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奇幻 > 狼月夜 > 第九章:日光石現身(1)
第九章:日光石現身(1)
作者:貝月  |  字數:3176  |  更新時間:2013-05-18 23:51:18
[1713年的法國巴黎,一家餐館內]

“1431年,威拉德三世出生在特蘭西瓦尼亞。后來,他和弟弟一起被送到土耳其當人質,原因是土耳其人想以此牽制他的父親。在父親和兄長被瓦拉幾亞貴族刺殺之后,威拉德三世返回故土,打算繼承親王的封號。不過,他很快又被敵人驅逐出境。幾年之后,威拉德三世再次回到瓦拉幾亞。這次他殺死了對手,登上了親王的寶座,由此開始了為期六年的統治。就在這段時間里,他得到了“特佩斯”(Tepes,意為“穿刺者”)的雅號,因為他習慣于把罪犯、叛徒、土耳其俘虜、卑劣的商人以及任何他不喜歡的人釘在尖樁上。公平地說,威拉德三世施行刺刑的時候并不是完全隨心所欲、武斷專橫的。他是一個嚴刑峻法的統治者,絕不容忍哪怕是非常微小的違法行為,如此而已。

……”

Kael靠著沙發,坐在一家餐館內看著一本無趣的關于歷史方面的書籍,實際上,他只是為了打發無趣時間。

“在一個晴朗的復活節早晨,“穿刺者”威拉德擺了一桌筵席,請來了所有涉嫌謀殺他父親的貴族。寒暄幾句之后,威拉德直截了當地把他們釘上了尖樁。那些僥幸沒有被處死的人踏上了一段50公里長的死亡之旅,這段旅程的幸存者則被迫在真正的德拉庫拉城堡中做苦役———那個城堡在瓦拉幾亞北部,并不在特蘭西瓦尼亞。

“‘穿刺者’威拉德對特蘭西瓦尼亞的日爾曼移民———撒克遜人———尤其殘忍。跟小說里的德拉庫拉不同,他在位時在特蘭西瓦尼亞呆的時間并不長。他只會偶爾到那里去一下,‘刺穿’幾千個人,然后就離開。撒克遜商人喜歡做假賬和蒙騙無知者,而威拉德以極端推崇誠實卻從不懂得憐憫著稱,他對待欺騙行為的手段也十分嚴厲,就跟他對付那些幫著別人來跟他搶王位的撒克遜人的手段一樣。于是,返回祖國的撒克遜旅行者開始傳播關于‘刺穿者’威拉德的故事……”

“Kael,快走。有獵人來了,‘殺手基勒’來到這里了。”餐館內Kael的手下說道,打斷了Kael讀書的‘興趣’,不過他也沒有什么興趣。

Kael放下他的書,站起身來向他店的前臺走去。只見一個身穿黑色長衣,帶著黑色的禮帽。手上握著一把連射弩,而這是他自制的弩,并且配有鎏過銀的箭頭的箭。

“你就是Kael嗎?”他看到了Kael鎮定地站在他的對面,臉上還帶著微笑,基勒立刻覺得有點不安。

“那么,你找我有什么事嗎?”Kael還是微笑地看著說道。基勒沒說什么,拿起了連射弩對Kael射出了幾根鎏銀的箭,但幾乎都被Kael躲開了,只是最后一根被Kael抓住了并扔回了基勒,那根鎏銀的箭從基勒的臉上擦過,于是從傷口出留下了他的血液。

這幾滴鮮血激化了當場的吸血鬼們,除了Kael之外的吸血鬼個個都氣勢洶洶的樣子,隨時都準備進攻。

“你們都退下,我要和他好好玩玩。”Kael對他的手下的人說道。然后他大步地向艾瑞克·基勒走去,基勒又拿起了連射弩朝Kael射出了幾根鎏銀的箭,但是都被Kael躲開了。見到形勢不利的艾瑞克·基勒立刻離開了這個餐館,Kael也尾隨其后,但是他沒有近距離跟蹤艾瑞克·基勒。

艾瑞克·基勒邊跑邊向后望,時時注意著Kael的行蹤,但是一個人類終究跑不贏吸血鬼。艾瑞克只注意著他的身后的情況,于是一頭撞上了Kael的身后,他看著Kael那‘微笑’的面容,立刻從身上拿出了一根銀樁向Kael插去,Kael用的他的手甩開了那根銀樁。

