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5 07:47:40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冰原世界
  4. 第一章 重生冰原

第一章 重生冰原

更新于:2018-03-16 17:38:28 字數:4963

字體: 字號:
  張騎嘴角露出一絲笑容:“沒想到居然這樣就要死了,哈哈哈,真不甘心啊。”雖然努力地笑著,但目光中不由自主的透出一絲悲哀。笑聲越來越低,張騎的眼睛無力的緩緩閉上了。

  張騎慢慢地睜開了眼睛,咦,這是什么?不會吧,居然是宇宙空間中的蠕蟲洞,我要被送去哪里啊?不過轉而一想,自己都已經死了,還有什么可怕的呢!張騎倒也很快就能面對現實了。奈何在無數蠕蟲洞中穿梭的時間實在是太久了,張騎也處于一種昏迷蘇醒不斷交替的的狀態中。

  張騎看到自己面前是一個巨大的藍色星球,還以為自己又回來地球了,不過仔細一看卻馬上否決了自己的這個想法,這里不可能是地球,在地球上盡管海洋再多,也不可能完全沒有大陸,而面前這個星球無論從那一面看,都是完完全全的藍色。正當張騎想努力地看清楚這個星球是,一陣劇烈的疼痛傳遞到他的大腦,又再次昏迷過去了。

  過了不知道多久,張騎又有了意識,自己不知道睡了多久呢,好像經過了一段很漫長的時間一樣。盡管擁有意識,但是張騎卻無論如何都睜不開眼睛。正當張騎這么想著,肚子猛地一痛,好像有條腸被切了一樣。疼痛的感覺讓張騎不由自主的哭了起來“哇··哇··”這個稚嫩的童聲是在是讓張騎抓狂,難道自己輪回了,又變成了一小孩,一定是這樣的,怪不得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一痛就不由自主地哭了。

  終于,張騎睜開了自己的眼睛,發現自己被一個中年男子抱在懷中,看來自己的確是一個新生兒。正當他以為自己又可以重新在地球上生活的時候,看到了無數的房子和一望無際的冰一樣的地面,馬上明白了自己來到了另一個星球,就是那個完全藍色的星球,這個星球并不是沒有大陸,而是所有大陸都是冰做的···

  正當張騎在觀察這個新世界的時候,耳邊傳來一陣尖銳的笑聲:“恭喜啊,張大人,張夫人,喜得貴子啊。”一個長相跟張騎印象中接生婆一模一樣的老女人一臉諂媚的說道。房子里唯一的男性,也就是那個張大人笑得嘴都要裂開了:“好啊,好啊,我的兒子啊,哈哈······”張夫人剛剛產子,。臉色十分蒼白,卻也是難以遮蓋那一臉的喜色:“那你給他取個名字吧!”“好,好,就叫···恩,就叫張藍吧。”張騎本來還在張大人懷中靜靜地聽著他們對話的,結果一聽到這個名字,哇的一聲就哭了。張夫人也忍不住撲哧一聲笑了:“張藍,哈哈,我還蟑螂呢。你還真應該好好讀讀書了,還是我來取吧,就叫張騎吧,希望他能像你一樣做個冰騎王。”張騎實在是太激動了,沒想到來到另外一個世界名字還能一樣,一時間轉哭為笑。張大人尷尬的撓了撓頭:“這娃一看就是跟母親的,對我取的名字那么多意見···隨便啦,就叫張騎吧。”

  張騎轉眼間就五歲了,在這五年里也弄清楚了這個世界的很多信息。這個世界上面只有一塊大陸,就叫做冰原大陸,這個世界也叫冰原世界,全世界百分之九十都是由冰組成的,所以這里的溫度也不高,但由于是從地心提供能量,所以這里的氣溫一直保持在十五度左右,這里的冰大概要到50度才會化成水。在張騎想來,這里的溫度和水源造就了生物的產生,但奇怪的是這里的最高等生物跟人類長得一摸一樣,這就有點怪異了。人類(冰原大陸的人類)的主食是一種長在冰里的果樹,世界上百分之十五的冰區都種植了這種果樹,當然還有別的各種食物,在此不提。

  在這個世界上,由于每個人都出生在這個冰天雪地的世界,所以他們的體質都有一定程度上的變化,有的是普通人,有的卻是擁有強大而又富有天賦的體質。每個人會在5歲生日的那天去當地的冰封館檢測自己的體質,如果是強大體質的人將會得到在冰封館學習的權利,期中體質特別強大的人學成之后還能留在冰封館從事各種職業,那是很了不起的事情。

