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7 12:44:31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重生之馬上有錢
  4. 第三章 聚會

第三章 聚會

更新于:2018-03-16 20:32:41 字數:3001

字體: 字號:
  張龍卻沒有理她。

  在不知道多遠的地方,如果張龍在的話就知道這是他當初相親的那棟別墅。

  “哼,呆子,居然不回我短信!”時髦少女將手機摔在沙發上,沒好氣的說道。

  嚇的旁邊的傭人心驚肉跳,心想這人肯定活不成了,居然敢惹大小姐生氣。

  而女子便氣沖沖的坐在了旁邊的一豪華沙發上,托著下巴不禁陷入了回憶當中。

  那是高中時代,自己還扎著辮子,也沒有戴眼睛,有一個非常善于打籃球的男孩,他是校隊的……

  想著自己女孩便徹底陷入了回憶當中。

  “籃球三號,我終于找到你了。”女孩臉色滿色幸福,就仿佛是自己的一切。

  “嘟,嘟……”直到手機響起,女孩才最終回過神來,女孩那白皙的手臂實在是冰肌玉膚。

  “喂,珍珍,在干嘛呢,出來玩啊。”說話的是一個女孩子的聲音,十分的甜美充滿著青春的活力。

  “沒干嘛。”珍珍回道,聲音卻是又喜又悲。

  喜的是找到了自己曾經的那個人,悲的確是沒能認出來自己。

  “死丫頭,來海天大餐廳,陪姐姐吃東西。”

  ……

  張龍正在洗澡,一天不洗澡,張龍就覺得難受。

  古銅色的皮膚,六條完美的腹肌說明著這是一個健康喜愛運動的男人。

  看了會書以后張龍便進入了夢鄉之中,天漸漸的變亮。

  張龍做了美夢,夢里自己就過著在江邊釣魚的休閑生活。

  第二天醒來張龍收到了一條初中同學的短信,是晚上十一點左右的信息。

  意思大概是多么想念以前的同學們,想知道同學們過的好不好,讓大家多聚聚,聚會日期定在明天港龍賓館。

  張龍有點犯糊涂,不知道他們怎么知道自己回來了,一個月倩也收到了這個信息。

  說五一節放假,大家應該都有時間都聚聚,不過當初張龍因為是在外面做生意,沒什么時間,畢竟一天就是好幾百塊錢的收入。

  張龍細細回憶著,便想到那天去見付婷婷的時候碰到的一個漂亮女孩,是在自己院子附近的還是以前的同學,長的漂漂亮亮的,張龍當初都沒想到,現在發現還真有點眼熟。

  那個女孩還不停的看著自己,似乎認識自己的模樣,估計是以前的同學看到了自己。

  張龍也不好推脫發了信息,說自己一定會到,那邊回來好的,張龍便去晨跑鍛煉身體去了。

  至于那條莫名短信尾數3個8的張龍卻沒有回,畢竟不認識的張龍很難說話,而認識張龍的一般都會主動告訴自己是誰的。

  路邊的風景真是美好,張龍感嘆著,看著一些比自己年紀小的孩子們仿佛回到了過去讀書的時候,當然現在這些孩子們他們放假了,用不了多久張龍便跑到了以前的初中學校。

  看著那又想起了以前的事情,不過已經大變樣了,因為到處教學樓到處是名言鼓勵,看起來真是培育英才的好學校,外面的一些中老年人們看到張龍有些眼熟,不過張龍沒有和他們說話,他們自然也不好和張龍說話。

  看著老地方,以前補課學習的地方,張龍敲了門。

  “來了,來了”,出來的是一位四十多歲的中年人,模樣清秀,只是有點瘦小,看著那眼熟的面孔,張龍和那人感動不以,邀請張龍進了屋子,二人侃侃而談,有說不盡的話。

  俗話說師生如父子,感情深似海。

  直到中午張龍才離開了曾經老師的房間,又一一拜訪諸多曾經過去教自己的老師,不過呆的時間卻是沒有那么長了,即便歲月長久,師生間的感情依舊沒有變化過。

  夜深了張龍才回到家。

  第二天張龍選擇穿了一身較為普通,但是干凈的服飾,目的是為了不給同學們壓力,因為大多歲都是農村的孩子,穿著差別大只會讓大家距離越來越遠。

  港龍大酒店是在縣政府附近沒多遠,附近還有著名的貴族學校,創新大國際學院,張龍曾經也在這所學校呆過一段時間,只是后來跑到別的回校去讀了,當年那些校長的兒子,官員們的兒子,創新學校確實多了去了。

