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0 08:45:1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門徑通天
  4. 第二章 老徐的改變

第二章 老徐的改變

更新于:2018-03-18 20:04:24 字數:3622

  對于擁有了兒子的老徐來講,養育兒子自然而然地成為了頭等大事!

  曾經只是一個人生活,一個人吃飽全家不餓,但現在咱不一樣了,咱得照顧兒子!

  老徐對做一位稱職的父親很感興趣,但是他是否真的能夠做到就不得而知了。

  老徐打算將來讓孩子進入石頭城里唯一的那所小學堂,讓小刀也學會認字,常聽別人說什么知識就是力量,雖然自己不太明白這句狗屁話,但想來多讓小刀學習一些知識還是有好處的。

  再說了,老徐知道,大家伙對于能夠認字的人始終保持一種比較尊敬的態度,別人可以瞧不起自己這個屠夫,卻堅決不能瞧不起自己的兒子!

  老徐想好了,雖然去學堂念書很貴,但是哪怕是砸鍋賣鐵,將來也要講小刀送到學校。

  現在小刀還很小,所以老徐每次出攤子賣肉的時候,都帶著小刀。

  自從發現小刀算數能力超過自己之后,老徐便理所當然地將賣肉算賬的工作交給了小刀,美其名曰培養孩子的計算能力。

  但是還別說,自從小刀接手賣肉算賬的這份工作之后,老徐賣肉的效率那還真是提高了很大的一節!而且從未算差過一次帳!

  老徐對此表示,都是自己教得好!

  當然了,孩子聰明也是一方面的,也不看看是誰的兒子,能不聰明嗎!

  對于小刀的聰明,老徐感到發自內心的高興。

  對于小刀的教育問題,老徐很是費頭腦,從來沒有接觸過孩子的單身漢,總是感覺有些摸不到頭緒。

  但是好在從來就沒有什么能夠難道老徐同志,不就是教育兒子嗎,這有什么難的。

  這不,今天有一家姓李的要殺牛,找到了老徐,一聽有錢賺,老徐抱起小刀拿起大刀就向老李家快步走去。

  在老徐的思想里,可沒有血不血腥的說法,自己本就是一個屠夫,鮮血,實在是司空見慣。

  至于小刀,拜托,作為屠夫的兒子,怕血?這不是埋汰人一樣嗎!

  小刀要是連血都怕,那還是自己的兒子嗎?

  老徐手起刀落,一顆大好的牛頭便飛上了天空,緊隨其后的,還有那像噴泉一樣的鮮血!噴的滿天都是!

  老徐的臉上沾了很多的鮮血,看著眼前的場景,對自己的手法感到相當滿意,咧嘴嘿然一笑,更顯得猙獰恐怖!

  旁邊的李家戶主看到老徐那嚇人的樣子,感到渾身都很寒冷!

  殺個牛,咋這么嚇人呢!剛才就不應該好事在這里瞎看,真是嚇人啊。

  李家戶主趕緊轉身離開了這片血腥的地方。

  看著離開的李家戶主,老徐的眼中露出了不懈,這也叫個男人?這都怕,真是熊透了!

  回過頭來看向小刀,只見小刀還在看那噴涌而出的鮮血,根本就沒有一點害怕的樣子。

  小刀看向了臉上沾著很多鮮血的老徐,小臉很是認真地看著老徐:

  “爹爹,這血,真好看!”

  按照常理,任何一個家長聽到自己的孩子說出這樣一句詭異的話語,都會感到很不對勁。

  但是,老徐卻不是一般的家長,聽到兒子這樣的回答,他感到老懷大慰啊!

  看看,這才叫屠夫的兒子!

  瞧瞧,這才是我的兒子!

  這才配是我徐一刀的兒子!

  看著小刀那一臉的歡喜,老徐露出了一個自認為很溫柔的笑容,但實際上滿臉大胡子再加上一臉的鮮血,這一笑在別人看來要多恐怖有多恐怖!

  但是,在小刀的眼里了,這卻的確是一個溫柔的笑容。

  “兒子,你喜歡就好,以后我天天帶你見血!”老徐很是豪爽地向小刀許諾。

  “爹爹最好了!”小刀馬上張開自己的雙臂,準備獻上自己的擁抱!

  老徐很是配合兒子,馬上蹲下身體和小刀使勁地抱了抱。

  在這一刻,

  小刀感覺自己很幸福,

  老徐感覺自己很幸福。

  就這樣,從此以后,石頭城的人們都發現,屠夫老徐每次去殺牲口的時候,都會帶上他那個撿的兒子。

  當然了,誰都不敢當著老徐的面說老徐的兒子是撿的,否則你指定得挨上老徐的一頓暴打!

  石頭城有那么一伙沒什么正事的青年,整天在街頭做些下作的勾當,他們總是去收街邊商販的所謂的保護費。

  他們人多勢眾,所以大家伙沒什么辦法,也就只能交錢了。

  之前老徐也會交保護費,主要老徐是不想惹麻煩,況且自己的收入也能夠承受這樣一筆費用,既然這樣一筆費用可以打發走這樣一群討厭的人,老徐倒是也認了。

  這一天,那一伙人又來老徐這里收保護費了,領頭的那個是一個人叫虎哥的混混頭目。

  “徐屠夫啊,該交錢了啊。”

  虎哥最不愿意來收老徐的錢了,每次看到老徐那猙獰的外表、魁梧的身軀、還有他手中緊握的那把切肉的大刀,他心中都有點緊張,但問題是,不收老徐的保護費,他們便難以樹立威望!有一個不交的,便會有第二個,便會有第三個!而這種情況,是絕對不允許發生的!

