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7 14:17:1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武鼎沉浮
  4. 第002章:烏鎮小武館

第002章:烏鎮小武館

更新于:2018-03-15 18:18:32 字數:2606

  第002章:烏鎮小武館

  起床簡單洗漱后,方痕抓起桌上昨天沒吃完的半只漫頭,這是他的早飯,實際一個饅頭他通常晚上吃一半做,留一半明日做早點。邊肯邊到鎮上找那些大戶的管家,看看有沒有散工做。

  從小方痕就是在烏鎮長大,他只知神武大世界非常遼闊,大大小小的國家足有幾百個,總人口千億以計。而他所生活的地方屬炎黃帝國離京城管轄一個小鎮,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小鎮。

  神武大世界人人崇武抑文,強者為尊,武風極盛,幾乎無人不修練武技。上至國主,下至平民,只有那些毫無經濟的下階層百姓學不起,方痕便是這類人。

  修練斗技功法途徑,多是上武館或學院,有的乃是家傳,但真正能學到東西的是那些雄據一方的宗會門派大巨頭。不過這些地方招收弟子的條件十分苛刻,要想進入成為其中一員可不容易,一定是天才人物才有資格。

  就在這么個不起眼的小鎮也有幾家武館,方痕愛武成癡,每回上街總要到真武閣去人偷看一陣。工作固然重要,可一經過真武閣時,就像爛賭鬼走過賭坊一樣,被無形力量深深吸住。

  “哼```”

  “哈```”

  早市人不算多,真武閣內卻傳來不停,而又叫囂有力的聲音。方痕心中激動,可以相象到里面諸人演練斗技場景。他悄悄摸近窗口,從縫隙處往里面看,依舊是真武閣的習武場地,上百人在交流心得或切磋。

  這些學員家境算是好點的,但絕對不是富裕的,因為有錢都會上省城學院,皇家學院,甚至仙門五宗了。當然有錢還不行,還要看資質的。神武大陸錢非萬能,權非萬能,唯實力無所不能。

  所以在真武閣的習藝的人算不了什么,可對于沒見過世面的方痕來說已經是震撼萬分了。

  偷看一段日子,現在的方痕也會耍三招兩式,竟也知道修士為武生、武師、武君、武圣、武祖、武尊、武皇、武帝、武神,而凡人境就是武生、武師、武君每一境界又分低、中、高三重。圣人境是武圣、武祖、武尊,每個層次也分三重,至于仙人境,神境,方痕就不知道分不分三重了。修練功法可以疑聚武之氣,修練斗技既是攻擊對敵的招式。功法和斗技息息相關,兩者都要學。因為功法是疑練武之氣,增強武之氣的功法,有了武之氣才能催動斗技進行搏擊。

  對于真武閣的館主,方痕當然更不陌生,此人名為葉子安,三十上下,身材高大,國字臉,給人一種威嚴氣勢,乃中級武師境的人物,在烏鎮算得是極強的高手了。

  這時那真武閣的館主葉子安居上首一站,把手一招,所有學員一切動作立即停止,馬上靠攏,站列得整整齊齊,顯然是平時訓練出來。

  “武之一道,內練氣,外練技,兩者缺一不可。大家切記不要只重功法不練斗技,或者一味修習斗技忽略功法的緊要性。”葉子安的聲音滾滾,傳到每個人的耳里。

  身為館主當然要言傳身教的。

  “是!”所有的學員齊聲回應。卻有個別學員表情有異,好像不以為然。

  方痕心想:“難怪我偷學多時,只會一些粗淺的招式,怎么也疑聚不了武之氣,原來得從功法著手的呀。功法修練根本不同于斗技,而是全靠打坐冥想來完成的,我壓根偷看不到。”

  此刻方痕才知道功法是秘密傳授的,不似斗技要一式式演練,有形可尋。

  “陳元、陸紀云、梁少仁你們三個出列。”葉子安電眼一掃,就看得出這三人對自己口服心不了服,于是點名叫出來,要讓他們心口皆服。

  被叫到名的三人臉色稍變,從隊伍行出,頭垂得低低,生怕館主發火,給自己苦頭吃。

  出乎預料,葉子安并沒有生氣:“你們幾個是否有話說,盡管提出來。”

