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15 09:21:0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納魂入圣
  4. 第負十七章 這是酒錢

第負十七章 這是酒錢

更新于:2018-03-17 17:45:00 字數:3656

  第負十七章這是酒錢

  杯碗交錯,酒水橫飛,喝聲貫耳。

  遠離鄉村,坐落在酒云鎮的喧鬧酒館無論何時都呈現出這副景象。

  披著帶血熊皮的山野獵人安靜地獨自坐在一處,強健的身體并不能在寬大的熊皮下得到遮掩,寬曠的肩膀下自然的帶出那一雙擠滿傷痕的粗壯手臂,再配上那一大碗烈酒,氣息與叢林中的野獸無異,讓人難以靠近。

  與其氣氛相反的則是那酒館中央的那些的傭兵了,那是兩張足足兩米寬的大桌子,可僅僅做了八九個人就顯得有些擁擠了,他們相互叫酒,你推我打的,就如同他們桌上東倒西歪的酒壺一般,恐怕酒館中大半的聲響便是出自他們長滿肌肉不知疲倦的嗓門吧。

  當然這樣的地方也自然少不了當地吃喝嫖賭的混混,穿著各式各樣,三三兩兩地坐在酒館最靠外邊的幾個位子,他們雖然沒有強壯的體格,更沒有野獸一般的氣息,可依舊以一種不可一世的眼神看著街道上過往的平民,這讓人十分不解。

  “碰。”

  隨著一聲酒壺猛烈撞擊木桌的聲響在這里并不能引起他人的注意,引人注目的是獨自坐在酒館一角的陌生面孔,不管是酒館的老顧客,還是店小二一眼便能看出他是外鄉人,那一身破舊的衣裳,和滿桌東倒西歪的空酒壺更是讓坐在柜臺后面的掌柜不禁皺起了眉頭,要不是長著一張干凈的臉,怕是早就被趕出酒館了吧。

  “小陳,小陳~你過來。”

  略顯干瘦的酒館掌柜已經在柜臺后面看著這個外鄉人已經喝了一早上的酒了,也是實在有些坐不住了,甩動著賬本拍了兩下桌子,便輕聲地招呼店小二過來。

  “在,在,在,怎么了~怎么了~”

  原來在門口招呼客人的小二,聽到店長熟悉的呼喚,連忙彎著腰跑到柜臺前。

  “那個誰啊~你認得嗎?”

  掌柜用下巴小心地點了點坐在角落的外鄉人。

  “不~不認識,我猜應該是剛來這的外鄉人吧。”

  機靈的小陳也是早就注意到那個喝了一早上悶酒的外鄉人了,聽到掌柜問起來,也是立馬回答道。

  “你看他那樣子~有錢喝怎么多酒嗎?”

  掌柜的顧慮一目了然。

  “要不~我去試探一下?”

  小陳也是早就注意到掌柜的臉色,于是這般說道。

  “不然叫你干嘛~還不快去。”

  掌柜生怕外鄉人再多喝一壺酒,連忙說道。

  小陳接受到掌柜的指示也是小心走到外鄉人的桌前,看著外鄉人白凈俊俏的面孔微微泛紅,看似長著一副十二三歲小少爺的臉,可那破舊的衣著,怎么看都像半個乞丐。

  “這位客官?”

  小陳先是小心地招呼道。

  外鄉人微微抬頭瞟了一眼小陳,并沒有理會他,而是一把抓過面前的酒壺,便一股勁得往嘴里倒。

  “客官~我看你也是喜酒之人,我們店還有兩壺自釀的好酒,不知能否讓客官您鑒賞一下?”

