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19 19:38:54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神維大陸之天禍
  4. 第二節 下川

第二節 下川

更新于:2018-03-17 09:10:40 字數:5770

字體: 字號:
  在神維大陸的西方有一段連綿不絕的巨大山脈,因為狀似一條橫臥的巨龍,人稱其為“西龍山脈”。西龍山脈橫亙萬里,幾乎隔絕了大陸與西邊的所有通路,所以人們便稱西龍山脈以西的土地便成為了大陸五州中最西邊的一州——“西界”。

  我們現在踏足的土地就是西界,準確來說,應該是西界樓云國的港口城市“下川”。西龍山脈山勢險要,崎嶇難行,我和老大為了節省時間,從中州一座沿海的城市搭上一條前往西界的商船,在西海之上航行了近半個月天才趕到樓云國港口城市下川。

  剛一下船,我就發現這個城市視乎處于備戰之中,港口之外,隨處可見大型的軍艦巡弋,港口之上有不上軍士排查來往商客,城市街道也到處都是巡邏軍士,一打聽才知道,原來西鳳國在一個月前攻打了白河上流的卡伊族,僅僅用了三天便占領了卡伊族全境,現在西風大軍正駐扎在原來卡伊族領土的邊境上,準備繼續南下的樣子,而如果西鳳軍南下,首當其沖的便是與卡伊族僅一河之隔的樓云國。

  “我們來的真不是時候,馬上就要打仗了。”我望著從我面前經過的一隊隊士兵說道,我看這些士兵大多臉上稚氣未脫,眼神渙散,應該是剛剛入伍的新兵。

  “全城都在戒備,我們要想出城好像的想點辦法,還有就是在出城前先要給你找把武器。”老大指著我空蕩蕩的腰間說道,一提這件事我就上火,剛剛在碼頭下船的時候,幾個守碼頭的軍士非要將我們的兵器全部收繳,我身上一長一短兩把刀雖然不是什么有名的兵器,可是好歹也用了很長時間了,他們說搜走就搜走,若不是老大攔著,我還真要大鬧一場。

  “下川城只是樓云國后方一座港口城市,防備已經如此嚴密,我們去鬼山還必須經過樓云國國都,我看那里的防備揮更嚴,恐怕已經封城了。”

  有人聽到我們提到鬼山,紛紛轉過頭來,老大苦笑著離開人群,我跟在老大身后問道:“有沒有捷徑可以繞過樓云國都,不進城去。”

  老大搖了搖頭道:“沒有其他的路,樓云國領土雖然東接西龍山脈,西鄰西海,但是本身領土面積不大,國土狹窄,樓云國都就建在領土的中央,是去鬼山的必經之路。”

  “那我們就像剛才在港口上一樣,裝作商人蒙混進去,先進城再想辦法。”我提議道。

  老大還是搖頭,道:“就怕進了樓云國都認識你老大我的人可就多了”

  我白了他一眼,最近自戀程度又提高了,這個毛病可不好。老大似乎看出來我在想什么,說道:“我跟樓云國朝廷里的一些人打過交道,他們現在連孩子都征召上了戰場,如果發現了我們兩個人在這里的話,恐怕我們那里都不用去了。”

  “他們不敢對你怎么樣吧,現在這種時候還敢給自己增加敵人?”我笑道,畢竟毀在眼前這個男人手中的國家也不在少數,特別是八年前,天禍傭兵團一夜之間摧毀三個國家的成名之戰,更是大陸上無人不知的神話。

  “他們如果有那么聰明的話,就不會被西鳳軍弄的草木皆兵了,要知道在五十年前,他們之間的立場是完全對調過來的。”老大不屑的說道。

  我剛想問為什么,就看見又一對巡邏士兵走了過來。我們兩人閉口不語,覺得大街上確實不是說話的地方,找了一間客棧,現在全城都知道馬上快要打仗了,原本準備在樓云國逗留的商旅都一溜煙的跑掉,每家客棧都顯的冷冷清清,甚至有的客棧干脆將店門關了,不做生意。

  我和老大找了已經稍微較大的,還有人居住的旅店住下,畢竟這種時候如果刻意去選那些僻靜的住處,反而更讓人懷疑,招惹不必要的麻煩。

  等我們住進客房,我才接著剛才的問題問道:“你剛剛說五十年前他們兩國的立場相反是怎么回事?”

