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9 03:05:40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無極刀帝
  4. 第二章 拜師

第二章 拜師

更新于:2018-03-16 08:43:13 字數:3041

字體: 字號:
無極刀帝目錄
共2章
  第二章拜師“只是什么?”林清寒,見父親一臉愁容,不禁急道。“此毒,乃我今生僅見最頑之毒,我雖可以控制其蔓延速度,但想要根除,除非有金丹期及以上的強者出手,否則...”看向床上躺著的夜雪,老爺子,唏噓不已,心中不由的一陣恍惚。“父親,難道不可以請他們出手嗎?”南宮問天,聞言,不由問道。南宮老爺子,斜了自家兒子一眼,有些失落,自己的希望看來只能放在夜雪的身上了。“俗世那些東西,在他們看來不過是一堆破爛,求有何用!”嘆了口氣,'轉身走出了房門。“夜雪...”“放心吧,夜雪他吉人自有天相,會沒事的!”看著懷里的妻子,南宮問天緊了緊雙手,語氣溫和道。不久,夜降臨了...床上的夜雪,依舊靜靜的躺著,小臉白的嚇人,無一絲血色。識海中,一道虛影盤坐中央,五心朝天,閉目修煉著,不一會兒,緩緩睜開了雙眼,一道厲芒劃過眸間。“呼!”心神恢復的夜雪,終于松了一口氣,隨即一臉的憤怒。“媽的,幸虧小爺修有一絲元神虛影,不然,這下子就玩完了!”站起身來,想著當時的情形,不禁一陣后怕。“好隱秘的手法,居然連刀爺都滿過了,看來,我還是小覷天下人了!”小小的虛影,在混沌的識海中,瞇著眼睛,喃喃自語道。自從夜雪覺醒以來,僅僅只有數月,雖保留了一絲先天之氣,凝練了虛影,可終究是個孩童而已,再加上家世極好,漸漸的消去了以往的防范,才會中招。“附著性極強的慢性劇毒,好可怕的手段,還有那根烏黑不透光的銀針,看來,此事背后頗為復雜啊!”夜雪苦著一張臉,有些郁悶。“還是先回歸軀體再說吧!”說著虛影一閃,床上軀體散發著淡淡的光芒,但不一會兒便消散了。慢慢張開眼睛,試著動了動手指,很痛,但可以動,不由松了口氣,沒癱了就好,總算情況還不算壞,幾個月就搞定了。略顯吃力的爬起來,望了望外面,已經黑了,只有室內被燈火照的通明。顧不得觀夜景,緩緩盤膝而坐,閉眼,五心朝天,按著前世的基礎功法路線,緩緩運行,只是大半個時辰,仍不見效果。睜開眼睛,神念探出,查探著手掌中的那根黑針,便見其被一股陽剛之氣纏繞,困在原地,不得動彈。“還好、還好,應該可以堅持一半個月,到時候,應該可以修煉成功了!”說著,再次閉眼,感受著經脈路線,運行著功法。一遍,倆遍...整整運行了倆百周天,還是一點兒的動靜也沒有,不過,夜雪并不急,即使全身酸疼,腿腳發麻,亦是咬牙堅持,想他前世,足足感受了倆天,才產生一絲真氣,差點餓死他。運用強大的神念,時時關注著經脈路線,又一百周天過后,終是敏銳的感覺到了一絲不正常的熱氣。心中一喜,神念順著路線更快速的運行,漸漸的眉心那一股熱氣越來越盛,漸漸跳動起來,經脈中一絲絲細不可聞的白色真氣,緩緩的順著經脈流淌...漸漸的,真氣越來越壯大,變得有絲線那么粗細了,不再是那么虛散,顯得異常凝練。“終于,成功了!”神念擴散,探查著那絲真氣,夜雪不禁松了一口氣。接下來,就輕松多了,雖然可能有點疼。“來吧!”長痛不如短痛,咬了咬不是發育很好的牙齒,心中一橫。“天地無極,乾坤顛倒,以神為引,無有相生...”默念前世修行功法,催動那絲細微的真氣,順著奇異的經脈路線,緩緩運行。那細絲般的真氣,如尖針一般,不斷順著經脈亂鉆,偶爾遇到堵塞,便不斷地沖擊著。一次次的沖擊,使得夜雪蒼白的臉上,冷汗密布,不一會兒全身都濕透了。雖然很想用神念斷絕聯系,但為了凝實虛影,只能咬牙撐著。一柱香后...“轟隆隆”一陣陣的轟鳴聲從夜雪的體內傳出,粉嫩的肌膚表面,滲出絲絲污漬,散發著淡淡的腥臭味。就在越演越烈之時,夜雪突然控制著壯大的真氣進入丹田。睜開眼睛,抬手,掃了一眼發黑的手掌,嘆了一口氣。