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5 08:31:14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誰乃帝王
  4. 第三章 帝王成長

第三章 帝王成長

更新于:2018-03-17 21:53:55 字數:2560

  “軒轅狂,你給我站住。”一個二十多歲的年輕人追著一個六七歲的小孩子,而且手里拿著一根木棍。“有本事,你別跑。

  跑了好久,小孩子轉過身,朝已經氣喘吁吁的年輕人扮鬼臉,“二師兄,你就別追了,哈哈,你追不上我的。”

  小孩子便是軒轅狂,軒轅山的魔王,每個軒轅山的人差不多都被他捉弄過,這次他把二師兄的鞋子里塞上了蒺藜,惹的二師兄一路追殺。雖然常常被整的哭笑不得,但軒轅狂的這些師伯、師叔、師兄卻對他百般疼愛,或許因為他是軒轅海的孫子,是帝王星,但更多的是因為軒轅狂天資秉異,什么都一點就通,而且能舉一反三。

  所以一周軒轅狂只去學校上三天課,兩天跟著姑姑學習禮儀社交、鋼琴、書法、圍棋、象棋,剩下兩天去軒轅山。

  相比軒轅狂,諸葛浮屠的生活就簡單的多,已經快十歲的他,除了每年幾次下山去看望父母,其余時間一直在昆侖,而且是軒轅問天親自教導。

  “爺爺,我輸了。”諸葛浮屠看著輸了三目的棋局,手里仍抓著棋子,一臉的不甘心。

  諸葛問天輕輕摸著浮屠的頭,輕笑道:“不甘心對嗎?其實你的開局驚艷,只是局中平庸,收官落了下乘。總起來說,開局占優,沒有乘勝追擊,舍小就大,過于顧己失彼,棄子不棄。局中,你本沒有優勢,沒有動須相應,慎勿輕速,卻一味攻彼顧我,貪不得勝。收官時,你已處于劣勢,你沒有彼強自保,勢孤求和,逢危須棄,卻還執著與我纏斗。從心境、棋意上你都已經輸了。”

  “爺爺告訴過你,中國象棋是陰謀,圍棋是陽謀。帥不出宮,卒不回頭,也正好說明了陰謀同象棋一樣,存在太多的局限。那么浮屠,爺爺曾經告訴你,圍棋的精髓是什么?”

  諸葛浮屠略微思考一下說道:“圍棋,上有天地之象,次有帝王之治,中有五霸之權,下有戰國之事,濫其得失,古今略備。”

  “嗯,不錯,所以很多時候,一個懂得使用陽謀的敵人,更加可怕。”

  諸葛浮屠點點頭,“爺爺,我記住了。”

  諸葛問天慈祥的看著自己的孫子滿意的點點頭,“浮屠,爺爺給你的這種生活會不會覺得枯燥?”

  “不會啊,我知道爺爺是為我好,這里有那么多師兄弟,師伯師叔。”諸葛浮屠搖搖頭。

  “呵呵,你不乖爺爺就好。現在還經常去跟后山的怪叔叔比試?”

  “嗯,可是那個怪叔叔好厲害,我怎么也不是他的對手。”諸葛浮屠一臉的郁悶。

  諸葛問天哈哈大笑,“小浮屠,爺爺答應你,等你圍棋戰勝爺爺,然后打敗后山那個怪叔叔,爺爺就讓你下山。”

  “真的嗎,爺爺?那我是不可以去游樂場?”諸葛浮屠一臉的期待。

  “哈哈,可以。”果然還是個孩子,浮屠,希望你長大后,也不怪爺爺給你這樣的生活就好,哪怕真的怪爺爺,爺爺也認了,你身上背負著諸葛家的希望和未來。

  今天是星期一,軒轅狂要去上課,很早就起床了,軒轅雪,也就是龍騰企業的首席CEO,軒轅狂的姑姑親自送他去,軒轅雪對自己阮生弟弟軒轅陽照顧有加,對這個侄子更是喜歡的不得了,所以接送軒轅狂上下學,軒轅雪義不容辭的攬過來了。