  老大靠著窗邊,望著外面空曠的街道,聽見我問才轉過頭來,道:“五十年前,樓云國曾經率領過白河流域的各個國家打到西鳳國的國都鳳凰城,差一點就把鳳凰城從大陸上徹底地抹去。”

  我大吃一驚,頓時心中涌出無限的好奇,追問道:“為什么會這樣?”

  老大今天也出奇的有耐心,對我講道:“西鳳國立國很早,至今已經有兩百多年了,其領土面積也堪稱西界第一大國,她的國都鳳凰城位于西界三大河,即白河,頓河和炎河的交界處,三條河流就在那里匯集,流入西海,所以鳳凰城又叫三川城。鳳凰城占得地利,土壤肥沃,交通便利,商業發達,鳳凰城的商人們囤積財富的實力可是整個大陸都有名。

  “在西鳳國人眼里,鳳凰城是他們的驕傲。可是正所謂‘匹夫無罪,懷璧其罪’在其他人眼中,鳳凰城就是財富的代名詞。羨慕與嫉妒折磨著西鳳國的鄰居們,大概一百多年前,靠近西鳳國的白河流域諸國就再也忍耐不住了,對于財富的渴望讓這些平日相互征伐的他們結成了同盟,挑戰這西界第一大國,可是讓他們想不到的是,這次聯盟剛剛結成,各個國家才開始集結兵力,西鳳國就得到了消息,火速派出了大軍,幾乎是在一瞬間就將白河流域諸國的聯盟粉碎,讓他們知道了西鳳國厲害的不光只有商人。從那以后白河流域的部落和小國再也不敢進犯西鳳國。”老大眼出異樣的光芒,臉上帶著一點自豪,好像他親身經歷了西鳳國那段輝煌的歷史一樣。

  “但是太陽升的再高,也有落下的一天,西鳳國國力后來日漸衰弱,朝廷里皇權旁落,地方群雄割據,戰火將這個國家折磨得筋疲力盡。那些表面上順服西鳳國,但是暗地里覬覦西鳳國財富的人們又將自己心里的欲望之火點燃。因為上一次的教訓,白河流域的大多數國家心里還殘留著陰影,但是有些人終究敵不過自己的欲望。八十年前,就在離這里百里只要的土地上有著一個叫瓦力扶的部落,看準西鳳國內動蕩不安的時機,帶領僅僅兩千軍隊攻入西鳳國,他們原本打算在西鳳邊界搶掠一番就退走,可是與西鳳國軍一交手,他們發現自己的對手原來這么脆弱,兩千部落士兵在西鳳邊界如入無人之境,兵鋒直指鳳凰城。鳳凰城此時也已經混亂不堪,西鳳國王知道軍情緊急,但是手下的軍閥擁兵自重,沒有一個聽他的號令。無奈之下,只能派出人與瓦力扶部落和談,瓦力扶部落的首領也明白自己這兩千人馬也只能逞一時之能,要求了一大筆的黃金,便心滿意足的退回了自己的領地。可是他們做夢也沒有想到的是,當他們回到領地,還沒來的及炫耀打敗西鳳帝國的榮耀時,其他白河諸國早就已經收到了消息,卡伊族和樓云國最早收到消息,也最早反應過來,兩家迅速結成同盟,可是他們的敵人卻并非西鳳國,而是剛剛從西鳳國回來的瓦力扶部落,那群人孤注一擲搶掠來的黃金還沒有在手里捂熱乎,就進了卡伊族和樓云國的口袋,整個族群更是被屠殺殆盡。”講到這里,老大不由一聲唏噓,眼神暗淡,頗有感觸。

  “從那以后,人們都知道西鳳國的輝煌已經不再,開始肆無忌憚的侵略,規模最大的一次便是五十年前由樓云國為首的‘白河聯盟’聚集了近十五人大軍,不僅占領了西鳳國大半的疆土,還一舉攻下了他們夢寐以求的鳳凰城。面對渴望了數十年的城市,這支軍隊化身成為了野獸,把這座西界的瑰寶變成了地獄,他們翻遍了鳳凰城的每一寸土地,尋找自己想要的財富,等到他們再也找不到一粒金子的時候,他們決定徹底毀掉這座點燃了他們欲望的城市,你知道最后是誰保住了這座城市嗎?”老大突然停下,轉過頭對我問道。

  “皇帝?”我胡亂猜道,希望他繼續說下去。

  老大搖了搖頭,道:“是西鳳國的商人們。”

  我一愣,驚奇的問道:“西鳳商人?他們怎么救鳳凰城?”

