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4 12:47:4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道武終極
  4. 第四章 少年命 亂世冷雨

第四章 少年命 亂世冷雨

更新于:2018-03-17 20:29:18 字數:2755

  過了避雨廊坊,是一間古樸的小樓,說是小樓,卻有小半個純陽宮那般大小。

  進了小樓,眾人看到的,是擺放已好的桌椅板凳,和普通酒樓的陳設竟然毫無區別。

  過了一樓,妙齡女子帶著棋陣道等人,上了二樓的階梯,二樓的裝飾開始講究起來。

  每一間房間都極大,圓形的扇門雕刻山竹水流,很多木質都是眾人從未見過,散發著一股清香之氣,扇門上都鑲嵌有檀木牌匾,上面以渾然天成手法書寫著房間的名字。

  “北苑青竹,南荒桃花,天地傾墨池,一劍絕昆侖。”妙齡女子輕輕一語,說道:“此屋名叫青竹北苑,取自千年之前九華山名人,顧倩笙的道號。”

  眾人點了點頭,隨即女子停下腳步,對著眼前純宮之人說道:“此屋留給未現身之人,還請貴客現身。”

  棋陣道一聽,心下一驚,心道:未現身之人,怎的我都沒發覺?

  “謝謝”,有氣無力的話,一位身穿貂絨披風之人,赫然出現在眾人身后。

  “你是純宮子弟?”棋陣道驚覺此人武息,似乎是純宮一脈之人,隨即問道。

  那人臉色蒼白,有氣無力地回道:“純宮子弟算不上,或許以前是,現在早已不是。”

  棋陣道一聽此話,更加疑惑,繼續問道:“可否言明?”

  “不可言明”咳嗽一聲,那人轉身看了眼玲瓏宮主,玲瓏與其對眼瞬間,驚覺似乎在哪里見過這人。

  “剩下之人,依次安排在青竹北苑左側房間,若有什么吩咐,只需搖動屋內風鈴即可。”妙齡女子打斷眾人講話,指著左側之屋,示意眾人入住。

  “明白,一路勞煩。”棋陣道點了點頭,讓眾人各自進屋休息。

  妙齡女子也微微施了一禮,隨即退了下去。

  “玲瓏留下,其他人隨踏月退下,若有什么事,可直接找我。”棋陣道一邊說話,一邊遞給了眾人一塊銀色徽章,說道:“此徽章用于示警。”

  踏月宮主接了徽章,隨即帶領其他宮主依次入住。

  留下的玲瓏不解疑惑,說道:“剛剛那人的眼神,我似乎在哪里見過,可又想不起他到底是誰?”

  “不是朋友,就是敵人,他竟然能隱藏行蹤,混入我們之中,想必也是需要借由我們,進入素君客棧。”棋陣道微微一沉吟,繼續說道:“但愿不是敵人。”

  玲玲點點頭,想想那人把行蹤隱藏地如此,實力只怕不在棋陣道之下,更別說自己了。

  “那我們接下來要怎么辦?”玲瓏問道。

  “一些事情,我已經實現交待了踏月,剩下的事情……”

  玲瓏附耳傾聽,棋陣道把具體布置講給她聽了之后,便讓玲瓏回屋,等待著純陽比試的到來。

  卻說那身穿貂絨披風之人,緩步走進青竹北苑,一時間看著屋內陳設,愣愣出神,似乎這里有著他無盡的回憶一般。

  “師父當年到底在這件屋子留下了什么?”自言自語的問,無人知曉答案。

  一聲熟悉的笑聲,如仙鈴音碩,素女緩步走入青竹北苑。

  “若有雪神在,可知少年命?”素女走到那人身后,輕輕問道:“少年命,這次怎么不見明珠姐姐和你一塊了?”

  “明珠?”少年命疑惑一聲,轉過身說道:“明珠是誰?”

