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19 16:15:32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落洞族
  4. 醉香

醉香

更新于:2018-03-18 16:05:07 字數:2426

字體: 字號:
  望著甘肅琦投入花心中,鐘山緊緊握住了拳頭,眼神充滿了憤怒與無奈。但隨著甘肅琦的犧牲,落花谷也漸漸的穩定下來,此時鐘山有個疑問,為什么20年前自己的娘親離開落花谷這朵巨形食人花會閉合,而甘寶兒離開落花谷卻沒發生什么事。想不通的鐘山只有帶著寶兒離開了山洞。

  “娘~~~~嗚~~~~~”寶兒醒了以后想起落山洞發生的一切哭咽起來。

  這時鐘山從門外進來手里端著一碗粥走進寶兒身邊,輕聲說道“寶兒,人死不能復生,把粥喝了吧,別傷壞了身子”這不說還好一說甘寶兒哭的更大聲。

  鐘山皺眉沉思了會,說“寶兒,我娘和你娘都是為了落洞族而亡,希望你能振作起來,帶著族人把那朵詛咒了你們多年的食人花毀了,才能慰藉你娘的在天之靈啊。”甘寶兒聽了鐘山的話往鐘山懷里一撲“鐘大哥~~嗚~~~我娘她~~~她~~~~”鐘山拍了拍寶兒不語。片刻后,寶兒的嗚咽聲漸漸小了,鐘山又拍了拍寶兒說“來,把粥喝了吧,你都昏迷一天了不要傷懷了身子。”說完便向寶兒喂了過去,寶兒兩頰紅著說“鐘大哥,我自己來吧”鐘山看了看她笑了笑便遞給了她,然后走了出去,剛走幾步想了想回頭跟寶兒說道“寶兒,族長說過族里有本族譜可以讓我看看嗎?”寶兒聽到族長眼睛又一紅,擦了擦淚水說“鐘大哥,我們族的族譜其實就在山洞前。”

  鐘山疑惑了一下,因為之前進洞前什么都沒有發現啊,也沒有進山前刻字的石碑啊。寶兒看出了鐘山的疑惑,說“其實在山洞前掛的紅條就是族譜。”鐘山聽到后愣了一下然后恍然。寶兒看了看鐘山眼神又往向了別處,說“那些都是進入山洞里為族犧牲的祖輩,族里人為了紀念他們所以在山洞前掛的紅條,每一條都代表著一個個前輩,鐘大哥,你的娘親也有在里面的。”

  聽到后鐘山便想返回山洞前看看那些紅條,此時寶兒又說道“鐘大哥,你知道為什么我族至今擺脫不了逃出山谷的命運嗎,而我能出山谷卻不能停留太久”鐘山聽到這個問題在腦海里里想了想。對呀,為什么落洞族一直屈服于這食人花的命運而不逃離此地呢?難道還有不為人知的秘密嗎?寶兒看出了鐘山的疑惑,繼續說道“鐘大哥,你還記得進谷之前那棵樹干嗎?”鐘山聽到后回想起來,進谷之前確實有棵樹干,說是樹干但更像是從地底鉆出來的樹根。寶兒看著鐘山接著說“鐘大哥你還記得我我們進谷后我向樹干插了一根樹枝嗎?其實那是我們出谷的唯一方式,身上帶著那段樹枝就能出谷,否者是不能通過出谷的通道的,沒帶樹枝通過那段通道里面會散發出一股香味,聞到那股香味的人都會醉倒,但是樹枝只能一個人帶著出去,再多一個那股香味還是會出現。并且樹枝離開樹干太久就會發生今天的地動山搖。”寶兒說完似乎想到了今天發生的一切,又悲傷的低下了頭。鐘山聽后更加疑惑,看了看天說道“寶兒,時間不早了,你早點休息吧,明天我們在探究竟。”寶兒點了點頭。

  這時傳來了一個聲音“寶兒姐姐,寶兒姐姐你在嗎”鐘山向外望去,一個十來歲的小姑娘蹦蹦跳跳的跑進來看到鐘山喊了句“鐘叔叔,寶兒姐姐在嗎?”鐘山滿頭黑線的看著她。這時寶兒抿嘴笑了笑說“妙兒那是鐘大哥不許這么沒禮貌”妙兒嘟了嘟嘴哦了一聲便跑到寶兒身邊唧唧咋咋聊起來。鐘山笑了笑便離開了。

