鳴人往家里跑去,這個世界唯一的容身之所。

  事后我和鳴人相擁在一起哭泣,鳴人在堅強也只是個小孩,而我性格的懦弱前世為了家哭過無數次,何況這整個村子呢。

  ——————————————分割線——————————————

  “鳴人哥哥,我們出去訓練吧,一起努力變強,讓全村的人都認同我們。”即使不為我,也要為了鳴人,我們都是九尾人柱力,當然四代父親就是將九尾分成兩股能量分別封印在我和鳴人體內的,也許因為能量的不同我的眼睛在那之后就一直是紅色的。

  “恩~~一定要讓全村的人認同我們。”

  于是我就和鳴人每天都到訓練場進行各種體能訓練,身為九尾人柱力的我們身體恢復是常人的數十倍,不好好珍惜怎么可以呢。

  每天身體都一點一點的變的更強韌一直到我們上了忍者學校也一樣每天努力訓練著自己的身體,對于鳴人我一直都努力的督促著他,鼓勵著他,兩人天天幾乎24小時都形影不離,誰叫我前世那么喜歡他呢。

  我們天天曠課,伊魯卡老師天天都要找我們,開始是教訓我們,后來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是看著我們的訓練有是請我們吃一樂拉面,我估計是三代的原因。

  忍者學院交的三身術我和鳴人都沒有去學,我是想著水木那事,鳴人是因為我的要求每天都陪著我一起訓練。

  現在身體上都帶著負重雖然沒有小李那么牛但是一半至少有了,順便說下鳴人和我可能由于九尾只有一半的原因都沒有狐貍胡子,我是長發兩個大馬尾左右各一個,鳴人則是長發披肩,然后我和鳴人都穿和當年四代父親的那套披風行頭,后面換成螺旋標志,只不過我的是到膝蓋的裙子,其實我只是想告訴一些人我們知道我們的父親是誰。

  關于女生的我的想法,既然成為了女生那就好好做個女生,不過要我去喜歡男生那不是可能的,喜歡女生那是同性戀鳴人肯定第一個反對,很糾結,不過如果是鳴人我想我不會有任何抵觸心理,我相當的看重感情,為了前世和今世唯一關心我的人,我愿意放棄一切。

  時間也終于慢慢迎來忍者學院的中忍考試了。

  ——————————————分割線——————————————

  “下一位,漩渦鳴人。恩~~~旋渦鳴子還沒到你呢。”伊魯卡叫到鳴人的名字發現我跟著鳴人一起進來了。

  緊跟著鳴人的我聽到伊魯卡老師的話之后慢慢抬了下頭又迅速低下頭弱弱的說道“請讓我和鳴人哥哥一起考試,我害怕一個人。”從小就利用身為女生的條件已經養成的習慣讓別人看起來是個柔弱女生,其實身上的負重嚇死人。

  伊魯卡看了看水木,水木聳了聳肩表示無所謂。

  “好吧。”

  當然我和鳴人是鐵定不及格的,只知道三身術最基本的東西卻從沒練過。水木也和劇情中一樣替鳴人當然現在多了一個我求情,不過伊魯卡怎么可能放心讓我和鳴人畢業呢。每天都要去看看我們的訓練,對我們的感情我還是知道的。

  沒有畢業,鳴人抱著我坐在學院門前秋千上,我很喜歡鳴人這樣摟著我,最親的人,不過氣氛卻一點也不好。

  不過劇情才剛剛上演,果然水木來找我們,然后告訴我們封印之書的存在和所在位置,除了多一個我之外一切都和原著一樣。我要的就是這樣,只要學會了影分身,那么我就可以讓鳴人和我在短時間在有很大的進步,在這之前只是單純的訓練體術,對于九尾也沒有多少研究。

  當月亮高高掛起的時候,兩個身影在林間高速穿越著,找到一個比較隱蔽的地方停下之后其中一個長發穿著褲子的打開了一個大大的卷軸。

  “多重影分身之術?什么啊!?第一個怎么就是我最不擅長的忍術!?”鳴人煩躁的抓著頭抱怨道。

  “鳴人哥哥~~水木老師不是說了嗎?只要學會這里面的一個忍術我們就可以畢業了,所以~~加油~~”看著鳴人煩躁的抓著頭時,就想要給他一點點鼓勵,而鳴人也會因為這一點點的鼓勵每次都非常的努力。

  在我們學會影分身之術正在休息的時候,突然一個黑影走到了我們的面前。

  “喂~~鳴人,鳴子。”抬頭看到伊魯卡彎著腰對我們教訓道。

  我立刻站起來閃到鳴人身后“伊魯卡~老師~”

  “呵呵~還是讓你找到了,我們剛剛才記住一個忍術,鳴子,快點讓老師看看我們學的厲害的忍術。”鳴人無奈的撓了撓頭,然后把我從后面拉到身邊對著伊魯卡老師說道。

  ‘他們在這練習忍術?在這里能練什么忍術?’

  “如果我們成功的話,你就要讓我們畢業好嗎?”鳴人興奮的說道。

  “誰告訴你們的?”伊魯卡奇怪的問道。

  “水木老師告訴我們的,還有封印之書的事和存放的地方。”

  “水木~老師?”伊魯卡剛說完十來個手里劍突然飛了過來,伊魯卡順手把我和鳴人推走,自己卻來不急躲避被手里劍射中的好幾處。

  “你居然能找到這個地方。”水木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原來是這么一回事。”伊魯卡忍著傷口看著水木,防止水木的攻擊。

  “鳴人,把卷軸交給我。”

  “鳴人哥哥,不要把卷軸交給他。”我對著鳴人輕輕說道。

  “鳴子~~這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為什么水木老師要攻擊伊魯卡老師。”

  “伊魯卡老師,水木老師是利用我們幫他拿那本卷軸的嗎?”我雖然知道是這么一回事,但是還是要裝做不知道的樣子。

  伊魯卡把身上的手里劍拔掉之后艱難的說道“那個封印之卷里面記載了很多危險的忍術,千萬不要讓他得到。”

  “哦~~是嗎?鳴人,鳴子,伊魯卡是怕你們得到卷軸而已。”鳴人雖然吃驚但是我沒做決定鳴人是不會輕易做決定的。

  “水木?你胡說些什么?”

