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19 18:50:37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九天之城
  4. 第一章 紫宸村

第一章 紫宸村

更新于:2018-03-15 21:06:50 字數:4086

字體: 字號:
  夜無盡的深,如同潑墨,少年睡在草地上,枕著雙手仰望著滿天星辰,雖是夏日,本該各種昆蟲肆意的季節,但少年周身一丈之內未見活物,只能聽到遠處的蟲鳴,在這個清涼的夜獨自觀看著滿天星辰,好不愜意!

  “云兒,夜深了,該回家了”,站在門外的中年男子是凌云的父親凌海,前幾日帶著凌云一起去參加族內比武,但這次對于凌云是一個不小的打擊,這一次三年一期的族內會武,凌云竟然墊底,中年男子表面雖是無事,但心里卻藏不住在對兒子的擔憂,沉默了許久。

  “爹,讓我在外面再多呆一會吧”,凌云并沒有轉頭看向父親,而是依舊看著滿天星辰,靜靜的,默默的不在說話了。

  “好吧!那你自己注意下,記得早點回來睡”,凌海看著兒子滿臉都是嘆息,搖了搖頭便踏著臺階往屋里去了,其實自己未嘗不介懷,凌海也不知道凌云體質為何變得如此了,自從上次族內奪得第三名,回來后便準備一鼓作氣直接突破氣海,成為一名修氣者,然后勇奪下次比武的花魁。然而,凌云在那次突破中,待體內靈氣充裕準備凝聚氣海之時,異變陡生,丹田之中一股滔天的煞氣源源不絕的從一塊黑色漩渦之中涌出,而后黑色的煞氣便開始以丹田為本去壓縮體內靈氣占據的空間,隨著煞氣的跟進,而后竟然生生的把凌云沉聚許久的靈氣全部驅散,為此凌云為此足足臥床半年。而在身體痊愈之后,卻發現自己練運氣境,這修煉的第一步都做不到了,硬生生的退了四個階段,跌到最低,最不能理解的竟是體內煞氣的源源不絕,不到三個月便需要釋放一次體內的煞氣,而且再也不能修習斗氣決了,因為煞氣不僅排斥靈氣,而且還吞噬!

  “爹,我回來了”,凌云默默的走到了屋內,只見父親坐在桌前,像以前那樣默默的守著他。

  “天寒了,爹你該注意下你的身體”說著凌云拿起旁邊凳子上的外套披在了父親的肩上,或許這次對父親的打擊更重吧,這一次竟然連參加比試的機會都沒有!凌海把手從桌上拿下,抖了抖肩把衣服整了整,默默的看著燭光在桌上平緩的跳動。

  “只要明年的成人禮時能奪回來,也是不錯的”,父親的安慰何曾不是幻想,自己現在連一個修練者都算不上,練運氣都達不到,怎么去比試,怎么去奪回榮譽,凌云的心何曾不受傷,就連這次的族內比試原本都不想去的,但父親一直掛念著自己遠在亞歐城的凌家,只有回到那里,父親便不用這么平庸的活著。

  “到時候再說吧”,父親回來之后這句話便說了許多遍,也不知道是在安慰自己,還是在安慰兒子。

  .......

  “云哥哥!我們去山上修行吧!”

  “好的”,看著雨馨背著籃子走過來,自己也停止了練拳,千雨馨是紫宸村村隔壁雙千村千府家的千金,每次她出去時都會有幾個人專職照看的,但從上次那次虎襲之后,千雨馨像是賴上了他,但凡是她要去修行都會找上凌云,凌云對于這個像妹妹的小女孩也是不好出言拒絕,一次次的帶著她一起去山上修行。

  “去族內,開心嗎!”,雨馨這有一周多都沒見到凌云,聽他說是回到家族里面聚會了,可是這是雨馨看著凌云的表情,感覺自己好像說錯話了。

  “凌叔叔,早!”雨馨看到凌海穿好了甲胄正準備出門。

  “又要出去修煉啦!”,對于這個乖巧的女孩他總是像對待親生女兒一樣看待,在這個時候,也只有他的玩伴能帶他走出陰影,凌海看著那孤傲的背影暗暗的搖了搖頭。

  “是的,凌叔叔,慢走啊”,凌海在昌平城擔當守衛,負責他自己所待村落‘紫宸村’的守衛,除了這幾日,平時每日都很早就去村衙里,處理村中的大小事宜。

  “云哥哥,”雨馨看凌云一路走得都很沮喪,自己也是默默的跟著,這剛準備開口,看到凌云的臉色,雨馨癟了癟嘴,苦笑了一聲。

  “這塊地,今天歸我陳家管了,識相的就走開”。

  凌云剛走到紫宸山這塊他們自己取名的‘觀月臺’,也不是這邊月色好,只是一群小玩伴,以前經常在這里一起玩到天黑,每次都要等到月亮出來,才一起往家里走,久而久者,便在統一討論下,稱這個小平臺為‘觀月臺’。

