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7 10:21:29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末世降塵
  4. 第二章復仇的火焰

第二章復仇的火焰

更新于:2018-03-15 18:51:09 字數:3009

字體: 字號:
  第二章復仇的火焰

  我在墓碑前久久不離,”人們都說天堂比人間好的多,因為那里與世無爭,能安享永恒的時光。希望在天之靈可以瞑目,這血海深仇我今生今世一定會做個了結。說著我把預備好的狼頭從袋子里拿了出來,恭敬的擺在墓碑前。

  這時一陣暖風從天空吹過,一朵祥云化作的笑臉在天空中若隱若現。笑臉沒有一點怨恨,只有無盡的慈愛。

  我傻傻的在墓碑旁瞭望,瞭望到這甜美的微笑隨風飄散!!!

  我舉起左手不停在空中撫摸,可惜只有眼前的回憶,和空氣。

  我是多么想在見一眼親人啊,可惜末世是無情的,只有強者才能生存!最后我為思念親人寫了一首詩表達心里連綿起伏的情緒。(這首詩任然刻在黑森林北部的無花果枝桿上)

  十七年來歲月真,

  洞穴地底藏親魂。

  今朝拋潵一血淚,

  流盡千秋萬古痕。

  我雖然悲傷,但為了生存,我必須得理智。去捕食動物來維持生存,祭拜完親人,吃盡了最后的一點兔肉,我必須要去打獵為下一頓做好準備,我又回到了閣樓,把狼身的皮肉分離,晾曬。儲存。在小時候我父親吳振華用狼皮給我做過小背心。我也想用晾曬干后的狼皮做一件。我把狼皮,鮮肉一同放在很高的石頭上晾曬,這樣食肉動物就沒法偷吃。而自己到下午晾干后取回。我做完了這一切就騎馬出去找獵物去了。

  但首先打獵必須要有武器才行,之前的打獵都是我父親吳振華負責,而且配備有一把來福槍,那時的我只幫父親搬運打來的動物罷了。但事出有變,現在的我必須接手整個過程,追捕獵物—以及捕殺后將獵物搬回。但憑我手中的一把小小的叢林匕首最多可以殺些沒有攻擊力的小動物。如果我捕獵時碰見到兇猛的野豹,黑熊之類的。必然被其追殺,適得其反被獵物追殺,那樣是多么狼狽。

  所以我必須有一把長矛。那樣可以更好的保護自己。只見我身手矯健的攀爬上一棵百年的松樹,縱身上了樹冠,用叢林匕首快速鋸下一條粗長的樹枝,跳下樹后我開始清理木棍的枝葉,用匕首把枝頭削尖做成了一把鋒利的長矛。這樣就算以后遇到些大型食肉動物,我也能用長矛戳穿它們的身體,與它們僵持對抗!

  我制作完長矛后,走到黑森林北部河流的淺水處,望了望河流。我初步估計這兒是野獸出沒的必經之路,因為動物們只有跨過這片淺水,才能到達黑森林對面的北華山脈,我試圖用長矛插上幾條大魚。但是石頭淺灘兩測的河水很湍急,如果越出淺灘一個不注意被水流沖倒。就很難再從水里爬出,在水里我腦袋極易撞在巖石上,所以我沒敢冒險兒,只行走在石頭上過河。我在過河后在淺灘上發現了一個天然的大坑,約有兩米高,坑底光滑的石頭可以讓掉下去的動物無法逾越上來,我打算在上面鋪滿雜草,讓大坑變的更向一個陷阱,只要有動物經過陷阱,決定會踩塌上面的雜草掉進去,等下一次我在過來看時,肯定有獵物被困在里面。

  我很滿意這個陷阱,守株待兔是最簡單實用的辦法了。

  此時已經到了中午,氣溫很高,我在河邊清洗昨天摔傷后的污血,我擦拭著臉頰上的血與泥土,我頓時清涼了許多。我又帶足了清水快速的跑回了森林,繼續巡視著有什么動物可以捕獵。但找了半天也沒有看見有動物的足跡,我估計動物此時應該在洞穴里躲避毒辣的太陽,可能只有我的一人在森林里溜達。這時兩只喜鵲在樹枝上嘰嘰喳喳,似乎是在嘲笑。這聲音叫的人心煩,我仰看樹枝上的鳥兒,很是憋氣。我心里想“你不是叫嗎?,老子這就把你們打下來吃了。”

  我摸起地上的一塊石頭,瞄準樹上砸去,我很相信自己的靶子,因為以前練過飛刀一類的武器,幾乎百發百中!

