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6 17:37:30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血魅守則
  4. 第二章

第二章

更新于:2018-03-16 21:34:22 字數:4641

字體: 字號:
血魅守則目錄
共3章
  一個不大的臥室內,一盞臺燈照亮一片空間。

  “啊啊啊啊!學不進去啊!”姬龍抓著頭發,手指縫里還夾著一只圓珠筆,此刻他正端坐在一個老舊的書桌前,書桌上擺滿了教科書和輔導書。

  雖然安安穩穩的坐在書桌前,可是姬龍腦子里卻全是lol里的戰斗場面,想著想著,左手不自覺的動了起來,手指輕點著桌面,就像在敲擊著鍵盤。

  姬龍的眼神也飄忽起來,無意間撇到旁邊打開的盒子,看見那支黑色鋼筆,姬龍一下子清醒過來。

  “不行不行,我要努力學習!我要對得起在鄉下辛苦勞作父母,對得起已經逝去的祖母,對得起……”姬龍看著那支鋼筆,想了一會,搖了搖頭,自言自語道:

  “額,別瞎想了,還是看書吧。”

  最終姬龍還是沒有堅持多久就睡著了,半夜從書桌上驚醒,覺得渾身疲倦,爬到床上衣服也沒脫就睡了過去。

  一夜過去,清晨的光芒透過窗簾照射進這間小小的臥室,姬龍睜開朦朧的眼睛,看了一下時間,已經六點了。

  現在已經春天了,太陽出來的也比較早,姬龍不情愿的爬了起來,簡單洗漱了一下,就收拾東西準備上學。

  今天周四,算起來姬龍已經連續五天沒去上學了,周末放了兩天,然后逃了三天。

  坐上去學校的公交,搖搖晃晃二十分鐘,還是到了這里。

  第三高中。

  第三高中學校并不大,占地不到三公頃,有三棟樓,一棟教學樓,一棟教師樓,一棟實驗樓,實際上還有一片廢墟,據說要在那里建立一個體育館,不過從姬龍入學到現在三年過去了,廢墟還是廢墟,啥也沒建,那些廢石也沒有被移走。

  姬龍的回校沒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本來姬龍就不是什么顯眼的人物。

  他先去了趟辦公室,遇見了那個上了年紀的中年婦女,也就是他的班主任。

  “你回來了?”

  班主任只是抬頭看了姬龍一眼,就低下頭批改卷子,仿佛他好像沒逃學三天一樣。

  “要是沒事的話,我回去上課了。”

  姬龍知道班主任已經習慣自己的曠課,在班主任眼里自己就是一個沒救的學生吧。估計之所以給自己母親打電話也只是例行公事罷了,絕對不會是本著對學生負責的角度去打的。

  “回去吧。”

  聽見這個愛答不理的回復,姬龍轉身就走。

  “對了。”

  姬龍停下腳步,不解的看著班主任,不明白她還有什么事情。

  “別擾亂課堂。”

  “……”

  回教學樓的路上,姬龍也沒閑著,拿出一本知識點手冊在背著,然而一心二用是注定是少數人的特例,姬龍沒出意外的直接和路燈來了個親密的接觸。

  “啊,好疼。”姬龍捂著額頭蹲在地上,這一下撞的可不輕,姬龍感覺自己的眼淚都要流出來了。

  現在其實已經到了上課的時間,所以路上沒什么人,姬龍暗自慶幸。

  然而他沒注意到的是,在三樓他本應該上課的那個教室,一個扎著馬尾的清純女孩正支著下巴看向窗外,剛好看見剛才那一幕,嘴里吐出兩個字:

  “笨蛋。”

  “啊~秋!”姬龍打了個噴嚏,嘴里不禁抱怨道:“誰又在想我?”

  姬龍沒有趕著上課的時間回去,而是等到第一節課下課才回到教室,也算是應了班主任別擾亂課堂那句話。

  “喲,龍哥你回來了。”一個頭上染著黃毛的男生走到姬龍身邊一臉笑意的看著他,雖然叫姬龍龍哥,然而卻是一副鄙夷的樣子,很顯然只是在嘲諷他而已。

  姬龍沒有搭理他,而是走到靠窗邊的那個自己的位置,放下書包坐了下來。

  “切,哼。”黃毛一副不屑的樣子,往教室干凈的地面吐了口口水,呼朋喚友叫了一大幫去廁所,估計是煙癮犯了。

  “小龍,你前幾天怎么都沒來上學,生病了么?我給你打電話發短信你也不接,qq也不上……”姬龍身后一個扎著馬尾的可愛女孩問道,這個女孩名叫陳曦,算是姬龍的青梅竹馬吧,從小學到初中到高中都是同班同學,原本在小學的時候關系還一般,初中的時候算是熟識,上了高中之后,面對這種“孽緣”,兩人關系如果再不好也就有點對不起了老天爺的安排了。

