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2 07:25:03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畫之仙
  4. 前記1

前記1

更新于:2018-03-17 15:21:19 字數:4084

字體: 字號:
畫之仙目錄
共4章
  南宋年間,惡官當道,致使民不聊生,國破山河損,有識之士無不怒發沖冠,亦有當街大罵著數不勝數,而國勢時下,人心不古,終是有人極力挽回,也是為時已晚,為了避免家破人亡,有些心灰意冷之輩則選擇避隱山林,不問世事,安得自身足矣。但也有少數年輕人憤世嫉俗,練武強身,更有少數武術世家世代為國,不惜自身。

  長劍問天,彎弓射天狼,保家衛國,多少男兒志,女兒情。

  大散關自古為“川陜咽喉”,楚漢相爭時韓信“明修棧道,暗渡陳倉”就從這里經過,三國時曹操西征張魯亦經由此地,此地關控陡絕,為兵家必爭之地。這一日,只聽路上喊聲震天,大路上無數難民向南逃竄,前方又起戰事,兩軍交戰,必有勝負,宋軍大多數為臨時集聚,難以抵擋。交戰之地本是崖間小路,敵軍如沖出此地,勢必如猛虎入林,無人可擋。此時大軍陣勢見衰,眾人心中無不嘆息。就在這時,遠處馬蹄塵飛,幾百匹飛馬疾馳而來,當頭者一襲青衣,手握長劍,長發掩于腦后,雙目無情,胯下一匹棗紅色戰馬,如一離弦之箭,轉眼臨近,其身后約有五仟余人,其有三百余人,衣衫各異,一看就是武林中人。宋軍將領楊飛如油鍋螞蟻,尋思攔兵退敵之計,他本也是武功高強之輩,陡然雙耳直立,猛然回頭,雙目閃爍,精光暴起,大聲喊道:“王公子助我等殺敵來了,沖啊。”這王公子好像頗有來頭,眾軍一聽,果然戰力提高了兩了分。楊飛喊聲剛落,王公子來如閃電,已沖入敵軍,只見一柄長劍挽起數朵劍花,已斬數人于劍下,王公子兩目微皺,隨又揮起長劍。棗紅大馬似已通靈,馬身穿梭間已經閃去敵人數次刀砍劍刺。五千大軍隨后殺入,眾軍得到援力,精神不由一鎮,大軍士氣又起,喊聲震天,敵軍見事不妙,鳴鼓退兵。王公子環顧四周,不由一聲深深的嘆息。楊將軍見敵軍退走,馳馬而來,一雙大手重重的排在了王公子肩上,放聲大笑:“這次又多虧了王公子啊,不然后果不堪設想,走,回營好好喝一碗去。”王公子雙眉微皺,拱手道:“區區小子怎敢稱次大功,既然此次戰事已完,楊將軍應整軍待馬,以防敵軍忽而殺回。”王公子身后一五旬老者聞言笑道:“杰兒,楊將軍盛情。”王公子回頭道:“父親,孩兒知道。”楊將軍聞道:“還沒見過王莊主。”王莊主笑道:“好說好說。”眾人一見,知王杰性情,俱都尷尬一笑。眾人剛要打馬回營,忽然有一人陡得從馬上掉落,雙手捂肚,眾人一看俱都一驚,紛紛下馬來看,走到身前有人雙指探息,依然斷氣了。王杰眉頭緊鎖道:“中毒了。”眾人俱都有此想法。王公子疾步向前,剛要探過鼻息,忽地又有人摔倒在地,繼而陸續有人栽倒,眾人一片惶恐。王公子緊忙俯下身檢查死者身體,片刻忽然變色道:“骨毒。”眾人無不變色,但能上戰場這無不是堅毅之輩,雖有驚慌,但亦沒有慌亂。骨毒是一種無色無味的毒藥,隨空氣傳播,能波及20余里。武功越高越發現不了,待發現時,已經氣絕身亡了。由于其波及范圍太廣,所以武林中有一個不成文的規定,禁止使用骨毒,如有發現,滅其滿門。王杰學識淵博,武功之強已是當今僅有,得以辨出。喊聲剛落,便見一大批武林人士倒地身亡,王杰急聲喊道:“大伯、二伯你們…….”。隱約中王杰聽見有人在家叫他,猛然回頭,頓時雙目蘸紅,型似顛狂,然而其父已然倒地,王杰身影一晃便到其父身邊,定眼一看依然滿臉鮮血氣絕身亡,再看王杰雙眼充血,雙手緊握,百肉亂跳,棲身三丈之內塵土飛揚,忽而仰天長嘯,聲動九天。就在這時杰身邊忽然飄來一道黑影,身材瘦小,一雙明亮的大眼睛灌滿了淚水,握住王公子胳膊,急聲道:“杰哥哥,快走。”這一聲叫喊讓王公子渾身一顫,再以細聽,遠處傳來了轟鳴的馬蹄聲,王杰暗道“上馬殺敵出,下馬表衷腸,彎弓射天狼,父親的教導還在耳旁,今日賊人害我父親,我必十倍還之。”憤然劍而起,跨上棗紅馬,迎著馬蹄聲而去,黑衣人攔他不住,也上馬追去,棗紅馬乃馬中之王,她焉能追上,片刻已沒了身影。

