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7 04:28:35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夢之心澈
  4. Sd.lux 一切,都由我來守護!

Sd.lux 一切,都由我來守護!

更新于:2018-03-17 12:18:44 字數:4781

字體: 字號:
  人類領地邊緣-浦艾尼爾遺跡①,新御律詔示11時后。

  「呼…呼…」

  喘息聲與飛奔著的腳步聲在遺跡的山谷中回蕩著…

  殘垣斷壁的陰暗處長著早已枯死的青苔,石粉塵埃被光照射后向四處散開。這樣的場景很難想象這里曾經誕生出輝煌燦爛的原始文明,在人跡罕至的叢林中,三面海洋的環繞下被隱匿了許久。

  逃跑的兩人是人類九位圣騎士之一愛斯佩拉斯②的長子與幼子,而后面追趕的一群人中,有魔族的騎士,但更多的則是曾經發誓至死效忠愛斯佩拉斯家族的仆人與衛兵。而現在,不知是時間已經沖淡了誓言,還是已經因絕望喪失了斗志,也…或許僅僅為了魔王‘獎賞’——免除‘連坐’之罰吧…

  每個人都知道,‘審判’只是一個委婉的謊言,這些仍有能力推翻魔王統治的圣騎士和他們的家人是必然會被處決。而作為‘戰犯’的話,或許起義的呼聲就要自然小得多,這種機會也是千載難逢的,若是人們對于這場戰爭所帶來的苦難慢慢忘卻,再用這樣的理由就會變得難以啟齒了…

  人類領地-愛斯佩拉斯城,新御律詔示7時后。

  隨著擊潰城墻后坍塌的瓦礫與街道上的人群呼喊求救的聲音。

  一個守衛門也沒敲的就直接闖進了餐廳,而聽到的外面嘈雜的圣騎士愛斯佩拉斯也早已放下碗筷…

  「報告城主!一隊魔族人讓三頭凡格斯撞塌了北門城墻,現在正向這邊趕來,他們好像是來抓您的,街道上的守衛根本擋不住那個橫沖直撞、見人就想咬的怪獸。」

  暫且不論凡格斯的力量究竟有多大,單憑11英尺③高的龐大身軀與4英尺的鋒利尖角和爪子,還有全身覆蓋黑色長毛與金制鎧甲,再配上一張流著粘稠唾液的血盆大口,即使沒有三只就足以沖毀城墻的力量也絕對沒有人敢直視它吧。

  「…果然,他們還是來了…」這位圣騎士拔出了腰間那把他的先輩浸染過了三百年鮮血的古劍,長長的嘆了一口氣后繼續說道。

  「雖然早就知道那些從地底下爬上來的并不是什么好東西…可來的這么快確實是我措手不及的…安吉莉婭④!你快帶孩子們向山上的樹林中的遺跡那邊跑,怪獸到不了那里,之后只要繞著山路到了懸崖下面你們就安全了,但是一定要小心…」

  「可是!…」端莊的城主夫人此刻也變得焦急起來,這一句分明就是將淚水也一同喊了出來,而她身邊那三個最大也只有34歲⑤的孩子們也都已經坐立不安。

  「他們不抓到我恐怕是不會罷休的,而且我想他們一定也會順便斬草除根,如果你們現在不離開,我們一定都會被他們一起抓走,或者你們被抓做了人質的話…還有,這個魔王即使抓到我也應該不會立刻殺掉我,否則他也不會如此的大動干戈,看來他也許也期待我們的力量,所以,我絕對不允許你們之后回來做些什么傻事…繼承著愛斯佩拉斯血統的戰士們!保護好我妻子,聽明白了么!?」