  見外鄉人并沒有理會自己,像是也在小陳的預料之中,于是這般說道。

  “哦~烈么~。”

  就這么一句話確實勾起了外鄉人的興趣,放下手中的酒壺,轉頭看向小陳。

  “嗯~當然~保證你喝完找不到北。”

  小陳見自己一句話就讓外鄉人來興致了,也是有些小意外,連聲回應道,心想這個外鄉人這個酒癮確實很嚴重啊。

  外鄉人身體向后一靠將原來喝過的酒壺往外一推,勉強空出了一個位子,然后輕輕地地在空位上敲了敲,很明顯是在示意小二將好酒端上來。

  “好嘞~但是啊~客官你要聽我說,那可是我們酒館自釀好酒,那個價格嘛~也是相對的有點高。”

  小陳十分巧妙地將話題移到顧客經濟的方面,且小心的注視著外鄉人,生怕他聽出什么。

  外鄉人雖說有幾分醉意,可也是聽出了這個店小二話語中打探的寓意,將頭微微向后一仰,冷冷地看向站在身旁彎著腰的小陳。

  “客官,你別誤會~我自然不是擔心您負擔不起,只想提醒一下您,若是沒問題~我這就去為你準備好酒。”

  冷漠的眼神讓小陳也是一驚,沒想到這個外鄉人一下便聽出自己在試探他,連忙為自己的冒失彎腰賠罪。

  “放心好了~若是我交不出這點酒錢,便用我的命來抵好了。”

  外鄉人收回視線,微微地將頭頭往旁邊一側,見到一旁不遠處的那一桌小混混正小心注視自己,心中一笑,回過神來大聲對小陳說道,像是故意讓哪些混混聽見。

  柜臺前的掌柜也是聽到外鄉人的答復,皺了皺眉頭,顯然是對這個保證十分不滿意,心想我一個開酒館的,要你的命干啥,到時候你付不起錢,無非是留下來擦桌子洗碗干大半輩子,可這時又不能把人家趕出去,萬一別人是那個大戶人家里性格古怪的小少爺怎么辦,面對多種可能****老道的掌柜和店小二這時也只好先觀察。

  一把接過小陳遞上來的酒,立馬往自己嘴里灌,酒水漫過了唇舌,從嘴角溢滿出來,灑落在外鄉人破舊的服飾上。

  “好酒!”

  滿足地放下了酒壺,外鄉人一聲喝道,便一頭栽到了酒桌上。

  “可惜還不夠烈~。”

  隨著嘴角一聲嘀咕,便沒了動靜。

  醉意并不能帶走太多時間。

  腰部傳來的輕觸讓外鄉人微瞇開了眼睛,可并沒有做出反應,嘴角劃過的冷笑像是預示著自己早就料到了現在的情況,腰間的sao癢并沒有持續太久。

  “大大。。。大哥,這外地人好。。好像沒錢啊。”

  口吃的小混混“摸索”過后,將問題小心的遞給了身邊的一個年輕人,只見年輕人三分的平凡面孔卻帶著十分的囂張氣焰,目空一切站在周圍三個小弟的中央。

  “怎么可能,沒錢,還喝怎么多酒,你讓開!”

  年輕人兩個小步走上前去,蠻橫地用手拍打外鄉人的后腦勺。

  “醒醒!鄉巴佬!少TM給我裝睡。”

  猖狂就掛在嘴上,更加突出招搖過市的混混形象。

  在年輕人蠻橫的敲打下,外鄉人坐在椅子上猛然起直起身子,雙手由前向后一展,伸了個極為舒暢的懶腰后,靠回了椅子上,這莫名其妙的夸張動作倒是把年輕人嚇了一跳。

  “哎~~~怎么了?”

  外鄉人爽朗的嗓音中帶著少許困意,無辜的表情更是讓年輕人感到氣惱。

  “鄉巴佬少TM裝蒜,把錢交出來!然后TM給老子滾蛋!”

