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奇幻 > 狼月夜 > 第八章:神秘獵人
第八章:神秘獵人
作者:貝月  |  字數:3200  |  更新時間:2013-05-16 23:52:11
紐約第二天早上6時布魯克林大橋上,發現了一具灰色的骷髏,這個骷髏被擺放得向東河望去,像是在凝視著什么一樣,只是靜靜地擺在那里,直到被人發現。

7小時前:

在布魯克林大橋東段登橋的附近有一家餐廳,在餐廳的一角,一個穿著黑色皮大褂,頭戴黑色短邊帽,一副粗獷相的神秘的男人喝著沒點多久的伏特加酒。這時候,從門外進來了一個女士,她點了一杯朗姆酒,坐在餐廳的另一邊。從她進來的那一刻,那個坐在一邊的神秘男子就對她很感興趣,于是他帶著他的酒杯來到了凱特琳娜的面前,并且坐了下去。他看著凱特琳娜,看著她的臉,情緒在她臉上翻云覆雨。

“女士,心情很糟糕嗎?”那個神秘的男子說道。但是凱特琳娜沒有說什么。

“艾瑞克·基勒,你可以叫我‘E.K.’,那么女士,您可以說下您的名字嗎?”

“凱特琳娜,就叫我凱特就可以了。”她淡然地說道。她的表情已經表示她對什么事情都不是很在乎了。過了一會,凱特琳娜已經不行了,主要是失意的情緒在此刻被放大了。

“凱特,我載你回去吧,你這樣已經不能在走了。”E.K.說道,他知道凱特琳娜是吸血鬼。多年的經歷將他訓練得很敏感,對于諸如此類的事件他一向能應付的過來。

夜已經深了,餐廳里的人也沒多少了,空曠的餐廳只剩下他們兩個人。這寂靜的餐廳讓凱特更顯的幾分憂傷,不過她并沒有說什么,只是眼神迷離地看著杯子。

過了一會兒,凱特琳娜站了起來,向門外走去,E.K.也跟著她出去了。凱特琳娜站在他的車前看著他,E.K.打開了后車門讓她進去坐著,E.K.走到車的另一邊,打開了車門,坐在駕駛座上。伴隨著汽車發動機的聲音,他們向布魯克林區開去。一路上,車開得很慢,凱特琳娜似乎想到了什么,她發覺自己正坐在一個人的車上。她想要離開車子,但是因為安全,車門被鎖上了。于是她準備殺掉坐在駕駛座上的E.K.,然后自己開著車離開。但想總歸是想,這時候E.K.停下了他的車,停在了布魯克林大橋上,然后他下了車,站在橋邊望著大橋下的景色。水慢慢流淌,正如時間此刻慢慢地流逝。

“曾經,我的家人就在這里死去了。被別人殺掉后,扔下了東河,想必早已流入海中。“E.K.回頭看了一下凱特琳娜后,轉過頭去看著東河說道。

“那么你找到了那個兇手嗎?”凱特琳娜靠著車門淡然地說著。

“我想,我找到了。”E.K.說道。

凱特琳娜這時候突然對E.K.發動了襲擊,她的長牙已經露了出來,但是卻被E.K.瓦解了她的突然襲擊。從他的袖里落出了一根長的銀樁,在銀樁掉在地上之前E.K.迅速抓住了銀樁,并且利索地向凱特琳娜刺去,凱特琳娜頓時變得驚恐,看著插在身上的銀樁,然后人形的皮膚迅速褪去,只剩下一具灰色的骷髏,頭靠著肩膀,身體靠著車坐在了地上。然后E.K.將這具骷髏挪動了位置,讓它面朝著東河。他看著凱特琳娜的骨架說道:“是你當初殺害了我的家人,終于讓我等到了這一天,拿你的骨灰去祭奠吧。”

解決了這里的事,E.K.又坐回到車上,開著他的車繼續向著布魯克林區前去。忽然他車中的雷達警報發出了響聲,是一個巨大的物體正要從他的車上空飛過,他拿起了車內的放置的連射弩,裝上了鎏過銀的箭頭的箭。他悄悄地下車,避免那個神秘的物體發現他。他拿著連射弩對著天上正在飛的物體射出他的銀箭,他已經很確定在天上飛的是一個吸血鬼了,他說道:“看來第一詛咒已經解除了。”(到了這里,我們就知道了,在天上飛的就是Kael。)

他拿著連射弩對著Kael射去,因為Kael并沒有注意有人正朝著他,于是他被基勒射去的銀箭射穿了翅膀,由于銀的關系,他的傷口不能迅速愈合,他從天上掉了下來,落在了布魯克林大橋上。看著Kael從天而降,他將連射弩放回了車中,取而代之的是一根白樺樹木樁。他看著Kael從廢墟中站起來,并向他走來,沒一會兒Kael就到了他的面前。

