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19-12-08 13:48:48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寞殤
  4. 《寞·殤》第二章

《寞·殤》第二章

更新于:2018-03-18 21:50:01 字數:4381

字體: 字號:
  第二章(1)

  夜臨.風寒.

  萬籟俱寂的棧點外突然急逼出幾道劍光.一股殺氣嗖地竄入棧點.隨之竄入的還有一個黑發黑眸的女子,銳利的眼神,堅定的臉,全身散發的靈氣——無疑是一位擁有強大魔法力的純靈體。女子的左肩似乎受了很嚴重的黑魔法侵蝕,傷口已經發黑,往外滲血。她迅速地環顧四周,輕盈地跳入棧點大廳旁隱蔽的屏風后。

  正悠閑著合眼的尤莫斯曼突然驚醒了。隱約感覺氣氛不對,一抬頭——哇!美女耶——他目瞪口呆,以為自己還在夢游,張嘴正要叫,卻沒叫出口,只覺得興奮:我真是走運了!居然一出門就能遇上這么個美女~?!倒是女子覺察到身后的異樣,警惕地轉過身,兩耳卻還注意著外面的動靜。

  該死,怎么有人?!女子暗自罵道。

  尤莫斯曼突然撞上了女子犀利的眼神,反而突然不好意思起來。他才剛起了身,一把劍就架了過來。“不要亂動,不許出聲。”女子冷冷地說,一邊觀察著屏風外的情況。

  棧點內又闖入了幾個不速之客,全部黑色裝束。其中一個向另一個領頭的人報告:“主教,似乎沒有人來過的痕跡。”

  “不可能。”被稱為“主教”的人沒有任何表情。“那女人受了傷,不會跑遠的。這里有靈氣殘留的味道。棧主似乎不在,這就好辦了。搜——”

  “是。”其他的人聽完命令立即準備執行。

  而此刻,屏風后的女子,女子手中的劍和幻翼的圣子正處于僵持狀態。尤莫斯曼還沒鬧明白自己到底是交了好運還是倒了霉,他只是乖乖地看著女子緊張地注視著外面的一舉一動,然后偷偷地打量起對方。

  神秘,強韌,冷傲的氣質。像艷麗的山茶,冰冷的白雪,詠嘆的圣歌.

  突然,他的目光游移到女子的左肩。

  “天哪,你受傷了……”

  他話音未落,就見一把劍如一道光直逼而來。沒等他反應過來,女子已經輕盈地擋下了這一劍,同時丟下了一句“笨蛋。”劍與劍在半空劃出一道道的利光,似驟雨般迅猛密集地撕裂在尤莫斯曼的前方.劍氣所觸及的空氣都猛烈地震動著。他只覺得眼花繚亂.女子點地,輕輕躍起,同時劃出漂亮的弧線:“SPACEBREAK!"頓時螺旋狀的光波從劍端射出.

  黑衣主教迅速閃開,仍舊沒有表情:"噬夜——”一陣黑色的氣體凝聚成了固液狀,彌漫著朝他們侵蝕而來。

  糟糕!女子咬牙。她的左肩已經疼得沒有知覺了,進攻的力量也大受影響。“噬夜”的侵蝕能力太強,甚至會危及到其他的人——她看了看尤莫斯曼,于是,在對方還未反應前,盡可能用上足夠的魔法力,她一把抓住了幻翼的圣子:"MOVEMENT~!"

  黑暗中.寒風蕭瑟.

  女子倚著一棵桑樹微微喘息.左肩上的傷口流淌著鮮紅的血,順著雪白的肌膚淌落在草地上.如果不是夜色籠罩,再仔細觀察就會發現女子肩上淌出的血逐漸變成了暗黑色.

  幻翼的圣子突然湊過一張笑臉:"你沒事吧?"

  女子沒有答話,只是輕輕地瞥了一眼.

  尤莫斯曼覺得有點自討沒趣,這個女子和他所見過的美女的脾氣都大不相同.他開始有點懷念醫女薇利的溫柔了.但他不是那種輕易放棄的人.于是他收斂起自己的笑臉,稍微正經地問了句:"你,需要我幫忙嗎?"

  女子朱唇微啟:"只要不給我添亂就很感謝你了."她早就看出尤莫斯曼毫無魔法力,而且根本是在什么都不知道的情況下被她所救的.不過,也是因為她太莽撞地闖入才會殃及到他,自尊心很強的她當然不允許自己因此傷害到任何人.所以,話也無須挑明.

