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19 12:13:3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混沌靈王
  4. 司徒韻靜

司徒韻靜

更新于:2018-03-18 09:34:32 字數:3148

字體: 字號:
  無盡黑暗中,一個少年孤獨地走著,他不知道自己究竟走了多遠,但他卻可以肯定,他已經走了好久好久了,久到近乎讓人奔潰。

  忽然,遠處傳來了一絲亮光,少年趕緊跑了上去,他已經好久沒見過光了。

  “你終于醒了!”見少年醒了過來,一個少女迎了上來。少女身著淡粉色長裙,一張猶如彈指可破的粉紅臉蛋上掛著兩個小酒窩,水汪汪的眼睛顯示出她的天真無邪,白里透紅的膚色令人不禁心生憐愛之意,說之為傾世佳人亦不為過。

  “醒了?難道我睡了很久嗎?而且這又是哪里?”

  對于少女的絕色,少年似乎并不太放在心上,反而疑惑地問道,他記得自己一個人在黑暗中走了很久很久,而且他睜開眼后,感覺這里十分陌生。

  “你睡了都一年了,至于這里么,可以說算是我家吧!”少女臉色稍紅地道。

  雖說這少年一年前都是昏迷的,但這屋子里就他們兩人,嚴格地說,他們兩個也算是孤男寡女,少女自然不好意思。

  但少年卻不大在意,畢竟男子的心思沒有女孩子那么復雜,又繼續問道:“那我又怎么會在這里?”

  “你是一年前那場天災過后,我爺爺帶你回來的,我爺爺說你在如此大劫之下都能活下來,定是上天眷顧之人,日后成就一定不可限量,所以讓我好好照顧你,至于我爺爺……”

  說到爺爺的時候,少女略是失落,她從小就與爺爺一起生活,可是她現在已經一年沒見過爺爺了,也不知爺爺現在怎么樣了!

  “你爺爺怎么了?”少年下意識地問道,那個是自己的救命恩人,少年打從心底里希望他平安。

  “走了,一年前那場天災發生后,這片大陸出現了天武境之上的強者,我爺爺為了追求更高的境界已經跟著他們走了。”

  少女更是失落了,但失落中卻平添了幾分嬌柔,令人不禁心生憐愛之意,少年亦不例外,但他卻不知如何安慰,只得轉過話題道:“一年前發生的天災又是什么?怎么我一點印象都沒有?”

  “你不知道?”

  少女略顯吃驚,在她潛意識中,少年應該是那場天災中受傷了才昏迷的,但就現在的來看,少年似乎是天災之前就昏迷了。

  少年低頭想了想,但這一想,他發現自己的記憶竟然是空白,就在這時,一個倩影忽然從腦海中出現,這是一個對著自己張開五指的少女,隱約中,少年似乎看見這個少女說了一句話,至于什么話少年沒聽清楚,他只聽見了最后兩個字——凌天。

  當少年想看清楚這個倩影的時候,倩影卻消失了,而倩影剛消失,少年便忽然間覺得失去了什么,他知道一定是與這個少女有關,可是任憑他怎么回憶也想不起來,只能狠命地捶打著自己的腦袋。

  “喂,你沒事吧?”見少年突然發狂,少女連忙上前捉住他的手,但別看她身子瘦弱的,這一捉還真的給捉住了。

  “痛,痛……”被捉住了雙手,少年清醒了過來,隨即使勁地想掙脫被少女捉住的手。

  女子臉色一紅,這才意識到少年是普通人,普通人豈能經得住自己這么一捉,慌忙把手松了開來,不好意思地道:“我剛才見你好像發狂的樣子,所以才……”

  “沒關系。”

  少年也知道少女是好意,況且她也已經道了歉,自然不會有有什么責怪之意。

  感到手上依舊傳來的陣陣疼痛,少年不禁抬頭道:“我說,你一個姑娘家,力氣怎么這么大?”他這話倒不是責怪,只是好奇而已。

  少女大窘,他該不會是認為自己是一個粗魯的女子吧?想到是這樣,少女連忙解釋:“我已經修煉到了鍛骨境,而你只是沒修煉過的普通人,這力量自然有很大的差距了。”

  沒有一個女子能容忍自己在一個異性面前建立一個不好的印象,少女也是一樣,尤其是少年長得還蠻英俊的情況下,少女自然得維護好自己的形象。

  “那你剛才捉的那一下究竟有多大力氣啊?怎么這么痛?”少年下意識地問道。

  少女剛想說少說也有千斤之力,但隨即她似乎意識到了什么,表情怪異地問道:“你的手沒事嗎?”

  “怎么可能沒事,可痛了。”少年幽怨地道。

  少女咋咋舌,痛?自己剛才捉他的手的時候少說也有千斤之力,可他僅僅是痛嗎?要是他是修煉之人還好說,可他明明是個普通人啊!

