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5 11:23:5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言情
  3. 驚動
  4. 第一章 宿命

第一章 宿命

更新于:2018-03-17 12:45:47 字數:3466

  千萬年來,原本隔海相望的兩塊大陸,由于天星異變導致地殼變化,至今合而為一,形成一個以東,西大陸為區分的珀蒼世界。

  在東大陸浩大無邊的土地上,大大小小數十省份,總人口已經超過了九十億。是西大陸的幾倍之多。這歸于整個東大陸的文化氣息厚重,國與國之間戰爭偃息,紛爭堙沒。

  無論是貧窮還是富裕,各個國家都以文為第一武為最末的思想作為教育理念。之所以,整個東大陸修煉界的人才凋零,遠遠弱于西大陸。

  東大陸,胡楠省,一個人口只有二十來萬的小鎮--后塘鎮,小鎮四面層層環山,里外里裹了有八九層,從高處看,小鎮所處的位置就像一顆唐冠螺的旋部最低矮處一樣,但這層層圍繞后塘鎮的大山之中,就有著東大陸很大一部分的修煉者。

  清晨,有點冷意的小風驅趕著一層輕紗似的濃霧漸漸攏上了山頭,掩蓋住了山與山之間形成的深淵怪谷。

  在一處不為人知的深處,林賀龍下意識捂了捂有些生痛的雙目,感覺一陣舒服,多年來隨著和毒品友誼的時間越來越長,這種真實的舒服感已經很久沒有享受到了。

  眼前的一切,雖然他還能辨認出這里的草木品種。但他知道,這里不是他所到過的任何一個地方。他只依稀記得火車呼嘯而來的那一剎那,他的腦海里浮現的全是剛出世的兒子和等待自己回家的老婆。怎么就到了一個陌生的地方了呢!

  掙扎著站起來看了看。自己竟然在一四面環繞的山谷內。而谷內風景一覽無余。四面環山,花滿香堆。嫣然一花海無疑。這寂靜的空間里不時傳來的幾語鳥聲,顯得異常的明亮。山谷的中間有一園形小塘,塘水碧綠,仿佛在那彰顯著它的深度。

  這時,林賀龍只感覺一陣口干舌燥。緩緩的移動到塘邊,伸手正想捧起塘水解渴。突然,一陌生面影倒在水里。嚇的林賀龍猛的后望,嘴里大喝一聲“誰”?此刻,如空谷傳音,只有四周不斷的回聲,誰誰誰誰誰,和一片被驚起的鳥鳴。林賀龍不禁雙眼茫然的坐倒在地上。

  腦海里想著剛才水中的倒影,這是誰?自己怎么變了個樣子?不過隨后,他就清醒了過來。明明自己已經臥軌自殺了,死了都能復活,還有什么不可能的?呆坐片刻,他才仔細的觀察這個明顯不是以前的自己。一身長衫雖破,但布質上層,是個富家子。皮膚白皙,長臉尖顎。因此,賀龍判斷或許自己已經發生了網絡上占據他人身體重生的狗血橋段。

  沒敢想太多,實在口渴難耐。賀龍起身喝了口水,自嘲的笑了笑道

  “咱也算的上是帥的了,比較掉渣的類型,這要是在過去,也就一個小白臉。”

  無奈的搖了搖頭,他現在必須考慮的是怎么在這里生存?這里又是什么地方?對于死過一次的人來說:人活著就是繼續為生活買單,無論過去還是將來,得一輩子。一定要想辦法離開,這里雖是世外桃源,卻難容他此刻他抱著對未知世界的七分畏懼,三分幻想。

  人生再次從來,希望將永久延續。失去的要一一拾起,這是一個承諾,也是一種麻醉。此時,賀龍相信自己會將沒踏足過的人生精彩紛呈。

  賀龍休息了片刻,便感覺全身肌肉不再那么酸痛后。肚子倒是開始鬧騰起來。恰好這塘里倒是有新鮮的魚兒。唯一麻煩的是,得找個晚上睡覺休息的地方才行。

  環顧四周一陣。賀龍一步步的朝著一個凹陷的類似洞口的草叢走去,行動倒是輕松,沒了起初的疼痛。好奇的看了看身上先前淤青的部位,此時,基本看不到有檫傷的痕跡了,只有摸上去還有一絲疼痛證明那里曾經受傷過。這說明,眼前發生的一切的確不是一場夢。這種感覺太神奇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喝了塘水的緣故?傷口恢復的如此的快速。抱著疑問賀龍拔草橫行數十米。這才發現,前面果然有一個山洞。只是洞口的草太高擋住了視線而已。從遠處不能看的太清晰。或許這洞里能通到外面也說不定,賀龍如是想到。只要有一線希望,此刻,賀龍都愿意嘗試一翻。

  剛剛走進洞口,一股清新便迎面而來。賀龍不由深深的吸了口氣,接著,又繼續往洞里走去。這才發現,山洞從外到里,四周都是平整光滑的壁面,而中間是一條盤延的石路。從路面上灑滿的灰塵來看,顯然,這山洞里曾經有人住居過。只是那人早就離去罷了。越往里面光線越是昏暗。這時,一襲疲倦感油然而生。賀龍只能無奈的選了段石路就地躺下休息。沒一會,就進入夢鄉了。

  這一覺賀龍仿佛睡了了很久似的,過去的種種好像就是在夢中。直到第二天,賀龍才被夢里火車的轟鳴聲驚醒。過去如此難以忘懷,那些個熟悉的面孔,都將永遠陳舊。三個月大的兒子,似乎自己還沒給他起好名字。帶著濃厚的不舍,賀龍猛然覺得此刻的渺然一生是如此的孤獨寂寞。

