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30 08:35:33
  1. 愛閱小說
  2. 奇幻
  3. 狼月夜
  4. 第十三章:日光石、魔法陣

第十三章:日光石、魔法陣

更新于:2013-07-29 09:42:38 字數:2945

  “哦,呵呵,甜心。”一個男的說道。

  “你是這么得厲害,你強壯結實……”在他的身邊的女人一邊說道,一邊撫摸著他的腹肌。

  “你還是這么地甜。”他說道。

  此時他們所在的地方已是一片寂靜,這是晚上的荒郊野外,叢林里除了他們就沒有別人了,至少他們是這么認為的。

  “那是什么?”那個女的問道。她正躺在帳篷里,透過影子看到了一個碩大的影子。

  “不管它,我們繼續吧。”那個男子繼續親吻著她的肌膚。

  “不,你背上有一個蟲子。”說完,她抓起了那個蟲子往外一扔。“我們還是回去吧。”

  “真的要這樣嗎?真掃興。”男的穿起了他的衣服,正要出帳篷,卻聽到他的女友大叫一聲,此時越來越多的蟲子向他們爬來。于是,他們迅速朝帳篷外跑出去。

  她的男友告訴她不要亂走,他這就去找人幫忙。于是她的男友想森林的東邊跑去。只見無數的蟲子如奔騰的洪水一般向他涌去,沒一會兒,他就淹沒在這股“洪流”之中,從這里消失了。而一直焦急等在帳篷前的女友也遇到了一些事,此時正是滿月最高點。

  風聲吹著樹林,發出了悉悉索索的聲音。忽然她聽到了什么聲音,似乎有什么正向她靠近。慢慢地,一個生物出現在她的面前,比她高大的多,它體被黑色毛發,有著長而鋒利的犬牙。

  “啊——”這個女人驚叫一聲,正當她要被那狼人給殺害的千鈞一發之際,有一只狼人沖了出來,將它撲到在了地上。于是這兩只狼人便在她面前打了起來,這時,她的腳都嚇軟了,而不能及時逃走,只是躲在一邊看著它們之間的打斗。

  月影掃過這片被蹂躪過的森林,從她的臉上掃過。此時的她已是發愣地坐在那里。過了不久,一個人向他走來,身上只見一道道傷口,盡管沒有留血,但還是很大。她坐在地上看著他,心里還是有著不安。他向她伸出手去,似乎要牽她起來,而她也的確握住了他的手站了起來。

  “你家住哪兒?”他低聲地問了一句,“我送你回去吧。”

  “把我送到曼哈頓的警局吧,那兒有我的家人,”她猶豫了一會兒,說道,“你能告訴我你的名字么?”

  他沉默了一會兒,說道:“德里克·休斯。”

  “索菲亞·莫蘭,”她說道,“什么時候能再見你?”

  “為了你的安全,我想能不見面最好。”德里克淡然地說道。

  德里克送索菲亞回到了警局后,站在警局的門外,看著天上高掛的滿月,偶爾還能聽到警局里傳來的哭泣聲(試想,當你瀕臨死亡時,然后又“神秘”地逃脫了危險,那種感覺是如獲新生一般的)。德里克回頭望了望警局里面,敏銳的聽覺使他隔著玻璃也能聽見里面的聲音。不久,德里克離開了這里,并且消失在黑夜之中。

  在布蘭奇森林里,一個竹木屋的房間里的桌子上,擺放著一個積滿了灰塵的盒子。這時依舊是黑夜籠罩著大地,在這漆黑的木屋里,忽然亮了起來。只見有一個身著黑色斗篷的人向那盒子走去。他拿起了一個小型的掃把(類似考古用的掃把),小心翼翼地掃去了上面的灰塵后,打開了盒子,然后他拿起了躺在盒子中里的石頭,并且帶點邪惡的語氣說道:“日光石,它是我的了”。他說完,就帶著日光石離開了這里,并且消失在這片森林里。

  “昆西——昆西——”忽然一種神秘的聲音縈繞在杰雷布的腦海中,此時他已在熟睡中。

  “你……是……誰?”杰雷布潛意識地問道。

  “一場偉大的圣戰中,你將會死去。”說完,這聲音就從他的腦海消失了。然后杰雷布又繼續睡了。

  “我只是一個普通人罷了。”康斯坦丁微笑地看著Kael,輕松地面對著Kael。

  “隨便你,不用你說,我也會查出來的。”Kael說道。

  “祝你好運。”康斯坦丁看著他說道,然后從Kael的眼前消失了。事后Kael也就離開了這里,回到了他在紐約的基地里。然后他發現本應在他手上的日光石卻莫名其妙地不見了,似乎是在康斯坦丁消失的時候一起跟著消失了。

