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5 04:07:09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龍淵天劍
  4.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于:2018-03-18 21:16:30 字數:2355

  “云軒在嗎?”一道清朗的聲音在云軒的房門外響起。“大師兄?”云軒趕忙把門打開,把他讓了進來。“我也不多說了。掌門應該把事情都告訴你了。你這次下山,首先要保護好自己,不要去做沒把握的事情,對人也不要完全的信任,凡事留一手,最大限度的保護自己。我會留在山上幫助長老們做好一切準備,剩下的就靠你們了。”南宮淵嚴肅的說道,“此次有進百名弟子下山去搜集各地的情報,別的一些門派也會派人前往,你們可以合作,這是我們瓊華的信物。”說著手掌一翻,一個玉牌出現在他手中,上書昆侖瓊華派幾個字。“這些銀兩你山下用,還有這些玉石都是我們昆侖山脈中產的上好玉石,你可以將其賣掉換些銀子。”南宮淵拉過云軒的手,把這些東西交給了他,起身道,“一切小心。”說罷不再猶豫,去忙他的事了。

  第二天清晨,云軒就來到了瓊華門口,戀戀不舍的又看了那古老的石碑一眼,終于運起御劍之術,化為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際。

  “云軒,你乃五靈真體,可化天地萬物為己用。這次天地浩劫,希望就在你身上了啊……”紫陽真人立在瓊華宮門口望著云軒消失的方向喃喃道。

  “啊~~~~~~~~~”一道流光驟然劃過云海,激起了層層云浪。萬里江山就這樣掠過。“御劍的感覺還不錯嘛。”流光消逝,一道身影漸漸顯現出來。“呼~~~~~”這道身影長吁一口氣,抬頭望了望西下的太陽,自語道:“天快黑了,找個地方去落腳。”這道身影正是云軒,經過一天的御劍,神色中也顯現出一絲疲累。“前面有座城,應該可以找個客棧什么的吧。”云軒心想。說著便抬腿走向那座城市。

  “清風鎮。”云軒抬起頭看了看那巨大的牌匾,估計任誰也不會想象到一座鎮子竟然會修這么高的一座城墻。“這位小兄弟是第一次來我們這里吧。”旁邊一位農民樣子的大叔看出了云軒的困惑,呵呵一笑,“我們這里雖說只是一個鎮子,但卻是前朝皇帝的一位恩人的故居,那位皇上為了報恩,特地修了這麼一座城,并且免稅百年。畢竟我們這只是一個鎮子,稅收也沒多少,所以這一代皇帝為了安撫民心,特地把我們的稅收全部免掉,所以這里也算富裕,為了安全就修了座城墻。”“哦,這么說,我看鎮子周圍山水環嗣,兼具北陰南陽之勢,也是個不錯的福地。”云軒笑著說。

  “咦?小兄弟對風水堪輿之術好像很是了解啊。”一個蒼老的聲音在云軒背后響起。云軒轉過身,發現一位老者正對著他來回打量。“老大爺,讓您見笑了,我們修道之人對風水自會有些了解,不然天下靈氣匯集有利于修煉的地方就不好找了。”云軒作了一揖,恭敬的說。“修道之人?”老者眼中突然閃過一絲亮光,“小兄弟,你是修道之人?不過看你的年紀也就十八歲,不知你修行已幾載?”云軒眼底掠過一絲疑惑,可是他還是掩飾下來,問道:“不知……”

  “小兄弟莫要起疑,最近鎮子里常有妖邪作亂,我們村長已經派人去蜀山求助,只是遠水不解近渴,不知……”云軒雖然從未下過山,但是在山上有這么多師兄長輩盡心教導,雖是涉世不深,但也不至于對俗世中的種種一概不知。“我自小便于山上修行,這次是有事在身,領命出來歷練,自入門之日算起,亦有十三年了。”云軒老實答道,畢竟這個沒有什么可隱瞞的。一個人的修為深淺不是靠年份就能代表的,其中更與資質、機緣以及跟人的心性有關。

  “哎,你修為的時間太短、太短……”老者搖頭說著,“這個妖物據鎮長所說,道行深厚,沒有二十幾年的修為根本對付不了。小兄弟,你去鎮中先找個客棧住下吧,晚上千萬不要出門,這個妖怪不會入戶傷人的。”“多謝大爺指點。”既然別人沒說讓他幫忙,他倒也樂的清閑,大不了到時幫他們一把。

  “鎮長,鎮里好不容易來了一個修道之人,你就真的不打算請他幫忙?”說話之人正是之前與云軒交談的老者。“張老,我知道你對妖孽仇深入骨,”鎮長搖搖頭,“但是之前蜀山道長也拿他們無可奈何,你說的那個人又如此年輕,只怕……我們不能害他啊。”“對,沒錯。”張老仿佛一下蒼老了幾歲,神色間盡是黯然。“我兒子死于妖孽之手,我們又怎么能把無辜的人牽扯進來呢……”說著,兩行濁淚順著蒼老的臉龐流了下來。“張老,你莫要傷心,蜀山的人馬上就來,成軍不會白死的,我們一定會給他報仇!”鎮長說到這,情緒忽然激動起來,雙手指節捏的噼啪作響。那老者卻是無奈的嘆了口氣……

  “你就是那個修道之人?”云軒正在客棧中吃著晚飯,突然有人用這么生硬又帶著幾分挑釁的語氣問話,自然令他十分不爽。“不錯,不知您是……”云軒不愿挑起爭端,所以一直保持著不卑不亢的態度。“我是誰不重要。”來人語氣十分淡漠,猝然間,手一揮,一道火光射向云軒。“哼!”云軒冷哼一聲,來人的無禮已讓他生氣了,身上長衫鼓動,多年來修行的劍氣透體而出,生生將那火光震散開去。一股氣息將來人緊緊鎖住,大有一言不合便動手之勢。云軒生性本來隨和,只是人再有耐心也是有個限度的,再加上山下人心難測,云軒也想震懾一下那些不軌之徒,這才演變成如今的局勢。“小小年紀便有如此修為著實不易。”來人氣勢一松,“我乃此地鎮長。如今鎮子中又妖邪作祟,今日與你交談的那位老者告訴我鎮上來了一個修道之人,先前出手試探確實是為了了解一下你的修為。如今看來,你的修為足以自保。如有冒犯,還望你見諒。如今蜀山弟子已到寒舍,不知你可否助他一臂之力,幫我們除去這妖孽?”“蜀山弟子?”云軒疑惑道,不過想起今日老者所說的話也就釋然了。“好,不瞞您說,我此次下山,正是為查探世間妖孽作亂之勢。”“好!那我先在此多謝了!就請閣下用完餐后來鎮子西南的寒舍一敘。”“好,鎮長先請回吧。”云軒不冷不熱的扔下這句話,便不再理會在一旁站著的鎮長。看著只顧著清掃食物的云軒,鎮長也只能尷尬一笑,轉身離開。

  本人新手,第一次寫書,情節與文筆上定然會有所欠缺,還望各位海涵。至于前面的打斗場景,嘿嘿,前期基本會幾筆帶過,但前期過渡完一定會詳細起來的。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