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9 03:31:4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暴力紅警
  4. 第一章 召喚 出現紅警

第一章 召喚 出現紅警

更新于:2018-03-17 20:54:49 字數:5431

字體: 字號:
暴力紅警目錄
共1章
  這也算是新寫的,我反復看了幾遍,感覺還是比較滿意,才上傳的,大家有什么意見盡管提。現在估計速度沒有原來那么快了,我會盡量一天多傳些的

  張軍是一名退役軍人,一只,只有精英才能進入的部隊,無番號,服役滿五年才可以退役,已經不記得,一起的戰友已經換了幾波,犧牲的,殘疾的,更是多不勝數,滿五年能活下來的更是聊聊無幾。

  而張軍正是其中幸運的一員,而代價,就是一條胳膊和兩名,戰友的性命。想想自己的失誤,而害的兩名戰友的性命,張軍的心頭一陣陣的難過。

  拖著殘疾的軀體復原回家,謝絕了國家的安排,找了一份看門的工作。

  老板的情人看我的模樣國色天香的,幾次想勾引,被我以無上的毅力拒絕了,老板的情人懷恨在心,告老子黑狀,竟然說我試圖勾引她。

  也不看看她那個模樣,她的身材,那可是有名的魔鬼的身材,天使的面容,只是這魔鬼也有胖有瘦的,也有張變形的,天使的面容,天使被人砍了幾刀后的面容啊,滿臉的好像爬滿了蚯蚓,半夜出來不用化妝,直接就能當鬼了。

  也就那個豬頭老板品味奇特,就然對她是情有獨鐘,竟然就相信了,她的話,也不聽張軍如何的解釋,找人把張軍,直接架到了工廠最高的樓頂上,扔了下去。

  張軍感覺到虛弱的厲害,渾身沒有一點的力量,恢復了一點意識的張軍,感覺渾身到處都是火辣辣的疼。張開微腫眼臉,一只眼睛只能看到微微的亮光。另一只傳來的是鉆心的疼痛。

  估算了一下自己的傷勢,一只眼受傷嚴重,不知道還能不能復原,一只眼還好可以看到東西,估計問題不大,臉上滿是麻木,根本就不知道是個什么情況,估計也受傷不會輕。身上雖然傳的火辣辣的疼痛,還是可以感覺到,沒少什么零件。

  這下真的成了天使下凡,臉先著地了,想想自己的花容月貌有可能毀容,以后還怎么做小白臉,這個很有前途的職業啊。

  慢慢的聚集著盡有的一絲力量,忍受著渾身撕裂般的疼痛,張軍努力的翻了個身,耗費完身上僅有的力量,張軍又陷入了昏迷中。

  再次醒來的,張軍是被冰冷的露水冰清醒的,清晨的空氣清新而冰冷,張軍再次睜開那只完好的眼睛,打量的周圍的環境,高大而奇怪的樹木,天很藍很藍,自己從來沒有看到過的藍。

  一邊試著站了起來,四周是一片陌生的森林,高聳如云的樹木,奇怪的藤蔓,遠處還有正把一只像豬一樣的小動物,向樹干的一個長滿尖牙的大嘴里送的大樹。不時的還發出一陣陰森的聲音。

  張軍看直了眼睛,哈喇子已經都流到了衣服上,不知道的看到張軍的模樣,還以為張軍看那株大樹吃的香,也想咬兩口呢,這是什么鬼地方,會吃肉的樹木?

  這是那?我不是在家鄉的工廠看大門么,不是被人從樓上扔了下來么,對,我不是殘疾了么?

  張軍的腦袋里記憶如放映電影一般,快速的瀏覽一遍。

  低著腦袋用一只眼看了看身體,零件完好無損,連原來沒有的胳膊也回來了。身上的衣服早成了一條一條的,掛在身上,勉強還能遮擋住,重要部位。

  褲子滿是血液凝固后的硬塊,只在重要的部位還能成形狀,兩條褲腿,被撕裂成了一長一短,腳上的運動鞋,還完好無損的穿在腳上。身后的腰上,還別著一把以前常用的軍刺。

  狠狠的擰了自己大腿一下,確認不是在做夢。

  我這是在那,為什么我以前用的東西武器在身上,張軍腦袋里有十萬個為什么。

  肚子咕嚕嚕的聲響把張軍的思維拉回了現實,從身上的破碎的衣服上撕下一快,擦干凈從眼窩中流出的血水,胡亂包扎了一下,如果不找到吃的,和處理身上的傷口,這樣下去是肯定不行的。