  康斯坦丁從那個地下室中神秘消失后,那家酒吧忽然開始變得搖晃起來,隨后這房子如同地基塌掉一樣沉入了地下,附帶著酒吧中的十二個人一起沉入地下。如此奇特的一幕,卻沒有任何報道。那家酒吧就如同從未存在過一樣從這個世界上消失了。

  這時正有一團濃重的烏云向紐約的上空襲去,黑影迅速掠過并籠罩著整個紐約城。

  “不好了,要出事了。”威廉站在墻邊透過窗戶望著屋外的天空說道。

  “會發生什么?那不只是雨云嗎?”杰雷布問道。

  “這是魔法的一種象征。而且還是黑魔法。”威廉嚴肅地說道。

  “你見過這種嗎?”休斯頓說道。

  “我曾經在書上看到過,并且也親眼見過……”威廉頓時陷入思緒中,“但這……絕非一般魔法師所能做的,甚至是我。”

  “怎么會這樣,是誰會有這么大的能耐?”

  “我不知道,能有這種能力的很少見,而且這種魔法需要一種特殊的陣式,并且還有兩種不常見的原料,古書上都不曾記載。”

  “你認為要多久這種魔法會起作用?”

  “立刻,但是現在它正處于準備階段,所以還要一段時間。”威廉說道,“一個魔法要想獲得巨大的成功,其準備階段必須十分完善。”

  “非常……完善?”

  “是的,非常。”威廉說道。

  “但是,我們怎樣可以破壞那個術式?”

  “一個強大的魔法也需要一個強大的核心,并且這核心即為該術式的弱點。”

  “那么我們去哪找這么一個核心?”

  “強大的核心,就在術式的中心,黑云出現的地方。”威廉指著窗外,說道,“遠在天邊,近在眼前。”

  此時,在紐約的中央公園,一個身著黑色衣袍的人從森林中走了出來,手上還握著一根黑金魔杖。忽然他走到了草地一邊停了下來,他將手杖插在地上,似乎是碰到什么機關,在他的前面,一個巨大的石盤升了起來。在石盤上,有一個套著逆五芒星的圓形圖案(但是如果你認為這只是一般的五芒星陣,那就錯了)。每一根線條都是一道凹槽,甚至是最外圈的圓。這時,他走上了石盤,念了一句咒語“Riseva”。于是在逆五芒星的每一角上升起了一個個透明的玻璃盤。然后他又從黑袍中取處了5根試管,每一根中裝的都是血液,但卻并不是同一種。他將每一根試管中的部分分別倒在不同的玻璃盤中,當他倒完最后一個圓盤后,血液從玻璃盤底部滴漏在凹槽中。血液在慢慢流動,他又再一次念動了咒語“cyswki”,咒語使得血液流動加速,最后便填滿了凹槽。滿月的光芒從至高點直射在這個陣的中心,魔法陣脫離石盤并瞬間放大了近百倍。烏云再一次從陣中生了出來,并且迅速擴散至這個魔法陣的邊緣。

  “還是不夠嗎?”穿著黑色袍子的人自言自語道,“看來還是需要找到日光石才可以完成這個術式了。”說完他就離開了這里,并留下了一句咒語“perumu”,于是魔法陣迅速收攏,而那漆黑的烏云也一樣跟隨著陣式向中心集聚并消失,魔法陣回到了石盤上,然后石盤沉入了地下,草皮再一次覆蓋了它,如同從未發生過一樣。

  一個東西,無論怎樣掩蓋,都還是會有破綻。就在他離開的不一會兒,威廉到了中央公園。他四處走著,走著,然后晃悠到了神秘人待過的地方。他蹲下了身子,用手來回掃過地上的草坪,然后他按了下去,念了一句咒語“alrau”。石盤又再一次從土地中升了起來,他試著用手去撫摩那流過血的凹槽,但是魔法陣有著自己的防御體系。它拒絕了威廉,向他傳遞了一道電流,威廉迅速縮回了手。

  “怎么了?”休斯頓問道。

  “果然如此。這就是沒錯了。”威廉說道,“我們需要盡快找到日光石。”

  說完,威廉站起身,和休斯頓一起離開了中央公園。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