  他對著自己的三個兒子這樣的命令道。

  「是!…」孩子們用習慣上的堅定卻又有一絲顧慮與傷感的接受著來自父王的命令。

  土地劇烈的震動了一下,凡格斯巨獸已經不遠了…

  「快走!」他咆哮般的喊了出來,然后將古劍扔給了長子格沃洛帝歐⑥,自己拿著一把長矛沖了出去。而這時,這久經歲月磨礪的宅邸也承受不住這樣的地震,不時的掉下土塊…

  不管那個白色頭發的小家伙——幼子默克依爾⑦怎樣的哭叫著,兩個哥哥還是拽著他推開了那扇以前只用作捉迷藏的后門。

  他們自然知道父親也許永遠也回不來了,但是自己即使和他一起沖出去也是于事無補,甚至還會成為一堆累贅…

  可他們剛剛踏出后門,一把被鮮血染紅的利劍卻從圣騎士的妻子,也就是他們媽媽的腹部刺出…而兇手,正是那個跑來報告的守衛。

  「你…」兒子們瞪大了眼睛看著這個平時在父王面前唯唯諾諾的守衛驚訝的說不出一句話,只是僵在那里。

  「別…管我…快…跑呀!…快…」安吉莉婭在倒下的瞬間卻死死的抓住了門框,用身體擋住了后門,血液不斷的涌出,虛弱的催促著他們

  「媽媽!!!」在他們還呆滯在那里的時候,那個兇手竟然舉著劍向奄奄一息的安吉莉婭的螓首劈去…

  「我已經受夠你們了!現在還想讓我和你們一起去死,做夢吧!只要抓住你們的話…!」守衛像瘋狂的野獸般怒吼著,劍已經落了下去,濺出了一道凄美的弧線。

  「爸…爸…」看到這一幕的他們徹底的心灰意冷,一字一頓地說著他們僅剩的唯一的依靠的名字…

  而另一邊,那寄托著希望的圣騎士,卻在沖出門的瞬間被數跟長矛扎入了身體,同樣來自他‘曾經的’部下,雖然沒有立刻斷氣,但是仍使他連罵這些‘墻頭草’的力氣都沒有了。

  這時,一個充滿怒氣的拳頭毫不顧忌的撞擊在了那個正在冷笑著的令人憎惡的臉上,頓時就出現了明顯的凹陷。可這就是來自次子銀莫拉特所能發揮出的最大的威力了,除了劇烈的疼痛外,對于這個強壯的城墻守衛來說,連輕傷都算不上,只能讓他變得更想殺掉眼前幾乎沒有還手之力的三個‘公子’⑨。

  「你們先走,我會追上的,但是現在我要…」銀莫拉特沒有轉身,只是平靜而深沉的對哥哥和弟弟這樣說著,然后朝著那個兇手拔出了自己腰間的短劍,眼神中射出一絲殺氣。

  而外面的腳步聲越來越近,如果現在還只是站在這里也只是坐以待斃,格沃洛帝歐帶著復雜又說不出的表情看了看突如其來的發生的一切,已經逝去的媽媽、生死不明的爸爸還有那個他并不了解的二弟。

  「對不起…」他低著頭不知道在對誰道歉,只是默默的握著劍牽著默克依爾向山上跑去。

  爬過了城墻,身后家的方向突然傳來了一聲像是爆炸的巨響,還有強烈的光芒…

  誰也不知道究竟發生了什么,只是有一種不好的預感,僅此而已。

  通往那個叫做‘浦艾尼爾’的古老遺跡的山路上密密麻麻的生長著許多不像其他地方用人造光與魔法種出的樹,這里只有干枯的朽木林與成片的荊棘嶺。以凡格斯巨獸的體型要想穿越這里只有不斷撞斷這些石頭般堅硬的枯木才可以。這幾十千米的山地,即使,或是說因為,它們有很強大的力量,所以角一定會撞斷吧…

  不知不覺間,他們已經跑了很久很久,不止是默克依爾,就連格沃洛帝歐也幾乎就要耗盡自己最后的一點力氣,可在城墻附近就發現了他們的那些魔族騎士和家丁們卻好像不知疲倦的追趕著,并且漸漸離他們不遠了。

  他們何嘗沒想過就在這樣怪樹嶙峋、石砌遍地的山林間藏起來,但魔鬣犬的吠叫聲陣陣傳來,讓他們立刻打消了這個念頭,只能一味的沒有目的的逃跑。

  終于,前面再也沒有路了,擺在他們面前的是一條他們無論如何也無法逾越的峽谷,由于是喀斯特地貌所形成的,所以懸崖下面還有數不清的孤立‘石塔’,就算他們從這里跳到數百米下的急湍之中生還,但是下落時若是萬一撞上了這些其中不乏尖銳的石柱,那就沒有一絲生還的希望了。

  和這些比起來,三個魔族凡格斯獸騎士,十個叛變的魁梧長矛守衛和兩只牙齒僅僅能夠咬斷煉金石⑩的魔鬣犬或許也并不是非常危險…

  居高臨下并不能給他們帶來怎樣的優勢,就算是圣騎士的后代,身體中留著勇士的血液…23歲的默克依爾才剛剛能夠拿起一把‘彩虹劍’⑴的程度…

  時間短暫的停滯后,魔族騎士向守衛們發出了抓不住活的,直接殺死也可以的命令。

  默克依爾突然間大哭了起來,不斷用臟兮兮的雙手在白皙的臉頰抹著眼淚。哭,這種無用的撒嬌并不能讓那些喪心病狂的家伙放下手中的武器,或是平時一樣給他買一根棒棒糖,唯一能夠的是…

  格沃洛帝歐的牙齒仿佛要摩擦出了火花,只剩下一雙金色的怒目直視著那些聽到這個命令反倒放松了許多的守衛,他的手中握緊了這把事實上并不普通的古劍。

  在十個人一起沖上來的瞬間過后,他們驚奇的發現,竟然只剩下了九個人。樹林中的一處,有一個已經燒焦了的物體,而那把劍上也是冒著裊裊的青煙。

  「你們...讓我很生氣…」他雙手舉著劍,周圍的空氣被加熱般變得模糊,劍身的凹槽處燃起了熊熊的烈焰。

  「我所擁有的一切!都由我來守護!」

  剩下的九個人未曾沒聽說過城主曾經一個人用這把劍覆滅了狼人族中一個一千人的精英部隊,但是眼前的這個少年并不是那個說一句話就足以讓他們魂飛破散的城主,這種眨眼間就消殆的恐怖力量已經讓他們不敢再向前一步了。