  感覺到手柱的樹干有點輕微的晃動,想起早先看到的情景,張軍一個趔趄,趕緊離開自己原先扶持的大樹,要是被一棵樹給吃了,就劃不來了。

  觀察了一下四周,自己站立的地方是一塊高坡的頂端,高坡上面是一片荊棘和這些肉食樹木,雜亂交織在一起,頂端很大,遠處還有幾座綿延的土丘,低矮的荊棘攙雜著高大的樹木,錯落有致地排列著,放眼望去,卻依然是一片說不出的荒涼蕭索。

  更遠的地方是一片的黑褐色,包圍著這片高地,黑褐色的土地上,倒著成片成片的尸體,更令張軍頭皮發麻的是,有些明顯是尸體,可是還是在那片的黑褐色土地上,四處移動,尋找著什么。幸好這些移動的尸體,沒有想這邊的高地過來。

  張軍,艱難的咽咽口水,擦,幸虧老爺我命大,要是老爺我跑到這些僵尸中間,把老爺當豬給宰了,老爺不就是虧大了,那老爺這殺豬的就成被豬殺了。

  張軍艱難的移動著雙腿,繞過一顆顆有可能隨時會吞噬掉自己的大樹,手里緊握著軍刺,開始尋找著食物,天大地大吃飯最大,想想剛才那棵大樹,抓住的那個動物,就和自己家鄉的豬很相像。

  向著那顆危險的大樹慢慢的靠近著,觀察這周圍,看有沒有別的危險,別沒被樹給吃了,而從來都是糟蹋別人的,在被別的東西給糟蹋了,就沒臉見人了。

  還好挺順利的就接近了那顆大樹,一只還剩大半的豬身,就在那顆大樹的樹根前,同時還發現了一直和自己一樣,看上了那半只豬的一只奇怪的動物,和狗很像,有牛犢般大小,渾身的毛發呈藍色,雙眼發出綠幽幽的光芒,擦,竟然是一只狼。

  看來張大老爺我還是挺命大的,在這鬼地方待了這么久竟然還是毫發無損,眼睛和身體上的傷不能算是在這鬼地方弄的,誰知道在那弄的。

  難不成就跟以前女兵連的女兵一樣,準看不準動,光是擺設?一肚子壞水的張軍憤怒了。

  還不等張軍想出辦法,那只狼已經發動了,身體高速的像大樹沖了過去,目標直指那半只豬身。

  “唰”就在那只狼要靠近那半只豬身的時候,一條樹干,帶著參繞著的藤蔓,想那只狼的身上狠狠的抽了過去,帶起了呼呼的風聲。

  眼看著樹枝就要抽到狼身的時候,那狼一個翻身,躲過樹干,輕巧的落在里大樹不太遠的荊棘從中,荊棘從里傳來了,一陣陣小豬的嚎叫,一陣雞飛狗跳,從荊棘從中竄出了幾只同樣大小的豬。

  汗~!這狼還真聰明,目標明顯不是樹下的那半只豬,而是大樹不遠處的這個豬窩。

  出現的四五只小豬,也不離去,而是,和那只狼對峙著。

  這還是豬么??那么快的速度,看著眼前的那些小豬,那急速的動作,張軍怎么也想不明白,那里的豬有這么快的速度。

  幾只小豬圍著那狼,快速的移動著,時不時的發出青色的小氣旋。那狼好像很怕,那些小氣旋一樣,始終不敢碰觸,那可大樹,也時不時的,攻擊一下那狼。那狼也時不時的吐出一些藍色的氣體,來攻擊著豬和大樹,藍色的氣體好像能冰凍一樣,被擊中,大樹的樹干就會結上厚厚的一層霜。不過好像不能夠擊中那些豬。

  戰場慢慢的想外圍移動,靠近著張軍藏身的地方,張軍一動也不能動,現在如果動,狼和那些豬一定會把自己當做第一目標消滅掉的,看來今天自己要做一回漁翁了。

  看著眼前相斗的雙方,張軍慢慢的計算著,安全的距離,和適合出擊的時機,自己只有一次的機會,失敗了,不是被雙方毆死,就是今天餓肚子。

  慢慢的戰斗里張軍越來越近,張軍也握緊了手中的軍刺,隨時準備給于致命一擊。

  就在張軍準備出擊的一瞬間,天空中出現一個黑影,快速的向地面上墜落了下來,向著戰場砸了過去,沒給豬和狼有反應的時間,黑影已經砸在了雙方的頭上,戰斗的雙方,被雙雙砸了個,暈頭轉向。

  好機會!!