“你想要做什么?”Kael看著他說道。

“一位無辜的人……而已。”E.K.一邊說道,一邊把玩著他手上的木樁,一副淡然無畏的表情。

Kael看不慣E.K.的表情,向E.K.閃去,但是當他站到E.K的位置上,艾瑞克·基勒卻不見了蹤影。Kael四處看了看,忽然一陣劇痛襲擊了Kael,他半跪在了地上。基勒站在他的背后,手里握著剛插進Kael背后的木樁,壞笑著說道:“是你嗎?第一詛咒已經解除了。”

“是我……又怎樣?”Kael痛苦地說道。

“多虧了你啊,讓我任務的難度又稍微升級了,也變得更有意思了。”艾瑞克·基勒將插在Kael背后的木樁捅得更深,然后他回到了車上,開車離開了現場。

“基勒!”Kael忽然意識到剛才那個人的身份。

……

看著第一詛咒解除后的昆恩和杰雷布等人,在Kael離開后,他們回到了紐約的居住地。回到旅館房間里的杰雷布他們,都對昆恩之后的突然到來感到很驚訝。

“你們想要知道我為什么會回到這里,”昆恩說道,“實際上,Kael的詛咒并不只是他的詛咒,他的這一舉動讓所有血族都有了飛的能力,所以他們更難纏了。但是這并不是最重要的,有一個更危險的人出現了。”

“什么樣的人比Kael更為危險?”杰雷布問道。

“一個以任何超自然生物為目標的獵人。曾一度被稱為‘殺手基勒’,專門獵殺具有影響力的人物。其他的都是交給他的門徒去做的。”昆恩說道,“但是,最近有傳言說他又再一次復出了。”

“那么這次他的目標是——”休斯頓問道。

“Kael,他曾經的敵人,一直是他的目標。”昆恩說道:“300年前的歐洲,基勒第一次見到Kael,并和他打了一場。結果是基勒戰敗,Kael打敗了基勒后離開了他的對戰的地方,而基勒就此消失,此后他曾出現過幾次,但后來又隱藏了起來。”

“這里是紐約特寫,現在報道一則新聞。據紐約警察局信息,在布魯克林大橋上發現一具神秘骷髏,面朝東河,至今不知死者是誰,接入現場報道

……”

瑪麗亞無意間打開了旅館內的電視,這一則新聞的報道引起了他們的注意。昆恩告訴他們,基勒已經行動了,這具骷髏便是很好的證明。

“新一則新聞,在紐約當地發現多起類似此類的命案,有消息稱:其他州也發生了類似案件,目前案情正在進一步調查。”

“這些報道已經表明了E.K.向各類超自然生物發起了挑戰。”昆恩看著電視說道,“只是沒想到他這么快就到了這里。”

“嘿!那是凱特琳娜的飾品嗎?”瑪麗亞指著電視中的骷髏說道。

“是的,”休斯頓說道,他已經對凱特琳娜沒什么感覺了,自從她和Kael待在一起后,就知道一切都結束了。

在他們看著電視的同時,Kael身邊的巫師也回到了Kael的所在地,他們要談一談艾瑞克·基勒的事。Kael意識到E.K.已經成為他的心腹大患了,他意識到得那時候的選擇是個錯誤,從他那一次放了基勒的一條生路開始,一切都開始一發不可收拾了。Kael向他的巫師提議讓杰雷布他們來對付基勒,但是他的巫師搖了搖頭,原因自然是他們太弱了。但是Kael說合作,給他們加點氣候,可能就做成這件事情了。他的巫師也沒有說什么,他知道他并不能阻止Kael做他決定的事。

過了一會兒,杰雷布他們的房間就傳進了一陣敲門聲。Kael向他們提出他的計劃,起初杰雷布并不打算和他合作,由于多數人都同意Kael的意見,杰雷布不得不接受Kael的提議。

Kael提出了他的計劃后,四下看了看他們的房間便離開了。

“你們都怎么了?為什么要相信他的計劃?”杰雷布大聲地問道。

“冷靜,昆西,”昆恩一下激動說出了杰雷布的真名,但是其他人似乎沒有注意到這點,“你要知道現在的情況是,基勒的危險度比Kael還高。目前我們只能讓他幫忙先除掉這個所謂的‘殺手基勒’,其他的事只能時候再說了。這么說,你還有什么意見?”

杰雷布搖了搖頭,他知道不能再說什么了,他們要這么做應該是有一定的把握性的。

事情似乎并不像他們想的那樣,基勒正在尋找一樣更重要的東西,而基勒做出那些事只是一個掩護罷了。

“啊——”一聲尖叫出現在紐約曼哈頓的一個街道上。一個女的目睹了一次命案。一個她不認識的人剛剛在她的面前吸干了一個人的血液,而后這個可憐的女人也被他給吸干了血液。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4
A+
頁面寬度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