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19 19:52:2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肉肉的單戀
  4. 關注

關注

更新于:2018-03-18 20:46:05 字數:2531

  下午肉肉會出去背專業課,偷拍的那天也是雷打不動的去背書了。她喜歡在窗戶前面背書,諾大的窗子,因為是在六樓可以將西區收在眼里,抬眼就能看到學校里的旅游勝地,這樣好的地方,只有她一個人,那是十分愜意的。為了讓自己快速背完整本書,她做了決定并且公之于眾,再過幾日便是國慶,如果背不完便不回家。其實,這個懲罰,對與任何一個考研的孩子都不能算是懲罰,而是常態,為了考研好多人都會在這半年不回家,甚至暑假也在學校度過,肉肉就有好幾個同學是這樣。所以這樣的懲罰實在是算不上懲罰。可是換個主角就是了。肉肉是個極其戀家的人,家離學校也近。所以即使不是一個星期回一次也會是兩個星期回一次。長達一個月的時間不回家對她來說已是極大懲罰。所以,為了早日回家,趙肉肉同學開啟了全天背誦模式。這晚在肉肉同學大腦已是塞滿但還必須塞的情況下,發現旁邊站了兩位兄臺,并且時不時的進行一下深度交流時,內心極其狂躁。可還是壓下了心中的怒火,耐著性子背完了一天的內容。臨走時深深的看了那兩位一眼。在過了幾天后,她才幡然醒悟那倆盡然是那名男子的好友。在意識到這個以后也沒有肉肉也沒有煩憂,直到之后的之后她發現自己深深的喜歡上那名男子的時候才后悔自己當時為什么不耐著性子在多待會聽聽他們說啥。

  偷拍的第二天那名男子就已經逃得肉肉遠遠地了。可是,肉肉卻像是較了真,牟足了勁關注他。一半是喜歡,一半是愧疚。對那男子愣是上了心。開始關注他的一切細節。不出幾天便是大致了解了他的動向。在那名男子不再坐在肉肉斜對面時,來了一個更為清瘦的男子,經過這幾日的觀察,她知道了這是那名男子的好友,也就是那晚在她旁邊聊天的兩位兄臺之一。所謂愛屋及烏,因為喜歡那名男子,所以也就關注起這位。在一起學習了幾天后,也說過幾句話,這是極其不符合肉肉的性格的,對于任何一個人而言,沒有她熟不了的,但因為喜歡那名男子的緣故,卻是生生的沒有與他的好友熟絡起來。肉肉是一個主動的孩子,所以不管有多艱難她都會主動出擊,但是因為涉及到了喜歡的那名男子,便是生生收了手。

  在國慶的前一天,肉肉按時背完了預定計劃的內容,因此她極度的高興,便順其自然的坐在那喜愛人的好友的對面,這樣就可以知道他們是什么專業,哪個院諸如此類的有效信息,坐在那里也沒有收集到多少有效的信息,只是知道他是工科生。

  肉肉晚上便回家了。在放假期間,肉肉還是十分想念那名男子的,只是不當回事罷了。國慶過后的一天,肉肉與另一個好友謝安等電梯時,發現喜歡的人的好友就在身后,上了電梯后,本知現在這樣的情況再上一個人電梯就會超載,可是當時肉肉也是鬼迷心竅了竟是問他的好友你上來不?他好友沒做它想抬腳就上了電梯,不負重望的,電梯響了。那名男子面無表情得下去了。幾天的相處,雖說不是多了解,卻還是已有初步的認知,這個人是極其好面子的,如此這般定是讓他失了面子,果不其然,次日,肉肉就發現自己喜歡男子的好友去了另一個館。(肉肉喜歡的這個人名曰:姜禹舟,至于她是怎么知道的后面會解釋清楚,為了清晰的講述之后就會用舟舟或小哥來代替。)剛到圖書館的小哥似乎還不知道自己的好友已經換館了,四處尋找,先是去了他固定的地方看到好友不在就去別的館找,也是不見。小哥自從肉肉同學偷拍以后就再也沒有來過這邊,雖然還在一個館里,中間卻隔著七八張桌子幾十號子人。小哥尋找的地方必然經過肉肉,肉肉今天坐在了小哥原來的那個位置,小哥剛進門時嚇了肉肉一跳,心想自己這是占了他的座,小哥也是呆愣了一下,也只是一秒便抬腳走了。可是肉肉卻糾結上了,自己就不該亂換座位,看吧,把人家攆走了吧又。其實,肉肉完全沒必要想那么多,因為人壓根就沒想坐那。可是肉肉哪知道啊。最后她做了決定,把座位還給他,決定了就做,收拾妥當,便去找舟舟,此時舟舟與另一個好友走過來,肉肉便迎上前,說道:你回來吧,我給你騰出來了。卻換來了舟舟的一聲:哎?似乎不理解她說的意思又似乎明白了對著肉肉笑了下便走了。看著舟舟遠走的影,肉肉才意識過來,他不是要回來座而是在找人,找那個和她坐在一桌的那個好友。肉肉知道他在哪,至于是怎么發現的,是因為這是她親眼目睹的。他在七西陽。而且這好像還與肉肉也有關系。思忖著要不要與舟舟的好友道個歉,但是仔細想了一下覺得麻煩,便放在一邊,等有時間了再細想吧。這樣一過就是幾天,等再看到那個好友時,肉肉已經把這事拋在九霄云外了,看到她時才記起來這檔子事,心想是道歉,還是問下最近怎么都不來圖書館(當然這是明知故問)。可是,又在想自己到底還是沒有與他熟識到關心他的去向。所以也就緘口不言了。但是,此次他回來與原來有些許不同,愣是肉肉神經大條也感受出來了。近日來,肉肉總感覺有人在看她,抬頭總是能看到小哥好友的腦袋迅速底下。嗯,難道是有話要對自己說?憑肉肉那顆榆木腦袋是不會深究此事的,沒時間,也沒那腦子,反正有事會講的。于是她又低下頭開始學習了。如此日子倒是過得也順遂。與舟舟的好友倒是再無說過話,每當肉肉要說話時,那好友便低下頭,主動避開肉肉。但是在肉肉低頭學習時又抬頭看一眼她,眼神較之以往深邃了許多,多了些連他自己都不知道的東西。對于這些,肉肉也感覺到了,只是想,自己這樣,誰會喜歡。何苦自作多情,惹煩擾。而且那是舟舟的好友,想到舟舟,肉肉眼里再無其他。所以,對于一切,她都選擇了無知。每日看看小哥,遐想片刻便是滿足了。

  圖書館會時不時的召開招聘會,為即將畢業的學生又不準備考研的學生提供就業平臺。招聘會一般召開一天。在收拾東西時感受到了比以往更為熱烈的注視,強烈到肉肉已經無法忽視,抬頭看向他,卻不見他像往常一樣低下頭,他只是意味深長的看著她,直到肉肉汗毛炸起來時,要開口問他是自己哪里得罪了他時,他便收回了自己的眼神。斂下所有情緒,收拾東西。肉肉意識到一些東西,可又抓不住。一天后,再回到圖書館,她才意識到有些事是發生了。以為自己想多了,接連幾天都不見他,肉肉知道自己也許是猜對了,最后在七層西陽證實了自己的猜測。對于這樣的結果,肉肉只能無奈,一來他們不熟。二是她不知道自己該以什么樣的態度去問。歸其種種,她都不會去問。最后,肉肉一如既往的把這個問題拋到了一邊。時間是沖淡一切良藥。自己解決不了就不要為此多想了。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