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9 19:31:02
  1. 愛閱小說
  2. 二次元
  3. 李小龍傳
  4. 第六章 埃布爾

第六章 埃布爾

更新于:2016-07-29 12:46:35 字數:4564

  只聽“咔嚓”一聲,李小龍的脊背竟硬生生地把碗口粗的樹木撞折!與此同時,因把全力集中在了背部,他的雙腿不便躲閃,正中了大漢的掃堂腿。

  如此這般,李小龍的身體在大漢的強攻下,竟原地在低空做了個一百八十度的旋轉,形成了頭下腳上的姿勢。

  在他的頭部將要觸地時,李小龍用了一招旱地拔蔥,抓住那漢子的腳踝,把它扔到了十米開外。

  那漢子重重地跌在地上,動彈不得。

  李小龍則使用慣性,借勢又使身旋轉到頭上腳下位置時,穩穩落地。

  正憂心如焚的林言媚興奮地叫了聲好,并興高采烈地說:

  “李小龍,把他們全部打趴下!”

  李小龍聽了,暗自苦笑,剛才自己之所以沒有粉身碎骨,全靠基因藥物的提升,沒想到這東西這么神,竟然使自己的力量和輕功憑空增長了數倍!

  頓時信心倍增,擺樁式換成了雙臂展開,門戶大開的的蕩拳式,這是一種自信滿滿、蔑視對手的拳法。

  同時,他大叫一聲,對著正蠢蠢欲動的其余對手,右手掌向內擺動,露出挑釁的笑意。

  一名豹頭虎眼的大漢雙手展出一把近一半身長的大刀,反射著刺眼的陽光。

  隨即李小龍和對方如離弦之箭,同時沖向對方。

  “停!”

  在兩人將要交戰之時,一個清朗的聲音在不遠處傳來。

  大漢止住腳步,收刀轉回。

  李小龍定睛望去,見到一位白衣男子正緩步向他走來。

  及到近前,只見他四十歲左右的樣子,著一身白色西裝,臉色白皙中透著冷峻、從容。深陷的眼窩中一雙藍眼睛像兩顆深藏的冰,靜靜地向李小龍投去冷冷的目光。

  白衣男子對身旁的打手說:

  “你們退下吧,這人身上沒有殺氣,所使武功也非當世。”

  非言媚聽得這話,明白了杰瑞派人與‘李小龍’過招,是為了試探他的底細。

  但還是氣忿不過。

  “杰瑞!你冒犯我的朋友,一句話就打發了?”

  “沒關系,不打不相識嘛!”李小龍打了個圓場,初來此世界,他深知韜光養晦的道理。

  杰瑞訕然一笑后,帶兩人來到了自己的寓所。

  在進入客廳之后,李小龍在看了室內場景,努力地克制看顧己,把心底的驚嘆生生咽下去。

  純金的頂面;鉆石鑲嵌的吊燈;恐龍化石擺置的墻飾;金縷玉絲飾面的沙發等等。

  非言媚忍不住尖叫起來,雙手夸張地團抱在胸前,又展了開來,驚嘆道:

  “杰瑞,你住在天堂哦!”

  杰瑞招呼兩人面對面坐下來,對李小龍微微一笑說:

  “年輕人,這天堂在將來會不會變成地獄,以后就要由你決定了。”

  杰瑞的微笑如刀刃上映了一絲落日的余輝,冷清、隱晦。令人明顯感到絲絲寒意。

  這使李小龍心火頓生,有種要壓制對方的沖動,從而逼視著對方的眼睛堅定地說:

  “我來這個世界,正是要完成我濟世救人的使命!”

  “好!李先生,東西帶來了沒有?”

  李小龍向非言媚用目光探詢了下,后者點了點頭。他便把《龍脈九訣》置于案幾之上。

  杰瑞并沒有急于去翻看其中內容,只是微閉雙眼,把右手置于其上,久久不離開。

  接著,他的指縫間泛起青色的霧氣,淺淺地在古書周圍彌漫。

  李小龍與非言媚同時感到一陣刺骨的冰寒自霧氣襲來。

  “別怕,杰瑞右腕上的手表可能是一種探測儀。”非言媚小聲說。

  李小龍可不這樣認為,憑練習內家功的根基,他驚訝地感到這是一種生物能量。

  直到古書上莫名地升起了淡紅色的氤氳,他才觸電似的突然放手,低聲驚叫了一聲。

  “怎么了?!”李小龍和非言媚同時驚呼道。

  “這就是傳說中的《龍脈九訣》,經我測試,它是世間至陽之物,此書一出,宇宙蒼生將會大難臨頭!”

  “為什么?”