  “哼~~鳴人,鳴子,告訴你們事情的真相吧。”

  “不,不可以。”

  “其實在十二年前,這個村子里訂下了一條規則,而只有你們不知道這條規則。”這時鳴人已經一點也不驚訝了,我知道的東西鳴人當然也會知道,包括我們的父親。

  “其實我們知道,我們一直都知道,而且我們知道的遠比你們的多的多。”我心理很傷心,這是我最不愿意提到的事,而鳴人則輕輕抱著我。

  “我們體內的妖狐雖然只有一人一半的能量,這也正好限制了妖狐讓他沒辦法奪取我們身體,因為他只有一半,是個不完整的。而我們就是從它那里知道的一切。嗚~~~~~”完完全全是在發泄,發泄的心中的怨氣。雖然鳴人可以不在乎,但是我卻相當的在乎,當然看動畫片的時候就非常的氣憤,明明是四代的兒子為什么要受到這種待遇,現在我也受到了這種待遇,心理更是氣憤的無處可發。

  水木一下子愣在了那么,他應該完全沒想到我們已經知道了,愣時之后水木就想要強搶卷軸,從身后拿出了風魔手里劍朝我們扔了過來。對于我們東西鍛煉了7-8年的我們怎么可能會怕,但是。

  “鳴子,鳴人快爬下。”伊魯卡見我們沒反應以為我們被嚇住了,也不管身上的傷沖到我們的身前用身體替我們擋下了風魔手里劍。

  “啊~~為什么?”“啊~~伊魯卡老師?”我和鳴人同時驚呼到,鳴人不清楚伊魯卡為什么要替他們擋下,明明知道是人柱力。而我雖然知道會這樣,但當我親眼所見的時候不免被震驚。

  “咳~~其實我們都一樣,自從我父母去世后,沒有人夸過我,也沒有人認可我。我就想通過各種努力哪怕是裝傻,也想得到人們對我的注意,真的是跟傻瓜一樣呢,我很痛苦,鳴人~鳴子~你們也一樣吧,一定也很難受,很痛苦吧。對不起~鳴人~鳴子,要是我能做的更好一些,你們就不會有不愉快的感覺了。嗚~~~~”

  “哈哈~~~別令人發笑了,伊魯卡一直都對你們殺死他的父親懷恨在心。他說過,只要拿回卷軸就行了。”

  鳴人可能被他的話給騙了,拉著我回頭不停的跑著,呵呵~~反正他肯定會知道真相的。

  當我和鳴人看到兩人個從天上掉下來的時候快速的躲到了一邊,發現一個是伊魯卡,而另一個是鳴人的樣子。

  “哼~~果然不是鳴人,鳴人和鳴子總是在一起,伊魯卡,他們殺死了你的父親,你為什么還要維護他們?”

  這時假鳴人變成了伊魯卡“我不會把卷軸交給你的。”

  “你是白癡嗎?鳴人跟鳴子和我是相同的,只要學會了卷軸里的忍術就可以為所欲為,包括報復村子,妖狐不可能不利用這個力量。”

  “呵呵~~是這樣呢。”伊魯卡無所謂的說出這樣的話,鳴人身上突然不住的顫抖,但是看了看我又露出了微笑。

  “但是,妖狐也許會這么做,但是鳴人和鳴子是不會這么做的,他們為了讓人們認同,一直~一直都在不停的訓練,鳴人更是以火影為目標努力著,他們都是我認可的優秀學生呢。呵呵~~~他們已經知道了人心的痛苦,他們不再是妖狐,他們是木葉的忍者旋渦鳴人和旋渦鳴子。”

  聽著伊魯卡的話,鳴人輕輕擦了下眼淚,又多了一個羈絆呢。

  “鳴人哥哥,該我們出場了。”看著水木拿下背后的風魔手里劍然后對鳴人說道。

  “恩~該我們大顯身手的時候了。嘿~”

  看著水木扔出了風魔手里劍,鳴人就向水木沖了過去一腳將他踢,而我則把風魔手里劍給搶了下來順手想水木扔去,水木閃過風魔手里劍之后看想我和鳴人。

  “不準碰伊魯卡老師。”

  “不然~~我們就殺了你。”我和鳴人一人一句說完這段話。

  “哈哈~~就你們?我一拳就可以解決了。”水木好象聽到一件相當搞笑的事情般大笑道。

  “有本事就試試看,廢物,我會用一千倍還擊你的!”這時我和鳴人都擺出了十字手印,多重影分身。

  “鳴人哥哥,不要跟他羅嗦了,快點把他打飛掉吧。”

  “有種就試試,妖狐。”

  “多重影分身之術。”

  “多重影分身之術。”

  聲音剛落,周圍突然突然出現成百上千個我和鳴人。哼哼~~我也是九尾,這種效果是應該的。

  “怎么會這樣。”

  “喂,怎么?快過來啊!”

