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18 02:42:53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八荒樓
  4. 第二章 千年輪回,只求今朝

第二章 千年輪回,只求今朝

更新于:2018-03-16 20:13:19 字數:2407

字體: 字號:
  夜,漫天星宿盤旋,銀月當空。

  一片片銀色光影籠罩著整座山林的每一塊地方。從上方俯視,整座山林如同一道八卦陣一般,太極生兩儀,兩儀生四象,四象生八卦。生生不息循環著,到最后形成一種巨大循環,生生不息的克制著某種生靈。仿佛一種莫名的詛咒一般。

  而在山林之外,卻如同亂墳崗一般,鳥獸殘缺不全的尸體,人類凌亂的尸骸,以及隨處可見的肉泥碎屑,讓人不覺得有種嘔吐感。

  “嗖!”

  隨著一道突如其來而來的穿梭聲,一道黑色的身影快速的向山林深處穿梭而去,緩緩靠近,只見一頭獅頭,虎身,翼龍雙翼的蠻荒巨獸在山林中胡亂沖殺。

  仔細望去這是一頭相當于玄陰荒級妖獸,其名嗜食獸,專門以巨猿,猛虎為食,喜好屠殺萬千生靈,是一種人見人恨的生物,也是當年上古之戰中,某位祖神的坐騎所留下的一脈,雖然血緣已經單薄,但是其兇狠程度只能讓人望而生畏。

  只見嗜食獸,如同洪水野獸般,不顧一切的向山林中心靠去,可惜當他進入山林之后,速度明顯放慢許多,到最后原本的赤紅色雙翼也以一種肉眼可以看到地速度,快速地消逝,約莫半分,僅僅只有骨架還在身體周圍在不停地煽動,離最后中心還有幾十丈遠處就已經徹底化為粉末。

  伴隨著嗜食獸突兀般消逝,原本略微喧鬧的山林再次沉靜下來,如同上古之神沉睡般安靜。

  “果然,主人說過,此人雖然以死千年,可惜….力量猶在。”就在山林大約千丈遠的一座山頂之上,兩位黑袍人影,緩緩浮現。一股股強勁的力量緩緩充實著周圍,帶動著空氣啪啪作響。

  “白鷹,我們回去吧!看來,要再等上個一百年了!”

  “哼!等主人與那幾位大人再次復活時候,他也只是如同螻蟻一般,任人魚肉。”

  ……….

  風,緩緩吹過。就在那兩道黑影消逝之后,原本的銀空中突然閃過一道白色亮點,如同流星一般,快速的穿梭過萬丈叢林,透過千萬符文,如同一柄鋒利的七星寶劍,勢如破竹般狠狠扎進了山林的中間。

  “噗通,噗通!”

  隨著黑色光電緩緩的滲入土中,原本的山林異議般的默默逆轉,就連剛剛離去的兩位神秘人都沒有任何覺察,任其運轉。原本山林周圍的尸骸也在奇跡般的向中間靠攏,一股股洪荒的能量快速的向中間涌現而去。

  只見,山林之中,一股股純白色光電緩緩聚集,如同身體經脈一般,肆意妄為的到處運作,行走在八卦陣中,最后都回顧本源。

  這樣的情況一直運行著,大約持續十多分鐘后,原本的光點突然崩潰,遺留在山林周圍的尸骸也變成了空氣中的一粒沙塵。巨大的能量如同被人攔腰截斷般,突然失去了源頭。寂靜再次席卷著整座山林。僅僅留下一股淡淡的洪荒中霸道之味道。

  “噗!”

  隨著能量的戛然而止,原本寂靜的山林中突然傳出一道破土而出的聲音,一道慘白的手掌從山林中心狠狠的伸了出來。僅僅的抓住周圍的土壤試圖讓自己攀爬出來。

  “噗!”

