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7 13:35:27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仙不永生
  4. 第一章:眼中有釘。

第一章:眼中有釘。

更新于:2018-03-18 17:49:51 字數:2584

  ***古之初,有神通大能,初生即氣海浩大而充足;靈海飄渺而靈動;百脈柔韌而通泰。

  氣海浩大而充足者,即有移山倒海之力,體若金剛磐石,無堅不摧,亦無堅可催;靈海飄渺而靈動者,其鼻耳口眼靈異與常人,往往可觀視萬里之外,聽聞萬物之聲,靈海發力亦有奇幻玄玄之妙用;百脈柔韌而同泰者,可學二者力法,習速驚人,雖無至極致,然兼得二者,成后亦有巨大法身圣象,威力驚人,不弱二者!

  聽聞或有長生者、不死者、重生者,吾空余千載,終其為未見矣!后人如吾等,一因天道元氣消散,二則資質愚鈍。固,氣海涸而微,靈海沉而鈍,百脈封且固!因無靈異,無氣力,無法門而入!

  所謂一花一世界,一體道三千,人為萬物之靈長,蘊玄宇之奧妙,生而智慧,為天地子,為山河靈,為五行主,為大千尊。

  然,天元消,道法散。吾等后人不得天之眷,神不通,法不生,與畜生等,嘗輪回苦,命之不受,運之不曉!悲哉、惜哉……

  吾有緣,得氣海之門而入,著此書,遺后人以觀,然其書亦未全,或有差池而不知,望自慎之……

  窺仙道人,著。

  ***

  凌晨,太陽還未升起。

  操場角落的石階上,葉陽晨看著手中泛著枯黃的半本殘書,腦海中幻想著那個陸地飛仙,玄幻奧妙的神奇世界,不覺神往,生在那樣的世界,該何等逍遙……

  神馳許久,他從想象中清醒后不由苦笑幾聲,這世界哪有什么神仙?所謂妖魔神仙不過是人的臆測幻想而已,古人以為天上有神仙,可是科技文明將人送上了天,誰也沒看到半個神仙,事實證明,這一切只是神話而已。

  神鬼之說雖源遠流長,卻無佐證,葉陽晨對所謂鬼神一向嗤之以鼻,然而這就是人的奇妙矛盾之處,輪到自己身上,卻依舊忍不住期待幻想。葉陽晨嘆了口氣,自嘲道“葉陽晨你腦子是有病吧,這種事你也信?竟然還花了這么長時間時間去研究這破書,腦子進水了吧……”

  只是萬一呢?雖說大多數的萬一沒有萬一,但葉陽晨卻莫名的期待著,甚至找出了很多說服自己的地方。

  首先這本殘書是用蝌蚪文寫的,極其艱澀難懂;其次這本殘書雖非古代神魔小說,卻寫了一部分作者的見聞,就是這些見聞里那個飛天遁地的世界吸引了葉陽晨。

  殘書的作者窺仙道人更言之鑿鑿,仿佛確有其事,很難令人不相信。

  葉陽晨仰望著東方的一絲曦光,充滿向往,然而當他不經意間掃到那個徘徊在自己前面的雪白身影時,心情瞬間惡劣起來,只剩下一種想抽飛那個女孩的情緒。前方四五丈處,一個穿著白色休閑衣褲,白色休閑鞋子,就連肌膚也白的像是剝了殼的雞蛋,雪嫩光滑,讓人忍不住垂涎三尺,想咬一口的女孩。

  她整個人,除了瀑布般披散至腰間的烏黑長發,以及裝飾在清絕臉蛋之上寶石般的清亮眸子之外,一身皆白,配以清冷的氣質,給人一種冰清玉潔的印象。

  這樣有著傾城之姿的女孩,不敢說所有男性都會喜歡,但也可以肯定百分之九十九點九的男人絕不會討厭她,此時的葉陽晨,恰恰是那百分之零點零一中的一個。這事得從兩周前說起,兩周前葉陽晨經過千辛萬苦,將殘書的語言翻譯完畢,從書中得知修煉方法,找遍了藍海大學,終于到了這個符合自己條件的地方,也就是他現在坐的地方,操場最里面被臺階遮住的地方。