  張軍把握住這個機會,用盡平生的力氣,把軍刺狠狠的刺進了那頭狼的屁眼,抽出在刺,不記得已經刺了多少下,狼已經一動不動,才又走到那幾頭小豬的跟前,用身上的布條,把那幾只,一一的捆好,這就是自己的糧食,可不能叫給跑了。

  把狼和豬脫離那顆危險的大樹后,張軍才疲憊的躺在地上。

  剛才的一番動作耗盡了張軍的大部分力氣,等力氣慢慢恢復了一部分,張軍才打量著,剛才從空中墜落的是什么東西。

  一只鷹,和一個人,安安靜靜的躺在地上。

  準確的說是一個女人,火紅的頭發,俊俏的臉蛋,臉色蒼白,微張的小嘴,腦袋歪在一旁,俯下身子,用手指在她脖子上掐了掐,還好,有脈搏的跳動,只是很微弱。透過敞開的領頭,可以看到白皙的肩膀上被重力撞擊后留下的青色淤痕。

  在女人的渾身上下摸了摸,只有胳膊有一處骨折的地方,其他還好沒出什么大的問題,估計是從高空摔落的時候,撞那一下,閉過氣了,過一會應該就沒事了。

  把那只鷹和女人拖出來后,張軍暫時沒時間理會,肚子已經餓的是翻天叫了,在不吃東西,自己就怕會被餓暈過去了,到時候別說救人,連自己都要人救了。

  現在也顧不得干不干凈,直接用嘴對著豬身上,軍刺的傷口,喝起了豬血。半天才送開口,摸摸滾圓的肚皮,打了個飽嗝,幸福的生活啊,脹死老子了。

  利索的先把那頭狼給剝皮去骨,雖說肉粗了點,現在也只能將就了,沒吃的時候,沒什么好嫌棄的。野外謀生這并不能難倒曾經是軍人的張軍,揀了幾個枯樹枝,張軍開始起來鉆木取火,這是在部隊時野戰教官就教過的,張軍把身上剩余的布條稍作改裝,做了個簡易的拉索,杠桿原理就是比自己搓來的快,做引火的枯草很快就被點燃了,張軍輕輕歡呼一聲,趕緊把拾來的細樹枝和干枯草堆了上去,火苗越竄越高,張軍看得是眉開眼笑。

  那名女子已經醒來,安安靜靜的躺在地上,看著張軍在那傻呵呵的笑著。

  “你醒了,嘿嘿,等等啊,我現在就給你烤東西,一會就好了”張軍興高采烈的看著,躺在地上,滿面通紅,不住的漂自己下面的女人說道。

  “你的東西好丑,還有臉亮出來”說著女人轉過頭去,看都不看張軍一眼。

  女人的話猶如晴天霹靂一樣,一下子劈中了張軍,低頭看看自己的兄弟,還在那搖搖晃晃,無精打采的樣子,完全不知道剛才已經被人鄙視了,張軍想死的心都有了,只想抽自己兄弟兩下,讓你亂跑,讓你長得丑。

  MB的臭大了,我清清白白一處男,竟然被第一次見面的一女子給看光了,以后怎么見人呢,不行一定要她對我負責。張大賤人還在那里捂著兄弟,YY著怎么讓女人對他負責。

  東西很快就烤好了,張大賤人的手藝還是很不錯了,給女人把肉撕成一小塊一小塊的,放在跟前,張大賤人,狼吞虎咽的,解決了大半才停下。

  看到女人目瞪口呆的看著自己的樣子,張大賤人也有些不好意思,實在是太餓了。

  等兩人都吃飽,女人開口了。

  “麻煩你,把我扶起來,我要進行召喚,要不在這逐日島上,沒有保護,我們三人只有死路一條。”

  三人?那里來的是那個人,明明只有兩個人啊?