  休息了片刻后,女子恢復了一點魔法力,她給傷口施了治愈術,逼出了大部分的侵蝕體.簡單地包扎處理后,女子似乎感到了一絲短暫的愜意,只是臉上仍舊掛著寒冰般的冷漠.而尤莫斯曼,只是靜靜地看她做完這一切,不敢多說什么……

  半晌過后,天光大亮。他們都沒怎么睡,但也算是平安地度過了后半夜。呶呶不休的鳥偶爾會從身后的小樹林里竄出。大片大片的野草莓向著溫潤的陽光舒展,貪婪地享受著阿波羅的恩澤,散發著動人的誘惑。光流動在林間,打在已經起身的女子身上。

  她的氣色好了許多。抬腿,起步,轉身欲走。

  “啊——等等——等一下。”尤莫斯曼大聲叫著,不小心卻被一塊石頭拌了一跤。“我怎么辦啊?!”

  女子感到有點好笑:“怎么,還要我照顧你?”

  正糾結著從草地上爬起來的尤莫斯曼聽聞此言,大喜過望:“好啊。有美女主動照顧我,我怎么好意思推辭呢?”

  真是嬉皮笑臉,沒個正經。女子無奈地想著。要是平時聽到有人這么挑釁,她一定會拔劍相向的,可是對于他——也不知道為什么,就是沒法生氣。真是難纏的家伙——“算了。說吧,你要去哪?”

  幻翼的圣子這才想起了自己出行的目的。哎,老實說,與其漫無目的地去找那個一無所知的傾國傾城的美女劍客,還不如和身邊的這位傾國傾城的美女多搭搭訕呢。

  情緒低落的聲音:“麓林。”

  “什么?!——”誰知女子聽聞此言,竟表情肅然,秀眉緊蹙,陡然騰起一股殺氣……

  第二章(2)

  “說,你去麓林是什么目的?”

  尤莫斯曼奇怪女子的變化如此之快。女人真是奇怪的動物。他想。不過,難道她是其他圣司的高手么?昨天的那些黑衣人又是因為什么追殺她呢?——恩,女人還是危險的動物。他又得出了一個結論,頗為得意。

  只是,越是這樣他就越來勁。平日里懶散的他,天性里隱藏著的挑戰性被越發地激發了,就像橡皮糖那樣強韌。

  “別這樣嘛——”他嬉笑道。“你應該溫柔一點才好,繃著臉是很累的……”見女子臉色越來越嚴肅,甚至有拔劍的意向,他才識趣地老實交代。“——恩,其實,其實我是幻翼圣司的圣子。我這次出來是為了找一個人。她總是在幻翼圣司的戰場上出現,據說是住在麓林。我們希望她能加入幻翼。——聽說是個美女哦——喂,你有沒聽我說啊?喂——”

  沉默。

  “你不用再去了。”女子抬頭,目光凜冽,但語氣緩和了些。“你要找的人就在你面前。”

  “什么?失敗了?!”座上的男子看不清樣貌,只能感覺出他的強大。

  “屬下無能。”黑衣主教低頭跪在座下,畢恭畢敬。

  “算了。看來,她是注定要去幻翼了。她帶走的那個人,大概就是幻翼的圣子了。”

  “怎么會——”黑衣主教訝然。

  “哼——”座上的男子微微一笑。“真是越來越有趣了……”

  經歷了一番口舌和談判,尤莫斯曼對女子有了更多的認識,對她獨自生存于天界也萌生了點敬意。女子總算同意加入幻翼。“不過,我有幾個條件。”

  “那好說——到了幻翼以后你想要什么就會有什么。”尤莫斯曼答得非常爽快,他雖然沒有什么決定權,但只要能把美女勸住,以后甚至能夠天天見面。嘿嘿……想到這里他就偷著樂了。女子看他那副樣子似乎也了解到他的想法,想不到幻翼的圣子竟是這樣的人啊。她搖搖頭,忍不住微微笑了笑。

  ——“就是這樣嘛!你笑起來這么好看,應該多笑笑。”尤莫斯曼見她心情好轉,又開始了他的油嘴滑舌。

  “少羅嗦。走。”女子故意惡狠狠地說著,提著劍往前。

  “等一下。”尤莫斯曼拍了拍身上的枯松草,伸出一只手來,依然嬉笑著:“我叫尤莫斯曼·德安迪。”

  女子一愣,隨即釋然。她輕輕握住那雙伸出的手,冷峻的臉上又微微卷起了一點溫度。

  “艾德·洛狄斯。”

  第二章(3)