  回到房間的鐘山便開始打坐,卻怎么也靜不下心來,今天發生的事情讓鐘山怎么也想不明白,這食人花憑借什么來困住落洞一族,為什么又只能一個人出去。想不通的鐘山便昏昏沉沉的睡了過去。直到敲門聲響起,“鐘叔叔,起床了,太陽都曬屁股了”鐘山聽到這聲音不用想也知道是昨天的妙兒,便起床開了門,只見門外妙兒手里端著早點一雙大眼睛調皮的看著鐘山。鐘山很無奈的對妙兒說了句“我長的很老么?”妙兒嬉笑道“不老啊,但是看起來很老實很好玩的樣子”鐘山無語的苦笑了下。妙兒接著說“寶兒姐姐讓我來找你她在山洞前等你你吃完早飯就過去吧。”說完便把手里的早點遞給鐘山然后小跑走開了。鐘山無奈的笑了笑便把早點端進屋里消滅了。

  吃完早點后鐘山便往山洞走去,到了山洞前看見寶兒此時已穿上族長的服裝拿著權杖在那望著山洞,鐘山走過去輕聲說了句“寶兒”寶兒轉頭看見鐘山哀切的說了聲“鐘大哥”鐘山點了點頭便向山洞前掛滿的紅條走去,看著上面的文字不禁感慨,這是多少條人命換來的安寧啊。甘寧、甘麗、甘······

  終于他發現了一條,甘鳳,鐘山輕撫著這條紅條,或許這是唯一跟母親有關的東西。“鐘大哥”寶兒這時對鐘山喊了一聲,鐘山回神過來望向洞內,很想進入洞里查看,但是又怕不相信驚動了花心,想了想便跟寶兒說道“寶兒我們去你昨天說的那顆樹看看。”寶兒恩了一聲便帶著鐘山走去。

  到了樹干前,鐘山看著那顆樹枝拔了出來怎么看都是一根普通的不能在普通的樹枝,鐘山想了想但是還是不信邪的把樹枝插回去并向通道走了過去,剛走過去身子剛踏入通道鐘山腦袋一混就暈了過去,醒來時發現自己已經在床上了,鐘山揉了揉微痛的腦袋下床到了杯水,此時妙兒走了進來看見鐘山就又跑著出去鞭炮便喊道“寶兒姐姐,鐘叔叔醒了,鐘叔叔醒了···”聽到聲音的鐘山不禁感到痛更疼了·····

  過了一會就見寶兒端著一碗姜湯走過來,后面屁顛屁顛的跟著妙兒,寶兒見到鐘山就說“鐘大哥你醒啦,有什么不適么,我給你熬了點姜湯。”鐘山沉思的說道“倒沒什么不適就像喝多了頭有點疼。”寶兒把姜湯遞給了鐘山便走向鐘山身后給鐘山揉了起來,鐘山老臉一紅便急忙說道“別、別、別不用了現在好多了,喝碗姜湯就好了”說完便一咕嚕把姜湯喝完。寶兒此時也臉紅的不知道說什么好,鐘山則尷尬的繼續喝姜湯,一低頭才發現姜湯已喝完,只好尷尬的放在一旁撓著頭。“哈哈哈哈,寶兒姐姐你的臉好紅喔”說完便上去掐寶兒的臉蛋。寶兒忙躲到一邊尷尬的看著鐘山,鐘山也尷尬的看著嬉鬧的兩人輕咳了兩聲說“寶兒,那個我再去看看那樹干。額···你們聊”說完便急忙跑了出去。看著遠去的背影寶兒不禁有些失落。這時妙兒蹭寶兒不注意對著她胸部抓去。“哎呀”寶兒連忙跳了起來手護著胸部臉紅著臉嗔道“你個死丫頭,膽子越來越大了”說完便朝妙兒抓去,妙兒嚇得趕緊跑了出去。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