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8 17:48:1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游七域
  4. 第一章 擺夜攤

第一章 擺夜攤

更新于:2018-03-18 11:01:00 字數:3679

字體: 字號:
  正是三伏天,明晃晃的太陽炙烤著大地。現在是中午了,剛下了班的江夏,走出公司一陣暑氣撲面而來。真他娘的熱,老江一把扯掉身上的襯衫。光著膀子,沿著街道朝常去的一家小飯館走去。路上走過一些穿著清涼撐著遮陽傘的姑娘,老江毫不客氣地拿眼睛往人家姑身上猛瞅。惹得小姑娘們一陣白眼,老江頗為自豪的嘿嘿一笑。沒幾步的路,老江身上的汗水已經滴滴答答的流淌。進了小飯館,門口放著一臺落地扇,呼呼地吹著風,老江放下襯衫,站到電扇前面,可勁的吹了一會,才就近找張桌子坐下,老板是一個四十多歲的中年人,看到老江連忙過來招呼“吆,老弟過來了。吃點啥?”老板笑嘻嘻的跟老江打招呼。待老江坐下,麻利的把桌子擦了擦。“一瓶啤酒,一碗涼面!”“好的!”老板轉身回了廚房,從冰箱里拿出一瓶冒著寒氣的啤酒,開了蓋子遞給老江。接過啤酒,老江對著瓶口猛灌一陣,冰涼的啤酒順著喉嚨咕咚咕咚進肚,心臟被凍得生疼,老江忍不住打個哆嗦。飯店食客不多,面條很快就端上來。去了湯用水冰過的面條,上面撒上一層芝麻醬,香菜,和少量的牛肉。實在是美味之極。老江迫不及待地捏起筷子...#“妹妹要是來看我,不要從那小路來,小路上的毒蛇多,我怕咬了妹妹的腳,妹妹要是來看我哦,不要坐那火車來,火車上的流氓多,我怕妹妹被別人摸..”。剛準備下筷子,老江那頗具特色的手機鈴聲響起,正在吃飯的幾個食客愣了愣,“撲哧!...笑出聲。哥們,你那鈴聲真個性,有人打趣道。老江沖那人笑了下,摸出手機。看了下號碼,是張許冰打來的。老江接了電話。“喂!江夏,下午不上班吧?有個好消息跟你說”,電話那頭的張旭冰聲音有些激動。“什么事,你說說看,老子在吃飯呢,要是沒事瞎打電話,回頭收拾你”,老江挑起一串面條,嗤嗤吸進嘴巴里,不咸不淡的說著。“今天在我哥們那兒,看到一些非常有個性的小手鏈,我想幫你弄一些”。”就這些啊?,手鏈有什么賺頭,你自己去吧,上次進的破石頭還他嗎沒賣完呢。“不是啊,你聽我說,這次我看了,那些手鏈在市場上很少見的,肯定有賺的,你要不信,下午你到我這來看看”。“那什么進價?五塊五一條,超過一百條按五塊錢算”。“哦,我下午過去看看吧”,恩,先這樣!老江掛了電話。老江家是小縣城的,父母開著一家小吃店供老江讀書。兩年前從一所三流大學畢了業,來到楚市一家小公司上班。公司效益不太好,趕活了就拼命加班,沒活就上班時間很少,工資也是少的可憐,自己又沒有牛逼的關系,只能這樣子了。由于空閑時間多了,老江就喜歡去進點小東西擺攤撈點外快。一來而去就認識了一些搞批發的人。下午三點多,還在午睡的老江接到張旭冰的電話,讓自己過去看看貨。掛了電話,老江擰開水龍頭,胡亂洗了把臉,對著鏡子把弄了下自己那亂糟糟的頭發。