  素女嘆息著搖搖頭,說道:‘看來你的病越來越重了,我不能出素君客棧,只能從天外幻境看到你,自從上次你從這離開之后,已經整整三年了。”

  “是啊,我的病連師父也說好不了,更別說其他人了。”少年命環顧整個屋子,繼續說道:“這是師父曾住過得屋子,我卻再也見不到師父了。”

  說道此處,少年命黯然的低下了頭。

  “也不是沒有機會,只是機會渺茫了一些。”素女從懷中取出了一個瓷瓶,從中倒出一顆藥,對少年命道:“服下吧,可保你一時。”

  少年命接過藥,謝了一聲,隨即服下了藥丸。

  藥丸入體,一股暖意席卷全身,臉原本蒼白的臉,竟浮現了一絲血色。

  “此藥名貴,望能助你達成心愿。”素女道。

  少年命點了點頭,隨即問道:“這是什么藥。”

  “補藥而已,對面屋子,自由貴客相助。”說罷,素女輕笑一聲,轉身便離開青竹北苑。

  少年命一時心里充滿感激,細想素女走時的話,不由得走出了屋子,往對面的房間走去。

  欲看看素女所說的貴人,究竟為誰?

  亂世閣,少年命抬頭看了看此屋名字,覺得此這名字好生怪異。

  “既是有緣,何不進來坐坐?”暮然一聲話語,從亂世閣中傳出。

  “在下打擾了。”少年命施禮一拜,緩步走進了亂世閣。

  亂世閣內,一方石桌擺在屋子中間,一位儒雅的紅衣少年,正笑著看向自己。

  少年手拿折扇,眉清目秀,一副儒雅相貌。

  “我原本想住你那屋子,可惜無緣。”紅衣少年笑著說道,“在下亂世冷雨,九華山之人。”

  “在下少年命,無根浮萍。”少年命回道。

  “正巧,我這邊缺一個下棋之人,可否陪我下一局?”亂世冷雨折扇一合,看向少年命。

  “在下卻之不恭。”少年命應聲,坐在了石桌之前。

  石桌方圓古樸,上刻有縱橫之線,儼然是一個天然的棋局。

  “兄臺帶病,起先吧。”亂世冷雨道。

  “嗯”一應聲,少年命落子玄武之位,以固守之意起手第一步。

  亂世冷雨點頭贊賞,回手一子,竟是大同之位。

  少年命見對方出手亦是不凡,更是收斂心神,全神以對。

  兩人便這樣你來我往,匆匆下了百手,棋局棋路,針鋒相對,亂世冷雨撥弄折扇,顯得輕松自在。

  反觀少年命,額頭已經滲出了顆顆汗珠。

  終于,勝負只在一回,亂世冷雨輕聲一語道:“這局我占了便宜,就此停手吧。”

  “冷雨兄棋路精妙,在下拜服。”少年命低聲道。

  “不不不,是教你下棋之人,故意沒教你一些東西,所以才讓我贏,算起來,我更想和那個人對手一番。”亂世冷雨道。

  少年命嘆息一聲,“師父不要我了,我也找不到他,恐怕冷雨兄沒有機會了。”

  亂世冷雨搖了搖折扇,說道:“有緣自會相遇,我不急,兄臺也不需著急。”

  少年命點點頭,心想:雖然說是這么說,但師父究竟去哪了,怎么會不要徒兒了。

  “看你根基之傷,已經深入骨髓,既然你陪我下了一局棋,又與我有淵源,我送你兩件東西,或許能幫到你一二。”

  說罷,只見亂世冷雨翻手間,折扇已然消失,轉瞬而來的,是一點快得不可思議的紅光。

  那光猶如天外閃電,一瞬之間沒入了少年命額頭。

  少年命閉目以受,一套博大精深的道法,源源不斷地流轉腦海之中,少年命撲捉道法痕跡,將起融入了自己的根基之中。

  一時間,原本只有一絲血氣的臉色,竟變得紅光滿面。

  少年命長長呼出一口氣,對亂世冷雨謝道:“多謝冷雨兄。”

  “不用謝,只是多保你一年之命而已,剩下的時間,還是要靠你自己。”亂世冷雨翻手折扇,又遞上了一枚紅色戒指,說道:“自我之下,見此戒指,都不得為難。”

  “這……”少年命感覺禮物太過貴重,剛想婉言推辭時,卻發現,亂世冷雨早已消失不見。

  少年命見對方有意躲閃,便不再有推辭之意,將戒指帶上了手指之上。

  而在遠處的門外,亂世冷雨則無奈地搖頭道:“要不是那丫頭非要我留下禮物,才能進素君客棧,我才舍不得送這兩樣貴重東西。”

  輕搖折扇,紅衣飄飄,亂世冷雨不由得笑道:“要是他沒造化,這兩樣東西我還得拿回來。”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