  好在老徐這人還算識趣,每次都會交上保護費。

  “哎呀,這小子便是你撿來的兒子吧!你挺會撿啊!”

  閑著無聊的虎哥看到了坐在案臺上的小刀,想到最近說老徐撿到一個兒子的傳聞,便和老徐胡亂說了幾句。

  手中拿著銅錢正打算遞給虎哥的老徐,突然間將已經伸出去的手收了回來,

  “你再說一遍。”

  老徐的聲音顯得很是低沉陰森。

  虎哥根本沒有想到這隨便的一句話竟然會惹得老徐生氣,看看周圍那么多看熱鬧的人,虎哥知道,今天自己如何都不能服軟,否則自己這幫人的威望就將徹底喪失。

  看看自己身后這么多的弟兄,虎哥頓時感覺自己底氣足了很多,對老徐大吼道:

  “怎么的啊,說你兒子是撿的你還生氣咋的啊!你一個破殺豬的,你裝個什么勁啊?”

  很多時候,人們都會圖一時的快意而說出一些不該說的話,然后付出慘重的代價,就像此時的虎哥。

  虎哥沒有想到,他手下的兄弟沒有想到,周圍的群眾沒有想到,小刀也沒有想到。

  老徐拿著自己那把砍肉用的大刀,直接從賣肉的案臺后面走出來,然后在所有人都沒有反應過來的情況下,唰的一刀,然后就看到一條胳膊沖天而起,還有緊隨其后的一道血箭。

  所有人都愣住了!

  虎哥自己也愣住了!看著那條躺在地上的胳膊,感受到肩膀處傳來的劇烈的疼痛,他終于反應過!自己的胳膊沒了,自己的胳膊沒了,這個賤貨屠夫竟然砍掉了自己的一只胳膊!!!

  虎哥內心中只短暫地存在了一絲的恐懼,但是瞬間便被那滔天的怒火所掩埋了。

  “還他媽愣著干什么啊,都他媽給我上!揍死這個……”

  然而還沒等虎哥把話說完,便被唰的一聲打斷。

  隨著這唰的一聲,又是一條胳膊沖天而起,又是一道血箭噴灑漫天。

  這回沒人愣住了,這次所有人直接變傻了。

  虎哥向左轉頭低頭看了看,又向右轉頭低頭看了看,兩條胳膊都沒了,都沒了!

  兩肩傳來的徹骨的疼痛提醒著他,即便能活下來,這輩子,他也廢了。

  或許是因為失血過多,又或許是因為打擊太大,虎哥直愣愣地躺在了地上。

  虎哥這一幫人雖然成天打架斗毆,但是又何曾見過這樣血腥暴力的場景!看著那個隨手間砍掉了虎哥兩條胳膊的惡魔,所有人都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一步。

  現場安靜得可怕,然而正是因為這可怕的安靜,才能夠讓人們清晰地聽到小刀那清脆歡快的童音:“爹爹,他的血很好看!”

  在這樣一個場合里,聽到一個小孩高興地說人的鮮血好看,顯得是那樣的詭異。

  “兒子喜歡就好!”老徐回答的豪氣干云!那種感覺,就好像是孩子喜歡吃雞腿,然后答應孩子下次還買一樣。

  在老徐的眼里,砍人和砍牲口并沒有什么區別,都是手起刀落那么點事,所以他在砍虎哥的時候,沒有任何的心理障礙。既然兒子連殺牲口的場面都不害怕,那自然也就不應該對殺人的場面害怕,所以老徐想當然地認為自己兒子的表現很是正常。

  然而老徐感覺正常,卻不代表別人感覺正常。

  所有人都對小刀的表現感到詫異,更準確地說,是對這對父子感到詫異。

  誰曾見過喜歡鮮血的孩子?誰又曾經見過鼓勵孩子喜歡鮮血的家長?

  這真是天生的一對父子。

  “還有誰敢把剛才的話再說一遍?”

  老徐的聲音很低沉,很陰森,很恐怖。

  不知是誰帶的頭,虎哥的那幫手下轉身就要逃跑。

  “給我回來!”

  看到這幫人要逃跑,老徐大吼了一聲。

  這幫人的身子就像中了魔法一樣,說停就停,就沒一個人敢繼續跑。

  一幫人都直勾勾地看著老徐,生怕他再提出什么可怕的要求。

  “把他帶走。”

  老徐指了指躺在地上生死不知的虎哥。

  一幫人馬上上來七手八腳地將虎哥快速抬走,每個人都想快點離開這樣一個恐怖的地方。

  “爹爹厲害!”幼小的小刀雖然不太明白到底發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卻不影響他明白自己的爹爹剛剛做了一件很牛的事情!馬上送上贊美。

  “那是必須的!”面對兒子的贊美,老徐表示,要虛心接受。

  看著這么會來事的小刀,老徐感覺真是很高興。

  石頭城非常偏僻,整個小城也沒什么需要管理的,所謂的城主更像是一個擺設。

  城中畢竟是出了血案,老城主帶著幾個瘦不拉幾的衙役緊張地來到了案發現場,但是看到膀大腰圓、面目兇惡、手拿大刀的老徐,這句“逮捕”就始終沒能說出口。

  老城主最終只是說了句“以后注意”便匆匆了事。

  老城主心中跟明鏡似的,惹急了這蠻橫的屠夫,估計自己這一伙人都得和虎哥一樣沒了胳膊。

  看著像逃跑一樣離開的老城主,老徐明白,因為小刀的到來,他將會發生改變,很大的改變。

  因為,他不允許任何人欺負小刀。

  因為,我是他爹。

  因為,他是我兒子。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