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0 09:03:32
  1. 愛閱小說
  2. 武俠
  3. 塵燼
  4. 前奏~第一章 生死一線

前奏~第一章 生死一線

更新于:2018-03-17 08:16:58 字數:2602

  前奏穿越——陸塵

  北京的一個冬季,下午兩點,陽光斜斜地灑下,無云湛藍的天空讓人錯覺似乎整個人間都因為陽光的普照,慵懶而愜意。

  “呵呵,今明兩天雙休,可以放松一下了。”陸塵單肩挎著藍色的帆布書包,漫步在回家路上。他喜歡這樣子的下午,安靜,祥和。

  陸塵離家越來越近,這是一個小小的四合院,與周圍的世界似乎格格不入,灰暗的主色調,隱在大廈之間的這座院子沒有陽光,沒有花香,一切都顯得沒有活力。

  這便是陸塵的家,這就要說到陸塵的家庭了,陸塵和爺爺相依為命了十二年了,十六歲的陸塵在父母車禍喪命的時候陸塵甚至還沒有懂得記住事情的走向。

  簡單的說,陸塵的生命里,似乎也只有學校,家——這個小小的四合院和他的爺爺罷了。

  原本的陸塵應該是住在大廈里的,只是人心薄涼,車禍后的陸家墻倒眾人推。這間四合院,說來可笑,只是當初念舊的爺爺本打算拖上一個月再拆去的祖宅罷了。

  陸塵笑意盎然,走近那間住了十二年的屋子,盡管此時小屋似是隱在黑暗中,可是陸塵知道,爺爺在里面,應該做好了飯菜,在等著放學了的自己。

  “爺爺,我回來了!!”聲音清澈而富有朝氣。

  “哎,飯好了,快進來吃吧。”這是陸塵爺爺的聲音。

  突然,——“啊!!!”年邁的聲音充滿了痛楚。

  “爺爺!!!”陸塵大跨步地沖進房內。

  眼前的景象讓陸塵驚愕之余,毫無猶豫地沖向爺爺——老人手握著線路已經老化的拖線板,儼然已經觸電。

  就在陸塵觸碰到爺爺的一瞬間,家里的電器似乎都開始不受控制起來。電視無緣無故的打開,大冬天的,在一邊的電扇居然也自動啟動。

  陸塵的意識隨著電流在體內的肆虐,越來越模糊,他看向爺爺的方向,卻只看到電視里正好播放的電影《男兒本色》,他最喜歡的明星吳京在電影里歪了下脖子道:“有沒有人性不重要,生存才重要。”

  聲音落下,意識近乎湮滅。

  第一章陌生的世界之生死一線

  凌晨,淡紅色的三輪血月依然懸掛九天。

  叢林里,露水打濕了少年的衣衫,少年的身體開始有了微弱的起伏。

  少年的頭發很亂,從抹了一層煤灰一樣的面孔仔細分辨才能看出這是陸塵。

  陸塵的手指慢慢抽搐了兩下,雙眼猛然睜開:“爺爺!!!”

  聲音穿出去很遠,直到有微弱的回音送進陸塵的耳鼓。

  陸塵現在沒有半點心思去聆聽這種聲音。

  他被眼前的景象驚呆了,這似乎是一個陌生的世界,密布的叢林在他的四周,悉悉索索的聲音告訴人們叢林間有其他生物。

  陸塵雙腿直伸著坐在地上,他低頭看著自己的占滿泥污的雙手,手指微微彎曲,感覺很清晰,他活著,而且——這不是做夢。

  突然間,陸塵覺得有些不對,難道是眼睛充血了?怎么看手上一片血紅的顏色。

  陸塵用力晃了晃腦袋,定睛望向雙手,還是淡淡的血紅色。

  似乎意識到了什么,陸塵猛地一個轉頭,看向天空,眼前所見讓他絕望,三輪血色的月亮掛在九天之上,他嘴角露出苦澀的笑意,這絕對不是地球了,而天上那三輪燒餅一樣的玩意兒,鬼知道是不是叫月亮!

