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3 09:49:32
  1. 愛閱小說
  2. 都市
  3. 都市藝能
  4. 地下活動結束

地下活動結束

更新于:2018-03-17 09:17:44 字數:2198

字體: 字號:
  警察來的快,去的更快,不一會兒的功夫,便把混亂的案發現場變得干干凈凈,井井有條了,倒是隱藏在馬路底下的王安琥倒是津津有味兒的看完了一出由于自己產生的好戲。。。。。。。。

  一個小時后,因為車禍而導致的暫時性堵車也順利通車了。。。。。。。。。。。。

  在這一個小時之中,王安琥也對自己現在所處的情況也有了一些了解。

  首先可以肯定的是自己絕對沒有死,還活著,而且活的好好的,精神頭十足.........第二,可以肯定的是自己頭上便是自己在公交車撞擊過來時自己所站的地方,也就是說自己現在沒有意外的話,從理論上來說,自己應該在土里面,媽的,自己居然被活埋了(他又不想想,他不被活埋,他還有命在這兒做總結嗎?)............第三,可以肯定的是自己果真在最危機的時候,被不知怎么回事給激發出了異能,也可以肯定小說中說講的異能也不是沒有道理嘛,這不,還是有根據的...........第四,可以初步根據自己的情況來看,自己應該是激發了異能,且八九不離十自己的異能便是傳說中的——“遁地術”了。

  因為自己曾在一本小說中看到過主角擁有這種遁地術異能,頓時美女滿天飛,法寶遍地是。銀行我家開,金庫任我行,世界首富就是我,什么比爾該死,什么李加成,這下全部都要靠邊站。。。。。。。。。。

  王安琥在逆境之中也絲毫不忘自己YY的大業,想象著自己發達了,即將成為世界首富,美女滿懷,大手揮金,小弟滿山坡,一手機槍,一手鈔票,你是要槍呢,我就給你一梭子花生米。你要是聽話呢,就用一把把的鈔票,活活砸死你..........

  “嘻嘻......嘻嘻........或許這樣才叫做生活吧?!!”王安琥抹了抹嘴里晶瑩的晶絲,一臉陶醉般的說道。

  可是隨即便臉色大變,腦海中頓時劃過一個念頭,記得那小說中書中主角的那逆天的技能也是有著時間限制的,王安琥不會那么天真的認為自己的異能——“遁地”,就能沒有限制,想想也沒有那樣逆天的吧?不然那可就牛叉了,這異能就........

  不過在還沒有下定義之前,王安琥可是不會拿自己的小命兒來開玩笑的說。自己以前是死是‘活,無所謂。

  因為自己這一輩子也就這樣了,最好的結局就是渾渾噩噩的過完這一輩子,運氣好一點說不定還能有個大齡剩女,帶著十七八歲的小拖油瓶,和自己跌跌撞撞的過完這一輩子.........

  可是現在的自己可不一樣了,自己現在有了這個遁地的能力,幸福的日子離自己還遠嗎?離自己還遠嗎?還遠嗎?遠嗎?嗎?..........

  。。。。。。。。。。。。。。。。。。。。。

  。。。。。。。。。。。。。。。。。。。。。。

  王安琥覺得這樣的日子還真不遠,不過,不管遠不遠,現在還是趕緊把自己給弄出去這才是正事兒。

  王安琥試著稍微移動了下,發現自己仿佛處于一處空空蕩蕩的空間。

  沒有任何的不舒服,不過也不是很舒服,和上面的感覺就是在土里濕度,溫度都是一樣的,且王安琥發現自己在土里根本不用呼吸。

  王安琥發現自己的腹部,用武俠小說的話來說就是丹田的地方有一團土灰色的霧團,隨著自己在土里的時間,越來越少,直到現在為止也沒有剩下多少了。

  看來這個疑是內力或者真氣的物體就是支持自己在土層里面的消耗吧?

  看過很多都市異都市修真小說的王安琥倒是對于這些理論性的東西格外的熟悉,但是真正的是怎么回事,讓他自己去做的話,他也是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在經過王安琥微微熟悉后,王安琥發現自己在土層里在自己可視的方圓三米的地方都可以用精神力控制自己向某個方向移動,根本就不用自己動什么就行了。

  在以王安琥為中心,三米之內,一切以土之類的物質,包括巖石等含有土層的動西,在王安琥的視線內全都是虛無。而且在這三米的視線內是可以清楚的視物的,至于在遠的地方,那就是一片黑暗了,什么也看不見。

  不過這些,王安琥還是可以接受的啦。在王安琥掌握了一點點門道后,便迫不及待的運用著自己剛剛摸索出來的遁地術,到處亂遁,一會兒往下面沉去,一會兒向上浮去,有趣級了。。。。。。

  王安琥仿佛像是得到了一個很好玩的玩具,那可是玩的不亦樂乎,幾乎都不想停下來了,不過在王安琥亂七八糟遁了十來分鐘后,王安琥的興致剛剛被點起來,卻發現自己腹部的內力(先這么叫著吧!)卻幾乎快要空空如也了。

  王安琥的直覺告訴他,自己再不出去的話,可能會真的要被活埋在這黑暗的地下,不出意外,死在這里,連個尸體都找不到。

  雖然自己的直覺近20年來,基本上都沒有什么建樹,在游戲幣打老虎機就從來都沒贏過,基本上都是滿懷斗志而來,垂頭喪氣,饑腸轆轆的離去,沒有一次是贏了的,因此,自己硬生生的背負了——“一見老虎機,一賭必輸!”

  不過小心謹慎的王安琥還是匆匆忙忙的結束了自己的第一次,地下旅游探尋的活動,匆匆尋摸到一個沒人的小巷口,慢慢的向上浮了上去。。。。。。。。。

  。。。。。。。。。。。。。。。。。。。。。。。。。。。。。。。。。。。。。。。。。。。。。。。。。。。。。。。。。。。。。。。。。。。。。。。。。。。。。。。。。。。。。。。。。。。。。。。。。。。。。。。。。。。。。。。。

  (ps:如果你能看到這里,那么就給點支持吧?有什么給什么,覺得值得就投推薦票,不值得就留下點擊,或者親親點擊右上角的叉叉,輕輕的關掉網頁,或者到本書書評區,噴~~~!!作者都歡迎!!!:-)^ω^!!!)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