  威嚴的保鏢襯托著酒店的威嚴。

  張龍和一個女孩子下了車,張龍坐的是那個女孩子的私家車,他們二人乃是同學,相貌差不多,不過

  女孩子靠著自己的努力奮斗成功擁有了一輛小車,雖然只有十多萬,不過在二十多歲這個年紀那是絕對算的上是出類拔萃了。

  張龍聽的女孩的艱苦奮斗,對她十分有好感的,一路上二人數年間的經歷雙方都知道了,二人幾乎都

  心心相惜,若不是女子早已結婚,張龍還真有想追一番的沖動,雖然女子長相一般,但那勤奮確實讓他十分具有好感。

  “龍哥,別走那么塊啊,咱倆慢慢的走啊。”女孩堅韌的面龐上露出一絲喜悅,瘦小的身子纏在了張龍較為健碩的身子上。

  從外人看來,真乃是一對**,不過由于女孩花枝招展,看起來十足的富婆味道,怕是張龍成了小白臉了,不過張龍卻也并不在意。

  此刻太陽高照,陽光正午。

  二人有說有笑來到了酒店。

  餐廳處,那些曾經幼稚的面孔們,大部分臉上都褪去了,幾乎個個剛毅,甚至還有幾個女孩子連自己小孩都報來了。

  “哎呀,我那親愛的張龍,你可終于來了啊,兄弟等的你好苦啊,來來來,喝上一杯。”出來了一個

  大胖子,劉玉祥,穿著西服皮鞋,整個人一成功人風范。

  張龍卻也不怯場,干了起來。

  由于人言可畏,張龍和那女子姚娟卻早已分開了,看著周圍的二十來個面容,頓時往事浮上心頭。

  大伙們聊的興高采烈,雖然沒有什么門戶之見但是還是有一些發展不大好的不太說話,畢竟幾乎人人西裝打領,女的仿佛貴婦一般,那些不太好的自然不太愿意說話了。

  當然張龍是說的火熱,因為他穿的不好不壞。

  吃完飯后,大家就去了鼎盛KTV唱歌去了,什么妹妹做船頭,哥哥岸上走啊等等成功歌曲。

  張龍還真注意到有好幾個唱的真是天籟之音,原來有些學音樂,當然還有些原本就精彩逛KTV的。

  當然張龍無心打聽他們干什么事情的,不過他們卻都主動說,張龍想不聽也不成。

  大伙正高興,卻誰也沒注意到,有個瘦小的女孩子,握緊了拳頭,似乎是鼓足了勇氣似的,在臺上居然唱了一首母親。

  雖然說這首哥沒什么,不過一般大家都是唱**的歌曲,好拉近感情,基本都是女的**,男的魅力。

  頓時有幾個主辦者臉色不大好看了,這明顯有些掃興了,張龍卻也無所謂,畢竟這所歌他也好久沒有聽了。

  但不知道怎么的,也不知道是那女孩子是太融情與景還是怎么的。

  嘩啦啦的眼淚居然如同雨水一般傾斜而下,真是看著傷心,聽著落淚。

  張龍也落淚了,張龍知道這女孩是曾經的班長,叫莫嵐,在北京林業科技大學讀書,當年這女孩考了六百分,在農村中算的上是較為罕見的,一般都是能排在高中前幾十名的。

  “我母親得了……”女孩強忍著淚水說道。

  頓時臺下眾人竊竊私語。

  隨機幾個男的上臺安慰,其中一個肥碩的男的,說道,“同學們,今天我們的小花同學面臨不幸,我感同深受,我相信同學們也是,我率先捐款3000元……”

  當然女孩的銀行卡號大家都知道了,女孩說謝謝好久才回到座位上,留了淚的容卻讓人更加覺得驚艷。

  人有禍福旦夕,張龍覺得女孩有個美好前程,只是現在幾乎才畢業工作一年哪里有什么錢,畢業一年,4000塊錢一月基本就差不多了。

  而他們這些沒讀書比她在社會上早打拼了幾年,甚至有兩位靠自己有房有車。

  曾經的天之驕子也有求人的時候,張龍頗有些感慨萬千。

  當然張龍沒有覺得讀書不好,只不過合適不合適罷了,要張龍讀書可能更愿意當科學家或者當官。

  到了下午5,6點快天黑了。

  同學們也都散了,張龍和姚娟也在一起,姚娟說送張龍回去。

  卻是把張龍載入了酒店,說是陪著打牌,張龍一陣無語。

  張龍只能自己租車回家去了。

  躺在床上,張龍又深深陷入初中同學的回憶。

  至于莫嵐卻得到一條300000人民幣匯款的短消息提示……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