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18 03:48:47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蕩魔天帝
  4. 第二章 生死危機

第二章 生死危機

更新于:2018-03-17 11:50:40 字數:2883

  在深不見底的礦洞中走了許久,經歷了無數次轉彎與分叉后,前方漸漸現出一縷光亮,耳邊也傳來了輕微的人聲。

  循著光亮一路向前,一處寬敞的洞室出現在前方,洞室邊緣,一名中年男子正坐在那里端著煙槍,口中不斷翻云吐霧。

  “祥林叔。”看清那中年男子的相貌,云飛按照腦中的記憶,遠遠的便叫出了他的名字。

  “誰啊?”名為祥林的男子眉毛微微一挑,放下煙槍轉頭看向從黑暗中走來的云飛,表情瞬間凝固在了臉上,而后便是一聲驚叫:“鬼啊!!!”

  被嚇得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祥林叔臉上全是驚恐之色,顫聲道:“飛少爺,冤有頭債有主,你要索命,去找那塊破石頭,別來找我呀,我是無辜的。”

  “似乎嚇到他了啊。”看到驚慌失措的祥林叔,云飛有些尷尬的撓了撓頭,這也難怪別人會嚇成這樣,任誰看見一個死人忽然站在自己眼前,都會被嚇的不輕。

  輕嘆了一口氣,云飛開口道:“祥林叔,你別害怕,我是人,不是鬼,又怎么會找你索命。”

  “怎么可能,我雖然讀書少,但你也別想騙我,你明明已經死了。”祥林叔把頭搖得跟撥浪鼓似的,滿臉都是驚懼與不信之色。

  “我是說真的,我真的不是鬼。”將手探了過去,云飛輕笑道:“不信你摸摸看,我有體溫有心跳。”

  “真的假的,我讀書少,你別騙我。”一陣忐忑猶豫后,祥林叔顫抖著伸出手,輕輕碰了云飛一下,而后就像是碰到烙鐵似的快速縮了回來,不敢停留片刻。

  “好像真的有體溫。”將手收回來后,祥林叔露出疑惑之色,大著膽子又摸了云飛幾下,確定他真有脈搏體溫后,搖頭道:“奇怪,我先前摸的時候,明明沒有心跳沒有呼吸的。”

  “我先前只是因為遭受重擊,所以心臟短暫停止跳動了而已。”云飛面不改色地撒謊道:“祥林叔你也知道,我從小身體就不太好,所以受一點小傷就昏迷過去了。”

  “原來是這樣。”祥林叔恍然大悟:“我就說嘛,飛少爺你連皮都沒磕破一點,怎么就會被一塊小石頭給砸死了。”

  面露欣喜之色,他不由高興道:“飛少爺你沒事就太好了,我先前還在擔心族長回來了該怎么跟他交代呢。”

  “什么跟我交代,祥林你又干啥了?”祥林叔話音剛落,遠處就傳來一道中氣十足的男聲,一名身材魁梧的壯漢,帶著一群人走進了洞室之中。

  “不關祥林叔的事。”怕祥林叔說漏嘴引起不必要的懷疑和麻煩,云飛趕緊搶在他前面出聲道:“只是我先前被不小心被落石砸中了一下而已。”

  “被落石砸中了?”領頭的中年壯漢看向云飛,露出幾分關切之色,道:“飛兒,你沒什么大礙吧?”

  “云仲,云族之主,云飛的二叔,將父母早亡的云飛視若己出……”

  腦海中關于中年壯漢的信息快速閃過,云飛微笑道:“二叔你放心吧,就是輕輕碰了一下而已,連皮都沒擦破一點呢。”

  “沒事就好。”來回打量了云飛幾下,確認他是真的沒事后,云仲松了一口氣,而后轉身走向一名白發蒼蒼的老者,從懷中取出十幾塊古樸滄桑的陶片,小心翼翼地交給了他。

  “是云族的大祭司。”一眼便辨認出了老者的身份,云飛微微皺眉,心中納悶:“奇怪,大祭司一向坐鎮云族從不外出,這次居然沒有任何征兆的深入礦洞,這里面恐怕大有文章。”

  按照上個云飛的記憶,暗無天日的礦洞之中,充斥著各種危險,即便是成年男子,也無法完全保證自己的安全,云族每年最少都會有十幾名男丁折損在這里面。

  如此危險之地,這次卻破天荒的,連一向身體孱弱的云飛也派了進來,如今更是發現了云族大祭司的身影,若說這里面沒有貓膩,打死云飛他都不信。

  “傳承者,開啟全息掃描模式。”