  “吶吶~~鳴人哥哥,快點把他湊飛掉,鳴子已經困了的說。”

  “噢~~你不過來,我就先動手了哦。”

  “啊~~~”“pi~~peng~~pi~~peng~~‘

  “嘿嘿,好象做的有點過頭了。”

  “鳴人哥哥,既然已經打完了就快點回去吧。”我拽著鳴人的胳膊撒嬌到,感覺滿好的,前世從沒撒嬌過。。

  “回家之前總要把伊魯卡老師送到醫院吧。”

  “呵呵!!”其實我也知道這是必須的,只是想要撒嬌下而已。

  “額~~哎~~鳴人,鳴子到這里來下,我有樣東西要給你們。”

  伊魯卡將自己額頭上和臂膀上的兩個木葉護額拿了下來。

  “這個護額是后來準備的,沒想到這么快就用上了。恭喜,你們畢業了,我們去吃拉面吧。”伊魯卡將護額遞給了我們并祝賀我們成功的畢業。

  “伊魯卡老師,非常感謝你,你是唯一的一個關心我們的人。鳴人哥哥,不要愣在那,快點。”對著伊魯卡老師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將鳴人的頭強行按下去對鳴人教訓道。火影的世界

  “四代大人,您的孩子帶來了。”

  “把他們放在這吧,快點離開這里,呆會會很危險。”

  “鳴人,鳴子,對不起。”

  五行封印,四代火影將九尾的力量分成了兩部分分別封印在了他的兒子和女兒身上。

  ——————————————分割線——————————————

  ‘我死掉了嗎?呵呵~~太好了呢,生在那種家庭里,不就是性格偏向女性嘛,為什么對我不聞不問,為什么一開始不是女生,這樣就不用活得這么累了,努力過后還是沒有得到認同。’帶著這樣的想法慢慢睜開眼睛,白色的一切,很明顯是醫院。‘難道我沒死?’抬起左手想看看傷口的,結果看到一只非常嫩小的小手。大腦短路中。。。。

  經過幾天的時間終于確定了幾件了,第一,我穿越了還是個嬰兒。第二,我變成了女生。(我該高興嗎?但前世是因為家庭的原因。)第三,火影世界。第四,鳴人是我的哥哥,在見到三代之后得知的。

  ‘鳴人~~我一直努力去學習的動漫角色呢。’希望和他一樣說到做到,無論多么困難的事都能爬起來,但是由于我性格的原因始終無法做到,我的性格太懦弱了。

  只有開始有見到過三代,之后就被送到一個大公寓里被傭人照顧著,雖說是大公寓,但是我估計差不多沒人住了。

  就這樣一年一年的過去,我和鳴人可以說話,然后可以站著走,可以跑,可以跳,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之后,傭人突然就不來了。

  當天三代來了下告訴我們每天去固定的餐館就有飯可以吃,在那之前我們從沒有離開過這個房間。

  ——————————————分割線——————————————

  “鳴人哥哥,我們真的要去餐館拿吃的嗎?”我害怕在路上被人用石頭砸,鳴人不知道但是我還是知道的,我不想面對這些東西,前世雖然沒有這么夸張,但是也是差不多的。

  “當然要去,不然我們吃什么,如果你不敢去的話,我一個人去也可以。鳴子,你就呆在家里吧。”雖然只有4歲大,鳴人摸了摸我的頭安慰道。

  看著鳴人已經打開了門準備出去的時候,我忽然覺得我應該和他一起去面對,不說我的靈魂差不多20歲,我和鳴人在這一世是親人。

  “鳴人哥哥~~”立刻跑上前去抱住了鳴人的手臂。“我要和鳴人哥哥一起去。”“恩~~~”鳴人高興的摸了摸我的頭。

  有人關愛真好,我要為了他好好努力,這一世為了他。

  跟著鳴人一起走在街道上,街上的路人就帶著厭惡、恐懼、憎恨等各種不友善的眼神或表情看著我們,我的心理怕急了,但是鳴人卻一點反應都沒。

  只有眼神和表情還算好的,但事情卻總不盡人意。

  一個剛會走路的小嬰兒搖搖晃晃走到鳴人面前咿咿呀呀叫著,鳴人看著可愛的小小孩會心一笑伸手想要摸摸他。

  “去死,不要碰我家孩子。”一個婦人突然跑過來抱走小孩,臨走時踢了鳴人一腳,把鳴人踢倒在一邊。

  “鳴人哥哥~~”我見狀立刻跑上去想要扶起鳴人的,但是我的額頭突然被一個堅硬的東西砸中,頓時血從額頭慢慢落了下來。“啊~~好痛,嗚~~~鳴人哥哥~嗚~~好痛~~”鳴人聽到我的哭聲立刻爬了起來把我護在懷里并看向四周喊道“是誰~~是誰用石頭砸我的妹妹。給我出來,可惡~~”話音剛落就看到幾個小孩砸著石頭開始砸了起來,鳴人將我的身體完全抱在懷里。

  “怪物~~怪物~~”

  “滾出村子,怪物~~”

  面對小孩的石頭攻擊,尚可忍耐,但面對別人怪物怪物的咒罵聲,以及我的哭聲,鳴人的心沉到的谷底。

  我不想面對這些,前世尚且如此我都受不了,何況是現在。

  “啊~~~~~”我發泄般尖叫了聲,周圍的人立刻愣住了,趁著這段時間立刻拉著鳴人往家里跑去,這個世界唯一的容身之所。

  事后我和鳴人相擁在一起哭泣,鳴人在堅強也只是個小孩,而我性格的懦弱前世為了家哭過無數次,何況這整個村子呢。

  ——————————————分割線——————————————

  “鳴人哥哥,我們出去訓練吧,一起努力變強,讓全村的人都認同我們。”即使不為我,也要為了鳴人,我們都是九尾人柱力,當然四代父親就是將九尾分成兩股能量分別封印在我和鳴人體內的,也許因為能量的不同我的眼睛在那之后就一直是紅色的。

