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5 04:51:13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樓蘭劍客
  4. 第二章 九原太守

第二章 九原太守

更新于:2018-03-18 16:53:57 字數:3330

字體: 字號:
樓蘭劍客目錄
共118章
  追出來的敵將乃是薩木爾頓的先鋒將軍,神射大刀將游地鐵沖。此人年方十四,身高九尺,身披鎧甲,掌中大刀,鞍下硬弓,威風凜凜。此人天生神力,自幼又拜關西大刀善背通為師。說起來還與楊毅是師兄弟。本來,這善背通不想收他族子弟為徒,只是礙于師弟張之沖的情面,不得不收著游地鐵沖為徒。

  剛才游地鐵沖第一個向楊毅沖了過來,本想一刀砍了的,好自己立功。不料只一合就讓楊毅沖了過去,再停馬轉身,楊毅就到了白性跟前了。游地鐵沖大驚,忙把大刀給了軍士,抽出硬弓,正要搭弓放箭,那白性就跌落馬下。等他發現白性沒事的時候,楊毅就沖出百步了!

  楊毅忍著傷痛和疲憊,一路狂奔下來,聽得背后有人不斷趕來。奔出三里多之后,楊毅趁著拐彎,在敵將視線消失的空檔,一飛身抓住懸崖邊的一顆大樹。剛穩住身形,游地鐵沖就到了。楊毅看著游地鐵沖在視線里消失之后,剛想下來,后面又有一隊軍馬趕來。想必這是去接應前人的隊伍。

  馬匹沒了主人,很快就歇了下來。游地鐵沖見馬上無人,正要搜索,忽聽得后面馬蹄聲聲。眾軍士搜索了一會,就往回撤了,與白性的大隊人馬匯合去了。

  等游地鐵沖回來之后,白性見未追到。令軍士就地安營,并派出騎兵去接應薩木爾頓的大隊人馬。不一日,北邊又來了快馬,來人剛下馬,就讓游地鐵沖給拿下了。原來。游地鐵沖因昨日未能完成任務,今日就更加小心了。

  來人自稱是狼隊的人,說是有書信送到。

  “吾第白性,報信者本為兩人。昨日伏擊時,為兄只見一人,就棄了那人,回去追殺另外那人了。不知弟斬獲如何?兄白云山丘”

  白性覽畢,大惑不解。

  三日后,白云山丘、白性和游地鐵沖迎接薩木爾頓的大軍。

  薩木爾頓升帳議事。聽到游地鐵沖未能拿抓敵人,頓時大怒。令殿外軍士拿下游地鐵沖,欲將其砍了。

  白云山丘忙止住:“將軍,游地鐵沖雖未能拿住敵人,但他屢立戰功。更是張之沖的外甥,與白眉王爺有親。還請將軍看到王爺面上,饒他不死。”

  那薩木爾頓聽罷,覺得雖按軍法當斬,但卻是王爺胞弟,好在白云山丘相勸。薩木爾頓想了一想,說道:“游地鐵沖,按軍令本應將你處斬。但礙于王爺面上,本將不好直接處決你,把你交給王爺處置吧。”

  是夜,游地鐵沖營帳。

  白云山丘正在和他飲酒,酒過三巡,菜過五味。

  白云問道:“將軍神勇,怎會讓敵人走脫?”

  “你有所不知啊!來將功夫了得,反應之快讓我也猝不及防。直接去擊殺白先生去了。”

  “哦,看來楊毅的確了得!”

  游地鐵沖大驚!“你怎么知道他就是楊毅師兄?”

  “安西都護府派出了楊毅和婁帆,二人武功都很了得。楊毅與將軍份屬同門,武功之高自然不說。那婁帆乃樓蘭山莊大莊主婁虛的獨子,自幼與婁空習武,其武功更在楊毅之上。

  此二人除了武功深得名家真傳之外,還與耿彪學了數年兵法,也是深得耿彪之真傳。楊毅善戰,婁帆善謀。我想,若是婁帆,想必就不會與將軍正面沖突了。我料想只有那楊毅才敢如此。”

  游地鐵沖問道:“那婁帆去了哪里?”

  “走別道去了九原。”

  “九原?!”游地鐵沖驚愕的看著白云山丘。

  “沒錯。婁家三莊主婁藏乃是一方富商,常年在關西跑貨,對關西地理之了解,是我家師也難以比肩的。婁帆選了別路,也不用奇怪。將軍,勞煩你一件事,替我給家師帶一封書信。拜托。”說罷,放下信,徑直離開了大帳。

  不日,游地鐵沖見到了白眉王,忙問洪奎在哪里,說有書信送到。

  白眉王說道:“洪將軍在九原城里。軍情緊急,你把信件給本王吧。將軍日后有所怪罪,由本王承擔,與你無關。”

  游地鐵沖只好把信件拿了出來。

  白眉王覽畢。對游地鐵沖說道:“你快帶領人馬去幫助洪奎將軍!”說罷,把信也給了他。

  得令!

  九原城郊

  游地鐵沖,帶了三千人馬,正一字排開的向九原城進發。

  忽聽得前面有人高喊:“敵將休走!”而后,見得一人一馬就沖了過來。游地鐵沖側身向后說道:“眾軍士將來人拿下!”

  嗖!嗖!嗖!