  “館主,我們其實不是那個意思,也沒有不服,只認為功法不實用,斗技才是重中之重。”梁少仁抬頭,但馬上又壓低,戰戰兢兢地道。

  葉子安點點頭,明白怎么一回事了,當下也急首解釋,只道:“好,你們三個就用自己最厲害斗技向我攻擊,讓你們看看功法的重要性。”

  “是!”師徒較藝是常有的事,平時也是師徒或學員之間相互拆招的,陳元、陸紀云、梁少仁應了一聲,分據三個方位,同時向葉子安發起進攻。

  “松風拳”

  “虎爪小擒拿手”

  “混元無極掌”

  功法斗技分天、地、人三個等級,這幾人現下使的都是人級斗技。他們不重功法,所以武之氣并不高,但斗技方面卻十分精練。

  這些斗技無一不是葉子安所授,應付三人卓卓有余,幾下挪移,即泰然自若地避開。他不打算用斗技反擊,想單憑自身的武之氣征服陳元、陸紀云、梁少仁。

  “不愧是中級武師,面對三個人的圍攻還這么從容不迫,他要是出手,只怕一招之間就能擊倒陳元、陸紀云、梁少仁了。”方痕難得見葉子安親自動手,興奮至極,就像非常忠誠的“粉絲”見到自己仰幕已久的偶像。

  陳元、陸紀云、梁少仁三人一擊不中,立即收住腳步,免得撞在一起。陸紀云反應最快,回身一拳拍中葉子安的肩膀。旁觀者包括方痕內均是地驚,葉子安竟被自己的弟子,低級武生境的陸紀云擊中,似乎是違背常理的事。

  被拍中肩膀的葉子安仍是寫意輕松,好像陸紀元這一掌根本沒對他造成任何傷害。原來他故意不躲的,當下運轉體內的武之氣,將陸紀元震退,并重重摔倒,痛得呀呀叫,半天起不來。

  這純粹以武之氣為殺傷力呀,陳元、梁少仁都知館主厲害,卻很少見他與人交手。這會看到陸紀元的斗技發揮不了作用,反而讓人家的內氣震傷,一下怔住,竟忘了出手,似乎開始明白功法的重要性。

  “陳元、少仁,你們來。”葉子安命令般的口吻叫道。

  “館主,我們深刻地認識自己的錯誤了,不用再試啦。”陳元、梁少仁心下懼怯,不敢再動手,退回原來位置乖乖站好。

  那陸紀云也讓人扶起,回去自己隊伍中去。葉子安并不真的要傷他,下手分得輕重,拿捏奇準,收發自如,所以他傷得不重,服些丹藥,擦點藥酒就全好的。

  “你們三個輕視功法,專練習斗技,是錯誤的想法。當年為師從武之初也是這么想的,因此我不怪大家。但今日必須要讓你們知道,練武先練氣的道理。”葉子安對著眾弟子講解武道,儼然一派宗師的模樣。

  方痕邊聽邊想,獲益非淺,這算得上是對武學一道的啟蒙教育。

  “功法是根本,修練才能疑聚武之氣,而斗技的催動和完善以揮則全靠武之氣。也就是說練氣為主,練技為輔。別看與交手使的都是斗技,可武之氣不強便運不起精妙的斗技。陳元、陸紀云、梁少仁三人剛才所用斗技雖然熟練,但武之氣不強,導致斗技的發揮不到原有的威力。武技修練到越高的境界,你就越能顯示出功法重要性。”葉子安毫不保留,傾囊相授。

  “練氣為主,練技為輔```”方痕嚼著這些話,似懂非懂。

  “什么人!”葉子安察覺到外頭有人,暴喝一聲,回頭直接出手,徑朝方痕方向抓去```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