  “恩~~一定要讓全村的人認同我們。”

  于是我就和鳴人每天都到訓練場進行各種體能訓練,身為九尾人柱力的我們身體恢復是常人的數十倍,不好好珍惜怎么可以呢。

  每天身體都一點一點的變的更強韌一直到我們上了忍者學校也一樣每天努力訓練著自己的身體,對于鳴人我一直都努力的督促著他,鼓勵著他,兩人天天幾乎24小時都形影不離,誰叫我前世那么喜歡他呢。

  我們天天曠課,伊魯卡老師天天都要找我們,開始是教訓我們,后來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是看著我們的訓練有是請我們吃一樂拉面,我估計是三代的原因。

  忍者學院交的三身術我和鳴人都沒有去學,我是想著水木那事,鳴人是因為我的要求每天都陪著我一起訓練。

  現在身體上都帶著負重雖然沒有小李那么牛但是一半至少有了,順便說下鳴人和我可能由于九尾只有一半的原因都沒有狐貍胡子,我是長發兩個大馬尾左右各一個,鳴人則是長發披肩,然后我和鳴人都穿和當年四代父親的那套披風行頭,后面換成螺旋標志,只不過我的是到膝蓋的裙子,其實我只是想告訴一些人我們知道我們的父親是誰。

  關于女生的我的想法,既然成為了女生那就好好做個女生,不過要我去喜歡男生那不是可能的,喜歡女生那是同性戀鳴人肯定第一個反對,很糾結,不過如果是鳴人我想我不會有任何抵觸心理,我相當的看重感情,為了前世和今世唯一關心我的人,我愿意放棄一切。

  時間也終于慢慢迎來忍者學院的中忍考試了。

  ——————————————分割線——————————————

  “下一位,漩渦鳴人。恩~~~旋渦鳴子還沒到你呢。”伊魯卡叫到鳴人的名字發現我跟著鳴人一起進來了。

  緊跟著鳴人的我聽到伊魯卡老師的話之后慢慢抬了下頭又迅速低下頭弱弱的說道“請讓我和鳴人哥哥一起考試,我害怕一個人。”從小就利用身為女生的條件已經養成的習慣讓別人看起來是個柔弱女生,其實身上的負重嚇死人。

  伊魯卡看了看水木,水木聳了聳肩表示無所謂。

  “好吧。”

  當然我和鳴人是鐵定不及格的,只知道三身術最基本的東西卻從沒練過。水木也和劇情中一樣替鳴人當然現在多了一個我求情,不過伊魯卡怎么可能放心讓我和鳴人畢業呢。每天都要去看看我們的訓練,對我們的感情我還是知道的。

  沒有畢業,鳴人抱著我坐在學院門前秋千上,我很喜歡鳴人這樣摟著我,最親的人,不過氣氛卻一點也不好。

  不過劇情才剛剛上演,果然水木來找我們,然后告訴我們封印之書的存在和所在位置,除了多一個我之外一切都和原著一樣。我要的就是這樣,只要學會了影分身,那么我就可以讓鳴人和我在短時間在有很大的進步,在這之前只是單純的訓練體術,對于九尾也沒有多少研究。

  當月亮高高掛起的時候,兩個身影在林間高速穿越著,找到一個比較隱蔽的地方停下之后其中一個長發穿著褲子的打開了一個大大的卷軸。

  “多重影分身之術?什么啊!?第一個怎么就是我最不擅長的忍術!?”鳴人煩躁的抓著頭抱怨道。

  “鳴人哥哥~~水木老師不是說了嗎?只要學會這里面的一個忍術我們就可以畢業了,所以~~加油~~”看著鳴人煩躁的抓著頭時,就想要給他一點點鼓勵,而鳴人也會因為這一點點的鼓勵每次都非常的努力。

  在我們學會影分身之術正在休息的時候,突然一個黑影走到了我們的面前。

  “喂~~鳴人,鳴子。”抬頭看到伊魯卡彎著腰對我們教訓道。

  我立刻站起來閃到鳴人身后“伊魯卡~老師~”

  “呵呵~還是讓你找到了,我們剛剛才記住一個忍術,鳴子,快點讓老師看看我們學的厲害的忍術。”鳴人無奈的撓了撓頭,然后把我從后面拉到身邊對著伊魯卡老師說道。

  ‘他們在這練習忍術?在這里能練什么忍術?’

  “如果我們成功的話,你就要讓我們畢業好嗎?”鳴人興奮的說道。

  “誰告訴你們的?”伊魯卡奇怪的問道。

  “水木老師告訴我們的,還有封印之書的事和存放的地方。”

  “水木~老師?”伊魯卡剛說完十來個手里劍突然飛了過來,伊魯卡順手把我和鳴人推走,自己卻來不急躲避被手里劍射中的好幾處。

  “你居然能找到這個地方。”水木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原來是這么一回事。”伊魯卡忍著傷口看著水木,防止水木的攻擊。

  “鳴人,把卷軸交給我。”

  “鳴人哥哥,不要把卷軸交給他。”我對著鳴人輕輕說道。

  “鳴子~~這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為什么水木老師要攻擊伊魯卡老師。”

  “伊魯卡老師,水木老師是利用我們幫他拿那本卷軸的嗎?”我雖然知道是這么一回事,但是還是要裝做不知道的樣子。

  伊魯卡把身上的手里劍拔掉之后艱難的說道“那個封印之卷里面記載了很多危險的忍術,千萬不要讓他得到。”

  “哦~~是嗎?鳴人,鳴子,伊魯卡是怕你們得到卷軸而已。”鳴人雖然吃驚但是我沒做決定鳴人是不會輕易做決定的。

  “水木?你胡說些什么?”

