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9 04:56:0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斗玄黃
  4. 第一章 就這么穿越了(新書發布)

第一章 就這么穿越了(新書發布)

更新于:2018-03-16 15:00:13 字數:2602

字體: 字號:
  天氣很好,陽光明媚,照的人身上暖洋洋的。

  這種天氣干什么都會有勁,當然,除了上課之外!

  新城高中的高二學生程航正在上課。

  政治課!

  號稱史上最能催眠的課,沒有之一,無論你的失眠多嚴重,只要在政治課堂上,不出三分鐘,你一定會睡的叫都叫不醒。無數學生用血一般的事實證明了這個觀點的正確性!

  “哲學的基本問題是思維和存在的關系問題,也就是意識和物質的關系問題,物質決定意識,意識對物質具有能動作用,這是正確的辯證唯物主義的觀點。”講臺上那個喋喋不休的政治老師正反復地重復著這句話。

  “媽的,什么物質決定意識,那你是先有擼管的意識,還是先擼管然后才想起有擼管這件事。”程航在下面低聲的說道。

  坐在他前面的女生聽見了他這句話轉過身來給了他一個白眼,輕聲罵道:“流氓!”

  “你怎么知道我的職業,看來你還挺關心我的,你不會喜歡我吧,我對你可沒意思啊!”程航一臉猥瑣的笑容對那女生說。

  “滾!”那女生干脆利落的回了他一句,轉過了頭。

  旁邊一群男生都猥瑣的笑了起來,還偷偷對程航豎起了大拇指。

  可是突然笑聲停了下來,程航轉頭一看,窗外一個猥瑣的身影,臉上掛著親切的笑容,正在親切地向程航招手,讓他到教室外面來,那個身影正是學生的心中噩夢――班主任。

  程航臉色一苦,向門外走去,一路上的男生都對他投去憐憫的目光,當他走出班門時,那些男生的笑終于憋不住了,笑聲充滿整個教室!

  程航走到教室門口,班主任早已親切地迎了上來,笑瞇瞇的對著他說:“我也不罵你了,該怎么辦你自己心里清楚吧,來吧,馬步扎起來,半個小時后自己回到座位上去!”

  說完這句話之后,他自顧自的走向了辦公室。

  程航的心里早已將他碎尸萬段,卻也沒有辦法,只好蹲下來扎起了馬步。

  “叮鈴鈴”下課的鈴聲響起了,隨著老師一聲“下課!”班上的同學都涌了出來。

  幾個男生將程航圍住,嘴里說著安慰的話,臉上卻是止不住的笑。

  程航也早已********,一腳將他們踹開,嘴上喊著:“滾滾滾,別打擾爺鍛煉身體!”

  幾個男生哄笑著走開,嘴上喊著:“好好好,我們不打擾您鍛煉身體了,您慢慢練!”

  程航笑罵著說:“趕快滾!”

  這是一片陰影將程航籠罩住了,程航抬頭一看,面色一變,冷冷的說:“喲,這是什么風把您這位爺給吹來了。”站在他面前的是一個跟程航差不多大的男生,身上穿著全套的“阿迪達斯”衣服,腳上踩著一雙“新百倫”的鞋子,這是程航在這個學校的死敵――汪銘澤。

  兩人自從入學起就互相看對方不順眼,不過不同的是,汪銘澤是一個富二代而且還是老師眼中的好學生,是班上的紀律委員。程航一做了什么壞事,汪銘澤在班上的小弟立刻報告給班主任。

  不過這個姓汪的也不是個好東西,兩人之所以結仇,是因為程航撞破了汪銘澤的一件好事,汪銘澤曾經帶著班上一個女孩去開房,那女孩明顯不愿意,卻拗不過他,又不敢喊,被他逼著去了一家旅館。

  但也是汪銘澤運氣不好,那么多旅館他不去,卻偏偏去了程航家開的旅館,正好那天程航在旅館里玩,被他正好看見并攔了下來!