  且說王杰,王家山莊少莊主,從小聰明伶俐,其父親老來得子,甚是喜愛,一身所學盡勤傳授,18歲已飽讀詩書,20歲劍術有成,出莊保國,得其家門影響,立桿結義軍,東奔西走,創下了大大的名堂。今日大散關告急找齊莊內高手前來殺敵,誰料到落得家破親人亡,其內心恨意大浪滔天,提劍殺向了敵軍。棗紅馬勢如奔雷,瞬的殺入了敵軍陣營,劍氣如虹,一劍一個,直奔主帥而去,然一人之力豈能和千軍萬馬沖鋒,殺得片刻,已渾身是血,分不清自己的還是敵人的,王杰心中深深的一嘆,把馬回頭,闖到陣勢邊緣已渾身無力,眼前似有迷霧遮掩。就在這時,只聽見一聲嬌呵:“杰哥,我來幫你。”王杰稍有力氣,連殺了四人,又創出幾步,這時黑衣人已來到身邊,架起王杰身體,拉到其馬上,彎刀起落間,已殺出重圍,棗紅馬隨后緊跟。片刻創出了陣區。黑衣人見王杰雙眼渙散,依然沒了主意,快馬走了三個時辰,人伐馬累,遂下馬休息,王杰精神萎靡,雙眼微閉,依然不聞不問。黑衣人喊了兩聲不見回應,雙眼充滿水滴,頓了片刻又自言自語到:“杰哥哥,無論你變成什么樣,我張月一生跟定你了。”此女名叫張月,為一個孤兒,得高人收養,練了一身好本領,5年前,其師傅駕鶴西去,張月也沒什么去向,聽說在大散關召開武林大會,心里覺得稀奇,便趕了過來,王杰意氣風發,大會中盡是其風采,少女情愫便纏在了他身上,王杰一心為國,知其心意也沒有道破,少年心事也埋在了心底。今日戰事王杰沒叫其跟隨,張月便喬裝打扮了一番,隨軍出來了,眾人忙于戰事,也沒發現。望著王杰現在的頹廢樣子和以往一比,更是心如刀割,大哭了起來。所謂破房又有連陰雨,漏船又迎頂頭風,在張月大哭之時,遠處三匹快馬急轉而來,遠遠的看見張月,三人齜牙咧嘴喊了一通,拔刀便追了過來,張月見此,急的把王杰推上馬,跨馬便跑,行的數日,來到了一片密林,張月遲疑再三,打馬便走了進去,密林外圍樹木筆直,能騎馬行人,又走了一個時辰,植被越發繁多,騎馬已不能行走,便下馬而行,張月扶著王杰,在密林里躲避追軍,東奔一陣,西走一陣,已迷失了方向,密林里暗無天日,難得有陽關,樹枝劃得張月身上滿是傷痕,幾點水滴落在了張月的臉上,舉頭望去是下起了雨,張月脫下外衣披在了王杰的身上,靠到了一棵大樹下面。這幾日擔驚受怕,張月已然疲憊不堪,倒頭便睡了過去。

  幾縷陽關照射到張月臉上,張月睡眼朦朧的醒了,回頭看了一眼王杰,只見王杰臉色蒼白,嘴唇發青,渾身顫抖,張月一驚出了一身冷汗。她略通醫理,在林中轉了半天,取了幾棵草藥,嘴里嚼碎了,也不顧男女之別,取水給王杰灌了下去。等的3、4個時辰,王杰臉色好轉,又背起王杰行了數里,出了密林,放眼望去,延綿不絕的山峰橫貫眼前,張月無助的深深嘆了口氣,放下王杰,找了些鮮花野果草草充饑。