  “哼~~鳴人,鳴子,告訴你們事情的真相吧。”

  “不,不可以。”

  “其實在十二年前,這個村子里訂下了一條規則,而只有你們不知道這條規則。”這時鳴人已經一點也不驚訝了,我知道的東西鳴人當然也會知道,包括我們的父親。

  “其實我們知道,我們一直都知道,而且我們知道的遠比你們的多的多。”我心理很傷心,這是我最不愿意提到的事,而鳴人則輕輕抱著我。

  “我們體內的妖狐雖然只有一人一半的能量,這也正好限制了妖狐讓他沒辦法奪取我們身體,因為他只有一半,是個不完整的。而我們就是從它那里知道的一切。嗚~~~~~”完完全全是在發泄,發泄的心中的怨氣。雖然鳴人可以不在乎,但是我卻相當的在乎,當然看動畫片的時候就非常的氣憤,明明是四代的兒子為什么要受到這種待遇,現在我也受到了這種待遇,心理更是氣憤的無處可發。

  水木一下子愣在了那么,他應該完全沒想到我們已經知道了,愣時之后水木就想要強搶卷軸,從身后拿出了風魔手里劍朝我們扔了過來。對于我們東西鍛煉了7-8年的我們怎么可能會怕,但是。

  “鳴子,鳴人快爬下。”伊魯卡見我們沒反應以為我們被嚇住了,也不管身上的傷沖到我們的身前用身體替我們擋下了風魔手里劍。

  “啊~~為什么?”“啊~~伊魯卡老師?”我和鳴人同時驚呼到,鳴人不清楚伊魯卡為什么要替他們擋下,明明知道是人柱力。而我雖然知道會這樣,但當我親眼所見的時候不免被震驚。

  “咳~~其實我們都一樣,自從我父母去世后,沒有人夸過我,也沒有人認可我。我就想通過各種努力哪怕是裝傻,也想得到人們對我的注意,真的是跟傻瓜一樣呢,我很痛苦,鳴人~鳴子~你們也一樣吧,一定也很難受,很痛苦吧。對不起~鳴人~鳴子,要是我能做的更好一些,你們就不會有不愉快的感覺了。嗚~~~~”

  “哈哈~~~別令人發笑了,伊魯卡一直都對你們殺死他的父親懷恨在心。他說過,只要拿回卷軸就行了。”

  鳴人可能被他的話給騙了,拉著我回頭不停的跑著,呵呵~~反正他肯定會知道真相的。

  當我和鳴人看到兩人個從天上掉下來的時候快速的躲到了一邊,發現一個是伊魯卡,而另一個是鳴人的樣子。

  “哼~~果然不是鳴人,鳴人和鳴子總是在一起,伊魯卡,他們殺死了你的父親,你為什么還要維護他們?”

  這時假鳴人變成了伊魯卡“我不會把卷軸交給你的。”

  “你是白癡嗎?鳴人跟鳴子和我是相同的,只要學會了卷軸里的忍術就可以為所欲為,包括報復村子,妖狐不可能不利用這個力量。”

  “呵呵~~是這樣呢。”伊魯卡無所謂的說出這樣的話,鳴人身上突然不住的顫抖,但是看了看我又露出了微笑。

  “但是,妖狐也許會這么做,但是鳴人和鳴子是不會這么做的,他們為了讓人們認同,一直~一直都在不停的訓練,鳴人更是以火影為目標努力著,他們都是我認可的優秀學生呢。呵呵~~~他們已經知道了人心的痛苦,他們不再是妖狐,他們是木葉的忍者旋渦鳴人和旋渦鳴子。”

  聽著伊魯卡的話,鳴人輕輕擦了下眼淚,又多了一個羈絆呢。

  “鳴人哥哥,該我們出場了。”看著水木拿下背后的風魔手里劍然后對鳴人說道。

  “恩~該我們大顯身手的時候了。嘿~”

  看著水木扔出了風魔手里劍,鳴人就向水木沖了過去一腳將他踢,而我則把風魔手里劍給搶了下來順手想水木扔去,水木閃過風魔手里劍之后看想我和鳴人。

  “不準碰伊魯卡老師。”

  “不然~~我們就殺了你。”我和鳴人一人一句說完這段話。

  “哈哈~~就你們?我一拳就可以解決了。”水木好象聽到一件相當搞笑的事情般大笑道。

  “有本事就試試看,廢物,我會用一千倍還擊你的!”這時我和鳴人都擺出了十字手印,多重影分身。

  “鳴人哥哥,不要跟他羅嗦了,快點把他打飛掉吧。”

  “有種就試試,妖狐。”

  “多重影分身之術。”

  “多重影分身之術。”

  聲音剛落,周圍突然突然出現成百上千個我和鳴人。哼哼~~我也是九尾,這種效果是應該的。

  “怎么會這樣。”

  “喂,怎么?快過來啊!”