  “小狂,你怎么喜歡上學?是不是喜歡上學校里那個小姑娘了?跟姑姑說,姑姑幫你參考一下。”軒轅雪一臉笑容的的問。

  “才沒有呢,她們都沒有姑姑你漂亮,我以后找老婆一定要找姑姑這樣的。”軒轅狂一臉的獻媚。

  軒轅雪抬手就是一個板栗敲了下去,“讓你貧嘴。學會拍姑姑的馬屁了。“

  軒轅狂嘿嘿一笑,伸手摸了摸頭“沒有拍姑姑馬屁,我說的都是實話,在我心中姑姑最漂亮了。”

  “啪”又是一個板栗砸下去,“還貧,討打。”軒轅雪假裝生氣。

  到了學校,軒轅狂打開車門,轉身朝軒轅雪做了一個鬼臉,向學校跑去。

  軒轅狂所念書的學校是一個私立的貴族學校,能來這里上學的,不是名流望族,就是官宦子弟。

  軒轅狂所在的班級二年級一班,在教學樓的三樓東側。推開門,走進教室,很多學生都來了,走到自己的座位,軒轅狂把書包往桌子上一扔,轉過身說;“拿來吧。”

  坐在軒轅狂身后的是一個長的挺精致的小女孩,現在正一臉委屈的看著軒轅狂。這個女孩叫南宮慕云,每天上學都從家里帶點心,點心是家里保姆做的,有次好心給軒轅狂品嘗,沒想到軒轅狂就喜歡上這個味道了,每次都讓南宮慕云給自己帶,而且每次都都自己吃光,一點不給慕云留。

  關鍵是這今天暮云家里的保姆有事請假回老家了,所以就沒有帶點心。

  “軒轅狂,我家保姆請假,今天回老家,我沒有帶點心。”說完忐忑看著軒轅狂。

  軒轅狂學著姑姑,抬手給了南宮慕云一個板栗,“誰信啊,怎么你家保姆偏偏今天請假,是不是你自己偷吃了。”

  南宮慕云伸手捂住剛剛被被軒轅狂打的地方,帶著哭腔說道:“沒有偷吃,是真的。”

  軒轅狂抬手又是一個板栗,這下南宮慕云受不了了,從小到大被公主似的寵著什么時候受過這種委屈,別說挨打,練語氣重的話都沒有過,現在連著被軒轅狂打了兩個板栗,哭著跑了出去。

  軒轅狂看著南宮慕云跑出去,一臉的不解,“疼嗎?剛才姑姑打我也不疼啊。”說完自顧從書包拿出從二師兄那里偷來的成人雜志看了起來。

  上完一節課,南宮慕云都沒有回來,軒轅狂心里犯嘀咕,這丫頭去哪了。這時教室門被人推開,進來六七個比軒轅狂大不了多少的孩子。

  “誰是軒轅狂?出來一下”帶頭的一個男孩問。

  軒轅狂站起來一臉茫然的看著他們,但看到站在他們身后還哭哭啼啼的南宮慕云小丫頭,就全明白,感情這些人是這小丫頭喊來的幫手啊。

  “我就是,怎么了。”軒轅狂往外走。

  到了樓梯拐角初,帶頭那個男孩,喊了一聲“打”,那幾個小男孩一擁而上,結果被軒轅狂一個個都打趴在地上,對從四歲開始在軒轅山習武的軒轅狂來說,別說幾個小孩子,就是幾個成年大漢也不是多么難的事。

  軒轅狂剛準備繼續教訓帶頭那個孩子,卻被人拉住了,回頭一看是南宮慕云,一臉楚楚可憐的樣子。

  “求求你,軒轅狂,不要打我哥哥了,我以后把所有的點心都給你吃,你不要打我哥哥了好嗎?”慕云苦苦哀求。

  “慕云,不要求他,軒轅狂,你別太囂張,早晚有一天,我,南宮慕楓,會把你打趴下。”那個被打倒的帶頭男孩惡狠狠的說。

  軒轅狂一巴掌拍在那個男孩的頭上,“呵呵,好啊,我給你十年時間,這十年之內,你隨時可以向我挑戰,如果這十年內,你打敗我,以后我跟著你混,要是十年之內,你還不能打敗我,就跟著我混,怎么樣?“

  “好,一言為定,但你以后不能再欺負我妹妹了。”

  軒轅狂點點頭,不再看他們,轉身向教室走去。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