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6 01:00:46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天運無情為逆是道
  4. 第三章 比武

第三章 比武

更新于:2018-03-18 13:29:08 字數:3072

  小昊,起床了、別睡了。

  金昊朦朧中睜開了雙眼,一縷陽光從窗子里射過來。

  記得昨天晚上自己好不容易將經脈修理好后,便昏昏欲睡過去!

  金昊聽見了父親的喊聲,便馬上收拾一下,從床上坐了起來。

  剛打開房門,卻看見金昊就看見父親一臉焦急的模樣,不禁疑惑的問道:父親,出什么事了?

  這么著急!只見父親著急的說道:金昊,你難道忘了嗎?

  今天是你和金宵約定比武的日子啊!你竟然睡過頭了!

  哎,這就更讓外人以為,你是害怕金宵而退卻了呢?你要是實在不想去,也要提前和我說說吧,讓我也有個準備,你看看現在所有人都在等著你呢,你現在不去也要去了。

  看到父親一臉憂郁的樣子,金昊沖自己的父親笑笑,無所謂的擺擺手,示意父親和他一起趕去比武。父親本來還想說話阻攔,卻看到了自己兒子那久違的信心滿滿的笑容。

  便一起和金昊趕往了比武場.剛到比武場,就看見本來寬敞的家族比武場,現在已是人滿為患,從長輩到青少年,都在這個比武場上,但是每個人都在議論著什么,有的表情嚴肅,有的嬉戲打鬧,還有的緊縮眉頭。

  而大家看到金昊還到了比武場時,那嘈雜的聲音便立刻消散不見!只見金宵站在比武場的中間,囂張的看著金昊,嗤笑道:金昊,我還以為你不敢來了呢?

  怎么現在又鼓起膽子,跑過來了,要是你現在認輸,還來得及,要不一會你恐怕連認輸的機會都沒有。

  金昊看到金宵那張囂張的嘴臉,不禁從胸中燃起一股無名之火,所以打算一個箭步沖上去,跟金宵拼個你死我活,正在此時,金宵的父親卻一把拉住了金昊,道:別沖動!

  之后,金昊的父親,慢慢的向比武臺下走去,只見人群的中央,還留著一大片空地,空地上,幾張椅子擺放在那里,椅子上坐著一位老人,這位老人隨人年紀有七八十歲,但是卻神采奕奕,一點也不輸給在做的年輕人,

  金昊的父親上前一弓腰,緩緩的說道:爹,小昊,年齡還小,不懂事,再加上他的脾氣暴躁,做出了些不理智的事情來,但是希望您能看在他年齡偏小,還不懂事,讓他們別比了。

  剛說完,金昊的父親就對著,坐在金昊爺爺右手邊的一位,長相陰鷲的男人鞠了一躬,我家小昊不懂事,你看能不能,這事就這樣算了。

  而旁邊的金昊看到父親的舉動,更是如火上澆油一般,怎賣無法掙脫開父親的阻攔!金昊心中明白,最為兄長的父親,無論從靈力的修行上,還是家族產業的打理上,都要比金宵的父親好,但是今天卻為了自己,甘愿折自己的面子給金宵的父親鞠躬,這是多么的不容易!

  金昊的爺爺率先開口:既然金河,你都這樣說了,行吧,你讓你們家的小昊道個歉,就行了,你看這個方法怎么樣呢?金溪?而這個叫做金溪的男人,正是金宵的父親,而金溪連朝金昊父親這邊看看都沒有,直接扭過頭去對著金昊的爺爺,表示同意的點了點頭。

  而看到這個場面,金昊的父親并沒有說什么,只是朝金昊這邊喊道:小昊,還在傻愣著做什么,快對你的表哥金宵道個歉,這事就過去了。金昊此時已經怒火沖天,對著金宵喊道:你不是想比嗎?

  好?

  咱們就比比看,光比沒什么意思,咱們也打個賭吧,

  如果我比武輸給了你,那我就將我們家管理的產業,一半分給你,倘若你要是輸了,你就將你們的產業一半分給我們,另外還要送一枚空間戒指給我。

  當金昊說出這段話時,周圍已是已是鴉雀無聲,這是不僅是金昊的爺爺吃驚了,就連金昊的父親,金宵的父親,連臺上比武的金宵,和臺下眉毛以扭成一團,滿臉憂愁的金峰也驚了。

  當眾人從吃驚中回過神來,首先說話的卻是金宵的父親,滿臉陰鷲笑容道:既然小昊都這樣說了,我當然是沒有事么意見,那二哥你呢?看到一幅挑釁的嘴臉,金宵的父親沉默了,他使勁在朝金昊使眼神,仿佛希望金昊能陪個錯,收回剛才說的話,而這時金昊卻對自己的父親喊道:父親,相信我!