  思來想去,少女還是不可置信,又出口問道:“僅僅是痛嗎?難道就沒有收點傷?例如骨折什么之類的。”

  少年白了一眼少女,沒好氣地道:“我說你長得倒是挺好看的,就是心腸太那個了。我才剛醒來就詛咒我。”

  少女吐了吐舌頭,“沒有啦!人家不是好奇嘛!”

  “然后好奇就詛咒我骨折是吧?”少年還是沒好氣地反駁。

  聞言,少女用力地跺了跺地板,稍微有點小生氣地道:“你這人怎么這么小氣啦!人家怎么說也辛辛苦苦地照顧了你一年,可你倒好,才醒過來就跟我斤斤計較。”

  少年這才記得她是自己的救命恩人,況且她又是一個女子,跟她計較倒是自己小氣了,只好起身做了一個歉意的動作。

  “對不起,我為我的小氣道歉。”

  “算你這家伙有良心。”看到少年道歉,少女臉色也緩和了不少,“對了,我叫司徒韻靜,你叫什么名字啊?我總不能不叫你或者說叫你喂吧!”

  “你可以叫我凌天。”少年笑了笑,幸虧他剛才想起來,不然還真不知道怎么回答。

  “凌天?你的名字倒是霸氣。”司徒韻靜笑嫣然一笑。

  凌天也不在意,聳聳肩道:“名字你也知道了,該告訴我那場天災是什么了吧?”

  司徒韻靜撇了撇嘴,開始陳述了起來:“一年前……”

  半天后,凌天也算是對一年前發生的事有個了解了,大致就是一年前的一個晚上突然出現了耀眼的白光將整片大陸給照亮了,緊接著又出現了一把黑色的絕世兇劍,黑色兇劍與發出耀眼白光的存在交起了手,那一戰可謂是驚天地泣鬼神,戰斗波及之處盡是伏尸,就連在戰斗中被撕裂的虛空也是過了半年才自我修復,連虛空都過了半年才自我修復,那么可想而知這場戰斗有多么恐怖了。而且聽司徒韻靜的意思,那把兇劍與耀眼白光的存在似乎竭力控制在一個地方交戰,否則的話,這片大陸恐怕就被毀滅了,所以整片大陸的人都將一年前的那場戰斗視為了“天災”,畢竟那樣的力量已經超出他們的理解了。

  也是在那一場天災不久后,大陸上出現了一批強者,一批超越天武境的真正強者,他們是為了了解這場天災而來,后來卻一無所得,最終帶著大陸上一大批天資卓越的人橫跨無限海域而去,司徒韻靜的爺爺司徒霸天是天武境的強者,所以也跟著去了。

  而凌天問到那把劍是什么樣子的時候,司徒韻靜卻說所有見過那把劍的人都莫名地把那把劍忘記了,只能記得那是一把黑色的劍,所以那把劍儼然成為了一個迷。

  至于司徒韻靜說的那些天武境什么的就是修煉的一個等級區分,有煉體、煉脈、金丹、御氣、鍛骨、元神、天武七個境界。

  煉體境,顧名思義就是修煉體魄,一旦踏入這個境界,力量至少可達百斤之大;煉脈境乃是打通奇經八脈,利用奇經八脈將靈元運到周身滋養己身,這個境界行走間猶如行云流水;金丹境就是在奇經八脈相通之處,也就是丹田的位置,凝聚一枚可儲存大量靈氣的金丹,這個境界已經可以做到飛葉傷人。

  御氣境就更了不得了,在這個境界可以隨手間做到以氣傷人,比之金丹境的飛葉傷人不知勝了多少倍,但最令人向往的卻不是御氣境的以氣傷人,而是御氣境的御劍飛行;再者就是鍛骨境,鍛骨境很明顯就是鍛煉筋骨,到達了這個境界就不再是凡兵可以傷及的了;至于元神境就是將三魂七魄凝聚成一個靈魂般的存在寄放于丹田內,以精純的靈氣加以滋養,只要元神不滅,那就可以奪舍重生,甚至如果能找到傳說中的靈藥就可以重聚肉身;最后的天武境就是將元神與肉身相結合,成就天武之身,受天地眷顧,從此就可以遨游于天地之間。

  當然,修煉固然是逆天,但也不是每個人都能獲得成就的。首先,一百個人中也大概只有十個是可以修煉的,其次就是晉級的比例大概只有百分之一,也就是說一百個修煉到煉體境的人之中,或許只有一個能夠晉級到煉氣境,同理的,一百個能夠修煉到煉氣境的也大概只有一個能夠晉級到金丹期,如此推理下去就可以知道天武境的強者有多么稀少了。

  想到這些,凌天又問道:“對了,你現在是什么境界?”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