  這時候凌云的眼神注意前方的一群小伙,說話的便是陳寨村的陳沖,此人性情乖張不知何時來到此處,以前在凌云面前耍威風被凌云教訓過好幾次,現在帶著兩個陌生的面孔便過來耀武揚威。

  “云哥,走吧!”。這時自己村里面的楊小胖便過來拉扯凌云了,凌云復眼看過去,見此時楊小胖鼻青臉腫,,一雙熊貓眼正可憐兮兮的看著自己,心中火氣便更勝了。

  凌云就立在原處雙手抱胸面無表情的看著眼前的陳沖,也不管楊小胖在一旁輕輕的拉扯。

  “標哥!他就是那個不能練氣的廢物”。

  一股怒氣直通腦門,凌云感覺有股怒氣很難克制,但拼命的克制,父親說過,越是憤怒便越是要克制,看著剛才說話的爪牙,此時他站在陳沖的身后張牙舞爪顯露自己的威風。

  “我現在很和氣的和你說,我今天心情不好”。凌云在努力的克制,越是憤怒便越是克制,不然被憤怒沖昏了頭腦,這句父親的話凌云感覺歷歷在目,所以他在克制。

  “斗氣都不會的廢物,還這么囂張,聽我表弟說,你在這里囂張跋扈慣了,經常欺負我們陳家的孩子,我也難得和你計較,你現在在我面前磕三個響頭說聲錯了,我便當沒發生過”,陳標說話陰陽怪氣,眼神瞥著看這個身材比他小的凌云,譏笑了幾句。“

  你算什么東西,對于你這種垃圾,來一個我打一個”,說著凌云也不管他們了,往后挪了幾步便原地擺好了姿勢,縱使不會修氣,但對于這幾個小毛孩,凌云還是沒放在眼里。

  “呵,還真天真,就靠你那點三腳貓的功夫就想和我比”,說著陳標語氣一轉,眼神自傲了起來,身上赤紅色的斗氣開始在周身緩慢游動,在他眼中,自己練出斗氣,已成氣海,和這種運氣境都沒到的人交手,完全不叫比試,叫欺凌!

  啪!

  一聲清脆的響聲突兀的響了起來,只見陳標捂著左臉,吃驚的看著凌云。

  “只會偷襲么”!

  啪!又是一聲清脆的響聲出現。陳標又去捂右臉,捂到臉上也是一陣陣火辣辣的疼,雙手往下甩了甩,便把手放下了,露出雙頰的緋紅,雙眼恨恨的看著眼前若無其事的凌云。

  哈哈哈...

  紫宸村小伙伴的笑聲頓時傳蕩開來,楊小胖更甚,直接笑倒在地,右手努力的拍打著土面。陳標轉頭看了看身后的伙伴,看到他們忍俊不禁的表情,心中更怒了,沒想到這個練運氣境都沒到的廢物,速度這么快。

  “只會偷襲,算什么男人”,陳標此時有些歇斯底了,咆哮的吼了出來。

  “這次我讓你先手吧!”,凌云氣定神閑的看著眼前有些暴躁的陳標。陳標見凌云依舊站在那,雙手抱著胸有些玩味的看著自己,未免有些小看自己,陳標此時也不怒,舉手便向凌云劈了去。凌云見此也不躲避,舉手便擋,而后眼神有些異變,這斗氣對自己還是有傷害的。

  “感覺如何”,此時陳標有些傲氣了,雙手抱胸滿臉鄙視的看著凌云。嗙!像是什么重物落地一般,一身巨響,激起滿地灰塵。

  “靠嘴是贏不了我的”,凌云拍了拍手,收了身式,拍了拍衣服,便轉眼看到陳標從地上爬了起來,滿臉灰塵,衣服也破了幾處,只是陳標那眼神透露出的恨意更濃了。

  “云哥好樣的,云哥最厲害!”陳小胖還坐在地上沒有起來,便開始帶頭吶喊了,一邊喊叫還一邊拍著地,凌云看了眼搖了搖頭,不知道這個動作是跟誰學的,而后村中的小伙伴也開始跟著吶喊起來,雨馨也是滿臉笑意。