  疼痛的思念突然被一陣饑餓所打斷。賀龍忙活了好半天才從湖里抓了幾條生魚。這對于鄉下的孩子來說,顯得得心應手。只是這湖里的魚種,賀龍卻著實難以辨認。

  草草的對付完空腹。賀龍覺得好一陣舒坦。而昨天的傷口,今天也已經完全消去。那受傷的地方用手輕輕一按,也不再感覺刺痛了。活動一下手腳,賀龍沒有感覺到不適的地方。反而,此時的行動較之靈敏多了。

  吃飽喝足后,賀龍這開始打量起這個明顯人工開鑿的石洞。洞壁上似乎有不少雕刻,借著一絲光線,看的不是太清楚。但只是這僅僅的丁點通透,圖案若隱若現的地方,就讓賀龍全身的毛孔悚然。華夏五千年的傳承,無數的仙魔鬼怪圖像,現代人也并不少接觸。但像石壁上如此栩栩如生觸目驚心的雕刻,賀龍也是生平僅見。在如此孤獨的環境中,賀龍倒有幾分被嚇住了,可這對于一個死過的人來說,還達不到恐懼的地步。難道,一時間還能有比死亡更令人畏懼和恐怖的事情嗎?

  賀龍隨即點燃一堆堆篝火。撇下余悸,他不是窺豹一斑的人。但是,他的好奇心從沒有如此的強烈過。這個石洞很長。看著這些鬼斧神工的雕刻,賀龍也漸漸的進入到一種如癡如醉的秒境中。

  石壁上雕刻的是戰斗中的兩條巨龍。一黑一紅,戰的難分難離,天昏地暗。從圖形上看的出紅龍明顯占據上峰。銀色的眼眸和全身火焰紅不斷的散發著它此刻的威嚴。而黑龍仿佛在紅龍的壓迫下,顯得日暮途窮了些。也只有剩下那戰斗中堅定的雙目,仿佛在告訴他人它還活著一般。

  突然,這第一副雕刻中,賀龍好像聽到了無盡嘶吼似的,萬般殘念也如朝海般瞬間傳進賀龍的腦袋。那是瀕臨死亡時的恐懼。賀龍想起,火車臨近那一剎那,他也曾想過這樣嘶吼。戰場下,那是些無辜的人民,他們此刻就像螻蟻般慘死,一時間,整個世界生靈涂炭,萬世嗟嘆。仿若身臨其境一般,賀龍已經汗如雨下,懼從心來。

  第二幅雕刻,戰斗中雙龍有了些許微妙的變化。黑龍雖同樣處于下峰,它的雙眸發亮,似乎更是有種堅定。細處可以看到,它嘴角的龍須也微微上揚,仿佛是在譏笑對方,沒能力將它殺死。只是,高空下已經再無生靈,山地也開始崩裂。無數山火噴發的景象,像是一個屠殺后的地獄世界,一切都被毀滅。接下來幾副雕刻依舊栩栩如生。只是,每一次戰斗后,黑龍反而越戰越勇。但紅龍卻漸漸顯出力竭之態。賀龍很是疑惑,這黑龍是吃了大力金剛丸了吧?如此的經得住摧殘。搖了搖頭,他接著繼續看這最后一幅雕刻。

  咦!這最后一幅雕刻的內容已經不是雙龍。而是一個偉岸男子踏空而去的背景。但最讓人噴血的是,剛才生死兩難的黑龍和紅龍,此刻卻匍匐在該男子的腳下,隨男子凌空行去。無比的差距讓賀龍是目瞪口呆,氣的直罵:“這估計是兩條龍為爭寵而為禍人間,血染千里。然后主人出面制止了這場戰斗,攜愛寵悠閑的踏空而去?

  尼瑪,這都什么世道?這世界的生命都如此草芥嗎?哎!那個偉岸的男子還是讓他留下了不可磨滅的印象。那場戰斗中的神就是那個男人,他也是掌控億萬生命的神,此刻的賀龍也是神只是這個谷中的神,重生成神?他從沒有像此刻這么迷茫過。

  此時賀龍已經走到了山洞的盡頭,這里的空間并不大,只有個石門,沒費什么力就推進去了,石室內似乎空蕩了些,賀龍一步踏進心里剛產生是不是有小說中的常有天材地寶之類的神物,后面的石門就轟的聲響自動關上了,任賀龍千般推攏都紋絲不動的,這時室內漸漸有一股壓力產生,隨著時間的推移壓力越來越大,直至寸步難行,每踏出一步,豆大的汗就順流而下,莫名的壓力并沒有使賀龍過多的恐懼,只是這具年輕的身體抵抗起來漸露疲憊,直到賀龍兩眼一翻,就地昏死過去,剎那間,壓力頓失,仿佛從沒有過一樣,空蕩蕩的室內只有地上賀龍昏死的身體,和其呼吸的聲音,

  就在這時,白光閃過,一道高大挺立的身影漸漸的出現在室內。淡淡的身影越來越清晰,直至一個威嚴的中年男子任立空間,俯視著昏死的賀龍。從外相上看,賀龍和中年男子倒有幾許相似的地方,突然,似乎感覺有些不對的地方,中年男子眉頭微緊,良久后,中年男子的一聲嘆息打破了沉寂,:

  “孩子,這是你們的宿命。”

  之后,中年男子打出一道火色光芒溶于賀龍眉間,連帶著賀龍一起瞬間消失在室內。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