  “吶吶~~鳴人哥哥,快點把他湊飛掉,鳴子已經困了的說。”

  “噢~~你不過來,我就先動手了哦。”

  “啊~~~”“pi~~peng~~pi~~peng~~‘

  “嘿嘿,好象做的有點過頭了。”

  “鳴人哥哥,既然已經打完了就快點回去吧。”我拽著鳴人的胳膊撒嬌到,感覺滿好的,前世從沒撒嬌過。。

  “回家之前總要把伊魯卡老師送到醫院吧。”

  “呵呵!!”其實我也知道這是必須的,只是想要撒嬌下而已。

  “額~~哎~~鳴人,鳴子到這里來下,我有樣東西要給你們。”

  伊魯卡將自己額頭上和臂膀上的兩個木葉護額拿了下來。

  “這個護額是后來準備的,沒想到這么快就用上了。恭喜,你們畢業了,我們去吃拉面吧。”伊魯卡將護額遞給了我們并祝賀我們成功的畢業。

  “伊魯卡老師,非常感謝你,你是唯一的一個關心我們的人。鳴人哥哥,不要愣在那,快點。”對著伊魯卡老師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將鳴人的頭強行按下去對鳴人教訓道。火影的世界

  “四代大人,您的孩子帶來了。”

  “把他們放在這吧,快點離開這里,呆會會很危險。”

  “鳴人,鳴子,對不起。”

  五行封印,四代火影將九尾的力量分成了兩部分分別封印在了他的兒子和女兒身上。

  ——————————————分割線——————————————

  ‘我死掉了嗎?呵呵~~太好了呢,生在那種家庭里,不就是性格偏向女性嘛,為什么對我不聞不問,為什么一開始不是女生,這樣就不用活得這么累了,努力過后還是沒有得到認同。’帶著這樣的想法慢慢睜開眼睛,白色的一切,很明顯是醫院。‘難道我沒死?’抬起左手想看看傷口的,結果看到一只非常嫩小的小手。大腦短路中。。。。

  經過幾天的時間終于確定了幾件了,第一,我穿越了還是個嬰兒。第二,我變成了女生。(我該高興嗎?但前世是因為家庭的原因。)第三,火影世界。第四,鳴人是我的哥哥,在見到三代之后得知的。

  ‘鳴人~~我一直努力去學習的動漫角色呢。’希望和他一樣說到做到,無論多么困難的事都能爬起來,但是由于我性格的原因始終無法做到,我的性格太懦弱了。

  只有開始有見到過三代,之后就被送到一個大公寓里被傭人照顧著,雖說是大公寓,但是我估計差不多沒人住了。

  就這樣一年一年的過去,我和鳴人可以說話,然后可以站著走,可以跑,可以跳,可以自己照顧自己之后,傭人突然就不來了。

  當天三代來了下告訴我們每天去固定的餐館就有飯可以吃,在那之前我們從沒有離開過這個房間。

  ——————————————分割線——————————————

  “鳴人哥哥,我們真的要去餐館拿吃的嗎?”我害怕在路上被人用石頭砸,鳴人不知道但是我還是知道的,我不想面對這些東西,前世雖然沒有這么夸張,但是也是差不多的。

  “當然要去,不然我們吃什么,如果你不敢去的話,我一個人去也可以。鳴子,你就呆在家里吧。”雖然只有4歲大,鳴人摸了摸我的頭安慰道。

  看著鳴人已經打開了門準備出去的時候,我忽然覺得我應該和他一起去面對,不說我的靈魂差不多20歲,我和鳴人在這一世是親人。

  “鳴人哥哥~~”立刻跑上前去抱住了鳴人的手臂。“我要和鳴人哥哥一起去。”“恩~~~”鳴人高興的摸了摸我的頭。

  有人關愛真好,我要為了他好好努力,這一世為了他。

  跟著鳴人一起走在街道上,街上的路人就帶著厭惡、恐懼、憎恨等各種不友善的眼神或表情看著我們,我的心理怕急了,但是鳴人卻一點反應都沒。

  只有眼神和表情還算好的,但事情卻總不盡人意。

  一個剛會走路的小嬰兒搖搖晃晃走到鳴人面前咿咿呀呀叫著,鳴人看著可愛的小小孩會心一笑伸手想要摸摸他。

  “去死,不要碰我家孩子。”一個婦人突然跑過來抱走小孩,臨走時踢了鳴人一腳,把鳴人踢倒在一邊。

  “鳴人哥哥~~”我見狀立刻跑上去想要扶起鳴人的,但是我的額頭突然被一個堅硬的東西砸中,頓時血從額頭慢慢落了下來。“啊~~好痛,嗚~~~鳴人哥哥~嗚~~好痛~~”鳴人聽到我的哭聲立刻爬了起來把我護在懷里并看向四周喊道“是誰~~是誰用石頭砸我的妹妹。給我出來,可惡~~”話音剛落就看到幾個小孩砸著石頭開始砸了起來,鳴人將我的身體完全抱在懷里。

  “怪物~~怪物~~”

  “滾出村子,怪物~~”

  面對小孩的石頭攻擊,尚可忍耐,但面對別人怪物怪物的咒罵聲,以及我的哭聲,鳴人的心沉到的谷底。

  我不想面對這些,前世尚且如此我都受不了,何況是現在。

  “啊~~~~~”我發泄般尖叫了聲,周圍的人立刻愣住了,趁著這段時間立刻拉著鳴人往家里跑去,這個世界唯一的容身之所。

  事后我和鳴人相擁在一起哭泣,鳴人在堅強也只是個小孩,而我性格的懦弱前世為了家哭過無數次,何況這整個村子呢。

  ——————————————分割線——————————————

  “鳴人哥哥,我們出去訓練吧,一起努力變強,讓全村的人都認同我們。”即使不為我,也要為了鳴人,我們都是九尾人柱力,當然四代父親就是將九尾分成兩股能量分別封印在我和鳴人體內的,也許因為能量的不同我的眼睛在那之后就一直是紅色的。

  “恩~~一定要讓全村的人認同我們。”

  于是我就和鳴人每天都到訓練場進行各種體能訓練,身為九尾人柱力的我們身體恢復是常人的數十倍,不好好珍惜怎么可以呢。

  每天身體都一點一點的變的更強韌一直到我們上了忍者學校也一樣每天努力訓練著自己的身體,對于鳴人我一直都努力的督促著他,鼓勵著他,兩人天天幾乎24小時都形影不離,誰叫我前世那么喜歡他呢。