  老大道:“當然是最直接的辦法,最簡單的,商人的辦法,錢。當時西鳳國王早已離開了鳳凰城,西鳳國軍隊毫無斗志,不堪一擊,西界的商人們不忍辛辛苦苦建立起來的國都,毀于一旦,他們從全國各地匯集了自己最后的一點財產,有的人甚至把自己的金牙都敲了下來,匯集了一筆巨款,從白河聯盟手中贖回了自己的國都,這才讓鳳凰城仍然立于大地之上。”

  “原來是這樣!”我沒有想到西鳳國的商人們如此忠義。

  “西鳳國的財富就像是擁有詛咒一樣,不論誰得到,最終都沒有好下場,白河聯盟本來可以一舉消滅西鳳國,但是有了再鳳凰城劫掠來的財富和西界商人贖城的巨款,他們就在鳳凰城停下了腳步。到最后,因為分贓不均打了起來,白河聯盟解散,西鳳國有了喘息的機會。可是西鳳國人并不珍惜這個機會,往后的數十年依然是軍閥混戰,國力更加衰弱,這種情況一直到十年前,直到那只真正的‘鳳凰’飛天了之后,西鳳國變了。”老大臉上的表情有了變化,眼中透露出興奮與狡黠,講了這么久的故事,他終于說到了來西界的最終目的。

  西界之鳳,一只即將征服整個西界的野獸。

  此時,門外傳來紛亂的腳步聲,老大看了我一眼,我明白他的意思,起身往房門走去,準備看看外面有什么情況,還沒走到門邊,便聽見有人敲門的聲音。我拉開房門,便看見一個白發老人,身著青衫,手握折扇,一雙眼睛猶如剃刀般銳利盯著我,在他身后還有一隊樓云國的士兵。

  “老身樓云國下川城城守莫易,有要事拜見蒙大統領。”老者兩手作揖道,眼神卻飄向了坐在客房里面的老大。

  真是好的不靈壞的靈,這還沒有進樓云國都就已經被認了出來,而且城守不就是一座城池僅次于城主的人物嗎?難道真是來找老大幫他們打仗?我剛想推脫,就聽老大說道:“阿蟲,請莫公進來。”

  我一愣,這么快就招了?只好讓開房門,請莫易進屋。莫易命令士兵留在房外獨自一人走進房間。

  莫易進門后,對老大抱拳行禮道:“蒙大統領,好久不見。”

  原來是熟人,怪不得不打自招了,我關上房門站在老大身邊。老大看了一樣莫易,微微笑道:“莫公請坐吧。”等莫易坐下來,還沒來得及說話,老大便開口道:“莫公真是消息靈通,蒙烈剛剛到下川城,就讓您找到了,還勞煩您親自來一趟,莫不是想抓我蒙烈的壯丁?”

  莫易臉上依然是淡淡微笑,說道:“蒙大統領言重了,雖然西鳳國的白虎軍在白河上游枕戈待旦的樣子,但是在下收到線報,白虎大將軍定宏已經秘密返回鳳凰城,料想西鳳軍短時間內還不會南下。再說這天下,有誰敢讓蒙大統領做自己不愿意做的事情,在下來此,實在是有一件私事想要求助大統領。”

  莫易說話時特意看了我一眼,老大笑了笑道:“阿蟲是我的新任護衛,沒什么不可以說的。”老大說這話,讓我心中一熱。莫易也一臉的驚奇,雙眼不住地打量著我,我毫不退縮的看著他的眼睛,這時候可不能給老大丟臉。

  莫易移開雙眼,對老大說道:“蒙大統領身邊果然人才輩出,老身此番前來是想要蒙大統領幫助我找回一個人來。”

  又是找人?最近走失的人口真多。

  老大點了點頭:“莫公親自前來,此人身份必定特殊。”

  莫易露出佩服的神情,道:“大統領說的不錯,實不相瞞,在下想請大統領找的此人正是我們‘戈海’的少主,蘇烈。”

  “‘紅蛇’蘇烈!我知道此人,聽說是西界近年來少有的青年才俊,敗在紅蛇劍下的西界高手多不勝數,可是我怎么也沒有想到,他竟然是‘戈海’的少主。”老大微微驚訝。

  莫易道:“少主生性倔強,很少對外透露自己的身份,再加上他喜愛四處游歷,學習劍術,我們怕保護不力,有違老主人的托付,便也不刻意聲張他的身份。”

  老大道:“有莫公這位劍術高手輔佐,你們的少主還要到處去學劍,這豈不是畫蛇添足嗎?”