  說到冰封館,這個是世界上實力最大的組織,幾乎全世界的冰斗者(即所有體質強大而且進行了修行的人)都是從它那里出來的,誰也不知道冰封館中到底隱藏了多么強大的實力。曾經就有一些強大到無法在大陸上找到對手的人去挑戰冰封館,當然啦,是冰封總館。結果在冰封總管大堂等待冰封館派人來回應他的時候,一個正在掃地的老者跟他一言不合,就吵了起來。他指著老者大罵:“你們這群垃圾憑什么掌控世界,我,冰帝今天就要拆了你們這個破館。我最看不起仗勢欺人的垃圾了!”最后一句明顯是對掃地老者說的。掃地老者聞言就和冰帝戰在了一起。那場戰斗的響聲都要傳出百里了,爆炸一樣的巨響整整響了三天三夜之后,冰帝的頭顱被掛在冰封總館的大門上,掛了7天。結果,再也沒有人趕去冰封館鬧事了。

  不過冰封館一半是不會管冰原世界的事情的。冰原大陸上面有三個帝國:冰破帝國,冰夢帝國,冰龍帝國。而冰封總館就在這三個國家唯一的交接處,雖然說是館,但也要有一個省那么大了,而且是一座全封閉式的建筑,全世界進過去現在還活著的人絕對不超過1萬。在說回三個帝國,他們本來成三國鼎立之勢,但冰龍帝國近些年來發展迅速,國力不斷增強,結果導致了冰破帝國和冰夢帝國隱隱有種聯手抵抗的趨勢了,這導致了冰龍帝國也不敢妄動,他們就一直這樣僵持著,所以照目前來說冰原大陸還是十分平靜的.

  張騎的家庭就是冰龍帝國中的一個一流家庭,這一切全是因為他父親的實力,他的父親是冰騎王,也是從冰封館里出來的,而且是冰封總館,所以一出來就被封為親王。這種實力強大的人國家是最看重的了,而且張修(張騎的父親)曾經救過帝國的冰龍王一命,特別得到冰龍王的器重,所以他們家族的實力實在是不可小覷,如果張修愿意,左右朝廷也不難,可是他對帝國是及其忠誠的,按他的話說:“我有今天的成就全因冰龍王的器重,士為知己者死。”張騎的母親是朝中另一個大官鄭丞相的獨生女,但他們兩人的結合完全不是政治婚姻,而是因為張修和鄭露在一次宴會上見到后,張修一見鐘情,在強烈的攻勢下終于美人到懷。所以兩家極其友好,而且兩家都對冰龍帝國忠心無比,再加上當代的冰龍王絕對是圣賢之人,使得整個朝廷都如同鐵板一塊,無比團結,實力也是一日強過一日。

  張騎在他們家那一代排行第一,他還有個比他小兩歲的妹妹,叫張倩。所以張騎是他們家唯一一個男性后代,他父母都對他極其重視,簡直就是人參做飯,燕窩做湯,所以他不到有一歲的時候就已經可以下地走路了,一歲就可以簡單的對話了。他對他的妹妹也是極其關照,可能是因為前世在地球上沒有兄弟姐妹的原因吧,他們兄妹倆的感情是在好得不得了。張騎經常有感而發,覺得這個世界的生活實在是美妙的不行啊,他在地球上從沒有這般享受過,簡直是天堂般的生活。

  張騎心里暗暗激動:明天,就是明天,明天就是自己五歲的生日了,明天就要去鑒定自己的體質了。在冰原世界里,每個小孩子五歲生日那天就要去到當地的冰封館鑒定自己的體質。張騎的父親就是冰魂之體,在九種體質種排名第二,鑒定出來的時候可是震驚了整個省,而且馬上就被送往冰封館進行教育,這可是人才啊,就是因為這些,張修才有實力成為冰騎王,得到冰龍王的器重,擁有巨大的勢力。

  九種體質的排名分別是:冰成冰力冰靈冰狂冰暴冰速冰閃冰魂冰圣。張騎現在可是期待的很啊。冰封館的規定:只有冰狂以上的體質才可以接受各種各樣的訓練,但是冰成,冰力和冰靈這三種體質在冰原世界中可是足足占了百分之就是,而且絕對有多無少,所以張騎的父親才可以單單憑一個體質震驚全省。所有的人體質一旦經過確定,一輩子都不會改變的,所以冰圣體質的人雖然強大,卻不是可以修煉出來的,所以冰圣全世界不超過三十人,而且已經差不多十年沒有聽說到有冰圣之體的人出現了。這個大陸的人口可是二十億啊,每年出生的人都快一億,十億新生兒中都沒有一個冰圣之體,這種概率太低了吧,而且當代被知道有冰圣之體的人只有寥寥可數幾個:冰封館館主,冰帝(戰死),冰封館掃地老人,冰龍帝國守護者天厲,冰夢帝國守護者雷霆。

  擁有冰圣之體的人修煉各種冰技的速度是極其可怕的。但是不管他們多么強悍,自己的壽命也只能保持在一百五十年左右,雖然比普通人多了五十年,但他們并不是什么不死不滅的神。每種體質的人將自己的體質練到極致的時候就一定會領悟一種技能:有可能是冰斗技,有可能是身法技,有可能是魔法,甚至可能是特殊能力,當然啦,威力大小還是被體質所限制的。