  我們天天曠課,伊魯卡老師天天都要找我們,開始是教訓我們,后來不知道什么原因,只是看著我們的訓練有是請我們吃一樂拉面,我估計是三代的原因。

  忍者學院交的三身術我和鳴人都沒有去學,我是想著水木那事,鳴人是因為我的要求每天都陪著我一起訓練。

  現在身體上都帶著負重雖然沒有小李那么牛但是一半至少有了,順便說下鳴人和我可能由于九尾只有一半的原因都沒有狐貍胡子,我是長發兩個大馬尾左右各一個,鳴人則是長發披肩,然后我和鳴人都穿和當年四代父親的那套披風行頭,后面換成螺旋標志,只不過我的是到膝蓋的裙子,其實我只是想告訴一些人我們知道我們的父親是誰。

  關于女生的我的想法,既然成為了女生那就好好做個女生,不過要我去喜歡男生那不是可能的,喜歡女生那是同性戀鳴人肯定第一個反對,很糾結,不過如果是鳴人我想我不會有任何抵觸心理,我相當的看重感情,為了前世和今世唯一關心我的人,我愿意放棄一切。

  時間也終于慢慢迎來忍者學院的中忍考試了。

  ——————————————分割線——————————————

  “下一位,漩渦鳴人。恩~~~旋渦鳴子還沒到你呢。”伊魯卡叫到鳴人的名字發現我跟著鳴人一起進來了。

  緊跟著鳴人的我聽到伊魯卡老師的話之后慢慢抬了下頭又迅速低下頭弱弱的說道“請讓我和鳴人哥哥一起考試,我害怕一個人。”從小就利用身為女生的條件已經養成的習慣讓別人看起來是個柔弱女生,其實身上的負重嚇死人。

  伊魯卡看了看水木,水木聳了聳肩表示無所謂。

  “好吧。”

  當然我和鳴人是鐵定不及格的,只知道三身術最基本的東西卻從沒練過。水木也和劇情中一樣替鳴人當然現在多了一個我求情,不過伊魯卡怎么可能放心讓我和鳴人畢業呢。每天都要去看看我們的訓練,對我們的感情我還是知道的。

  沒有畢業,鳴人抱著我坐在學院門前秋千上,我很喜歡鳴人這樣摟著我,最親的人,不過氣氛卻一點也不好。

  不過劇情才剛剛上演,果然水木來找我們,然后告訴我們封印之書的存在和所在位置,除了多一個我之外一切都和原著一樣。我要的就是這樣,只要學會了影分身,那么我就可以讓鳴人和我在短時間在有很大的進步,在這之前只是單純的訓練體術,對于九尾也沒有多少研究。

  當月亮高高掛起的時候,兩個身影在林間高速穿越著,找到一個比較隱蔽的地方停下之后其中一個長發穿著褲子的打開了一個大大的卷軸。

  “多重影分身之術?什么啊!?第一個怎么就是我最不擅長的忍術!?”鳴人煩躁的抓著頭抱怨道。

  “鳴人哥哥~~水木老師不是說了嗎?只要學會這里面的一個忍術我們就可以畢業了,所以~~加油~~”看著鳴人煩躁的抓著頭時,就想要給他一點點鼓勵,而鳴人也會因為這一點點的鼓勵每次都非常的努力。

  在我們學會影分身之術正在休息的時候,突然一個黑影走到了我們的面前。

  “喂~~鳴人,鳴子。”抬頭看到伊魯卡彎著腰對我們教訓道。

  我立刻站起來閃到鳴人身后“伊魯卡~老師~”

  “呵呵~還是讓你找到了,我們剛剛才記住一個忍術,鳴子,快點讓老師看看我們學的厲害的忍術。”鳴人無奈的撓了撓頭,然后把我從后面拉到身邊對著伊魯卡老師說道。

  ‘他們在這練習忍術?在這里能練什么忍術?’

  “如果我們成功的話,你就要讓我們畢業好嗎?”鳴人興奮的說道。

  “誰告訴你們的?”伊魯卡奇怪的問道。

  “水木老師告訴我們的,還有封印之書的事和存放的地方。”

  “水木~老師?”伊魯卡剛說完十來個手里劍突然飛了過來,伊魯卡順手把我和鳴人推走,自己卻來不急躲避被手里劍射中的好幾處。

  “你居然能找到這個地方。”水木的聲音從遠處傳來。

  “原來是這么一回事。”伊魯卡忍著傷口看著水木,防止水木的攻擊。

  “鳴人,把卷軸交給我。”

  “鳴人哥哥,不要把卷軸交給他。”我對著鳴人輕輕說道。

  “鳴子~~這個~~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為什么水木老師要攻擊伊魯卡老師。”

  “伊魯卡老師,水木老師是利用我們幫他拿那本卷軸的嗎?”我雖然知道是這么一回事,但是還是要裝做不知道的樣子。

  伊魯卡把身上的手里劍拔掉之后艱難的說道“那個封印之卷里面記載了很多危險的忍術,千萬不要讓他得到。”

  “哦~~是嗎?鳴人,鳴子,伊魯卡是怕你們得到卷軸而已。”鳴人雖然吃驚但是我沒做決定鳴人是不會輕易做決定的。

  “水木?你胡說些什么?”