  莫易淡然一笑:“大統領抬舉了,在下的那一點本身在少主十三歲那一年已經完全被他學去,我現在是沒有一點東西可以教他了。”

  老大哈哈一笑:“要學莫公的劍法不難,可是要能像莫公這樣爐火純青的地步,可就不易了,你們少主好比是身上揣了個金勃勃,卻把他它當石頭啊。”

  我見莫易臉上表情絲毫未變,看來這老家伙頗有城府,不過我更好奇地是他們口中的“戈海”是什么玩意?自從跟了老大之后,我發現自己對于這個生活了二十年的世界變得一點都不了解。

  “莫公,其實我這次到西界來是受人所托,來救一個朋友,你知道天禍傭兵團的規矩,既然答應了差事,除非傭兵團從大陸上消失,不然永遠不可放棄任務。所以這件事我恐怕不能答應你。”老大說道,我知道他這是在試探莫易,好找出一個合適的價錢。

  “大統領所救之人是否與鬼山有關?”莫易輕描淡寫的說道。我猛地一愣,瞪大了眼睛瞧向老大,老大一副鎮定自若的表情,我馬上意識到自己的失態,可是我的神態已經完全落到了莫易的眼中,只聽他說道:“看來老身是猜對了,老身的下人剛才在街上聽到有外地人在談論鬼山之事,回來稟報于我,我出于好奇便派人來探查一番,沒想到居然發現蒙大統領在下川城中,這實在是意外的收獲。”

  “好奇?恐怕不是吧?”老大雙眼如鷹地盯著莫易。

  “瞞不過大統領,老身的人日前在鬼山附近發現了少主的蹤影,根據他們的報告,少主身邊似乎還有一個人,他們一同往鬼山方向前去,說來慚愧,老身的人當時發現了少主,除了一人回來報信,還有其他三人跟了上去,沒有一個回來,老身后來又派出了三批人馬前去尋找少主,可是都如泥牛入海無消息,在下每日心急如焚,想要親身前往,奈何戰事緊急,寸步不能離開下川城,今天碰見蒙大統領,也算蒼天有眼,望大統領一定要幫這個忙,若能尋回少主,以后大統領不管有何吩咐‘戈海’一定肝腦涂地,以死相報。”莫易從一開始的面帶微笑,說到最后聲淚俱下,變臉之快,我這輩子都還沒有見過,不過瞧他情緒激動,言辭懇切,倒是讓我大感同情。

  老大一臉的沉思,過來半晌道:“我記得四年前莫公與我們的那次合作,雙方都很愉快,莫公最后也確實的做到自己的承諾,所以我相信莫公,這一次合作之后莫公也能兌現自己的承諾。”

  莫易猛地抬起頭來,眼中驚喜交加,老大言下之意就是答應了莫易的請求,不過既然他們少主也在鬼山,我看這次鬼山之行,大為有趣。

  “莫易代‘戈海’上下拜謝蒙大統領。”莫易大喜過望,老大微微一笑道:“還有一件事,我想麻煩莫公,我的小兄弟在碼頭下船的時候被你們的軍隊收去了兵器,我希望在我們出發前能夠替他找回來,另外我還需要可以自由通過樓云國都的通行文書,以免耽擱路程。”

  莫易大笑道:“沒問題,一個時辰之內兩樣東西都將送到大統領手中,若大統領不棄,不如到寒舍歇息,讓在下略盡地主之誼。”

  老大回絕道:“不必了,我們稍作休息,便繼續趕路,救人可是分秒必爭的事情。”

  “既然如此,在下立馬前去準備。”說著便對老大行禮告辭,走出房間。

  果然不到半個時辰,我的雙刀又回到了我的手中,而我們的桌子上還多了一份通關文書。老大雙指拈起那牛皮包裝,手掌般大小的文書笑道:“搞到了武器,通關文書,還多了一筆交易。這次西界之行,開頭還是蠻不錯的。”說著將文書扔到我的手中。

  我急忙將文書收好,這可是我們在樓云國通行的寶貝。

  “鬼山,鬼山,這鬼山到底藏有些什么名堂,我有點迫不及待的想看看了。”老大盯著外面漸漸的落下的夕陽說道。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