  其實,只有這把劍剛剛的使用者才知道,由于他和身為圣騎士的爸爸哪只是十萬八千里的差距,他不但發揮不出父王那樣的威力,僅僅是這樣的一下,他的全身就灼燒般的刺痛。那句聽起來很有威懾的一句,只不過是「好痛!」的替代品而已…

  緊接著,他下意識的回頭看了看躲在身后的默克依爾,可是,卻并不像他想象般一樣那個小家伙用很羨慕或者是很興奮的表情看著自己,反而是大口大口的呼喘著,就是像在恐懼一樣一步步的向懸崖倒退著。

  幾聲并不清晰的嘟囔從默克依爾的嘴中吐出,卻連離他不到一英尺的哥哥都聽不見…

  現在格沃洛帝歐的視線重新回到了敵人——魔族騎士與魔鬣犬的身上。

  因為他們對剛剛發生的一切是那樣無動于衷,并不只是對于那個燒焦的物體,還包括他們親眼所見的這把劍的威力…

  果然,在下一次格沃洛帝歐強忍著劇痛使劍對準魔族騎士并攻擊后,光束擊打到了他們的鎧甲上,卻沒有絲毫的作用,即使是落在騎士身體上的部分也只是燒焦了他們的幾根毛發,雖然不是全部的無效化,但對于自己所受到的傷害來說,那實在是太過甚微了。

  然而,在他覺得這實在不可思議的時候,卻終于聽清了弟弟默克依爾眼眶含著淚水一直嘟囔著的東西「不要…不要…不要…」。

  ……

  ————————————————————————————————————————

  『①浦艾尼爾遺跡:Pioneer,英語,開拓者。此處為人族開拓時代的先民曾建造的都城,之后由于不明原因被毀滅,所剩下的殘垣斷壁被后人稱為‘開拓者遺跡’』

  『②愛斯佩拉斯:esperas,世界語,希望。此處是人族九位圣騎士之一的姓氏,還有下文因他所命名的城市。』

  『③英尺:1英尺=0.3048米』

  『④安吉莉婭:Angelia(常見人名),英語,天使。此處為是圣騎士愛斯佩拉斯的妻子,全名「安吉莉婭·愛斯佩拉斯」』

  『⑤最大只有34歲:前文注釋中提到過,阿卡路伊星球每174天為一年,所以34歲只相當于地球上的16歲左右,而下文的默克依爾則是11歲左右。』

  『⑥格沃洛帝歐:Gvardio,世界語,守護。圣騎士之子,全名「格沃洛帝歐·愛斯佩拉斯」』

  『⑦默克依爾:Molkoear,由molkora(世界語)、clear(英語)組成。圣騎士之子,全名「默克依爾·愛斯佩拉斯」』

  『⑧銀莫拉特:Immolate,拉丁語,犧牲。圣騎士之子,全名「銀莫拉特·愛斯佩拉斯」』

  『⑨公子:(愛斯佩拉斯)公爵之子。「諸侯之子稱公子。」——選自《儀禮·喪服》。此處愛斯佩拉斯家族是人類國王因戰功而分封的諸侯(屬于‘公爵’的等級)。公爵的稱號在歐洲大致分為三類:從拉丁文dux衍生出的爵位名(例如法語Duc和英語Duke‘),此詞源原義是“領袖”;與德語Herzog同源的稱號,詞源是日耳曼語,“領軍”的意思;此外部分斯拉夫國家有Voivode稱號,是相似的“戰士領袖”的意思。此處是較為嚴謹的稱呼‘公爵之子’,而不是習慣上的文雅的稱呼古代男子為‘公子’,因為愛斯佩拉斯家族的沒落,所以文中的「‘公子’」加了「‘’」』

  『⑩煉金石:阿卡路伊星球第四硬度的礦石,廣泛分布在星球上,經過煉金魔法加工后可以得到各種金屬,而不只是金金屬一種。煉金石是一種在夸克微觀等級之下的粒子排列非常密集的聚合物,在煉金魔法(用一種奇特的瓦解并重組排列粒子的方式)下轉化為符合要求的粒子疏松度,就可以得到該種金屬。所以它的硬度在所有金屬甚至金剛石之上。而用來制作貨幣的煉金魔法卻是屬于只有首席元老等才能掌握的禁術。』

  『⑴‘彩虹劍’:人族普遍使用的劍中最輕的一種,劍體大部分由元素銥制成,為了彌補‘銥’的不足之處,其中摻雜了一些也能夠其他顏色的合金,常態下閃現出各種顏色。銥,元素名來源于拉丁文,原意是“彩虹”,熔點、強度、硬度及化學穩定性極高。所以這種‘銥劍’又叫做‘彩虹劍’。』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