  “哼~~鳴人,鳴子,告訴你們事情的真相吧。”

  “不,不可以。”

  “其實在十二年前,這個村子里訂下了一條規則,而只有你們不知道這條規則。”這時鳴人已經一點也不驚訝了,我知道的東西鳴人當然也會知道,包括我們的父親。

  “其實我們知道,我們一直都知道,而且我們知道的遠比你們的多的多。”我心理很傷心,這是我最不愿意提到的事,而鳴人則輕輕抱著我。

  “我們體內的妖狐雖然只有一人一半的能量,這也正好限制了妖狐讓他沒辦法奪取我們身體,因為他只有一半,是個不完整的。而我們就是從它那里知道的一切。嗚~~~~~”完完全全是在發泄,發泄的心中的怨氣。雖然鳴人可以不在乎,但是我卻相當的在乎,當然看動畫片的時候就非常的氣憤,明明是四代的兒子為什么要受到這種待遇,現在我也受到了這種待遇,心理更是氣憤的無處可發。

  水木一下子愣在了那么,他應該完全沒想到我們已經知道了,愣時之后水木就想要強搶卷軸,從身后拿出了風魔手里劍朝我們扔了過來。對于我們東西鍛煉了7-8年的我們怎么可能會怕,但是。

  “鳴子,鳴人快爬下。”伊魯卡見我們沒反應以為我們被嚇住了,也不管身上的傷沖到我們的身前用身體替我們擋下了風魔手里劍。

  “啊~~為什么?”“啊~~伊魯卡老師?”我和鳴人同時驚呼到,鳴人不清楚伊魯卡為什么要替他們擋下,明明知道是人柱力。而我雖然知道會這樣,但當我親眼所見的時候不免被震驚。

  “咳~~其實我們都一樣,自從我父母去世后,沒有人夸過我,也沒有人認可我。我就想通過各種努力哪怕是裝傻,也想得到人們對我的注意,真的是跟傻瓜一樣呢,我很痛苦,鳴人~鳴子~你們也一樣吧,一定也很難受,很痛苦吧。對不起~鳴人~鳴子,要是我能做的更好一些,你們就不會有不愉快的感覺了。嗚~~~~”

  “哈哈~~~別令人發笑了,伊魯卡一直都對你們殺死他的父親懷恨在心。他說過,只要拿回卷軸就行了。”

  鳴人可能被他的話給騙了,拉著我回頭不停的跑著,呵呵~~反正他肯定會知道真相的。

  當我和鳴人看到兩人個從天上掉下來的時候快速的躲到了一邊,發現一個是伊魯卡,而另一個是鳴人的樣子。

  “哼~~果然不是鳴人,鳴人和鳴子總是在一起,伊魯卡,他們殺死了你的父親,你為什么還要維護他們?”

  這時假鳴人變成了伊魯卡“我不會把卷軸交給你的。”

  “你是白癡嗎?鳴人跟鳴子和我是相同的,只要學會了卷軸里的忍術就可以為所欲為,包括報復村子,妖狐不可能不利用這個力量。”

  “呵呵~~是這樣呢。”伊魯卡無所謂的說出這樣的話,鳴人身上突然不住的顫抖,但是看了看我又露出了微笑。

  “但是,妖狐也許會這么做,但是鳴人和鳴子是不會這么做的,他們為了讓人們認同,一直~一直都在不停的訓練,鳴人更是以火影為目標努力著,他們都是我認可的優秀學生呢。呵呵~~~他們已經知道了人心的痛苦,他們不再是妖狐,他們是木葉的忍者旋渦鳴人和旋渦鳴子。”

  聽著伊魯卡的話,鳴人輕輕擦了下眼淚,又多了一個羈絆呢。

  “鳴人哥哥,該我們出場了。”看著水木拿下背后的風魔手里劍然后對鳴人說道。

  “恩~該我們大顯身手的時候了。嘿~”

  看著水木扔出了風魔手里劍,鳴人就向水木沖了過去一腳將他踢,而我則把風魔手里劍給搶了下來順手想水木扔去,水木閃過風魔手里劍之后看想我和鳴人。

  “不準碰伊魯卡老師。”

  “不然~~我們就殺了你。”我和鳴人一人一句說完這段話。

  “哈哈~~就你們?我一拳就可以解決了。”水木好象聽到一件相當搞笑的事情般大笑道。

  “有本事就試試看,廢物,我會用一千倍還擊你的!”這時我和鳴人都擺出了十字手印,多重影分身。

  “鳴人哥哥,不要跟他羅嗦了,快點把他打飛掉吧。”

  “有種就試試,妖狐。”

  “多重影分身之術。”

  “多重影分身之術。”

  聲音剛落,周圍突然突然出現成百上千個我和鳴人。哼哼~~我也是九尾,這種效果是應該的。

  “怎么會這樣。”

  “喂,怎么?快過來啊!”

  “吶吶~~鳴人哥哥,快點把他湊飛掉,鳴子已經困了的說。”

  “噢~~你不過來,我就先動手了哦。”

  “啊~~~”“pi~~peng~~pi~~peng~~‘

  “嘿嘿,好象做的有點過頭了。”

  “鳴人哥哥,既然已經打完了就快點回去吧。”我拽著鳴人的胳膊撒嬌到,感覺滿好的,前世從沒撒嬌過。。

  “回家之前總要把伊魯卡老師送到醫院吧。”

  “呵呵!!”其實我也知道這是必須的,只是想要撒嬌下而已。

  “額~~哎~~鳴人,鳴子到這里來下,我有樣東西要給你們。”

  伊魯卡將自己額頭上和臂膀上的兩個木葉護額拿了下來。

  “這個護額是后來準備的,沒想到這么快就用上了。恭喜,你們畢業了,我們去吃拉面吧。”伊魯卡將護額遞給了我們并祝賀我們成功的畢業。

  “伊魯卡老師,非常感謝你,你是唯一的一個關心我們的人。鳴人哥哥,不要愣在那,快點。”對著伊魯卡老師深深的鞠了一躬,然后將鳴人的頭強行按下去對鳴人教訓道。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異能打手目錄
共2章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