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6 17:20:47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凌亂萬界
  4. 第二章 殤(下)

第二章 殤(下)

更新于:2018-03-16 16:15:48 字數:3303

  “雪兒!!!”

  目睹自己妻子的消散,李云烈憤怒至極,只見他仰天長嘯一聲,一股血色氣浪以其身上為中心爆發出來,強烈的氣浪把還在與其纏斗的李云天直接逼退了數百步之外!

  “大哥…”一直面無表情的李云天看到李云烈此時的狀態,臉上首次出現了一剎那的擔憂!

  “李偉!我李云烈發誓,今生與你不死不休!”此時的李云烈雙眼赤紅,一縷縷血色的氣息縈饒在身,李云烈為了殺死李偉竟然不惜燃燒血脈,現在他的心中只有一個想法,那就是殺了李偉為自己的妻子報仇,哪怕是要付出自己的生命!

  血色的氣息越發的強烈,當達到極至之時,李云烈前方出現了一把銀色的古劍,古劍周圍鐫刻著無數的靈紋,散發著攝人的威壓!只見李云烈在古劍出現之后,猛的咬破舌頭,往劍身上吐出了一口精血。

  古劍低鳴,本來銀色的古劍在沾到精血之后周身纏繞上了血色,一股瘋狂的氣息在古劍上顯露了出來。

  李偉似乎早就意料到李云烈會有如此過激的反應,在李云烈大吼之時,李偉根本就沒有在意,那時的他還在不斷的嘗試著想要破開慕容雪臨死之前布下的屏障,他沒有想過要放過李浩兩人,他要趕盡殺絕!

  直到感覺到那瘋狂氣息,李偉淡然的臉色才發生了變化!沒有繼續攻擊屏障,李偉猛然回頭看向了李云烈的方向。

  準確來說,李偉是看向了散發這股瘋狂氣息的所在,那把已經變成了血色的古劍,當看到那把古劍之時,李偉的臉色終于大變!

  “那…那是天殘劍!”失聲之中,李偉不自覺的退后了幾步:“他為什么會擁有天殘劍,那是與族火同等的存在…”一想到剛才族火輕易就焚滅慕容雪,李偉不禁頭皮發麻。

  根本就沒有給李偉太多的思考的時間,當李偉退后之時,李云烈就已經大喝一聲,右手緊握著古劍,驟然的往前一刺。

  隨著這一刺,李云烈如同跟古劍融合在一起,在半空之中化成了一把數十丈長的血色巨劍,帶著一種決然的氣勢,劍尖所指正是李偉頭顱所在!

  “人劍合一!不好!”看著空中那氣勢非凡的巨劍,李偉毫不猶豫祭出了一塊青色鐵牌,瘋狂的往其上輸入著法力,只見鐵牌青光大放,主動飄浮到李偉的前方,以鐵牌為中心,快速的形成了一個丈許方圓的青色鐘型光罩,把李偉護在里面。

  “為了一個魔女,真的值得么?”同一時間,李云天神情復雜的看著血色巨劍,心里似乎正在進行著一番激烈的斗爭,不過他只是猶豫了一瞬就重新堅定了起來。

  輕嘆一聲,李云天把全身法力都傾注到手中長槍,只見長槍同樣發出低鳴,從李云天手中飛奔而出,在半空中化為了一條巨大火龍,咆哮著突向了血色巨劍的方向,而消耗法力過度的李云天此時臉色發白,正緩緩的從空中降落到地面。

  帶著李云天堅定的信念,火龍撞向了血色巨劍,可就在這個時候,巨劍突然一分為二,巧妙的讓火龍從雙劍中間穿過,從而撞向了遠處的地面上,躲過火龍之后,巨劍又重新合一,繼續的刺向李偉。

  這一幕讓李云天略有所思,巨劍在閃過火龍之后,猛然加速,下一刻就刺到了由青色鐵牌形成的光罩之上。

  一聲驚天巨響,兩者撞擊處掀起了一陣氣浪,吹散著周圍的一切。撞擊中心更是龜裂了一片,揚起了一片風沙。

  本來就算李云烈燃燒血脈,也不會讓李偉如此狼狽,可是在天殘劍的加持下,這攻擊已經能夠威脅到李偉的生命了。

  這時的李偉頭上冒著絲絲的細汗,正竭盡全力的維持著鐵牌的防護,這青色鐵牌是李偉的保命之物,防御力驚人,在李偉全力輸出法力下,一時之間勉強阻擋住了李云烈所化巨劍。

  可這阻擋只持續了幾息的時間,巨劍之中就傳出了李云烈瘋狂的吼叫聲:“李偉,今天你必須要為自己所做的付出代價!”

  話音剛落,一股更加濃郁的血氣從巨劍上涌出,緊接著巨劍閃爍著耀眼的紅芒,下落之勢猛然的加重了幾分!

  本來就只是在勉強支撐的光罩,在這股巨力沖擊下漸漸不支,“咔嚓”一聲,劍尖所撞之處出現了一條裂痕,隨著時間的推移,裂痕逐漸的增多,直到十息之后,光罩終于支撐不住,化成了漫天的碎片,那青色鐵牌也在光罩破裂之后化為了灰燼。

  鐵牌消散,李偉如受重擊,猛然吐出一口鮮血,這時的李偉看上去氣息混亂,仿佛已經失去了抵擋能力。

  擊碎了光罩,巨劍并沒有受到太多的影響,一股凜冽的劍意驟然而出,此時巨劍離李偉只剩下三步之遙,望著近在咫尺的巨劍,李偉能清晰的感受到從巨劍上傳來的殺意!