  短短的三個字,群震驚了這個年過三十的男人了,因為他感覺金昊變了,變得成熟了,他長大了!父親也說了四個字:我相信你!金昊并沒有多說什么,只是朝著父親笑了笑。在金昊心中,已經默默發誓;父親,不管我以后是成為一方霸主,還是默默無聞的小卒,你都是我拿出一生來孝順的父親!

  緊接著,他對金宵喊道:戰吧!金宵看著金昊信心滿滿的樣子,不禁心中有些疑惑,心想:難道這個垃圾一夜之間突飛猛進了一番。但是轉念又一想,垃圾就是垃圾,就算是脫胎換骨了,還是改不了垃圾的本性!只見金昊庸散的走上了比武臺,看到金昊漫不經心的態度,金宵手心上不禁冒出了一絲冷汗,但是事已至此,亦無可選擇,只能皺著眉頭,擺出一副戰斗的姿勢。就在金昊也擺出準備好的姿勢后,金宵將靈力凝聚在右拳,一個箭步突出,右拳狠狠地向金昊的面部打去,金浩順勢,將靈力灌注在雙臂,雙臂交叉護在臉前,只見,令眾人詫異的場景出現了,金昊就像離弓之劍,被打了出去。而場下的人一陣唏噓,有皺著眉頭的,有謾罵的,有嗤笑的,各種表情呈現在各自的臉上......這

  時的金宵卻有一種不安的感覺,但是看著被自己打的毫無還手之力的金昊,心中不禁安慰道:一個垃圾有什么可怕的,就算他是魔神下凡,也改變不了結局,畢竟他和我的差距是不可彌補的!轉眼在看向金昊這邊,雙臂血肉模糊,嘴角還留著絲絲鮮血,金昊慢慢站起,雙眼中多了一絲殷紅,少了一絲咆躁。金昊露出布滿血絲的牙齒,向金宵擺出一個“微笑”,看到這個笑容的金宵,不禁心里泛起惡寒。

  但是,金宵的心中知道一點:實力決定成敗,他只不過是一個徘徊在人境四品的垃圾,而自己已在人境五品達到巔峰,打敗他,就像捏死一只螞蟻一樣簡單!

  想到這,金宵,也不再保留,將所有靈力都灌輸在右臂上,一個箭步沖上去,左臂虛晃一拳,右臂蓄力待發,而這時他卻沒有發現,此時金昊的眼中沒有一絲慌亂,有的只是無盡的戰意。金昊將靈泉左側咆哮的魔靈力引出,灌輸在雙腿上,瞬間,速度提暴漲了好幾倍,躲開了金宵的攻擊,

  魔靈力順流而上,凝聚在金昊的左拳上,一拳擊出,猛然打在金宵的后背上,這一拳卻仿佛石沉大海,對今宵沒有任何作用,但是片刻之后,金宵口吐鮮血,便倒在了比武場上。

  之后,坐在觀戰席上的金溪,風一般的沖上了比武臺,喊道:大膽,逆子!一掌揮出,打向金昊,此時金昊仍然沒有絲毫異動,但金浩已經暗暗將所有魔靈力引出,凝聚在雙臂,打算硬抗一下金宵父親的攻擊,就在此時,金河也閃身走上了比武臺,輕輕打出一拳,化解了金溪的攻勢。見自己的攻勢被化解,

  金溪便怒氣沖沖的喊道:金河,雖然你我同為親生兄弟,你對我有意見,但是你沒必要,針對我的兒子下如此毒手吧,我告訴你,今天的事情,我們沒完,要不咱們找個地方,也交一下手,看看你這幾年的功力見長了多少!

  金河,也慢慢的說道:這場戰斗本就不公平,再說比武本來不就是拳腳無眼,你們金宵可是人境五品,我們金昊也不過是人境四品,我們受的傷比不比你們差,對了,你要是想比試比試,我們可以試試!

  正在兩人爭吵不休,準備大打出手的時候,金昊的爺爺金嘯天開口了,呵斥道:怎么?你們兩個大人還想大打出手,也真不怕別人笑話!讓我說,金溪,比武本就是拳腳無眼,沒必要太計較,輸了就是輸了!金溪不甘的看向金昊的背影,也轉身準備離去......

  就在眾人打算離場是,金昊卻看著金溪的背影喊道:別忘了準備好,你的一半家產和一枚空間戒指!而金溪回過頭陰鷲的說道:呵呵,我會記住的!看著自己這位叔叔的背影,金昊沒有一絲覺得虧欠。

  記得當時,自己的實力弱小,全家人都鄙夷自己,覺得自己是個廢物,而作為自己的親叔叔,不但沒有鼓勵自己,反而處處打擊自己,所以從小自己就對這個叔叔沒有什么感情,漠然,已經成為常態.....但是從今天開始,金昊已經慢慢開始改變了!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