  “世間萬象本陰陽相合,無至陰至陽的存在。而此書有悖天理,必惹禍端。人類要不在劫難逃,要不絕處逢生,要不涅槃重生。”

  “既然是個禍害,燒了它算了!”非言媚說。

  杰瑞嗔怒道:

  “笑話,此書流傳人間有幾千年歷史,如果能燒的話,早就化為灰燼了。”

  “那《龍脈九訣》是誰撰寫?又如何傳承的?”

  李小龍納悶兒杰瑞似乎并不在意自己如何得到此書,但這也他最關心的問題之一。

  杰瑞嘆了口氣說:

  “幾千年來,江湖上都有關于《龍脈九訣》的傳說,但今天卻是第一次出現在人間。關于它的出處,歷代高人在深入研究后得出結論,它本沒有出處!”

  “莫非是佛家所說的第一因?世界本原!”

  “正是!”杰瑞踱步到窗前,望著天空的殘陽說道。

  李小龍望著跨越兩世朝夕相伴的《龍脈九訣》,它竟然是災難的來源,這讓他在感情上難以接受。

  他又想到廣場雕塑上的埃布爾,他竟然在五十六年前就預見到地球將要終節,莫非和《龍脈九訣》的出現有關聯。

  于是,便把自己的想法告訴了杰瑞。

  “正是埃布爾這個人類的罪人,打開了潘多拉的魔盒。”杰瑞答道。

  接下來杰瑞的講述,把時光追溯到了七十多年前。

  二十一世紀一十年代末,美國紐約。

  在發明了學明為基因驅動器的基因藥物后,埃布爾成了世界上最富有的人。

  這也使他的野心無限地膨脹,在發動了人類第三次世界大戰之后,他又把目標對準了浩瀚的太空。

  他利用自己的經濟實力和至高無上的權力聚焦了世界上最好的科學家,配備了最高端的科研設備,經過數年的科技攻關,終于生產出了數量可觀的暗物質。

  一克暗物質和正物質的湮滅所釋放出的能量相當于一顆超級核彈的爆炸威力。

  而埃布卻擁有了一噸暗物質,一個喪心病狂的人突然擁有了能摧毀一個星系的能量,他總要做點什么,才能讓自己空前膨脹的欲望得到發泄。

  于是他和他的團隊制造了一顆暗物質炸彈,爆破地點就在太陽系邊緣約兩千天文單位左右。

  按說根據測試,這是一種審慎的安全距離,但他錯估了暗物質能量真正的威力。

  巨大的爆炸引發了連鎖反應,在太陽系和半人馬座星系內,隱藏在空間中的暗物質也參加了這場湮滅。

  后來半人馬座在這場浩劫中灰飛湮滅。

  但讓人驚異的是,太陽系在這場劫難中卻幸存下來,除了引起太陽耀斑短暫爆發,人們有幾天手機信號不通外,幾乎沒受到太大的影響。

  事后,科學家對這一奇異現象的猜測這樣的,埃布爾有擁有了精確控制暗物質爆炸方向的能力,使得太陽系只受到輕微的震動。

  而宗教徒則認為是上帝之手拯救了太陽系,并給人類以警示。

  但這都是捕風捉影的說法。

  只有埃布爾知道,太陽系像中了彩票一樣、不可思議地僥幸逃過一劫,但近地空間東亞屬地處有不明能量在聚集,終有爆發之時,屆時,地球和太陽都會難逃厄運!

  而承載著人類移民期望的比鄰星及其行星,已被他毀于一旦,人類已無處可逃!

  盡管發生的所有的事情都對普通民眾進行了消息封鎖,只有各國政府高層才知曉內幕,但埃布爾知道自己遲早會被視為人類公敵而走上******罪的審判臺。

  于是他一邊加緊開發飛船亞光速技術,準備逃走,一邊探詢太陽系免遭毀滅的深層原因。

  當時的上層上物都有遇到難題向去東方求師問道的風尚,但這也是對民間封鎖的。

  世界歷史中的當政人物無一不奉行愚民思想,只有政界高層人物才有權力參破天機。

  傳說中東方有一高人是遠古奧秘的傳承者,每一屆政府首腦在上任后都要去拜訪他,來傳承人類遠古留下的事關人類社會生死存亡的終極奧秘。

  而埃布爾此時的地位,絕對是地球頂級的霸權人物。

  他自然也到了風云道長所在的九峰山,去求師問道。

  位于中國北方的九峰山迎來了它歷史上最熱鬧的一天,天空中有軍用飛機在盤旋警戒,上山的路口全部被軍警封鎖。

  在一大堆荷槍實彈的保鏢的簇擁下,身材短小精悍的埃布爾踏上了去青峰關的石梯。

  見到風云道長時,埃布爾不由心生怒氣并大失所忘。

  只見他衣衫不整,醉眼惺忪,幾本經書散落在杯盤狼藉的案幾上,白色的長須上竟粘了些食渣。

  見了埃布爾,依然盤坐在地上,并不起身相迎,反而象看一個怪物一樣瞪大了雙眼,表情滑稽、古怪。

  “是埃布爾嗎,來,喝一杯。”風云道長說話大舌,端起一杯酒,塞到埃布爾面前。

  忍了下怒氣,埃布爾還是按道家習俗抱拳行禮后說:

  “大師,我來九峰山有事請教,不是來喝酒的。”

  風去道長微微頷首冷笑道:

  “你權傾天下,貧道何德何能,敢勞您大駕請教?”