  “還愣著做什么,你想晚上被當作夜宵啊”女人的呵斥,讓張軍回過神來,趕緊扶著女人進行不知所謂的召喚。

  扶著女人慢慢的畫著女人口中的召喚魔法陣,不時的問問女人關于這個世界的一切。

  原來這是一個玄幻的世界,有魔法,有斗氣,還有召喚術,更有各種各樣,能力奇怪而又強大的生物,人類在這個世界并不是絕對的統治者,還有著龍,矮人,獸人,精靈,那只鷹就是一個精靈的一個分支,森林精靈,為什么會變成鷹,那是森林精靈特有的職業,德魯伊。高階的德魯伊,可以變形成為科摩多戰爭巨獸,據說是可以媲美巨龍的存在。

  等女人用不知名的材料把召喚法陣畫好了,張軍對這個大陸的一切也了解的差不多了。

  乖乖的站在一邊看著女人進行著召喚,真的好期待,只在原來的世界里,的玄幻小說中看到的東西,想不到自己現在可以親臨。

  “我,瑟琳娜,召喚異世界強大的生物,穿越著無盡的空間,以我的忠誠換取你的忠誠,我們彼此幫助,以鮮血還捍衛對方的尊嚴,向契約神獻祭我的鮮血,召喚虛空行者”

  瑟琳娜的話音剛落,法陣傳出一陣陰暗的光芒,張軍用肉眼可以看到的,一陣陣的黑氣,從法陣中沖出,想四面八方逸去。

  等光芒收斂。黑氣散盡,在法陣的中央,站著一個渾身瓦藍的盔甲,盔甲下半部,能看到的地方只能看到無盡的虛空,好像這塊空間不存在一樣。盔甲中虛空行者,也看不出是個什么樣子,只能看到兩只烏黑的眼睛,散發著幽幽的光芒。

  張軍奇怪的看看召喚出來的虛空行者,又看了看地上的召喚法陣,就這一個小小的東西,就能召喚出別的空間的怪物?

  瑟琳娜召喚完畢,身體虛弱的坐在地上,看著自己召喚出來的虛空行者,比平時要小了一半,要是顛峰時期,被說比這大一賠的虛空行者,連惡魔守衛,自己也可以招出來,就是時間短點而已。

  張軍感覺很新鮮,決定自己也試試,看能不能召喚出什么東西來。

  我,張軍,召喚異世界強大的生物,穿越這無盡的空間,.............契約神獻祭,召喚

  張軍一時想不出召喚什么東西,就直接不說召喚東西的名字,只想看看結果。

  半天沒反應。

  向創世神獻祭..

  向戰神,

  向雅典娜,

  向觀音菩薩,

  如來佛祖,

  斗戰勝佛

  唐僧

  呸~!什么玩意,這些滿天的神佛,每一個能幫上忙的,還不如我們當時的連長好呢,隨叫隨到。

  張軍的話剛說完,噗嗤一聲,手腕上,直接出現了一條傷口,鮮血蜂擁而出,不要錢似的向那個召喚法陣涌去,召喚法陣上用處一陣陣的血色光芒,和刺鼻的血氣,把張軍和瑟琳娜,雙雙籠罩在其中。

  就在張軍感覺都有點混混欲墜的時候,終于手腕上的傷口奇跡般的痊愈了,張軍渾身也有了力氣,趕緊的抱著瑟琳娜,遠離紅色的血氣。

  召喚法陣上血氣翻滾著,咆哮者,像是有什么,東西要沖出來一樣,張軍和瑟琳娜,遠遠的就可以感覺到一陣強烈的壓力。

  “嗚~~~~”一陣汽笛的響聲,在廣闊的大地上遠遠的傳開來,驚起了無數的魔獸。

  等紅色的光芒和血氣散盡,擺在張軍和瑟琳娜面前的是一輛火車,一列連頭帶尾共六節的火車,在機車的側面,張軍可以看到的地方,寫這幾個打字。

  盟軍,蘇聯,共用基地車。

  盟軍?

  蘇聯?

  基地車?

  雖然這些東西,年輕人很少有太多的人知道,但是張軍就剛好是其中的一個,他復員在家的時候,就已經聽說這個游戲,要出三了。

  那就是紅警了!!!!

字體: 字號:
暴力紅警目錄
共1章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