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9 06:11:20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東郭游記
  4. 第二章 一惡更比一惡強

第二章 一惡更比一惡強

更新于:2018-03-16 07:11:49 字數:3106

字體: 字號:
  從酒店出來走了一會兒,就到了邙穆說的小吃街。三人找了一個看起來很干凈的攤子,要了些飲料和燒烤,吃了起來。

  梁興看這攤主長的很老實的模樣,便和他聊了起來:“老哥,貴姓啊?”“呵,免貴姓武,單名一個松字”“喲,打虎英雄額。嘖嘖。”“爹娘名字是取得好,只是可惜了。”“誒,你看大哥你身強力壯的,嫂子這胭脂虎嘛肯定是對你服服帖帖的,這打虎英雄,算的上。”武松憨憨的一笑:“別取笑我了,我算哪門子打虎英雄,不是狗熊就不錯了。”“唉唉,不提這個了。最近生意怎么樣,還行不?”攤主手上沒活,便拉了張凳子坐了下來。

  “不行啊,小本生意不好做滴,小伙子。”

  “看你這生意挺火的嘛?”

  “這只是表面,我們這些···”。只聽見一句喊聲“狗子來了”,攤主變了臉色,話都沒說完就急匆匆的站起來收拾東西:“小伙子快讓讓,這次我不收你們錢。”說完便把抬起一張桌子,便要往三輪車上放。

  桌子還沒放上車,被跑來的人一腳踹倒,連人帶車翻了一地,然后被幾個混混樣子的人圍住,對著武松就是拳打腳踢。

  “你們什么人?干什么的?”梁興蹭的一下站起來怒目而視。“管我們什么人,他娘的不想挨打的都滾一邊去。”

  一個穿著制服的胖子混混喝道。“**說什么呢,隨便打人,好有沒有王法了?”梁興看他那么囂張,心里也起了火,對著胖子吼到。

  “小子你跟我橫什么,皮癢癢了?”胖子罵著一腳向梁興踹來。李易左腳把胖子腳踢開,右手一拉胖子衣領,直接將胖子扔倒在地。“我們不想多管閑事,但你們最好也別惹我。”

  “我艸···”胖子被李易的手腳給震住,話終究沒敢說出來。梁興看胖子狼狽模樣,就想罵兩句,話還沒說出來被李易拉住了衣服,死死的拽住,在耳邊輕聲說:“不要多管閑事,這事我們也管不了”邙穆也對著他使著眼色。

  梁興到一時掙脫不了,也不出話來,只能眼睜睜看著。

  那邊毆打武松的一個瘦子罵著:“就你們幾個不交錢是吧,有骨氣是吧啊!看老子今天不打死你。”武松被打的疼了,也沒求饒,只是在地上滾來滾去。“人人都交錢了,就你們幾個不交錢,你真當自己是武松了?”瘦子邊打邊說著,可能覺得打的不痛快,居然隨地揀了根鐵棍,就要往武松身上打。

  武松沒法子,只好隨手摸到個東西,便拿起來一擋。“磕”一聲,原來是把菜刀。幾個混混見武松手上有刀,都被震住,只好躲開。

  一個混混說“你把刀放下”“不放,放下就要被你們打死了。”“有話好好說,別動刀子。你放下刀,我們不打你”。“不放”,“跟你說了這么多就是不聽,真是找死嗎。”說著拿起一塊石頭丟了過去,正好砸到武松。武松氣憤不過,拿起菜刀左右揮舞著,差點砍到身邊一個混混。該混混罵著:“媽的,你想殺人嗎?”“你們太欺負人了,老子今天和你們拼了。”抬起菜刀便要向說話的混混砍去。

  武松只聽見梁興說了句“武松小心”,便捂著頭倒地呻吟起來。原來是那個穿制服的混混突然轉身跑過去給了武松一悶棍。制服混混看武松倒在地上,便想跳起來用腳踩武松的頭。

  腳才剛剛抬起,便被一輛突然沖過來的車子撞到在地。由于剎車比較及時,車子撞上去力度不大,制服混混只是跌了個狗吃屎。

  眾混混趕緊跑去把他扶起來。制服混混拍了拍身上的土,怒氣沖沖的罵道:“瞎了你的狗眼了,敢撞老子,我今天不拔了你的幾層皮,老子就不叫史瑞。”

  “你嚷嚷什么?老子今天就撞你怎么的了?”車上下來一個白白胖胖的少年氣焰囂張的吼著。“你他娘的真心是不想活了?我今天就要了你的狗命。”

  說著邊拿著棍子向白胖少年走去。“哼,今天我看誰敢動我試試。老子就是李地二,我爸叫李剛。我媽是夢燕,我爺爺李單河。”史瑞指著李地二“我管你爺爺奶奶的叫什么,今天我非得打死你呀的。”說完正要抬手,被瘦子拉住了。

