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2-17 03:25:5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最強魔君
  4. 第兩百一百九章 棍

第兩百一百九章 棍

更新于:2014-12-15 20:58:38 字數:5454

字體: 字號:
最強魔君目錄
共149章
  這根長棍黝黑平凡,跟其他棍子根本上沒有什么兩樣區別,普普通通。

  但是這幾位老宗祖手中送出便顯得極為不凡,以他們身份斷然不會送天離平凡之物。

  不過他們笑而不語,并沒有解釋什么,遞向天離。

  伸手從他們手中接過,一松開手,天離便感到雙手猛地一沉,墜落向地面,忙是向前踏出一步,大地都是一顫,這才穩住了身子。

  “哇,好沉的棍子。”

  天離嘖嘖嘆道,眼神怪異看著這根黝黑長棍,沉若萬鈞,即使是他這般強橫的肉身使動蠻力之下,居然都感覺到相當地費力,難以揮動,只能勉強提起,雙腳之下地面都崩裂了。要知道他現在力氣大大增長了許多,就是一些半神強者的肉身力量都比不上他,可達十萬斤巨力,由此可見長棍是如何的重。

  幾位老宗祖呵呵笑著看向天離,饒有看好戲的心態。還是五宗祖開口道:“天離小友,你先滴血認主吧。”

  無奈,天離單手是無法提起來,將黑色長棍扔在地上,轟隆隆地,整座霧山都是猛地一下顫動,無數石頭滾落,地面更是被砸出一個大坑,寸寸崩裂。

  幾位老宗祖措手不及下身體都是一陣搖動,有些狼狽,無奈道:“你小子是存心耍我們吧。”

  天離嘿嘿一笑,誰叫你們先玩我。

  好不容易咬破手指,無奈,修煉人元體訣后,就連表皮也是相當地堅韌,比之金鐵都要堅韌不少。

  一滴鮮血滴出,呈淡淡地金色,有著濃郁的生命力,要是煉成丹藥都能助一些老人延年益壽幾年了,這是生命之源的緣故。

  鮮血很順利融入長棍內,天離頓感多了一種血肉相連的感覺,仿佛是身體上的一部分,而不是一根單純的長棍兵器。

  將黝黑長棍握在手上,不復方才那般沉若萬鈞,如今無比輕便,受他如臂指揮。

  心念一動,黝黑長棍微微顫動,彌漫開一股沉若大山的厚實感。

  “嗡——”

  周遭天地之力涌動而來,化為七彩絢爛的漩渦,頭頂上方,被握著長棍的天離御使著。

  這股天地之力之龐大,比之一般半神強者御使得更甚更多,即便是玉青那雙青絲手套也遠遠比不上長棍,顯然兩者品階有很大差別,天離的黑色長棍更高階別。

  大宗祖見此微微一笑,道:“這根長棍名為重山棍,乃是一件真正的神器,是我們幾個老家伙從那方神秘世界中所得。”

  “神器!”天離大吃一驚,忙是將這根神器階別的黑色長棍重山棍退回幾位老宗祖,急忙推托:“幾位老宗祖還是收回吧,這件神器太過貴重了,我萬萬不能收下。”

  若是一件半神器天離還能收下,但神器實在太過貴重了,貴重得他不能收下。

  半神器跟神器看似一字之差,但當中的的差距,無論是品階還是威能都是相差太多,這跟半神與半神之上,是一道無法跨越的鴻溝。

  倘若持有一件半神器,先天也能借動少許天地之力,擁有半步道谷的實力。

  若是持有一件真正的神器,借動的天地之力足以媲美一位真正半神所能借動的天地之力,甚至更甚。半神持之又會強大上許多。

  “呵呵,小友無需推托。”大宗祖撫著胡子,道:“本來王明向給予你進入天華池的名額作為禮物。但你修為非凡,也在名額戰中奪得一枚天血果,獲得一個名額。而且重山棍不太適合靈谷中一些半神長老使用,而小友你修煉的修體法門奧妙非凡,怕是已臨近大成,這重山棍讓你使用最適合不過,請別再推托了。”