  埃布爾往身后一擺手,兩位保鏢抬了只一米見方的箱子,恭敬地放在道長面前。

  “這是一箱金條,不成敬意,道長收下吧!”

  埃布爾來時聽說這道長貪財好酒,而且有極高的欺世盜名之術,各國政要都把他拱為上神。所以早有所準備。

  風去道長斜睨了那箱子揮了揮手說:

  “我看你還是把這東西收回去吧,這里面只不過是一堆瓦礫!”

  “蠢貨,怎么不提前打開箱子,讓道長看個明白!”埃布爾氣得臉部肌肉顫了一下,呵斥著手下。

  箱子“卡塔”一下開啟,大家所期待的金光燦燦的場景沒有發生,箱子里面劇然是碎碎石雜草。

  埃布爾情急之下俯身用手移開石塊時,一幕恐怖讓場景讓他頓時大叫了一聲,推開箱子,癱坐在地面上。

  保鏢們一擁而上,護住埃布爾,怒視著道長。

  埃布爾滿頭冷汗直冒,身體瑟瑟發抖,因為剛才他發現石塊底下竟然是:

  成千上萬具尸體在血海中飄流,不時有一雙雙憤怒的眼睛恨恨地盯向他。

  過了一會兒,他才鎮定下來,在保鏢的攙扶下站了起來。

  雖然他知明白這分明是東方道士的障眼法,但也深知,這風云道長手法詭秘,不可小覷。

  風云道長,微微一笑,捋了捋頜下的白須淡淡地說:

  “埃布爾,宇宙間最重要的不是金條和權利,而是生命和血液。你殺戮太多,世所不容。你就不要妄想得到古訓傳承了,不如我給你卜一卦吧!”

  只看他拿出一支毛筆,在筆酣墨寶之際,在室內一空地揮毫畫出了一副八卦圖案。

  埃布爾按道長的要求立于西方位,剛剛站穩腳跟,八卦圖未干的墨跡便神奇地流動、旋轉起來。

  約莫十分鐘的時間,八卦圖停止轉動,墨跡亦干。

  埃布爾呆呆地站在那里,看到什么也沒有發生。

  便露出一副戲謔的表情譏笑說:

  “道長,這是玩的什么游戲?”

  風云道長望著他,微笑不語。

  埃布爾忽覺位于腦中的識海里中綻開了一片明亮的空間,無處有一張白紙,上面有一個字。

  埃布的意識流動過去,見那個字竟然是英文單詞:

  “Go!”

  識海散去后,埃布爾回到現實,見風云道長走到他身邊,俯在他耳邊,面授機宜……

  聽到道長的話后,埃布爾不禁使勁地搖頭說:

  “不能,不能,我是埃布爾,偉大的埃布爾!怎么僅憑你一個臭道士的鬼蜮伎倆,就任你擺布?

  來人,殺了他!”

  埃布爾,歇斯底里地狂喊著,他狠狠指著風云道長的手急急地顫抖,眼中露出絕望、兇狠的目光。

  令埃布爾不可思議的是,保鏢們端起了手中的激光槍,并沒有對準道長,而是自己的頭!

  在風云道長的吩咐下,一位保鏢打開手機,在空間中映射出一副畫面。

  只見九峰山上有大量的戰斗機都在盤旋,其中包括埃布爾曾經的盟國及世界其它各國都有參與。

  在一個特寫鏡頭上,各個戰機上都配備了“穿山甲”導彈,坐標統一都是九峰山!

  看了這情景后,埃布爾面如死灰。狂喊著:

  “叛徒!叛徒!”

  風云道長一甩浮塵,正言厲色道:

  “埃布爾,為一己之私發動世界大戰,又沖擊暗靈界,打開魔鬼之門,置眾生于死地。你已到了罪惡滔天,人神共憤的地步!”

  接著,道長語氣緩和下來,嘆了口氣,對埃布爾抖了抖衣袖說:

  “你走吧,我可不想與你這種人一同葬身在這九峰山下。”

  “之后呢?潘多拉魔盒打開了沒有?”

  在杰瑞暫停敘述喝茶時,李小龍好奇地追問,盡管他知道大略,但還是好奇里面的細節,特別是和《龍脈九訣》有關之處。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