  一夜無話,終于到了第二天,亢奮得一個晚上沒睡著的張騎早早的就坐著馬車來到了冰封館,臨走前父母親還預祝他有個好體質呢。到了冰封館門口,發現周圍還有好幾個小孩子也在門口等著呢。等了將近二十分鐘,終于開館了,七個孩子排著隊開始檢測體質,張騎站在最后一個,他有一個習慣,喜歡把懸念留到最后“冰力··不能參加訓練,下一個”檢測官神色不變的看著極其“又是冰力,不能參加訓練,下一個···冰靈,不能參加訓練,下一個,嗯,冰暴之體?不錯啊,小朋友。”檢測官臉上露出了一絲微笑,“你以后每天早上十點來這里的十三號館進行修煉吧,這是你的通行卡。”說完就遞出一張冰卡,上面刻著一個暴字,反面則是十三兩個大字,顯然是機器剛剛雕刻出來的,整個藍色的卡中心散發著一絲紫光,看來那個紫光是防偽的咯。“下一個,冰成之體,不能參加訓練”檢測官看到剩下最后一個小孩子:“你,過來吧。”

  張騎努力地平靜了一下自己那緊張的情緒,慢慢地向那個檢測官走關起,走上了檢測機器,檢測官按下了檢測按鈕,機器發出一陣響聲。這個機器并不是什么核啊電啊之類的東西,只是一塊巨大的冰塊中間可樂一個怪異的圖案,而且也散發著紫光,連接著一個木盒,木盒里會自動制造那些冰卡。在等待機器出現結果的那一瞬間,張騎有種好像過了幾十年的感覺,檢測官看了一下屏幕,慢慢地開口:“冰成之體,很可惜,不能參加訓練。”張騎一聽,一直以來堅信自己可以達到冰閃甚至于冰魂的體質居然,居然只是最最低級的冰成,自己只是一個最普通不過的普通人,自己一輩子都只能是普通人,我不服啊,我不服!

  檢測官突然叫了起來:“怎,怎么可能,體質變成冰力了,而且素質居然還在持續提升,居然變成了冰靈,不可能啊,不可能啊!”張騎一聽,第一時間想到的居然不是自己的奇怪體質,而且高興自己還有機會,自己還有可能強大,哈哈哈,這種性格后來可是惹出了不少事情呢。檢測官慌了,馬上說道:“你在這里等著,我馬上通知總部,這不可能啊,體質怎么可能會變。咦?又變回冰成之體了,太詭異了。”只見檢測官把一塊泛著紫光的冰塊捏碎了,冰封館里的一個巨大屏幕(其實就是一個巨大的冰塊磨平了)上出現了一個模糊的影像,并傳來聲音:“是冰龍總部的分管啊?有什么事啊?你有三分鐘的時間敘述一切。”檢測官畢恭畢敬的說道:“是,總部。我們分管今天在進行體質檢測的時候,發現了一個很奇怪的小孩子,他的體質居然跟冰原世界的法則不符,在我檢測到他是冰成之體之后他似乎很失望,結果體質等級不斷提升,最后居然還提升到了冰靈之體的等級。回報完畢,請給予指示。”總管的人的臉色在聽完檢測官的話后明顯的凝重了,略微思考之后,開口道:“把那個孩子的各種資料給我發過了。”檢測官馬上唯唯諾諾地答應了,在發送資料的時候驚訝的發現,那個小子居然是張修的兒子,心中不由得想到果然是虎父無犬子啊,父親是冰魂之體,結果兒子的體質也是如此怪異。

  總管的人看完資料后對檢測官說道:“通知他的家人,明天把張騎送到總館里來,就用你那里的那個傳送陣。”檢測官一陣驚訝后連忙答道:“是。”心中卻不由得想著,傳送陣啊,分管每年只能啟動一次,一半那次傳送是給個分館館長去總館訓練七天的機會啊。總管的人又說:“這個用玩后能量我們會幫你們補充的,你就跟著他一起回去跟他家人講清楚吧。”檢測官連忙點頭應是。

  檢測官看著那個仍舊站在檢測機器上的小孩子,臉上若有若無的帶著一絲希望,心中不由得想著:這一去,生死都不知呢,居然還能如此樂觀,果然小孩就是小孩啊。張騎卻不是這么想的,他可是從小就對冰封館的這次檢測期待的很呢,這次能去總管,是在太值得高興了,而且這個體質冥冥中給張騎一種想法,似乎能帶給自己極大的機遇啊

  檢測官看著小孩臉上的那一絲笑意,不愿毀去他的希望,只能輕輕地對他說道:“小朋友,你就叫張騎對不對?剛才我們說的你都聽見了吧,現在我們一起回去,跟你父母解釋清楚之后明天就送你去總館吧。”張騎心情可好的很呢,極有禮貌的回答:“是,檢測官大人。”檢測官嘴角微翹:“還是叫我館長吧,檢測官難聽了點。”張騎心中一震:眼前這個居然是冰龍總館的館長······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