  的確如他所言,天離肉身極為強大,甚至要比不少半神強者肉身都要強大許多。而重山棍沉若萬鈞,在他驚世蠻力下揮動下則是更加恐怖。

  通過重山棍借動媲美半神強者的天地之力,他的實力將會得到一種極大的提升。那時的他,實力足以媲美甚至力壓尋常半神。日后在神秘世界存活幾率也會大大提升。

  推托一番后,天離半推半就下收下重山棍。雖然明面上不說,但心中將這份恩情記下,萬萬不能忘卻。

  他對靈谷有恩情不錯,但靈谷本來對他就有莫大恩情,不僅未曾介意他這外來人的身份,諸般熱情相待,甚至賦予諸多資源相待。

  而進又是以重禮于他,他不得不記下這份大恩情。

  或許他現在沒有能力還,但日后強大后必定百倍恩情相還靈谷。

  這是他對靈谷的承諾。

  靈墟谷。

  方圓千里的谷地森林間,一處山下,一襲青衣的天離正在揮舞這黝黑的長棍重山棍。

  重山棍看似平凡,普普通通,但顧名思義,重若泰山。在天離揮舞下呼嘯作響,將虛空都幾乎要壓得崩塌下來,剛勁的棍風四處勁射,刮起無數落葉,迫散四方。

  以天離為中心,方圓十丈內,枯葉盡無,露出空地。

  “重山棍,棍重如山,力壓山河,給我塌——”

  一聲大喝,天離自原地消失,閃電般躍上了半空,舉動手中重山棍,猛然砸向前方那座小山。

  “轟隆隆——”