  程汪二人也曾呼朋引伴在校外打過一場架,結果不分勝負,但是程航這邊占了點便宜,把汪銘澤一只眼睛打青了,自己卻沒受什么傷,事后汪銘澤好幾天沒來上學。

  汪銘澤看著程航,一臉的幸災樂禍都遮不住,卻還是假惺惺的說:“程航同學,你在上課時間講話,影響了他人學習,班主任罰你扎馬步是讓你反省你的錯誤,你卻還跟別人打打鬧鬧,你這是在丟班級的臉啊!”

  程航冷冷的說:“呦呦呦,您以為班級的臉跟您的節操一樣,說丟就能丟啊,謝謝您的教育,我深受啟發,決定把我看到的一件丟我們班臉的事告訴班主任,為維護我們的班級榮譽作出一份貢獻,哦,對了,這件事還跟我們班上的一位班干有很大的關系,那個人好像姓汪!”

  汪銘澤臉色一變,陰冷的說到:“你別嚇唬我,你做的壞事而如果我全部說出去的話足夠讓學校開除你了,我勸你最好不要亂說。”

  說完后也不再看他,一臉陰沉地走進了教室。

  程航一臉不屑的“切”了一聲。

  旁邊的一個女生沒聽清他們兩個說了什么,但看到自己的男神好像很生氣的走進了教室,立刻決定維護自己的男神,對程航說:“程航你怎么能這樣呢,汪銘澤這是在為你好,你怎么能惹他生氣呢!”

  程航連理她的興趣都沒有,閉上眼睛扎起了馬步,嘴中吐出一個字:“滾!”

  女生臉色一變,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氣沖沖地走進了教室。

  上課時間到了,程航的三十分鐘馬步也終于扎完了,他一邊揉著酸痛的腿一邊走進了教室。

  這節課是數學課,程航沒有聽的興趣,閉上眼睛趴在桌子上睡覺,數學老師走過他身旁時,仿佛沒有看到他的樣子,根本不管他睡覺的事。

  他在課堂上睡覺,老師早就已經習慣了,只要他不破壞課堂紀律,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一覺睡醒數學課已經下課。下節課是體育課,程航最喜歡的課,沒有之一,一群男生拿著籃球沖向籃球場……

  體育課已是最后一節課,下課后程航飛速沖回家中吃過晚飯,又回到教室,繼續上晚自習。

  下了晚自習,程航離開學校,一個人向家中走去,程航家里開的那家旅館,離學校有兩公里左右,有一條小路可以少走幾百米路,程航為了省事,從這條小路走向家。

  他一邊走著,一邊唱著不成吊子的歌,這時已是晚上十點半,小路上白天都沒有什么人走過,更別說晚上了,這時的小路上只有程航一個人走著。

  可是突然他聽見后面有一陣輕輕的腳步聲,好像有三四個人正在接近他,他沒有管,繼續往前走著,那腳步聲越來越近,突然向他沖來。

  他回頭一看,只見那幾個人手里拿著一根長條樣的東西向他沖了過來,臉上還都戴著面具,程航叫了一聲,向前狂奔,一邊跑一邊喊:“你們干什么,你們是不是認錯人了!”那些人沒有說話,向他沖了過來,程航大呼:“救命!”向前跑去,可是兩旁沒有一個人來救他。

  他越跑越急,慌亂中沒看到前面的一灘水,腳踩在上面,滑倒了,頭撞上了旁邊的臺階,一下子倒在了地上!

  “媽的,老子下輩子看到誰再敢往地上潑水一定把他碎尸萬段!”這是程航昏倒前最后的想法。

  那群人接近了他,把他圍住,當看到他頭上滲出來的血時,明顯慌亂了起來,一個人蹲在了程航的面前,用手來探他的鼻息,程航恍惚間看到那人的鞋子,那是一雙熟悉的“新百倫”。

  遠處傳來警車的聲音,那群人慌亂的逃走了,有下程航一個人躺在地上。

  “媽的,汪銘澤,老子做鬼都不會放過你。”

  帶著這個念頭,程航穿越了。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