  其實姬龍在初中的時候一直都暗戀著陳曦,不過姬龍覺得自己一個從鄉下來的孩子,長的不帥又沒錢,感覺自己很配不上陳曦。陳曦從外表上來看算不上天之驕女,沒有驚艷的感覺,但卻屬于很耐看的類型,白看不膩而且越看越好看。只能說上天賜予她一副無瑕的外表,卻沒有給她最有女人韻味的特點。

  “哦,沒事,我在家努力看書復習呢。”姬龍不要臉的說道,他才不好意思當著陳曦的面說自己泡網吧一泡就是三天……哦不,是五天,在陳曦的眼里自己還一直是那個曾經正直單純的少年,可不是現在這樣,每日抽煙喝酒泡網吧,要是讓陳曦知道現在這樣的自己,一定會不理自己吧。

  “我就說嘛,你不會像老師說的那樣。”陳曦拍著自己的剛發育的小胸脯說道,一副安心的樣子。

  “她怎么說的?”姬龍眉毛一皺,難道班主任還當著全班同學的面批評自己?嘛,算了,如果真是這樣姬龍也沒什么可說的,畢竟都是事實。

  “你前幾天都沒來,老師問我知不知道你去哪了。我說你可能病了,她說你肯定是逃課去上網了。我就說你不會是這樣的人嘛,老師對你的偏見太重了。”

  聽見陳曦的話,姬龍老臉一紅,還真讓老師給說對了,感覺自己真是有些愧對陳曦的信任啊。以后不能這樣墮落了,嗯,堅決不能了。

  無意間,又加深了姬龍好好學習天天向上的信念。

  “叮鈴鈴!”上課鈴聲響了起來,陳曦趕緊從書桌里拿出這節課需要的政治書和練習冊,然后端坐著坐好,等待老師來上課。

  政治課的老師是一個上了年紀的老女人,課講的也實在是無聊,姬龍聽的昏昏欲睡好幾次,都強行忍住了,雖然強逼著自己在認真做筆記,可是思緒總是會飄飛一會,也不知道腦海中都在想些什么。

  緊張的期末復習階段,學習的時間總是閑少。一上午四節課很快就過去了。姬龍伸了個懶腰,準備下去弄點吃的。

  “大龍,大龍,你回來了?”兩個少年勾肩搭背向著剛離開教室的姬龍走來。

  這兩個人一個名叫陳凌,一個名叫少洋,是姬龍在學校除了陳曦外僅有的兩個朋友。本來高一都是一個班里的哥們,可惜高二分文理班,姬龍因為不愿意動腦選擇了文科,而陳凌和少洋都選擇了理科,當然,姬龍選擇文科也有一部分原因是因為陳曦選擇了文科,當然,他自己是不會承認有這個因素在這里面的。

  “恩。”遇見僅有的朋友,姬龍露出難得的笑容,三人在高一的時候每天都聚在一起,而連接這三人的橋梁還是那一款叫做lol的網絡游戲,三人的水平差不多,半斤八兩,于是經常聚在一起探討自己的心得,偶爾也吹吹牛,愣是把三殺夸大成五殺之類的事業沒少干。一本游戲雜志可以傳看一個星期,每個星期游戲雜志更新的時候都是三人最興奮的時候。高中的上課時間很長,從早上七點上早自習到晚上八點晚課結束,回家后還有一堆的作業,根本沒時間游戲,就是周末,成堆的卷子也能壓的人喘不上氣來,那個時候能用來一解“相思之苦”的也只有游戲雜志了。

  三個人聚在一起,沒什么地方去,只好去便利店買了幾個面包,然后繞著操場轉圈,轉累了,就坐在升旗臺上,啃著面包,又開始吹噓起來。

  吹著吹著,三人也累了,決定回教室睡上一覺,這時陳凌腳步一停,突然問道:“下個月的運動會你們去么?”

  少洋擺擺手道:“不去了,哪有時間啊,我物理還有半本五三沒做完呢!(五年高考三年模擬,真的很讓人懷念的東西呢)”

  “運動會?”顯然三天打魚兩天曬網的姬龍并不知道這件事。

  “恩,你不知道么?五一前有一場運動會,應該說是歡送會吧,參賽年級不限,當然,高三的也沒多少人閑的無聊會去報名。”陳凌解釋道。

  “學校也算是開個運動會給高三學生高考前放松一下吧,雖然我感覺組織一次春游會更好。”少洋不滿的說道。

  “你忘了當初咱們來這所學校時,教導主任說過啥了?咱們學校從建校以來就沒有春游這項活動。”姬龍說道,思維就像是回到兩年前,大家第一次聽到這個消息后那悲傷的表情仍然記憶猶新。