從柜臺下拿了些錢,走出出租屋,咚,咚,咚下了樓,推出那倆破舊的電動車。朝張旭冰的住所騎去。七轉八拐的,進了一家巷道,老江敲了敲第二家紅色的小門。“來了,來啦!隔著門,就聽到有人在院子里回應,然后傳來察察的腳步聲,吱呀,木門被打開,露出一臉笑容的張旭冰。“快進來,!”張旭冰招呼老江,順手推過老江的電車。“熱死球了,老江抱怨著,扯掉被汗水濕透的T恤,擰開院子里的水龍頭,對著身上沖了沖。進了屋,張旭冰拿一塊西瓜遞給老江,老江接過西瓜啃了一口:“東西拿出來看看吧”張旭冰從電視機旁拿過一個小包,遞給老江,“你看看,這次的東西,肯定比上次那破玉好賣”。“靠,你也知道那是破玉啊,媽的上次跟我說那玉多好賣,多有賺頭,害得老子省了一個月沒抽煙”。老江不滿的嘟囔著,接過袋子。打開來,里面有十多個手鏈,手鏈用的材料都是很便宜的塑料和木頭,還有假水晶,動物骨頭什么的。不過造型卻是很別致。比地攤上常見的貨色有賣相。“還行吧”,老江拿出一個手鏈細細的觀察著。“那是,我怎么會拿一些爛貨虧自己人”。張旭冰樂呵呵的一笑,臉上肥肉微微顫抖。神秘兮兮的湊近老江,“這次貨不多,還有幾個朋友也想要了去賣。我可是先想到你的”。老江點了根煙,有點不高興,“幾條手鏈嘛,你至于拿這話匡我”。“給我拿一百五十條,價錢你給我再壓壓。“行,我是看咱談得來,這次就按進價,四塊八一條....,“四塊五!”老江打斷張旭冰的話。“這,....不是我說,真沒辦法給你,。張旭冰一臉的左右為難。“我靠,你利索點行不,上次那破石頭....”。“得得得,別說破石頭了,這次虧點錢,就按四塊五給你,以后多照顧哥們。張旭冰說這些話,顯得一臉肉痛”。老江看著一臉蛋疼張旭冰,不爽的撇撇嘴。拿了七百塊錢遞給張旭冰,“找錢吧”。張旭冰接過錢眉開眼笑。轉身進了里屋,拿了一個大袋子,放地上。對老江道:“自己挑吧”,順手把找零遞給老江。打開袋子,里面都是造型各異的手鏈,兩個人一邊挑,一邊查數。忙活了大半個小時,老江拿著一個黑色的塑料袋子,騎了電動車,離開了張旭并、冰的家。帶著紅暈的太陽一點一點浮下山頭,金紅色的云彩正被暗藍色的天空一點點的遮蓋。剛吃過飯的老江,打開窗戶,一陣輕風吹來,帶走幾分白日的炎熱。匆忙的收拾了碗筷,老江拿了裝手鏈的袋子,帶上一條小馬扎一塊用一個大的布包裹了起來,提著走下了樓。傍晚的后街被各種燈光映襯成橘紅色,老江推著電動車隨人流走到一個路燈下面。“哎呀,小江來了,位置我替你占著呢。路燈下一個老頭笑著跟老江打招呼。“劉叔早啊”,老江笑著回應。拿下布包,在地上攤開來,旁邊的劉叔移了過來,幫著老江把手鏈一個個的擺好。“今天弄的這鏈子挺有賣相的”,劉叔捏起一條手鏈笑呵呵的說。“還行吧,今天從一個朋友那弄的”。老江拿過馬扎坐了下來,劉叔遞過一支煙給老江,“行啊,叔!今天賺大錢啦?!。都吸十塊的煙啦”。老江瞄了一眼劉叔的攤位,笑呵呵的打趣。“那里的話,俺家閨女考上大學啦”,劉叔一臉的自豪,眼角的皺紋象菊花般舒展開來。“那你老以后就享福了”。“哪里的話,能把她大學供完我就安心了,劉叔滿是笑意的眼睛里閃過一絲憂慮”。老江沒答話,看著劉叔那滿頭白發出神。