  兩只喜鵲還在嘰嘰喳喳的亂叫。”啪”,石頭砸中的同時,喜鵲也停止了叫聲。它晃晃悠悠的從樹上掉了下來,在樹頭的另一只嚇的直接飛向了遠方。

  喜鵲落地的同時被一雙敏捷的手抓住,我在看向另一只飛遠的喜鵲時。我在惋惜。

  ”夫妻本是同根鳥,大難臨頭各自飛!”這句話一點兒都不假,我已經驗證了事實。

  我其實打鳥本意是想看看樹冠上有沒有鳥蛋,我很靈活的攀爬上樹,在鳥巢里果真有兩顆鳥蛋。我輕輕的把鳥蛋裝進上衣口袋,又慢慢爬下樹。我一想回到閣樓里還有狼肉時,我就有充滿活下去的信心,我騎馬回到家時,太陽已經藏在群山后面。

  眼看天要黑了,我不敢在外出,饑餓使他用昨天挖的小坑燃起火種,架起狼肉在上面做燒烤,不到一會兒香噴噴的狼肉就從閣樓里四散開來,香味似乎飄到了很遠。

  此時的我還沒認識到自己的錯誤,我忘記了昨天狼來了的教訓。

  正是因為我年齡還小,只顧為了吃眼前的食物。招惹到終結自己命運的殺戮。

  于此同時,森林里的猛獸先問到了食物的芳香。順著四面八方蜂擁而來。在其身后,尾隨的喪尸看到了大量動物的活動,也隨著動物跟隨到我所住的小閣樓!

  而我這時卻還在享用豐厚的食物,渾然不知自己已經處于螳螂捕蟬,黃雀在后的道理。

  “啪,啪”門外的碎木聲打斷了享用美食的我。我這時一驚,眼睛看向緊閉的大門,本能的拿起了長矛攥在手心里!

  我慢慢的湊到門前,借助門縫觀看外邊的環境。

  黑漆漆的夜空下正裸露著一個喪尸,樣子猙獰恐怖。

  我感覺心臟快要罷工了,我暗示自己必須要冷靜,要不然喪尸還沒進來自己就先嚇死了。

  普通喪尸似乎找不到進來的路,徘徊在門前。我此時已經害怕到了極點。但有些安慰的是今天我加固了大門的厚度。所以想進來還是得花費時間才能破門而入。我打算喪尸一會撞門時,我直接將長矛刺出,捅他個馬蜂窩。

  但是喪尸好像又看見什么一樣繞道了別處。我心想是不是喪尸是去找前來的野獸了?

  我一個助跳爬上屋頂,通過上面的大窟窿可以更加清楚的看向外面。

  只見一只花豹被靜悄悄而來的喪尸嚇了一跳。花豹惡狠狠發出低吼在與一只初級喪尸對視!

  花豹似乎被喪尸惹怒,一個飛身撲了上來。咬在了喪尸那發臭的脖子上。

  花豹的典型戰術就是撕咬獵物的脖梗,但是這指對動物有效,對早已死去的喪尸來言,這只是撓癢癢而已。

  喪尸也張開那張大嘴猛的咬起花豹的軟肋,花豹的一聲慘叫頓時進入吳嘯天的耳朵。

  最后我看見了一只被喪尸咬的血淋淋的花豹先松了口,它似乎猛想掙脫喪尸。但是已經是無力回天了。

  看著啃食花豹的喪尸,?我聯想到,如果是自己與喪尸肉搏,憑自身實力很難對抗,喪尸會毫不猶豫的先用雙爪撕開我的肌膚,迎臉就是那腐臭發黑的大嘴。自己一定不能與它僵持,能做的盡量是逃離。或是用長矛遠程猛刺它的頭部。

  幸虧上帝再一次的伸出了援手,寬恕了我年輕的生命,讓花豹去當了替罪羊。

  “感謝神靈的主。原諒了我本性的愚昧,請你再次寬恕那無辜的花豹,不要讓它變成嗜血的幽靈”我很忠誠的祈禱到!

  我祈求花豹不要成為喪尸,因為我害怕花豹”醒來后”會爬到閣樓頂上,從天花板破損的大窟窿鉆過。那樣在屋里的吳嘯天和馬兒將兇多吉少。

  我感覺今晚又是一個不眠之夜,我及要守衛大門不讓喪尸從正門進來,又要提防著房頂,善于攀爬的變異花豹有可能從房頂襲來。

  我現在多么想有一把裝滿子彈的手槍,送這幫想啃食我的惡魔下地獄!

  看著微弱的火苗,和安靜的馬兒,我剛剛恐懼的內心平靜了許多,我身體蜷縮在拐角處,但長矛依然攥在手中做著防御姿勢,我最后眼睛終于難熬的合上了。

  “啪啪啪”沒過多久大門外又推撞使大門急劇晃動。”啪”門被撞開了。一個黑影現在門口,透過屋里的火苗隱隱約約能看見那東西是舉著僵硬的雙手在空中。

  我依然睡得很香,絲毫不知喪尸已經破門而入了。

  在一邊的馬兒一見喪尸張牙舞爪的撲來,躲得遠遠的,而我卻被徹底的暴露在喪尸雙爪下。我的生命似乎已經被死神注定。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