“你就是那位被稱作‘殺手’的基勒嗎?”Kael帶著笑容問道。

“是又怎么樣?”Kael一步一步地朝基勒走去,基勒也在一步步地后退。

“讓我們好好談一談一些事情吧。”Kael還在向前走去,一步步逼近基勒。

“不。”基勒從背后拿出了一個十字架,放在他的前面,然后Kael握住了他的十字架,于是十字架開始燃燒,并在艾瑞克·基勒的面前融化了。

“我想我們不需要談了。我想我還是先介紹一下自己,我叫布萊恩·雷克,出生于公元前49年,被謀殺于公元前28年。”他的語氣逐漸變得強硬起來。

在Kael與艾瑞克·基勒周旋的時候,離他們不遠處的一個地窖里,一個人正逐步接近他要尋找的‘寶藏’。他一邊向地窖深處走著,一邊點著了這個地窖墻上的煤油燈。他走著走著,忽然一點點火光出現在他眼前的不遠處,他慢慢靠近火光出現的地方,才發現那是從溶洞墻壁上的一根火把發出來的火光,看來是有人之前已經來過了。他看到了放在溶洞中間的一個石臺上的盒子,上面的花紋應證了它古老的歷史。他向那個盒子慢慢走去,突然一個人倒在了他的面前,但是他并不在意,他的腦中一直想著他即將得到的‘寶藏’。他打開了那個盒子,躺在盒子中的日光石借著火光顯得更為耀眼,正當他要拿起那個日光石的時候,一根利箭從他的心口穿過,他看著那根箭和自己留著血的傷口,然后他倒了下去。于是一只手向盒子伸去,取出了盒子中的日光石,并將它從明亮的溶洞中取走了。

在這個溶洞與Kael所在的地方的連線的反方向傳出了尖叫聲,Kael朝著聲音發出的地方去了,他猶豫了一會兒后離開了艾瑞克·基勒,因此他也撿回了一條命。看到Kael離開后,艾瑞克·基勒立刻離開了,不巧的是,他撞上了剛才拿走的日光石的人(這一撞還撞的挺重的),于是日光石從那個神秘人的口袋中漏了出來然后掉在了地上。那個神秘人用他在黑夜中深邃的眼睛與艾瑞克·基勒對視了一會兒后便轉頭離開了現場。艾瑞克·基勒趁著Kael不在準備離開的時候,他無意間發現了掉在地上的日光石,當時的他并不知道那個是什么,不過他還是將那塊石頭撿了起來并帶離了這個地方。

話說Kael在聽到的尖叫聲離開現場后,他又回到了當初的位置,他私下看了看,令他意外的是,他發現了一下新的東西,隨后他跟隨著殘留下的蹤跡找去了。

在當地的一個地下室里(其實就是艾瑞克·基勒的秘密基地),艾瑞克·基勒在這個地下室里走來走去,手里把弄著剛得到的日光石。這是艾瑞克在當地的一個據點,在地上的房子也一樣是他的地盤。這個地下室大約有足球場那么大,而且有多個分間,放的都是他用于獵殺的武器。

忽然,日光石散射出了一束奇特的光芒,這束光線照在艾瑞克·基勒的眼睛上,然后他瞇上了眼睛并將日光石扔向了一邊。不過這束光線并沒有照成多大的傷害,好似日光石自有它的用意。

此后的幾天,他一直呆在這個地下室中,重新做著他以前做過的訓練項目。在另一方面,Kael追到了那個神秘人,并且從他那兒得知有這么個日光石,不過關于日光石的具體信息沒有記載,任何資料上都沒有。

隨著滿月的時間逐步接近,艾瑞克·基勒意識到有一場屠殺將會襲擊這個城市。他收拾了一下他的行頭,開始追捕一切存在于城市的任何一個狼人。

過了一個小時,他已經獵殺了不少的狼人。然后他追著一個狼人到了一個小巷中,并對那個人開了幾槍。

“你殺了我又有什么意義,呵呵。”一個人靠在了小巷的墻上,從他額頭上的彈孔中留出了鮮血,那是一顆液態硝酸銀子彈,是艾瑞克·基勒的特制子彈。

“你死了可以少死很多人。”基勒兇狠地瞪著他。

“你還真是什么都不知道,”那個人說道,“你的眼睛,正在一步步變化,而你今晚將會成為你熱衷獵殺的對象的。”

艾瑞克·基勒又給了那個人兩槍,然后他離開了小巷又回到了他的居住地。他進他的房間時,就看到了一雙蘭色的眼睛,而那雙眼睛也正‘看著’他。基勒的一只手向一邊墻邊摸去,他打開了燈。他意識到了一點:在這漆黑的房間中,他的那雙眼睛顯得格外明亮。然后他立刻向他的地下室走去,他看了看墻上的鐘顯示的時間,他知道沒有多少時間了。艾瑞克·基勒找來了幾條鋼索以及手銬,他需要將自己鎖住,在這過程中他有幾次的爆發出特殊的力量。

此時月亮越升越高,即使地下室找不到月光,卻依然對他有影響。綁好鋼索的基勒靜靜等待著。他開始變得躁動不安,身上的毛發正在急速生長著,而他的身體也在變化,他變得愈來愈高,他的衣服不足以容納他的體積,碎裂并掉在了地上。那種抽筋般的痛苦一直持續到他變身結束后,于是從他的地下室便傳出了一聲悠長的狼嚎。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4
A+
頁面寬度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