老江攤位前圍了幾個青年男女,都是被別致的手鏈所吸引,一個個蹲下來,拿著手鏈觀看,挑選。“呵呵,看看吧,這些東西可不好弄,你看看,這種造型,別家攤位你找不來”。老江笑瞇瞇的給人介紹著。“老板,你這手鏈怎么賣?,一個約莫十六七歲的姑娘拿著一條水晶的詢問。“十二塊一條”。“有點貴,人家的都才賣七八塊,能便宜不?”,“美女,我這東西進價都十塊錢呢,你看看這做工,咱看看這種花樣的,絕對一分錢一分貨。我這是小本買賣,便宜點我就虧本啦,這不跟你買衣服能對半砍價”。“老板,我要這兩條”,旁邊的一個男青年說。“好,美女,你看這位帥哥多識貨”。老江一邊接錢,一邊沖小姑娘說話。“算了,我去別的地方逛逛”。小姑娘有點不高興,起身走了人,攤旁的其他幾人也一一走掉。之后的一個多小時里,一條也沒賣出去,來的人不少,大多詢問了價錢之后就走人。老江有些煩躁,點一根煙,跟劉叔有一搭沒一搭的說著話。時間過得很快,眼看十點了,街上閑逛的人也漸漸少了起來。老江有點不耐煩,準備收攤了。這時候,一個紅衣服姑娘急匆匆走了過來,這個女孩子老江見過,長的挺好看的。半個多小時前在自己攤位逛過,只是看看,也沒說話。“老板,你這些手鏈能全部賣我嗎”,姑娘帶著詢問的目光看著老江。“可以啊,十二塊一條的”。老江不明白她為什么要這么多,但是能全部賣出去肯定再好不過。“老板,十塊一條我就要了”。“你是拿去轉賣吧?,老江問道。“是的,我開了一家淘寶小店”。老江也沒再矯情,十塊一條自己也賺不少了,不過這東西拿淘寶上賣的價錢肯定好。“好吧,我也是趕著收攤呢”。核對完數量,老江接過買家遞來的十幾張鈔票,把一大包手鏈遞給那姑娘。老劉在一旁看得羨慕不已。待顧客走后,老江抽了兩張鈔票遞給老劉。“小江,你這是做什么?”“劉叔,你拿著,今天這錢來的容易,這點算是我給妹妹買本書吧”。“好,小江,叔不跟你客氣”,老劉知道老江脾氣犟也沒再推辭。“叔,這會兒沒什么人了,早點回吧”。老江收了布單,推上車子跟劉叔告別。回到出租屋,老江從兜里掏出一把鈔票放到床上,算了下帳。一共一百五十條,賣了一千五百零四塊,給了老劉兩百,拋去成本,一共賺六百二十九塊錢。可是怎么少了十塊錢?老江掏了了掏口袋,什么也沒有。“可能是她少給了吧”,老江自言自語。拿起擺攤的布單隨手扔到床下,“啪,一聲輕響,從布包里掉出來一件東西,,看了下地上的東西,老江有點奇怪,怎么會有條手鏈沒拿掉呢。撿起手鏈細細的看了看,這是一條魚骨做的,上面雕著一種很奇怪的動物,人臉馬身,帶著一對小小的翅膀,老江總覺得這種怪物好像見過。想了一陣想不起,這條手鏈挺奇怪的,自己戴吧,老江把手鏈纏上手腕,滿意的看了看.今天賺了半個月工資了,老江一高興,下樓買了兩瓶啤酒和一些花生米,嘴里得意的哼哼著小曲,“下次再去進點貨”,老江一邊喝酒一邊想著。喝完酒,老江昏昏沉沉的睡去,戴著的手鏈在漆黑的房間里散發出淡淡的熒光,顯得十分詭異,老江做了一個奇怪的夢,夢中自己長著一對翅膀,牛逼閃閃滴帶著一群長的奇形怪狀的手下,在天空中巡邏...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