  三支利箭破空而出,直向游地鐵沖飛來。游地鐵沖舉刀將箭格開了。剛隔開,那人就到了。只見此人手握長槍,腰懸寶劍。大吼一聲:“擋我者死!”嚇得膽小一點突厥騎兵本能往后閃了一閃。只見那游地鐵沖手握大刀,準備迎敵。見敵人走到近前,舉刀便砍。

  嗖!一支長槍直奔游地鐵沖面門。游地鐵沖大驚,忙收刀防御。

  在這電光火石只見,來人就沖到游地鐵沖的身后。游地鐵沖本能的俯在馬上,順勢回手一刀向后劈去。

  只聽得,背后軍士不斷痛叫,兵器不斷落地。原來那人扔出長槍之后,立馬抽出寶劍,一路過去,如入無人之地。一騎絕塵而去!

  游地鐵沖心里直叫苦。不到數日,竟然被敵人兩次走脫。那游地鐵沖這才十四歲,哪里經得起這種打擊。直接就呆在那里了。

  背后有軍士問道:“將軍,追嗎?”游地鐵沖怒道:“追什么追!,來人,把我綁了吧。”

  原來那人就是婁帆。原來他和楊毅料定會在半路被截殺,就與楊毅兵分兩路。一路上,竟未遇到敵人,遂進了九原城,進了太守府。

  新任太守迎了出來,婁帆拿出了令牌。太守大人忙令上茶。二人分賓主落座。

  婁帆說明來意。太守大人笑道:“感謝將軍報信。然而,郭太守已經升任朔州節度使了,現在靈武整軍,本官也歸其節制。如今國難當頭,本官懇請將軍趕奔靈武,去跟節度使大人報信。不知將軍,意下如何?”

  婁帆聽罷,正在思索。心道:都督令我報信九原,我也把信送到了。但是,任務卻沒有完成。將在外,將令有所不聽。正想開口答應接下這件事情。

  突然,一個沖了進來,一邊喊道:“大禍!大禍!”眾人側身觀望,只見一隊人馬手持軍刃沖了進來,見人便殺。

  太守急道:“將軍快走!”婁帆越府而逃,太守府里殺聲震天,哀嚎不斷。

  九原城有東西兩個城門,東門入關,西門出關。

  婁帆在想從哪個門出去?

  婁帆心道:剛才那隊人馬,雖然下手狠毒,武藝不錯,但人數甚少,也并未是突厥人的打扮。想必不是突厥主力,當是突厥的小股部隊。如此,東門也該有人截殺,我當從西門出城。

  婁帆搶了馬匹,手握長槍,就向西門而去。很快,突厥人就發現了婁帆,一路追殺而來。婁帆剛出了城,就望見了游地鐵沖的隊伍了。婁帆心道:不可戀戰。

  游地鐵沖的能耐本來就和婁帆相當,更有軍士相助。單打獨斗,雖然未必拿下婁帆,但也不至于讓婁帆一合就逃脫了。

  婁帆逃脫之后,直奔靈武而去。不表。

  單說這游地鐵沖將自己綁了,送到了白眉王跟前請罪。白眉王見自己胞弟,無心處罰,卻也不敢護短。猶豫不決之時,忽報洪奎老師回來了。

  洪奎,本是白眉王母家的家將。三十年前,白眉王母嫁給當今可汗烏蘇米施為妃,產下白眉王時,難產而死。白眉王六歲封王開府,洪奎就悉心傳授技藝。二十多年來,二人雖是主仆,但卻情深父子。白眉王對洪奎格外尊敬。

  聽說老師來了,白眉王忙帶隊前去迎接。

  眾人回到王帳。白眉王把事情從伏擊游擊將軍,直到游地鐵沖趕來接應。洪奎接過信來,閱畢。慢慢的開口說話來。

  “王爺,我帶三百殿前武士以五日前趕奔了九原城。九原守軍一千,守將郭子儀用兵如神。末將兵力不足,不敢馬上行動。遂令軍士打探消息。

  前日,軍士探得郭子儀已經升任朔州節度使,新任太守無統兵之能。我本來計劃,等王爺大軍到了城外,太守必會聚將議事,那時我再攻擊太守府,一舉殲滅九原軍政要人。不料,那婁帆快了一步,不得不先攻太守府了。末將無能,請王爺治罪。”說罷,跪倒。

  白眉王忙把洪奎扶了起來,口中道:“勝敗乃兵家常事。老師莫要自責。小王有事請教老師,如何處置這游地鐵沖?”

  洪奎道:“稟王爺,此子歲能耐了得,無奈年數太小。心智未開,又缺乏臨戰經驗。戰場失利,在所難免。末將不才,想收此子為徒。請王爺批準。”王爺大喜大笑。

  又道:“老師,如今拿下九原,下一步該如何?”

  “回王爺,突襲九原,原本有兩個目的,一是拿下這戰略要地,二是消滅郭子儀。如今郭子儀在靈武整軍,有大軍保護。要想消滅他,只能在戰場上去實現了。而以我軍戰力,還不及十萬靈武大軍的三成,暫時奈何不得他。如今,我們以已經威脅到了唐軍背后,目的已經達到,大的軍事行動就暫時停下。末將以為,可以繼續派人追殺婁帆、楊毅二人。他們極為了解關西情況,郭子儀與我軍作戰,必定重用此二人。王爺,讓末將去追殺他們吧。”

  欲知后事如何?卻看下回。

字體: 字號:
樓蘭劍客目錄
共118章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