  陸塵想到了爺爺,掙扎著站起,看向周圍,沒有爺爺的蹤影。

  兩道劍眉似乎要擠到一起了。他開始著急,不停的擴大搜索范圍,可是,讓他失望的是再也沒找到爺爺。

  陸塵的眼中滿是痛楚,淚水似乎有奪眶而出的趨勢,身體忍不住的顫抖,那是一種手足無措的恐慌感,他知道從此他是一個人了,孤孤單單的一個人。。。

  四天的時間一晃而過,值得一提的是,這世界的“太陽”只有一個,和地球差不多,只是似乎白天的時間很長。

  陸塵更加不知所措了,他在附近找不到吃的了,肚子又餓了,天知道他這幾天是怎么過來的,從小失去雙親的他跟著爺爺早學會了下廚。

  可是這個地方除了野果完全就沒有特么的其他任何可以吃的東西,他只是根據常識,簡單分辨一下果子是否有毒,盡管他這么小心,可是還是在昨天遭了罪,拉了一整天的肚子,現在的陸塵,手腳綿軟。

  理所當然的,陸塵想過干脆自殺,可是臨頭卻失去了勇氣,他只是個普通人,想活下去,說不好聽的,他根本沒有自殺的勇氣,更何況,現在的陸塵連自殺的力氣都沒有。

  陸塵躺在地上,伸手掏出裝在口袋里的一枚果子,這枚果子有些不一樣。一種很沉重的紅色,紅得有些觸目驚心,就著光看的時候像是有血液在內里流動著,琉璃般閃爍,美得妖異。

  陸塵看了眼這枚保存了兩天的果子,狠狠地咬了下去,三口并做兩口的很快將果子整個吃完,手里剩下一顆同樣血紅的果核。

  突然,陸塵覺得身體不對勁了,好像燃燒起來一樣,熱的要死,他只好將身上跟了自己好幾天的衣服直接扯下來,扔到一邊。要死,這果子果然是越好看也是越毒的么,這感覺,是要死掉了。

  “或許,死了也好吧。”陸塵的意識又一次的模糊了。

  —————————華麗麗的分割線第一次出場—————————

  陸塵是疼醒的,他醒的時候看到的是一頭異常猙獰的野獸,盡管陸塵知道這貨很像自己很想養的二貨哈士奇,可是事實是,這伙計不像哈士奇這么溫柔。

  一頭狼,好吧,該死的!

  陸塵也不知道自己哪兒來的力氣,猛地拍開這狼撓過來的爪子。翻身而起。

  陸塵驚覺自己渾身似乎充滿了力氣,愣神間,那頭狼臉上露出兇狠的顏色,猛地躍起撲向陸塵面門。

  陸塵吃驚之下,抱頭蹲下,卻恰好躲開。回頭看了一眼落地的惡狼,陸塵起身就往前猛沖,先跑再說。

  陸塵只是跑了幾秒,奔出去二十來米。身后的風聲,已經接近,他回身看了一眼,卻是直接被惡狼撲倒。

  陸塵用盡力氣托住惡狼的脖子,也只是堪堪止住下咬的狼吻,他甚至可以清晰地感覺到狼爪在他的胸口緩緩刺入皮膚的劇烈痛楚。

  不行,不能就這么死了,不知道從哪兒冒出來的念頭,陸塵捏到了還在手心的果核,猛地舉起,兩節指節長度的果核被狠狠送進惡狼的右眼眶。

  “嗷嗚————”聲音痛苦而悠長。

  惡狼吃痛之下兩只前爪在陸塵赤裸的上身上到處撕扯,兩只原本只是踏在陸塵腿上的后爪也使勁蹬了起來,鋒利的爪子刺入陸塵大腿的肉里。

  陸塵知道再不做點什么,光這么被這哈士奇近親撓,也會撓死。他似乎想起電影里的場面。左手用力的扣住惡狼的喉嚨,導致惡狼的發音都有點低沉下去,右手猛然兩指插進狼眼中,中指還碰到了那枚算是救了自己一命的果核。

  陸塵的右手雙指不停地搗動。讓惡狼不停慘叫的同時,爪子更是不安定。似乎是受到威脅時的生命力大爆發。陸塵左手猛地向左擰去。

  “咔噠。”清脆的響聲穿過耳際,惡狼在陸塵身上又狠命地掙扎數次,保持這個姿勢,陸塵和惡狼就這么僵持著。不知道多久。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