  “拉我干什么,滾一邊去”。瘦子賠笑著:“大哥,消消氣。我跟你說啊,這孩不好惹啊。他爹李剛是新來的公安局副局長啊。”史瑞不屑的說:“那又怎么了,我表哥還是正局長,他爹的頂頭上司。”“唉,他爹是不算什么。可他爺爺你知道吧,李單河,省里面著名音樂家,聽說還是歸部隊管的。”“這···,一個唱歌的戲子,不,不用怕他。”“你再聽我說完,其實他娘才是最厲害的。他娘夢燕以前是首都‘天上仙界’里的媽媽。”“不是把?”史瑞驚訝的問到。天上仙界里常去的是什么人史瑞可是聽說過的,沒想到眼前這李地二背景這么深。

  隨著瘦子確定的眼神,史瑞壓制住了怒火,擠出一絲笑容道:“你就是李地二是把?”“怎么了,爺爺就是。”“看你年紀小,我和你老爹又熟,今天我就放過你了。”

  李地二陰陽怪氣的答道:“別啊,不是要扒我的皮嘛。別認慫啊。”“都是熟人,嚇唬你幾句,你還就當真了,呵呵。”說著勉強笑了幾聲。“不行不行,這可是大事。要不我找我媽來,商量下怎么陪你錢啊?還是怎么滴。”聽見這話史瑞變了臉色:“李,李公子,咋倆兄弟自己的事,就這么算了唄。你大人有大量,忘了這茬,以后兄弟有機會請你吃飯。”

  “算你識相,今天我就放你一馬。想當初有男的比你還囂張,老子和幾個兄弟直接把他就地輪了一遍。他去上邊告,最后我媽一出頭,法院不照樣判定是那人和我們輪流發生關系。說了這么多,就是要告訴你,我,你惹不起”史瑞聽了直冒汗,連聲說:“弟弟我不懂事,大哥你大人不計小人過。”李地二也沒接話,只是回到車內,掉頭時說了句:“記著,我爸叫李剛。”“是,是,是,李少爺慢走哈。”看著李地二遠去的車影,史瑞緩了口氣。回過神來,罵著:“狗娘養的東西,日后別落在我手里。”又狠狠的瞪了一眼還在地上的武松,估計也沒了興致和力氣再打武松,就罵了句:“龜兒子再不給錢,就有你受的。”帶著一幫人走了。李易和邙穆看人都走了,放開了梁興的胳膊。梁興慌忙跑去武松旁邊。

  扶起武松后問到:“大哥你沒事吧?”“人倒是沒事,只是可惜了我這些擺攤的家伙。”撫摸著三輪車痛惜道。“他們什么人啊,這么囂張?”“什么人?都他媽的是群流氓,一群群混混仗著上面有人,打著城市治安管理的旗號,沒錢用了就來敲詐我們這群小本生意人。”“市里面都不管管嗎?”“哼,公安局長聽說是他們老大的哥哥,肯定和他們是一伙的。因為沒人敢管他們,他們就總是跑來要錢,說是要交什么地攤費,不給就砸我們的攤子。這條街是工商局統一管理,我們都交過錢的,他們憑什么來向我們要錢。”武松找了個干凈些的地面坐下,接著說:“想當初和日本打戰那會兒,我爺爺為了養家糊口,總是跑到日本鬼子的地盤上賣烤串,也沒聽他說過當初日本鬼子要收什么地盤費。”“那日本鬼子就沒砸過你爺爺攤子嗎?”“他媽日本鬼子就算再混蛋,也頂多吃你東西不給錢罷了。沒事砸你攤子干什么?再說鬼子搶東西也是幾個月來一次,哪像他們隔三差五就來,還讓不然人活了?”

  ”說到這武松很是激動。三人無話可說,只能安撫了他幾句。幫忙收拾了下東西后,李易提議去看萬家講堂。三人和武松招呼了下便要走了。臨走前,梁興走到大叔跟前,遞過去幾百元:“大哥,要不是我們和你說話,讓你分心,興許你就能早點發現那群人,早點走掉。這點錢,就算是我們補償你的吧。”“不行,不行,我怎么能要你的錢呢?”“大哥,別說了,收下這錢就當是醫藥費吧,你看你也傷的不輕的。你要是過意不去,以后發財了多請我吃些東西,就行了。還有就是大哥你剛剛拿刀那姿勢真帥,真的就像武松附體了一樣,可惜你碰到了一群惡狗。,”聽到了心里這里像被觸動了一下,武松的眼眶濕潤了起來,鼻子也是抽搐了幾下。“大哥,都這么大人了,別哭啊。哎我說你真是,我邊說你還邊把鼻涕揩到我身上。”武松聽見也不好意思“好吧,以后再請你們吃東西。”“好,沒什么事的話我們先走了。”“恩”看著梁興遠去自言自語:“做人太好了,要吃虧得”。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