  “哎……”三人同時嘆了一口氣。

  少洋攬住姬龍的肩膀,說道:“知道你小子好久不務正業了,你剛才說你要好好學習天天向上,雖然我們抱有懷疑的態度,但決定還是支持你!數學不會就來問我,至于其它的嘛……”少洋**的笑了笑,露出一副你懂得樣子。

  姬龍當然明白少洋指的是什么,陳曦就在自己的班級,而且陳曦的成績一直在班級里名列前茅,文科那點東西根本難不倒她,但畢竟是文科生,數學上還是屬于理科尖子班的少洋更好一些。

  “去死。”姬龍笑罵道,假踹了少洋一腳,還沒等腳踢到他,他就慘叫著跳到一旁,一副欠揍的樣子。

  “算了,快要上課了,趕緊把你那半塊面包啃完吧,廢話那么多。”姬龍說道,少洋嘿嘿一笑,直接把剩下的最后半塊面包塞到嘴里,口齒不清的說道:

  “解決完畢。”

  “咱們回去吧。”陳凌提議道。

  “嗯。”其余人表示贊同,拍拍屁股上的灰塵,便轉身回了教學樓。

  下午的課并不多,大多是自習,臨近高考,學校給學生們更多的時間去自己學習,老師主要是坐在前面等有疑問的學生主動提問并負責解答,而不是去講課,因為這個時候,每個學生的學習能力和進度都不同,與其說是教導學習,不如說是在領導學習。

  姬龍需要補習的東西很多,尤其是文科都是一些需要背誦的東西,政史地加起來能有一個牛津詞典厚,沒有偷懶耍滑的路,只能一點點的死記硬背,能背多少算多少。

  其實對于文科生來說,贏了數學等于贏了全部,因為數學是文科生的一大難題,文科拉分大多也就是在數學這一科上拉下來的,姬龍并沒有積攢問題去問少洋他們,因為感覺沒必要,而且畢竟不是一個班級的,問起來很麻煩,所以本著就近原則,陳曦成為了教導姬龍最好的選擇。

  “這里,畫一條輔助線,把這個不規則體分成一個三角體和一個四邊體,然后再把四邊體分割,這樣弄,再這樣,明白了么?”陳曦清脆的聲音在姬龍耳邊響起,吹的姬龍怪癢癢的。

  “嗯。”強行把思緒拉回題上,可是還是有點聽不進去,各種方面的原因吧。

  清脆的下課鈴聲響起,不過這也是今天最后一次下課了,也就是說,放學了。

  姬龍抬頭看了一下窗外,天已經黑了,想來也是,畢竟才四月份,剛開春,天亮的早黑的也早,雖然才六點半,街邊的路燈就已經亮了。

  “陳曦,我送你回去?”姬龍收拾完書包說道。

  “不……嗯,好吧。”陳曦本想拒絕,可是突然又轉口,也不知道是想到了什么。

  姬龍也沒多想,因為兩個人的家是順路的,從小到大姬龍也沒少送陳曦,姬龍也是習慣了。

  等待陳曦收拾完,又是過去了十分鐘,教室內已經沒有了別人,姬龍和陳曦走之前,陳曦順手關上了燈。

  一路無話,姬龍就這樣把陳曦送到了車站。

  “明天見。”

  “明天見。”

  送走了小曦,該去哪呢?去網吧吧,還是算了,好好學習吧,要不先去打一局?就一局,拿個首勝,拿完首勝就回去復習?不行,不能再沉迷于游戲了!

  姬龍握緊了拳頭,提了下書包的肩帶,就準備往自己家走去。祖母留下的房子離學校并不遠,步行的話二十分鐘左右就到了。之前是為了省下錢上網,后來習慣了,無論上學還是上網,都會步行回家,哪怕公交車費只有一元錢。

  “救命啊!救命啊!”

  “額,什么情況?”姬龍聽見了有人叫救命,就在不遠的胡同里,那個胡同連接學校和車站,但是沒有人居住在附近,平時會有學生貪圖快捷不走正常的路走那個胡同,但是由于前不久那里發生了一次人口失蹤事件后,已經很少有人再走那個通道了。

  姬龍想都沒想就直接沖了過去,臨近時才發覺不對,自己可以說是手無縛雞之力,怎么去拯救別人?還是先報警吧,可是還沒弄清楚事情狀況,也可能是胡鬧或者別的可能性,報假警可是很慘的。

  姬龍將半邊頭探出胡同,只見三四個穿西裝的人正在把一個女孩扛到不遠處的一輛路虎里面。

  “靠,人販子么?必須報……”

  “砰!”

  世界突然黑了。

字體: 字號:
血魅守則目錄
共3章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