  微微后退了半步,云飛悄悄向傳承者芯片發出了指令。

  “全息掃描進行完畢,發現未儲存的陌生人類十七名,暫未發現對本體有害的目標存在。”

  “發現陌生人類強者,戰斗力為1500……”

  “發現陌生人類強者,戰斗力為1000……”

  “發現陌生人類強者,戰斗力為800……”

  “……”

  僅僅數秒之后,傳承者芯片便將整個洞室掃描了一遍,將所有數據都傳送到了云飛的腦海之中。

  “大祭司居然有1500的戰斗力。”目光詫異地看向前方的大祭司,云飛心中不禁有些吃驚,他怎么也沒想到,所有人中戰斗力最高的,居然是這個看上去弱不禁風的老人。

  似乎感受到了云飛的目光,白發蒼蒼地大祭司瞥了他一眼,而后又低下頭去,仔細觀察著手中的陶片。

  不斷摸索著手中的陶片,大祭司神情漸漸變得有些激動,甚至連身體都不禁輕微的顫抖起來。

  神情凝重地看著大祭司,云族家主云仲沉聲道:“怎么樣,大祭司,確認了嗎?”

  “沒錯,的確是玄武,獨屬于我人族真武蕩魔大帝的玄武銘紋,真武大帝的陵寢,必然長眠在我們的腳下,難怪此地會藏有大量靈礦,定是大帝陵寢中的靈氣外泄生成的。”

  長舒了一口氣,大祭司抬起頭來,語氣仍舊有些激動:“拓淵不知我云氏底蘊,以為我們認不出這些銘紋,真是可笑。”

  此話一出,四周頓時一片嘩然,猶如一石落水激起千層浪,眾人紛紛竊竊私語起來。

  “真武蕩魔大帝!”聽到這六個字,云飛也不由有些吃驚,按照他所接收的記憶,真武蕩魔大帝,乃是傳說中的荒古人族第一戰神,號稱縱橫寰宇、從無敵手。

  這般恐怖的戰力,即便是他前世所在世界的不朽神靈也無法辦到,已經屬于永恒的傳說存在了。

  “果然是真武大帝的陵寢么。”聽到這個消息,云仲也是長舒了一口氣,而后奇怪道:“真武大帝乃是我人族傳說中的至強者,他的陵寢為何會在魔族的領地之中。”

  “上古之時,幽州還不是魔族領地。”面露悲痛之色,老祭祀搖了搖頭,嘆道:“真武大帝在世之時,炎黃大世界皆是我人族領地,后世子孫不孝,才讓這些天外魔族攻了進來,連先賢的埋骨之地都被占據了。”

  聽到大祭司的話,所有人都是一陣沉默,先賢的陵寢,竟被敵人占據,這片土地曾經的主人,如今卻只能淪為奴隸,這是整個人族的悲歌,整個人族的不幸。

  沉默了許久之后,云仲忽然開口:“既然這真的是真武大帝之墓,那我們便只有一條路可走了。”

  微微頓了頓,他繼續開口道:“拓淵已經帶著部分殘片回骨魔族去見白骨魔君了,白骨魔君是魔族中少有的智者,他必然會認得玄武銘紋,也必然能猜到真武大帝之墓藏在這里。”

  “我人族至強大帝的墓葬啊,哪怕是諸多魔族之主,也會生出覬覦之心,拓淵回來的第一件事,必然是殺光我云族滅口,以免消息外露。”

  “為今之計,我們只有冒險一搏,深入大帝陵寢,獲得大帝留給后人的傳承,這樣還有可能獲得一線生機。”

  “的確只有如此了。”深以為然地點了點頭,大祭司一陣搖頭:“整個幽州都是魔族的天下,我云族想要存活下去,便只有殊死一搏了。”

  長嘆了一口氣,大祭司又道:“人都召集齊了嗎?”

  神情變得有些陰郁,云仲點頭道:“族中精壯,皆被我以加大力度挖礦為由,調進了礦洞之中,只是那些老弱婦孺,被骨魔族監視的太緊,卻沒有借口帶出來。”

  “人為刀俎,我為魚肉,我們所能做的,也只能是盡量保存我云族的有生力量了。”長嘆了一口氣,大祭司搖了搖頭:“將族中青壯都帶過來吧,事不宜遲,我們得在拓淵歸來之前,搶先進入大帝的陵寢。”

  “云亢,你立刻去將他們都帶過來。”轉頭向一名壯漢吩咐了一句,云仲復又看向手中的陶片,神情凝重,沉默不語。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