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1 11:51:29
  1. 愛閱小說
  2. 玄幻
  3. 扶桑紀
  4. 楔子2追憶篇

楔子2追憶篇

更新于:2018-03-18 19:41:18 字數:2194

字體: 字號:
扶桑紀目錄
共85章
  很多年以后,當他身穿黃袍,站在城樓之上,俯望沿著他的江山的起起伏伏溫柔的曲線,俯望他曾經放馬過的愛的中原愛的北國和江南,俯望金甲鐵衣披堅執銳從城樓列陣而過的屬于他的軍隊,俯望遙遠的海平線上漸漸歸來的龐大身影,俯望臣服于他的所有子民時,他總會想起那些冰刀雪劍風雨飄搖的日子,想起那些懵懵懂懂跌跌撞撞的日子,想起那些甘甜苦澀明媚而憂傷的日子,那是他的年輕的記憶,屬于他的最美好的金色的年華,也是他的青春…

  玄術…忍術…忍者…武士…戰船…戰爭…火藥…櫻花…雪,啊,雪…雪國,他想起了扶桑,想起了在扶桑下起的似乎經年不散的雪,以及那個美麗純潔得就像雪一樣的人…

  那個女人,她還在癡癡地等著我嗎?她說她會每日坐在閣樓上,她的閣樓能看到渡口,她說她會坐在那里守望著渡口,一直就這么守望著,直到我最終的到來。

  那個女人,她果真如此?

  他的胸口忽然一陣的隱隱作痛,雖然他說過他會回去找她,并答應帶她回中土,因為那是他曾經向她許下過的承諾,但如今卻成為了無法兌現的承諾。

  不知她現在該怎么樣了呢?都過了這么多年了,她應該不再等了吧,應該嫁人了吧,那個男人應該會對她很好吧,她應該會過得很幸福吧,不知她的頭發開始發白了沒有?不知她的容顏可曾有過改變?她應該還是像以前那么的美麗吧,她應該和我一樣,兒孫繞膝,盡享天倫之樂了吧…

  但愿如此。

  這時城樓上方放起了無比盛大的煙火,噼里啪啦地迎空破鳴,引得四下一陣的歡呼吶喊。

  他聽著四下的吶喊,心頭一觸,忽然想起了那些戰火綿延動蕩不安的日子。

  他本不想再想起的,因為那是一段痛苦的歲月,他失去了太多太多,尤其是他生命中最重要的東西,也一并失去了,無奈記憶卻像洪水一樣決堤而出,洶涌澎湃而來,侵占了他全部的身心。

  他閉上雙眼,眼角有淚,但很快就被風吹干了,他緩和了一下情緒,然后看著城樓下一隊又一隊列陣而過的火槍隊和火炮隊,忽然笑了笑。

  他的火槍隊和火炮隊全部都配備了由帝國精心研制的最新一代也是最強一代的火槍和火炮,配以此槍此炮,他的軍隊將無往不勝,神機營統領甚至在他面前揚言,給他百人,他可攻占一城,給他萬人,他可攻占一國。

  對此豪言,他當然一笑置之。

  但火藥的威力,他確實深信不疑的。

  他記得有人曾經對他說起過,不知是什么時候,也忘了是什么人,但那句話的內容他卻記得很清楚,那人說,未來的天下,將是火藥的天下,得火藥者,得天下。

  如今看來,此人確實很有先見之明。

  對于此言,他記得他一開始是很不認同的,他依稀記得,太學的先生曾經反復教導過他,為君之道,必須先存百姓,得民心者方能得天下。

  他一直以為,先生的話是對的,可后來卻證明,先生所言,只是片面的,并不完全正確。

  因為先生畢竟只是先生,他未曾身穿黃袍,坐于金鑾王座之上,接受文武群臣萬國來使的俯首朝拜,他不過是個臣子,試問又如何能懂帝王之道?

  父皇的時代早就過去了,屬于他的時代也正在過去,即將到來的是一個新的時代,一個全新的開放的時代。

  即使深居皇宮之中,他也能很明顯地察覺到,時代的力量,正在悄然推動著他的帝國,那樣強大的力量,任誰也無力阻擋。

  他本想拿起他心愛的寶劍,隨著時代的步伐一同前進。

  只可惜,他已經老了,老到拿不動他自己的寶劍了。

  若是能再年輕個30年就好了,一想到這,他不禁笑了。

  因為他想起兒時讀過的那些古代帝王企圖長生不老的故事,那些帝王,面對自然造化的演變力量無力抵抗,只能一天天衰老下去,可又不甘心任其衰老,于是千方百計地不惜傾盡一國之力去挽救自己日漸式微的身體,妄圖永葆青春,享盡千年萬年的帝王之樂。

  對于那些古代帝王,他曾經一度嗤之以鼻,須知死亡是一種自然的演變,是每個人不可避免的最終命運和歸宿,無論你有多么的留戀多么的不舍,無論你如何的千方百計想盡辦法,人,終究還是難逃一死。

  他本以為自己和那些古代帝王會有所不同,他本以為自己會坦然面對已經到來的衰老和即將到來的死亡,他本以為自己會勇敢地接受這一切,但他還是高估了自己,等他意識到衰老已經侵占了他的全部身心,意識到死亡離他越來越近,近到甚至能聽得到死神的腳步聲時,他一下子恐慌了,前所未有的恐慌了起來。

  他看看身上的黃袍,啊,它穿在身上的感覺是如此美好,美好到一旦穿上,就再也不想脫下來。

  他忽然想起很多年以前,自己第一次穿上黃袍,坐在金鑾王座上,接受滿朝文武百官山呼海嘯俯首臣拜時的情景。

  他記得當時他坐在金鑾王座上,左顧右盼,緊張得瑟瑟發抖,待文武百官行完禮之后,他甚至忘記了叫他們平身起來,以致滿朝文武眾臣長跪不起,面面相覷,那樣的情景,即使如今回想起來,也依然記得好笑。

  不過緊張也僅此一次而已,后來他也就不再緊張了。

  不僅沒有再緊張,反而深深地、不可救藥地迷戀其中,那種坐在金鑾王座上一呼百應頤指氣使不怒自威的感覺,是如此的妙不可言,那種神圣而不可侵犯的至高無上的帝王神威,是如此的令人向往。

  黃袍在身,江山在手,人生如此,夫復何求?

  他本該知足的,但一想到他會老,他會死,他最終會放手曾經擁有過的這一切,然后赤條條而來,赤條條而去,他就一陣的遺憾。

  或許,人生的美好,正是由于有遺憾的存在,沒有遺憾,反而成了不完整的人生。

  但他終究還是心有不甘。

  他抬頭仰望天空,煙火依舊燦爛,噼里啪啦地迎空破鳴。

  蒼天啊,就讓我再多活500年吧…

字體: 字號:
扶桑紀目錄
共85章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