看了看身體內排出的雜質,運轉真氣,一陣沖擊,瞬間干凈,一股舒爽的感覺縈繞心頭。站起準備下床,奇異的發現衣服變短了,不禁做扶額無奈狀。迅速洗漱一番,開門而出!此時,天剛破曉,遙遠的天邊,露出一絲光亮。快步走向花園,爬上假山,盤膝而坐,等待著紫氣東來。又半個時辰...太陽,開始慢慢抬頭,山邊的云朵被染的通紅,一絲絲眼見不得的紫氣,向著四方飄散。夜雪見狀,連忙運轉功法,漸漸的一股淡淡的紫意環繞在他的身邊,眼中紫芒縈繞,隨即軀體一陣吞吐,那些紫氣瞬間消失,而這時,太陽已迫不及待的向著世人,宣誓著自己的到來。夜雪體內,那絲絲紫氣很快被白色真氣爭相吞噬,然后平靜了下來。眼中的那股紫意亦是漸漸消退,一切又恢復了平靜。“再過倆天,就可以拔出了!”“話說,沒實力的感覺真不爽!”心中吐槽一番,身體一躍,平穩落地,而后緩緩走向自己房間。當他回到房間的時候,他的父母,早已在哪里焦急的等待中。“咯吱”推門而入,還沒看清什么,便覺眼前一黑,一股淡淡的清香鉆入鼻口,耳邊不時傳來陣陣抽泣聲。心中一痛,隨即伸出短小的胳膊,環住眼前的身影,不時的用腦袋蹭著,滿面笑容。“家的感覺,真好!”心中如是想到。過了好一會兒,林清寒才松開夜雪,見兒子活奔亂跳,不由破涕而笑。“母親...”試著張了張嘴,一個不是很清晰的聲音,從口中發出。“夜雪?”林清寒見此,一愣,轉而欣喜若狂,雙手托著夜雪的小臉,不住的摩挲。“母親...”或許適應了一般,倆個熟悉而陌生的字眼,再次脫口而出。“好,好,好...”再次聽到兒子稚嫩的聲音,林清寒忍不住,再次落淚,引得夜雪一陣心疼。天下間,最美的事,不過母慈子孝,最苦父母心。“感謝上天!”心中如此想到,伸出另一只粉嫩的小手,輕輕地為母親抹著眼淚,仰著稚嫩的聲音,關心道:“娘親,不哭……”。“好,娘親不哭,我們家夜雪真乖!”林清寒抹了抹眼淚,抱起夜雪,輕笑道。雖然很平常,但在夜雪心里,那抹笑容,比得上他前世的所有。另一邊,看著母子二人,南宮問天這些天的擔心和焦慮,也漸漸消散,眉心舒緩,嘴角微微勾起,足以迷倒萬千少女。“夜雪,你的身體?”南宮問天走上前去,抬手拿出夜雪你只發黑的手掌,不禁問道。“有個、老爺爺,傳我一個法門,說修煉有成,就可拔出毒針!”吃力的開口,向著南宮問天道。后者眉頭一皺,心中有些驚疑,不過也沒在意,只以為自家兒子福運渾厚,苦盡甘來。“清寒,你在這兒陪著夜雪,我去找父親談點事兒!”說著緩步走向東苑。夜雪望著遠去的背影,心中一陣郁悶,有個聰敏的老爹,好像也不是件好事情,什么都瞞不住。“小機靈鬼,你那點小心思,哪能滿的過你爹!”知子莫若母,林清寒輕輕點了點夜雪的額頭,嗔怪道。夜雪沒辦法,只得撒嬌賣萌,惹得母子二人一陣歡笑。另一邊,東苑...南宮問天向著老爺子,匯報著關于夜雪的一切,老爺子聽后,眉頭緊皺。“不用管了,小夜雪既然不想說,應該有什么忌諱,只要他沒事就好了!”老爺子,沉吟片刻,淡淡道。“那這次的刺殺,怎么處理?”老爺子一聽,雙眸中一絲殺機閃過,隨即暗嘆一聲。“叫老洪準備好一切,以被不時之需,這片天地終究太小了!”“雄鷹,應該飛往更廣闊的世界!”說著,渾濁眼中閃過一絲精光。“是,我這就去辦!”南宮問天,聞言,眼中一亮,隨即躬身退走。老爺子隨即轉眼,望向強壁上的畫,面容漸漸柔和起來,失神道:“月竹,我就快來找你了!”。少時,南宮岳行至一飾架邊,輕輕轉動一個花盆,一道暗格隨之開啟,里面有一個精致的金屬盒,慢慢取出,關掉機關,然后行至桌前。那個盒子通體漆黑,呈方形,長寬高各一尺,四面刻著奇異的圖畫,盒蓋中央有一凹槽,想來是鑲嵌什么東西。手掌成刃,對著另一只手一劃,一滴血液隨之涌現,滴在盒子上的凹槽里。瞬間,一陣“咔咔”的響聲過后,盒子慢慢打開,里面除了一塊玉簡,一個戒指再無其他。(未完待續)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無極刀帝目錄
共2章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