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5 11:05:2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最強武格
  4. 第三章 同學,別跑

第三章 同學,別跑

更新于:2018-03-16 13:01:19 字數:2201

  與傳送陣里失重的感覺相比,眼前的一切更讓王小恙覺著新奇和歡喜。

  茂密的樹林中,每一棵樹都高聳入云,巍峨粗壯的樹干泛著青玉白石的光澤,枝繁葉茂的樹木上,每一片葉子都碩大如傘。本來在同齡孩童中個頭還算偏高的他身處樹林中,居然渺小如蟲蟻。他使勁兒仰視,這才看見長在樹木頂端的紅色果實。密密麻麻的紅果周身散發著瑩瑩紅光,紅光時而閃爍時而拉長,猶如火焰。

  “不愧是神武殿!”王小恙一臉震撼,這種壯觀美麗的景象,他還從來沒有見過。

  有余村的后山通體焦黑,沒有任何植物可以生長,偶爾來的蠻獸也因為那里的貧瘠選擇離開或攻擊村子。師父有時會帶他到別的山峰打獵,但那里的植物長的都是平平常常,哪有這里的植物這么有氣勢。

  “不愧是落龍第一!”王小恙由衷感慨:“不過,我要怎么報道呢?”

  除了樹木夠美之外,這里安靜異常。王小恙覺著有些詭異,明明有風,樹葉也在擺動,卻沒有一絲樹木迎風起舞時該有的沙沙聲。關鍵是也沒有見到人來人往!

  “學院里不都應該有好多人的嗎?”王小恙疑惑萬分。

  “有人嗎?”王小恙大叫。

  居然連回聲都沒有!

  回想起剛才自己墜入傳送陣時光怪陸離的畫面,王小恙突然感覺陰風陣陣,于是急忙再次大喊:“有人嗎?我是新學員!”

  就在這時,長滿雜草的地面突然泛起一層白霜,白霜不斷蔓延,有的順著碧玉一般的樹干蜿蜒而上,速度之快,竟在一個呼吸間將樹木全部覆蓋,然后繼續向上蔓延,竟在半空之中凝結出一層透明的冰層。冰層將天空覆蓋,與地面同樣被冰層覆蓋的大地相對應。放眼望去,如同身處冰塊兒之中。

  “什么鬼!”王小恙毫無準備,被凍的瑟瑟發抖。他哆嗦著使勁兒拔出凍在地上的雙腳:“天吶!到底怎么回事?誰來救救我!”

  一股風徐徐而來,很輕柔。天空中被白霜冰凍的云朵在遇見它時卻突然四分五裂,化作大塊兒冰雹墜落。

  “阿,阿!阿!”連連被冰雹擊中的王小恙慘痛連連,急忙就近滑到一棵大樹下,躲在它的樹葉下面。本來只是想著讓樹葉緩沖一下冰雹的力度,沒想到巨大如拳的冰雹打落到被白霜覆蓋的樹葉上時竟然被樹葉穩穩接住,沒有再往下落。

  王小恙松了一口氣,抱住雙臂瑟瑟發抖:“想不到我王小恙出師未捷身先死,今天就要凍死在這里了!”

  就在這時,一朵白色小花慢慢飄落,漫天的冰霜瞬間化為水滴,輕柔卻鋒利的風也頃刻化為烏有。

  地上啪啪聲不絕于耳,竟然爭先恐后的鉆出棵棵綠葉,綠葉長勢瘋狂,不一會兒就如人高,一陣微風吹來,溫暖宜人。

  王小恙擰了擰濕漉漉的衣服感慨萬千:“這里的天氣變化可真快!”

  “不過,我到底要怎樣報道呢?”王小恙依然納悶。

  王小恙的嗓子都喊啞了,卻沒有得到一絲回應。于是他認為這是神武殿給新學員的考驗。他決定自己去尋找。在有余村有事找村長。那在神武殿有事的話應該是找殿長?

  有了目標,王小恙如打雞血般斗志昂揚。

  首先是確定方向!東南西北,哪個方向才正確呢?王小恙看看沒有太陽的天空:“糟糕,我還是沒有方向感的路癡!”

  王小恙心中萬馬奔騰:“腫么辦!腫么辦!”

  “對了,有人就要有水!師父說過,如果迷了路,就去找水源,沿著河水走就會找到人。”王小恙滿血復活,慶幸自己的酒鬼師父除了教他喝酒外,還教了他怎樣荒野求生。

  理好思緒后王小恙便趴在地上,左耳貼著地面,神情專注。他將自己的全部心神都放在了從地面傳來的聲音上。

  “應該是那邊!”王小恙仔細分析后決定沿著自己的右手方向前進。

  一個小時后,一個一米多高的石碑出現在了王小恙的眼前。

  王小恙想起那個瘦高個傳道使的紋章便是石碑形。紋章是一個勢力的標志,這說明神武殿的標志就是石碑。

  “應該就是這里了!”王小恙興奮的跑向石碑。

  石碑上雜草叢生,蔓藤纏繞。王小恙仔細清理后露出幾個蒼勁有力的大字:“一幽秘境”。

  “這是什么鬼地方?我要去的是神武殿!”王小恙傻眼了。

  怪不得這里這么詭異,原來這里根本就不是什么神武殿!

  “不會是遇到假的傳道使了吧!現在武館生意這么火,同行競爭什么手段使不出來!”王小恙越想越覺著可能:“哼!別想讓我賠你的感應石!”

  順著石碑再往前走,果然出現了一條寬闊的大河。王小恙精神振奮,說不定馬上就能找到人,然后讓他送我離開!

  “哈哈哈……神武殿!我馬上就會去找你了!”

  困意襲來,王小恙努力瞪大眼睛,但依然無濟于事,他感覺自己已經過了一天了。可這里除了四季不斷變換外,天還是那么亮,人還是找不到。

  王小恙一會兒冷一會兒熱:“這樣最容易感冒的你知不知道!”王小恙大吼。

  “可能這里壓根就沒有人!”王小恙有些泄氣。

  “那我就是這里的第一個人嘍!”王小恙眼睛一亮。

  “那就讓我為以后來這里生活的村民視察視察這里的情況吧!”王小恙又斗志昂揚。雖然四季依然在變化,但變化的時間明顯的在逐漸延長。王小恙懷疑是距離的問題。離之前那片林子越遠,季節變化越緩。

  “不得不說,這里風景還真不錯!只要季節正常,來這里生活還是不錯的!”換個角度換個心態。王小恙啃著路邊摘的野果,一副考察的模樣,感覺整個人輕松了不少。

  巨石背后,一個拿著長劍的青年男子從地面的洞口跳出,飛快逃竄。一只三耳巨鼠在男子跳出后追了出來,剛到洞口就被地面上的一道亮光傷到,它尖叫一聲便急忙退了回去。一道白光一閃而逝。

  王小恙看到不遠處的巨石林里突然竄出一個衣不遮體的男子,飛速狂奔。

  王小恙如獲至寶,驚喜異常:“嘿!同學!別跑!”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