  清晨的操場本就沒有多少人,更不會有人走到里面這個角落,加上這地方又符合自己需要的“面對東方”這個條件,可說是絕佳所在了。然而讓葉陽晨郁悶的是,他來這里只修煉了一天,第二天這里就莫名其妙多了個女孩,他本來以為只是偶然,誰知第三天她也來了,第四天,第五天……兩周來,她非但每天都來這里早讀,而且每天都來得很早,這叫他怎么能不惱火?有什么辦法可以把她逼走?葉陽晨再一次動了心思。這想法幾天前就誕生了,只是沒有進行而已,不是他想不出辦法,而是他知道這個女孩看起來雖絕美清純,卻并不像她的外表這么純潔好欺,趕她走未必那么容易。

  這個女孩叫冷星顏,對于他的名字,葉陽晨可以說是如雷貫耳了,藍海大學沒有聽過她名字的只有一種人,那就是聾子。

  她和葉陽晨一樣是大二學生,聽說高中時因其絕世容顏,被近幾年新崛起的游戲界龍頭老大鴻鵠網游公司以一千五百萬巨額請去代言最新游戲《乾坤》,因此名聲鵲起,后來還發表過兩張專輯,貌似挺火,不過葉陽晨不喜歡什么情啊愛啊、纏綿悱惻的歌,因此不怎么清楚!

  僅這一次就讓她身價過千萬,而且他常聽人說起冷星顏性格,尤其是追求過他的人,提到冷星顏簡直像是提到魔鬼天使的結合體一樣,又愛又怕,這個看起來冰冷純潔的女孩顯然卻絕不像她的容貌那樣良善,再加上她在藍海大學的超強人氣,讓葉陽晨著實不想得罪她。太陽從東方升起。

  陽光照耀大地的瞬間,清冷的早晨突然有了幾分暖意,冷星顏似乎被溫暖的陽光從死寂中喚醒,輕輕合上手中的書,結束了夢游般的吟讀狀態,眼睛的余光在葉陽晨身上一掃而過,仙子一樣飄然而去。

  冷星顏走了,這個角落終于獨屬于葉陽晨了,他本該高興,可是太陽已經升起,而且再過半個時辰就要上課了,他要這地方還有什么用?

  他深深吸了口氣,連同心中的不快一起吐出,站起來向著草場外走去,原本徘徊在操場上的十幾個女孩商量好似的,短短幾分鐘內消失無蹤,偌大操場只有他孤零零的一個人。葉陽晨嘆了口氣“媽的,要是一早上都像現在這樣清靜,該多好……”

  宿舍,幾個舍友已經起床,兩個在洗臉刷牙,兩個在玩電腦,看到葉陽晨回來,躺在床上玩電腦的田向日百忙中抬了抬頭,問道“你這兩周在做什么?交女朋友的話,是不是該請客啊?”

  “沒有!”葉陽晨不覺想到那張讓自己快要恨死的清麗臉蛋,真要是有她那樣的女朋友,恐怕會羨慕死藍海大學的群狼吧?

  “切,少裝了!你就承認了吧,說出來大家聽聽啊,我們還能幫你把把關。”

  “就是!”另一個玩游戲的王炫附和道。

  “就是……”另外兩個舍友在洗手間中起哄起哄著。

  葉陽晨懶得理會,準備好書便躺在床上,等著他們一起去上課。

  他們宿舍是六人宿舍,卻只有五個人,其中三個舍友已有了女朋友,田向日就是一個,他家里是搗鼓古玩和賣葡萄的。是的,古玩和葡萄,天知道他們家為什么會同時操持這兩種截然不同的職業,他家境富足,沒有什么大志向,常掛在嘴上的一句話就是:我的人生就是一場尋找,找到我到底為了什么活著?我活著到底是了為什么?

  對于這句話,葉陽晨可以理解,畢竟像他這種富家子弟又是獨生子女,根本不用為了錢發愁,而以田向日三不管性格來說,前途也都全然不在心,因為他根本就沒有要做一番事業的心思……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