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2-17 02:22:22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待雨停后之都市修神
  4. 第一章 群毆

第一章 群毆

更新于:2017-12-22 19:31:10 字數:2174

字體: 字號:
待雨停后之都市修神目錄
共2章
  “這是那里,頭好疼”我捂著還陣陣疼痛的頭從地上爬了起來,周圍霧氣環繞,一派仙家福地,可是我卻一點不敢大意,從睡衣里抽出一把綠油油的匕首,將身子放低,慢慢移動,想知道我為什么睡衣里還藏著匕首嗎,一會介紹我自己的時候你就知道了。

  “醒醒”我向身旁移動幾步,就看到一個男孩躺在那里,一身土黃色的衛衣,一張娃娃臉,可愛的讓人真想掐他兩下,等會,我什么性取向?

  男孩緩緩從地下爬起,也是一臉茫然,我連忙問“你是誰”沒想到我剛問完,這小子一蹦三米遠,從衛衣里抽出一把土色的斷刀,臉上滿是驚疑看著我,從他防備的樣子可以猜出這人長期處于警覺狀態,拿刀的手也不是專業軍人的姿勢,不難猜出這人是長期處于被抓捕的緊張氣氛。

  “你別怕,我不是警察”我就匕首放在手后,慢慢向他靠近,果然,他看我樣子和剛才的坦白也確定了我不是條子,那把斷刀也讓他放回了刀鞘。

  “我記得昨天我被國際刑警圍在了一個旅館,這是那里”。他也一臉茫然的看著我,我就知道這貨也是被綁進來的。

  我再次將匕首握在手里,向另一個方向走去,沒想到剛走幾步,就感覺到腳底踢到了什么東西,低頭一看,一個千嬌百媚的女孩躺在地上,一身高貴的晚禮服稱托她的身材達到了極致,似一個大寫S,她被我碰到非常淑女的翻了個身,然后大大的打了個哈欠,用手支撐地面坐了起來,大眼睛里滿是水滴,這種尤物一舉一動都能牽動億萬男人的心,我強忍著鼻子里充斥的血腥,特別沒禮貌的沒硬起來,而女孩看到我的第一眼并不是尖叫,而是眼睛不停轉動,觀察著周圍的形式。

  “看來你很淡定嘛,說吧,你是誰,這是那里”我現在有點慌了,周圍霧氣越來越大,只走了幾步就已經看不到剛才的男孩了。

  “我,我叫歐陽雪,我,我不知道這是那里”歐陽雪盡力控制著眼里的淚水,一副可憐巴巴的樣子看著我。

  “你別緊張,我不是劫匪,我也是莫名其妙來到這個地方”我得趕緊解釋,要不讓人看見拍照放在網上,即使我長的那么帥恐怕也避免不了被碎尸萬段的下場,但是我看出來了,這個女孩不簡單。

  我丟下這兩個人,一個人獨自向前摸去,最讓我好奇的是什么人能綁走這兩個人,一個確定是被國際刑警追捕的國際通緝犯,另一個雖然不確定身份,但是一定不是普通人,正在我胡思亂想時候,腳底又碰到一個人,這人一身金黃色的睡衣閃閃發光,看上去也就十七八歲,蘿莉控你們有福了,這女孩長了一張娃娃臉,比那個男的好看的不止天壤之別,小嘴一撇,第一句居然是“金環銀環,給本公主打水洗臉”我一聽也是哭笑不得,這女孩連眼睛都沒有睜開,這才是正常女孩起床的反應。

  女孩見沒有回應,用那粉嘟嘟的小手揉了揉那雙占據臉四分之一的眼睛,第一眼看見我后就要叫,我倒是不怕她叫,但是畢竟現在處于不明地方,多一事不如少一事,我搶先一步用我還算厚實的大手堵在她的嘴上。

  “你要敢叫我就強奸了你,還有,我不是劫匪,我現在也不知道在哪,所以別問我,我一會松開手,不許叫”這女孩就是普通女孩起來看到陌生人的反應,而歐陽雪就顯得太冷靜了。

  我松開手后,蘿莉果然沒有叫,只是眼淚努出眼眶外,哭的那叫一個讓人心疼,我只好安慰道“小妹妹你別哭,告訴叔叔你叫什么,家住哪里”我像怪蜀黍一樣,邪惡的笑著。

  不過我發現事情越來越不對了,綁架我們的到底是什么人,這小丫頭雖然看似普通,但是看睡衣就知道并非凡人,我繼續向下摸去,這回走了很遠,看見一個穿紅色衣服的人,一身紅像是一股股鮮血在身體流動,背對著我,身材最少也在一米八,雖然不魁梧但也不顯得瘦弱,我剛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只見這人突然暴起,手一轉,一把血紅色軟劍從腰中抽出,直刺向我的要害,還好我沒有放下一絲防備,匕首一鉤一掛,那把軟劍擦著我的褲子邊過,驚的我一身冷汗,這下要刺中了我性取向就徹底改變了。

  這人見我還手,不慌不忙抽回軟劍,以一個及其詭異的身法向我撲來,手中軟劍更像一頭致命的毒蛇,我左躲又閃,偶爾那匕首抵擋,可是軟劍靈活異常,劍劍不離要害,弄得我十分狼狽,可是讓我更沒想到的是,一把金黃色的棍子不知不覺向我后腦砸來,我沒來得及躲閃,后腦被結結實實的砸了一下,看什么都是金星,我緩了半天才勉強看清楚來人,這人不是別人,正是被我嚇唬的穿金色睡衣的女孩,這時那還有蘿莉的樣子,兩眼冒火盯著我。

  “你們……”還沒等我說完,另一條鞭子從我后背甩來,還好我手疾眼快躲了過去,只見歐陽雪也參與了進來,我叫苦不迭,而我身邊那個娃娃臉的男孩也走了過來,站在了我身邊。

  “你能打幾個”男孩對我說。

  “不廢話嗎,你解決不了的不都還是我的”我覺得在解釋就顯得我心虛了,二話不說拿著匕首就向紅衣服男孩那里沖去,身子在跑動不斷搖晃,手中的匕首已經讓我舞成一道虛影,躲開他的幾次攻擊,飛身而上,而我這邊打上后,那個男孩也對上了兩個女孩,那把斷刀不斷經受棒子與鞭子的洗禮,但是扔不斷,娃娃臉不但能夠防守住,還能經常主動攻擊。

  在看我這里,我能看得出他有軍隊的背景,因為有些東西是你不在軍隊根本學不到的,包括身法和跑動的痕跡,但是明顯他已經落入下風,因為我認真起來自己都怕,幾個躲閃我們已經呼吸相聞,距離一進,匕首的優勢就已經顯現出來。

  (ps:雨墨好久沒出來了,你們有沒有想我,新書是以我以前的太監的書命名的,不管怎樣雨墨想把它寫完,大家多多鼓勵把,票啥的我就不求了,畢竟臉皮厚度在這擺著呢。)

字體: 字號:
下一章
待雨停后之都市修神目錄
共2章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