  又是一道破土而出的聲音,另外一道與剛才截然不同的手臂從土壤中突兀般衍生出來。一黑一白的雙臂如同精鋼打造般,在黑暗中,白的閃耀光芒,黑的陰森恐怖。一股股強烈的蠻荒氣息席卷著整座山林。

  隨著兩條雙臂巨大的力量下,一道道如同蚯蚓般的經脈在手臂上不停地蔓延開來。山不停地顫抖,樹林無助地哭泣,天空一道閃電劃過,順勢劈向那個試圖破土而出的人。可惜當閃電劃過瞬間,原本被劈死的少年,已經安安靜靜的站在離剛才地方約莫半米距離。

  “豐……”

  隨著一聲略微虛弱的喊聲,少年緩緩倒地,赤身裸體地他,嘴角沾滿著泥土,一張稚嫩的臉蛋上如同刀削般的堅定。原本一雙黑白雙臂,也隨著少年的倒地緩緩化為普通人的肉色。一身消瘦的身體,孤苦伶仃的躺在山林之中。

  ………

  “哼!”

  清晨,隨著一道刺眼的陽光透過,樹葉稀稀疏疏的照射進來,少年原本微閉的雙眼,緩緩的睜開。映入眼前的是一間普通的客房,一張簡單的床鋪與一些略微普通的家具。整個房間中透露出一股股習武氣息。

  “我這是在哪!”

  似乎感覺少年已經醒來,一位如同瓷娃娃般的少女,歡快的從桌邊跑來,一雙烏黑靚麗的眼睛,僅僅地盯著他的臉蛋。歡快道。

  “你醒了?是我爹,在河邊發現你的,這是白鷹鎮,我爹是青龍武館的館主。”

  “白鷹鎮?青龍館?”望著眼前活潑可愛的姑娘,少年再次覺得眼前一黑,昏迷過去。

  “喂,喂!爹,爹,小哥哥又死過去了….”望著突然昏厥的少年,女孩單純的叫喊,讓原本昏迷的少年,徹底地昏死過去。

  ……..

  “哼!”

  “哈!”

  隨著一道道暖暖的氣流緩緩傳入體內,原本虛弱的少年再次睜開眼睛,緩緩回頭望去,眼角所見的是一位大約三四十歲中年男人,身著樸素的白色大衣,一雙虎掌貼于自己胸前,一雙虎目嚴肅而又溫和。

  “不要分心,放松心態,慢慢體味我所輸送給你的荒力,強化自己的五臟六腑。”

  似乎感覺到中年人的好意,少年隨著身體背部傳送過來的能量,一點點運送給自己身體周圍,讓原本疲乏的四肢,略微有力一點。

  看著少年,奇跡般的運用,中年人眼中閃過一絲驚訝,旋即搖了搖頭,緩緩收回雙掌。走下床鋪,望了望床上的少年。退了出去。

  大約過了沒有多久,少年原本疲憊的身體,再次略微轉好了點,艱難的睜開雙眼,映入眼前的又是一雙烏黑的雙瞳,與可愛的羊角辮。一張精致的臉蛋與瓷娃娃的樣子。

  ………

  似乎已經習慣少年臉上的驚訝表情,女孩,沒有過多的顧忌,一屁股坐在少年對面。雙手托腮的望著他,慵懶道。

  “喂,你叫什么?你知道嗎?為了救你,爹都累了幾天了。你如果不告訴我,我就讓我師兄弟,把你拖出去喂狗,然后把狗剁了給爹補補。”

  望著眼前與年齡不相符的腔調,少年一雙疲倦的雙瞳中閃過一絲疑惑,終于緩緩開口道。

  “池寒風”

  “呵呵,池寒風?好土的名字。我叫靜怡!你就喊我靜怡姐就行了。”

  “靜怡?”望著眼前的女孩,少年原本疲倦的雙眼中,突兀般濕潤開來,一絲淚光閃過眼前。

  多么熟悉的名字,千年輪回……….只爭今生嗎?望了望,一臉疑惑的靜怡,少年抬頭望向窗外,那片被樹蔭遮擋的黑暗,心中一片惆悵。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