  艾德·洛狄斯加入幻翼后的一個星期內,整個圣司掀起了背后議論之風。對于輕松斬殺忒拉米微城主的神秘者居然是一個女子的事實,持懷疑態度的大有人在。他們甚至認為尤莫斯曼只是在敷衍神座。珞德也感到吃驚——當初只是為了哄騙幻翼圣子的話居然成了事實。不過莫克菲勒卻是波瀾不驚,還賦予艾德獨立于四大高手外的特權,神教之位。

  而幻翼的圣子回來以后,仍舊繼續著以前的生活習慣,逍遙自在。

  “喂——下來!”祭司之女帝法仰頭看著正在櫻樹上冥想的尤莫斯曼。

  “恩——?”幻翼的圣子一臉受了打擾的無辜表情。“嘿,帝法?!原來是你啊,我還以為是珞德那個煩人的家伙。”隨后就敏捷地跳下櫻樹。

  “是薇利。她請你去克洛澤神殿玩星際戰棋。”

  尤莫斯曼抬腿就走。

  “——等一下——”帝法叫住他,表情似乎有些遲疑。“你知道的吧,新來的神教的全名。”

  “艾德·洛狄斯——”尤莫斯曼看到她的表情,有點奇怪。“怎么了?”

  帝法微微一怔:“不,隨便問問而已。”……艾德·洛狄斯……?!為什么,她的名字……只是巧合嗎?她想到她的義父早上占卜后對她所說的話——難道是真的?

  一陣悠長明暢的弦音打斷了帝法的思路,如一陣和風,一線流波穿梭于幻園內,讓整個幻園都明朗了起來。帝法蹙蹙眉——和平日里殘闋的弦音不太相同啊!她和尤莫斯曼尋聲往前,看到艾德倚著山茶樹,輕輕撥弄手中的里拉,斜落在肩頭的黑發竟有一種安靜的美,而殘闋則帶著微笑一臉和暖地看著她。

  手停。音止。

  艾德抬眼,冷冽的目光竟對上了帝法略顯遲疑的眼神。微風輕起,卷起一片片的山茶花瓣,肆意飛揚在對視的兩人間。幾秒后,帝法意識到自己的失常,只是微微點了點頭:“我是帝法·拉奧孔,祭司之女。”

  “艾德·洛狄斯。”艾德也點了點頭作為回應,然后才注意到尤莫斯曼正一臉郁悶地看著自己和帝法。“呵,幻翼的圣子也在啊?!”

  早在幾天前,尤莫斯曼經過透徹的分析,就已經算準了自己是吃不透艾德的脾氣了,所以也只是笑而不應,轉而開起玩笑來“殘闋啊,你小子厲害!這么快就巴結上我們的新神教啦——?”

  “我本來在這里彈琴,后來她過來向我借琴。我們就聊了一會兒。”殘闋笑笑,“她的琴音清涼,流動,是我聽過的最和暢的。”……其實自己也很奇怪呢,為什么會對她,有一見如故的感覺?……

  “謝謝。”……其實,我也不清楚,怎么會主動向他借琴呢…他的笑容,好熟悉……艾德的臉上出現了一絲暖意——尤莫斯曼很輕易就覺察出來了,竟有點不快。于是他很快說道:“殘闋,不如我們一起去克洛澤神殿玩星際吧——至于神教閣下——”怪腔怪調,臉上卻還嬉笑著。“您要去嗎?”

  “不敢當。”艾德起身,跟在殘闋的后面前往克洛澤。

  埃諾利神殿內苑內。

  麓林?言靈谷?莫克菲勒默默沉思著。她的來歷究竟是……?還有那把劍,安維拉·破天——天界失蹤已久的圣劍,為什么會在她手上?更奇怪的是……

  “我有3個條件。”座下的女子冷傲地直視幻翼圣司神座的眼。

  “說。”

  “第一,我不愿意的事情,可以不做。第二,我要一間靠近山茶林和幻翼湖的內苑,并允許我每隔一段時間回麓林一次。”

  “這當然沒問題。只要你愿意上戰場。——第三呢?”莫克菲勒玩味的興趣十足。

  “我要幻翼幫忙找兩個人。”

  哦?!莫克菲勒挑挑秀眉。“誰?”

  “伽西亞·恩格和伊塔·德恩克利。”

  ………………………………

  為什么,她會尋找身為天界四大家族之一的德恩克利家族的后裔的那個人呢?還有另外一個人,又是什么身份?

  “神座。”一個身影出現在內苑的門外。莫克菲勒抬頭——是祭司拉奧孔。

  “神座。時辰,快到了。”

  恩?!莫克菲勒淺笑,但卻很嚴肅而無奈。看來比自己預期的還要早了點啊?!就要兌現了么,那個預言……關于幻翼圣子尤莫斯曼·德安迪的預言……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