  “不要你們扶”,陳標氣急敗壞的推開兩個準備扶他起來的陳沖和陳虎,吐了一口痰,惡狠狠的看著凌云,似有無邊的怨氣,而后雙手開始結印,身上紅色的斗氣看是慢慢的浮現,一股復仇的自信油然而生。

  “標哥加油,標哥加油”,陳沖看到凌云表情似乎有些忌憚的,心中的那點驚訝頓時蕩然無存,一股扭曲的信心開始賣力的為陳標吶喊。

  “云哥加油,云哥威武”,楊小胖看到陳沖在哪吶喊,自己也閑不住,還沒起來,坐在地上一邊用右手拍地,一邊搖旗吶喊。

  “這是我最新修煉的功法,名為‘炎破’,敗在我這招下,你也該自豪了”,陳標滿臉嚴肅,依舊隱藏不住內心的驕傲,只不過手印變換的有些緩慢。凌云看陳沖的架勢,有模有樣,看來這招不可小覷,凌云瞬間起式便向陳標沖了過去,看來需要打斷他的施法,十米的距離,凌云一晃而過,不禁帶起了一路灰塵,紫宸山方圓幾公里,也唯有這個山腰上這么一塊‘觀月臺’寸草不生,卻陰涼無比。

  “炎盾”,凌云飛起的一腳踢了過去,剛好落在陳沖舉起的雙手之間,血紅色的盾牌在兩手間若隱若現,抵擋住了凌云飛起的一腳,不過人卻是抵不住沖擊力往后退了兩步。

  “就知道你會偷襲的”,陳沖此時仍難隱自己預判的一點小驕傲,眼中此時也泛起了笑意,自己的進攻便從這次防御開始。凌云此時方感不妙,這陳標蓄勢許久的殺手锏怕是要用出來了,凌云也不急,開始沉氣丹田,左手抱拳,右手放在腰間。

  “就想靠肉掌擋出的‘炎破’,太天真了”,陳沖雙眼在此時激起了紅光,一股紅色的光芒開始在陳標雙掌之前慢慢凝聚,本來緋紅的雙頰此時也更加火辣辣了,但他沒有在意,咬緊牙關,滿眼恨意,這招一定能讓這個連斗氣訣都不能修煉的廢物一敗涂地的,這一招陳標志在必得。

  “炎破!”陳標大聲的喊了出來,這是他的翻身仗,他要打的漂亮,打的自信,他的眼中只有凌云,這個不可一世的廢物。凌云此時卻不急,看到鋪面而來的陳標,凌云嘴角上揚,詭異的笑了笑,只見一股薄薄的黑氣附在右掌面,舉手便去抓天空之中的紅色氣焰。

  “什么?”蹲著遠處樹上的陳啟有些驚異了,陳沖不惜一切用出的‘炎破’,連他都沒這個自信空手接上,這少年竟然空手接住了!黑色的氣體,在凌云手中漸漸的化成一個極小的黑色漩渦,瞬間便將空中紅色的氣焰吞噬殆盡,沒有一絲痕跡。

  “什么”,陳標有些驚恐了,他完全沒看到凌云如何去應變,就這樣輕易的將他的絕招給破了。

  “怎樣,感覺如何?”凌云戲謔的看著躺在地上的陳標,自己還是很愿意在不開心的時候教訓這些不知天高地厚的孩子。陳標萬分驚恐,他感覺自己踢到一塊鐵板了,豆粒大的汗珠不斷從腦門往下流,身體卻一直瑟瑟發抖,他不知道自己會受到如何的處置。陳沖等人看到練陳標都倒下了,身上涼氣直冒,拔起腿便跑的無隱無蹤,也不管地上這個為他們出頭的陳標。

  這時候楊小胖便一咕嚕的從地上爬起,身上的灰也來不及拍,直接跑到陳標跟前,對這個喪家之犬一陣腳踢,凌云在一側也不阻攔,任憑這個憤怒的小胖子去發泄自己的不滿。

  住手!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