  無與倫比的恐怖力量砸在小山上,頓時轟鳴作響,小山生生被砸塌倒地,滾落無數碎石。

  天離立于一棵樹冠上,踩著枝葉,身似無重,定定地立著。

  他看著眼前這一幕,很是滿意這般強大的威力。重山棍乃是甚是神器階別的法器,沉重若山,壓塌大地,天離滴血認主后這才能輕易提起,如臂指揮。

  但重山棍那可怕的如山重量依舊存在,只是對于天離這個主人不存在而已。

  在他極端可怕的肉身神力揮動下,更是恐怖得很,即使不借動天地之力的情況下依然是可怕萬分,能將一座小山砸塌倒地。

  那股威力,縱然一些尋常半神貿然接下也要受傷,不太好受。

  畢竟神器就是神器,以天離如今的實力根本無法完全發揮出應有的強大威能,且不可能長時間借動天地之力為己所用,對自身精神與血元都消耗甚大。

  饒是天離那遠比尋常先天修者要雄厚上許多的血元也是如此,僅僅只能借動一刻左右天地之力,可想而知,那種消耗是何等地龐大。

  當然,天離與幾位老宗祖圍火座談時,他們傳授了天離一套強大的棍法,讓他修煉。

  棍法名為“破虛棍法”,共有六式,一旦修煉到第六式,如名所示,破碎虛空,立地飛升。

  這套棍法品階相當不低,不次于天離所認識的任何神通武技,甚至比起他所修煉的人元體訣都只是僅僅相差一籌,有得相比。

  天離天賦驚人,且肉身強悍,很適合修煉這一套破虛棍法,僅僅只是花費半個月時間就是將第一式“洞式”習得。

  因為洞式與天離修習的洞山掌有幾分相似,所以因此很快習得這一式。

  而這半個月后,天華池名額戰隨著外出血湖歷練的最后一位弟子衣衫破爛,宛若乞丐般狼狽地回歸落幕。

  四位名額由天離、玉青、王明以及一位實力強大的師兄獲得。不過這位師兄并非之前那五位師兄之一,而是一位一直低調得幾乎讓人忽略的師兄。

  天華池,在半個月后即將開啟,四人方才進入天華池中修煉。

  接下來半個月中,天離修煉破虛棍法幾天后,就得到允許,從靈墟洞之地返回了靈谷。

  望著猶如九天銀河傾瀉而下的巨大瀑布,天離就有一種奇異的感覺,仿佛這不是一道瀑布,而是一柄貫通天地的圣劍。

  這是一種玄而又玄的感覺,根本無法解釋,源自于冥冥中的直覺。

  天離中心居住在明里嫂竹屋庭院中。李維夫婦二人很是熱情歡迎,待他如親人一般,讓他心中有著滾滾熱流涌動。

  對于天離變得年輕了那么多,他們都覺得很驚奇。李維當日也在場,但五位宗祖天地之力浪潮威壓太過恐怖,他無法聽到他們說什么,只知隱約提及生命之源幾個字眼。

  對李維夫婦一家人,天離也同樣視若親人,如是說出一切,讓兩人震驚不已,久久不能平靜下來。

  天門門主竟然真的殞落了,在那處至險之地中,且有著生命之源的誕生。天離居然妄圖借助生命之源復活天門門主……

  諸般秘密浮現眼前,兩人都是很有分寸的人,知道保守秘密。

  沒有修煉,天華池開啟之前,天離仿佛不再是一位修者,而是普普通通的一個俗世凡人,與小若兒嬉戲玩鬧,很是開心,這是修煉無法賦予的。

  偶爾,他也會跟隨明里嫂到藥田中,那里他以前種植的三彩葉草流轉熒光,馨香迷人,生長得越發地成熟。

  此時他又種上四株天材地寶,是無底淵中搶過來得,還有至險之地采摘后剩余用的四株。

  在這里,天離隱隱有一種與大自然相融的奇妙感覺。也在此處,他窺見了明我之境的初步門檻。

  在這種歡樂的同時,偶爾間,他也會思念華漠大陸上自幼相依為命的小妹若曦,那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比自己的性命還要重要上無數倍。

  “也不知若曦她現今如何?是否過得還好?有沒有被人欺負?”

  天離心中涌現無盡思念之情,在墜落無底淵之前送小妹進入華漠大陸極富盛名的天漠學府。

  天漠學府,乃是華漠大陸上天才聚集之地,同時也聚集了不少有權有勢的人物。

  那個自幼被他遮擋風雨,不知世間險惡,柔弱可愛的小妹。也不知道她在天漠學府那臥虎藏龍之地過得如何。

  也不知她失去相依為命的自己后,是否每日都會以淚洗臉悲痛度過。

  很想立刻就是離開無底淵回到華漠大陸上相見那柔弱惹憐的若曦,哪怕一身十數年苦修得來的修為頃刻散盡也毫不在意,他也萬分愿意。

  但事實是殘酷的。

  他與幾位老宗祖相談如何回歸華漠大陸。

  老宗祖們都連連嘆道難難難,即使以他們如今一身超凡修為也很難返回華漠大陸上。無底淵世界的天地壓制讓他們難以穿透空間斷層返回華漠大陸。

  但他們也叫天離無需太過失望,因為當無底淵世界與那方神秘世界一旦接上,通天古碑降臨,無底淵的天地壓制便要減低許多,那時候就有可能穿透空間斷層。

  得悉尚有幾分希望,天離這才略感安心。

  雖然兩年時間看似很短,但天離依舊感到十分漫長,他恨不得下一刻便是兩年之后。

  憶起另外一位人兒,粉色衣裳,青絲似瀑,眸若秋水,眉如柳葉,肌仿凝脂羊玉,纖腰盈盈不足一握。

  她絕世傾城,如謫仙臨世,讓星辰皓月都為之失色,萬花失去光彩,足以引起大陸各國禍亂戰起,堪稱禍水紅顏。

  曾經的她與天離青梅竹馬,也是生命中最為重要的人兒之一,與小妹若曦在他心目中相等,不差絲毫。

  豈料,一年前她背棄了自己,道出他神懷中抱,投身血衣門少門主懷抱,華嶺由東至西足足三千里的追殺。

  盡管當時很悲痛欲絕,當仍有一絲疑惑不解。

  伊舞也是一個孤兒,自幼與他青梅竹馬,是一位對他千依百順的乖巧人兒。

  他與伊舞感情無比深厚,不次于與若曦感情,且與她長期相處,知道她視為極其重視感情的女孩,也不是一位貪圖榮華富貴的凡俗女子。

  且以伊舞那種傾盡人世的無上姿色,若是貪圖榮華富貴,當一大國皇后妃子都要比血衣門門主女人強上許多,更何況僅僅只是血衣門少門主。

  依舊清楚記得,伊舞背棄自己前一段時間,不知為何,夜夜坐于窗臺前,傷心垂淚,惹人生憐。

  當時天離每每看見都萬分心疼,問她怎么一回事。伊舞拭去晶瑩的淚水,輕搖螓首,言說只是想起一些傷心往事,并沒大礙,無須擔心。

  且那段時間里,她有時會莫名其妙問天離,若是有朝一日,他們分離,他將會如何。天離笑談,自然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將她追回來。