  一座不算陡峭的山峰上,青草覆蓋,散落著不知幾何的大石,一個芊瘦得人影背著一個邋遢的男子,吃力的往山上爬著,堅定地目光不由使得人精神一鎮。這兩人就是張月和王杰,此時的張月還是那身黑衣,破損處已經用草枝縫上,已然不像一件衣服。時到中午,張月已經四肢無力,把王杰輕輕的靠在一塊大石旁,張月躺在草地上,深深的喘著粗氣,所幸她是自小習武,體質強于他人,不然早已暈倒在地。恍惚中張月沉沉的的睡了過去。

  “這是什么地方,我怎么會來到這。”張月迷茫的看著眼前,這是一片大草原,茫茫的沒有邊際,只有眼前是一塊兩人多高的橢圓型大石頭,石頭上面有細密的小孔,整塊石頭仿佛像沉在水里數以萬年的珊瑚,張月圍著石頭轉了半圈,忽的一聲驚叫,近處一看是王杰站在石頭后面,一只手頂著石頭,雙眼緊閉。張月呼喊了兩聲,王杰還是沒有回應,扶著王杰剛要坐下,忽的四周大亮,張月抬頭一看,只見一團刺眼的白光從天而降,其速如流星墜落,眨眼便來到面前,張月回手護住王杰,騰出右手剛要抵擋,白光已經落到了大石頭上,瞬間便穿到了石頭里面。張月驚起了一身冷汗,回過神細想一陣,伸出手剛要觸摸到大石頭,“嘣”的一聲,大石頭爆了開來。

  張月猛然的坐了起來,滿頭是汗,喃喃的道:“原來是場夢。”伸起胳膊擦了擦汗,看見王杰還是恍恍惚惚,深深的嘆了口氣,繼而又大哭了一場,擦干了淚水,背起王杰剛要走,回頭看了一眼王杰靠著的大石頭,怎么看怎么像剛才夢里出現的石頭,只不過個頭略小了點。張月正納悶的時候,聽見“嘎”的一聲,只見那塊石頭從中間齊齊的裂開一個小縫,“嘎嘎嘎”的響聲不斷,陡的斷成了兩半,張月放下王杰走近一看,只見一個泛黃的卷軸橫臥在里面,張月拿到手里,細看之下像一個畫卷,拉了一下沒有拉開。雖然心里驚奇,甚至平時必然心中翻江倒海,但張月現在滿心煩事,精神低落,也顧不得其它,把畫軸系在腰間,背起王杰,又步入了行程,餓了便挖些草根,渴了便喝些露水,行了數日,終于翻過了連綿的高山,眼前忽然開朗,張月不由想起了“山重水復疑無路,柳暗花明又一村”之說,王杰眼中也忽的一亮,隨即又暗淡了下去。只見眼前是一個小小的山谷,再往遠處望去三面是密集的樹林,山谷中央有一個小小的湖泊,幾只水鳥在湖邊嬉戲,離湖一箭之地,錯落有致的排列著幾排小房,張月喜極而泣,幾步向前走了幾步,忽的兩眼一黑,暈了過去。

  春去冬來、斗轉星移,轉眼三年已過,一個人跡罕至的小山谷里,幾排小房錯落有致,中央是個小湖泊,這時湖邊坐著一個青衣男子,靜靜的看著湖水,仿佛和這湖水融為了一體,幾個孩子的叫聲由遠而近的走來,男子慢慢的站起,嘴角微微的翹起。“王先生,今天我們該學什么了,《論語》嗎?”幾個孩子如黃鶯一般清脆的叫著。王先生笑道:“今天給你們講一段關于哪吒鬧海的故事。”“好哦,好哦”孩子們團團的圍著王先生轉了起來。孩子們盡興的聽,王先生盡興的講,轉眼時至午時,“先生,我餓了”一個小不點噘著嘴喊道,先生笑道;“好了,都回去吃飯吧,明天再講。”孩子們一哄而散。先生抬起頭,微微一笑,轉身走向了小屋,推門而入,映入眼簾的是一張竹床,一張竹桌,兩把竹椅,墻上掛著一個畫卷,只是畫卷是卷起來的。片刻,一婦人推門而入,纖細的身材,一張瓜子臉,小巧的鼻子,一雙美麗的大眼睛,頭上包著一塊紗巾,小腹微微隆起,手上端著一個托盤,放著兩個饅頭,一碟素菜。美婦雙眼含笑道:“杰哥哥,還不幫我來拿。”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畫之仙目錄
共4章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