  年輕人肚子里顯然裝不下太大火,一腳踢在桌角上,然后幾句話便點明了自己的用意。

  “好好~好~別怎么兇嘛~不就是要錢嗎~我就怎么多,只要給我留點酒錢,剩下的隨便你們了。”

  外鄉人說著說著,便憑空掏出了一帶厚實的錢袋,自己掂量了兩下便隨意拋在了桌子上,然后身體向后微微一靠,又瞇上了眼,像是要回去繼續做那沒做完的夢。

  年輕人也是沒想到這個外鄉人如此識相,淡淡一笑,可正打算去抓錢袋時,卻驚訝的發現這錢袋竟然是和自己的如出一轍,用手摸摸了空蕩蕩腰間,臉上的笑容也是立馬凝固,一肚子的火氣沖上面孔。

  “臭小子!我看你是不要命了。”

  憤怒的年輕人將桌子猛地向外一推,為自己空出一塊地方后,二話不說便一腳踹向外鄉人的肚子。

  年輕人這奮力一腳在外鄉人眼中卻是如此緩慢和愚笨,精確地微微側身,這一腳恰好從腰間擦過,就在年輕人重心不穩的時候,外鄉人猛然起身,快速地伸出手臂,一掌精確的頂在重心不穩年輕人下巴上,往前用力一推,年輕人還來不及驚訝,后腦勺已經撞在了地上,昏了過去。情況發生的過于突然,就連旁邊的小弟還沒來得及反應,年輕人便已經倒地不起。

  “發什么呆呢~。”

  隨著外鄉人富有磁性的嗓音,一腳便已經落在了身側一個混混的褲襠上,剛才發生一切還在自己遲緩的反射弧中傳輸時,下體傳來劇痛,便讓自己失去了思考能力,蜷曲著身形,無力倒在了地上。

  剩下的兩個混混終于反應過來眼前的外鄉人并不是一開始想得那么好對付,謹慎的靠在了一起,其中一個臉上的已經驚出了冷汗,加上通紅面龐,顯然是已經害怕了,另一個倒是要好一些,緊握著拳頭,目不轉睛地注視著外鄉人。這幅糟糕的情況,酒館的其他人像是喜聞樂見一般,有興趣的看兩眼,沒興趣的依舊與同伴說笑,陷入緊張氣氛的倒是還有店小二和掌柜,可他們擔心的是那可能被砸壞的桌椅。

  “來啊~。”

  外鄉人對著剩下來的兩人招了招手,不屑的眼神讓兩人更是有些畏懼。

  兩三秒的遲疑過后,其中一人鼓起勇氣快步朝外鄉人沖了過來,右手奮力揮拳,對著外鄉人的臉就打了過來,可要知道,這種玩世不恭的小混混根本沒有練過體,拳腳對著平民百姓來說,倒是有幾分威懾力,但在外鄉人眼中“太慢了”。

  上身先右微側,輕松地躲開拳頭后,一個彎腰,手掌迅速探出,抓住混混的衣領,順著他的慣性,猛然向后一甩,只見他更本撒不住車地撲向一旁坐著看熱鬧的傭兵,見有人撲上來,傭兵多年練來的粗壯臂膀向前一擋,然后向旁邊地上一摔,還十分有趣地對著外鄉人說了一句“漂亮”。

  “見笑”

  外鄉人也是十分幽默地回頭對著傭兵一個拱手,最后一個混混見外鄉人回頭,被冷汗浸濕的身體根本無力握緊拳頭,于是撒腿就跑,眼看就要跑出酒館,一張椅子猛從身后飛馳而過,猛地撞在自己的膝蓋處,疼痛壓著自己的身子跪倒在了地上,走投無路的混混,連忙對著外鄉人磕頭道歉。

  此時外鄉人將桌上的錢袋拿了起來,在手中拋了拋,若無其事地走向酒館門口。

  見他走上來,混混的求饒聲更為急促,而外鄉人只是毫不在意的從他身前走過,緩緩地走向柜臺,在掌柜萬分緊張的神情下,將手中的錢袋朝柜臺上一放。

  “這是酒錢。”

  淡淡地留下一句話后,便轉身朝酒館外頭走去。

  “小兄弟~你叫啥名字啊~。”

  半醉的傭兵欣賞地對著外鄉人喊道。

  “呵~尪羽。”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