  “放肆!”

  就在李云烈馬上就要手刃仇人的時候,虛空中突然傳出了一聲如雷般的大喝聲,一只有如枯枝一般的手掌毫無預兆從巨劍劍尖前方的虛空中閃現。

  就這么一只平常人大小的枯掌,卻驚人的把李云烈所化血色巨劍擋在了李偉眉心三寸之處。

  “哼,只不過是解除了天殘劍的第一層封印就妄想軾叔!李云烈,你心中還有沒有家族!”

  如雷般的聲音再次一響遍虛空,在聲音之后,只見擋下巨劍的枯掌突然五指往內一抓,一聲聲碎裂之聲響起,那把血色巨劍竟然在這輕輕一抓之下四分五裂!

  巨劍碎裂,李云烈的身影重新出現,不過剛一出現就好像給一股巨力擊中,往后滑行了很長一段距離才堪堪停下了腳步!

  捂住自己的胸口,李云烈半跪了下來,連續吐出幾口鮮血,而其手中的天殘劍血色暗淡,明顯也受損不輕。

  “枯榮手?!原來如此!怪不得家族里只來了兩人,原來李偉除了利用云天的忠直外,還請到了六祖出手!可就算如此,那又怎樣!”

  擦了擦嘴邊的鮮血,李云烈掙扎著從地上站了起來,血紅的雙眼看了一眼枯掌,沒有任何回答,李云烈的身上再一次縈饒起濃郁的血氣。

  “冥頑不靈!那就別怪本祖了!”

  沒有想到李云烈竟然還想出手,枯掌的主人似乎有所溫怒,一股威壓剎時出現,把李云烈鎖定了起來。

  這時,在枯掌的掌心處突然燃起了一縷綠火,綠火幽幽,攝人心神。

  綠火的出現讓枯掌多出了一份靈性,就如心臟一樣,綠火每晃動一下,枯掌都會漲大幾分,只不過幾息的時間,原本常人大小的枯掌就變得無比巨大,看上去就像是遮天蓋地!

  巨掌懸于李云烈的上空。帶著一種壓迫性的氣勢,緩緩的朝著李云烈壓了下來!

  面對下壓的巨掌,李云烈無動于衷,現在他的眼中只有李偉!只見他此時緊握天殘劍,轉眼間化作一道長虹,劍鋒所指,正是李偉所在!

  可下一刻,當李云烈重新露出身影的時候卻一臉的難以置信!因為他發現自己發出了攻擊,可現在卻回到了原地!

  “這…不可能!”

  看著不遠處的李偉,李云烈瘋狂的發動著一次又一次的攻擊,可結果就是他無論發動多少次攻擊都會回到原地,而李偉卻沒有受到哪怕一點的傷害!

  這詭異的一幕讓李云烈不得不停下來,抬頭望向那不斷下壓的枯掌。

  “看來這一切應該跟這枯榮掌有關!”李云烈眼中精光一閃,輕哼一聲,輕提天殘劍快速升空,果斷的往枯掌上那綠火燃起之處奮力一刺!

  “你果然是這一輩中最有仙資之人,可惜卻執迷不悟,不過現在這場鬧劇也該結束了!”

  六祖話音剛落,就見巨掌驟然加速,并且變得靈活了起來,朝著李云烈的方向就是一扇!

  轟然一聲巨響,哪怕上升中的李云烈氣勢如虹,可在巨掌面前,他又顯得那么的渺少!在巨掌一扇之下,李云烈就如斷線風箏一樣,給重重的扇飛到地面上,生生的砸出了一個大坑!

  在李云烈砸到地面時,巨掌也同時壓向了他,從巨掌中伸出了一條條藤蔓,把李云烈重重的捆綁了起來,而原本枯掌現在變成了一棵擎天的大樹,把李云烈鎮壓在里面。

  從枯掌擋下巨劍到李云烈給鎮壓,看似漫長,其實也只不過過去了十幾息。

  一切結束,虛空中再一次傳來了六祖的聲音:“李云烈勾結魔女,還試圖軾叔,本應馬上賜死,可念其平日功勞,現判其在天獄里思過千年!至于那兩個孽障…”

  六祖的話說到這里竟生生的出現了一頓,就好像有什么打斷了他的話一樣,直到過去了十幾息之后,六祖的話才重新響起:“至于他們,云天,把他們流放到蠻荒之地!記住,今天之事絕不能外傳!”

  有如宣判完畢,鎮壓李云烈的擎天大樹消失不見,而慕容雪所設光罩在一縷綠火中也逐漸消融。看著擎天大樹消失之地,李偉仍心有余悸,不過他也沒說什么,邁步間就消失在了原地。

  李云天同樣看了一眼消失的擎天大樹,良久之后輕輕的搖了搖頭,嘆息一聲,來到李浩兩人昏迷之處,把他們抬在身上,然后三人身影也消失在原地。

  雷霆禁制隨著李云天的離開也隨之解除,這深山中的小屋終于在這一刻又重新歸于了平靜!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