  那時,伊舞看著他的眼神很是奇怪,竟有些哀傷與舍不得的感覺。

  很怪異。

  只是當時的天離并沒有留意,沒有放在心上。

  一年前的種種怪異陸續浮現心頭,如今的天離這才發覺竟是存在了那么多的疑點。而他,卻一直未曾在意,沒能放在心頭上。

  或許伊舞心中有著莫大的苦衷,不得為之如此做。

  可他與伊舞曾視雙方為生命中最重要的人,愛之深,足以為對方付出性命也做所不惜。他看得出,也感受得到伊舞的話不似作假。

  但又有什么樣的苦衷可以令她向血衣門說出自己身懷重寶,令血衣門高手足足追殺自己三千里之遙,不死不休。

  任天離思慮萬千,也無法想象得出當中疑惑。

  但如今的他,可以隱約地感到這個被層層迷霧遮掩的真相之中,必然隱藏著一個不為人知的大秘密。

  只是以他如今的情況還無法透過這層層迷霧看穿本質而已。

  時間彷如流水瞬息流逝,半個月的時間看似不斷,卻也在寧靜快樂的環境中轉眼而去。

  與李維一家人告別后,穿透瀑布回到靈墟洞。

  當他登臨石臺上時,玉青、王明以及一位俊秀非凡的男子早已在那里等待。

  鐵塔般高大的王明哈哈大笑:“天離你可終于來了,王明可都是在等你一個人而已。”

  他快步走了過來,來到天離身邊,一只足有蒲扇巨大的大手重重拍打在天離那看似瘦弱的肩膀上,若不是天離身體足夠強橫壯實的話,怕是已經被拍進石臺里面。

  天離咧著牙喊痛,肩膀上已經赤紅一片了。王明這個大塊頭肉體力量雖然比不上他,但也極為壯實強大,遠勝于同境界修者。

  “輕點。”不滿瞥了大塊頭王明一眼,伸手過去也似模似樣拍著他的肩膀。以天離的身高拍著比他還高兩個頭的王明真有些怪異。

  “啪啪啪——”

  詭異地,王明身下石臺頓時碎裂開來,裂痕寸寸現,雙腳陷入石臺中沒過膝蓋。

  “別別別,天離兄弟你輕點。”王明苦著臉喊痛道,肩膀骨都幾乎要被這個家伙給拍斷了。

  他真疑惑天離這家伙究竟修煉的是什么法門,看似瘦弱的身體居然擁有這無匹強橫的力量,比他都還要強許多,剛才拍的那幾下力量是如何地巨大,縱然是巖石也得碎裂開來。

  饒是一直主修肉體的他也難以承受,骨頭都幾乎要斷,可怕得很。

  那位俊秀的師兄也有些驚訝天離的蠻力,對他可沒有半分小看。當日八人搶奪天血果,與天血蛛魷大戰時,天離可怕的實力盡顯無遺,震驚全場,有能力位列在半神之下的最強先天修者之一。

  玉青冷哼一聲,絕代傾城的嬌顏上滿是冰霜,很不感冒天離。她對天離這個色狼登徒子可是深惡痛絕,若是可以的話恨不得千刀萬剮,碎尸萬段。

  都說女人是最記仇了,尤其玉青這種冷傲嬌艷的天才少女,至今一直把當日天離于大庭廣眾之下非禮她之事痛恨不已,徹底地恨上了天離。

  雖說玉青冰冷這一張宜嗔宜喜的俏臉,依舊顯得冷艷動人,但天離可不管她如何傾國傾城。

  有著這等天香國色的女子他又不是沒有見過,且更甚她一分也見過。

  伊舞是,晨兒也是,甚至他那年幼的小妹若曦雖還很青澀,但已初具傾世仙女的無上姿色,是一個大美人胚子。

  很不感冒,直接無視她的存在。

字體: 字號:
上一章
最強魔君目錄
共149章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