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26 19:02:07
  1. 愛閱小說
  2. 仙俠
  3. 云城戰記
  4. 第1節

第1節

更新于:2018-03-16 11:06:15 字數:2448

  1

  公元3373年7月21日云城上城云城大學.

  文立林看著站在他對面的鐵無情,心中無喜無憂。雖然這是他第一次也可能是最后一次站在這塊場地,但是他的心中充滿了自信。

  “開始。”一個機械的聲音響徹全場,代表著又一場無差別決斗開始了。

  文立林心神一提,一道真元自金丹而出,轉眼就已經鉆進圍著金丹打轉的一柄飛劍中,同時接通了兩者之間的回路。

  立即那飛劍像是吃了春藥一般,隨著文立林劍指一指,飛一般沿著經絡沖出。轉眼間化作門板一般的巨劍,向著鐵無情斬去。

  鐵無情見到此景,心中微微一驚。文立林出招的速度和力道都出呼他的預計。

  不過他也不是全無依仗的,當下伸出手在胸前一恍,頓時他手中突現一符。此符見風即燃,隨著符紙的燃燒,他的面前憑空出現一面隱約的光盾。等這光盾完全現身于現實的時候,恰好攔在飛劍的面前。

  與此同時,鐵無情張口一吐,吐出一顆黑白相伴的珠子。正是他橫行云城大學的憑仗,鐵家老祖縱橫天下的陰陽珠(仿)。

  雖然是個仿制品,但是威力卻仍然驚人。這珠子一出現,天地似乎都被這珠子染成了黑白兩色。

  文立林也在這威力的范圍內,一時間他的真元運轉都變了有些生澀。“幸好昨天剛剛結了金丹,要不然……夠嗆!”心底暗自嘀咕了一句。

  同時在腰間摘下一個小巧若飾品的小鐘,抓在手里往空中一拋。瞬間接通真元回路的小鐘,轉眼間變成一口巨大的鐘懸在半空中。

  要在結丹前,無論是真氣還是念力都不足以支持他驅使第二件法寶,不過現在嗎。他已經是結丹了,這就大為不同。說起來這口鐘還是他結丹后,家族的獎勵呢。

  “咚!咚!咚!”懸在半空的洪鐘發出震耳的巨響,直震的場外觀站的修士們都一陣陣心神震蕩。

  而場內直接受到音攻的鐵無情的情況卻比較好,雖然自從文立林祭出巨鐘后,他就知道不好。自己估計錯誤,文立林已經結丹了,不過他對自己還是有信心的。

  巨鐘發出的音攻直接就被陰陽珠(仿)所影響的世界給層層分解掉了,剩下的一點余波鐵無情直接無視了。

  而文立林的飛劍的凌厲一擊也被那光盾擋住了,雖然光盾暗淡了幾分,但是相同的攻擊還可以支持個三四回合。

  這時候文立林的神念正操縱著飛劍繞過光盾去攻擊鐵無情,不過那光盾也隨著飛劍的移動而移動。

  鐵無情掐指豎在胸前,口中念動真言,然后向著陰陽珠(仿)的方向一指。一道亮光自他的指尖飛出,正正射在陰陽珠(仿)之上。

  自從他知道文立林已經結丹,他就明白以前的戰術已經行不通了。筑基與結丹之間的差距是十分明顯的,最主要的差距在壽命和根基上。

  筑基的壽命才三百來歲,而結丹的壽命是一千歲打底。

  而根基就更不用說了,只說其中的真氣和念力,一旦結丹后就進化成真元和神念。

  其品質和作用都有了質一樣的飛躍。

  當然文立林才結丹沒多久,所以還沒變的更變態。所以這時候就要速戰速決。

  因此鐵無情立即發動了他現在的最強一擊,驚天動地。

  當然,除此之外,他又抽出一張符箓,無火自燃后,面前又出現了一個煞氣十足的鬼將。這鬼將一出現,昂首一聲怒吼,聲震八方。接著一作勢,整個鬼就瞬間閃現在六七丈遠的地方,再一閃就已出現在文立林的身后,向著文立林的頭顱就劈了下去。

  文立林本來的戰術就是求穩,打消耗戰,因為他知道拼消耗,鐵無情一個筑基肯定拼不過自己。

  要不然他也不會在這種場合,把他才剛到手的法寶拿出來耍,要知道這法寶他才剛到手,祭煉了才五層。可以說這法寶才剛剛打上他的印記,可以發揮的力量連一成都不到。

  這時候一看鐵無情居然用手印來驅動陰陽珠(仿),立即知道不妙,這是要放大招的前奏,看來鐵無情也知道自己的劣勢所在,因此想用大招來個一招定勝負。

  當即把天空的巨鐘收了回來,與此同時,神念控制的飛劍向著攔在面前的光盾發起了自殺般的攻擊。

  這時候,天空中的陰陽珠(仿)在接受了鐵無情的指示之后,也是一變。竟然變成了一黑一白的兩顆珠子,那顆黑珠懸在半空,把一大片天地都變成了黑色。

  而那顆白珠卻沉入地下,瞬息間一聲聲沉悶的轟鳴聲從地底傳出,大地也像活過來一般。

  “驚天動地。”文立林第一時間就認出了這一招,并且還知道了一些防御它的方法。

  其實各大家族呆在一塊這么久,彼此切磋,聯手對敵,對各自的底細都摸的七七八八,大摡只有最核心的部分才可以保留。

  這一招驚天動地文立林就曾經親眼見過,當時鐵無情就是憑借這一招把一位學長打的筋斷骨折。

  所以,文立林也知道自己該怎么選擇了。

  不過,再這之前還有些小問題需要解決。

  文立林把手掐訣舉到胸前,黙念咒語。然后把手向后一揮,頭也不回的唸動真言。

  “定”

  就是這么巧,那鬼將恰好閃現,正要一刀劈下來,給文立林瘦瘦身。忽然面前多了一根指頭,還沒等它反應過來,它的思維就永遠停留在這一刻了。

  定字訣,道門九字真言之一。不過它最大的功用在于修煉,用來對敵的話也只能欺負下比自己修為低的人。

  不過用在這卻沒問題,畢竟他已經結丹了。實際上鐵無情之所以用它,也只不過騷擾一下,并不指望它真能建功。

  文立林雖然看上去很悠然,但實際上他也知道時間很緊張,所以他也來不及處理那個鬼將了。而是把手伸到嘴邊,作了個要吐東西的動作。

  在他下丹田內運轉的金丹瞬間收到他的信息,從下丹田的竅穴中沖出,沿著一個臨時的管道從嘴里吐了出來。

  “紫丹!!!”鐵無情的聲音里充滿了不可置信和妒忌。

  云城大學的教材里明確記載了,丹分七色,以紫為尊。至于金丹的說法,只是一種比喻而己。反正在目前的地球修真界是不存在的。

  所以,文立林的紫色金丹立刻引起在場的修士一片嘩然。文立林雖然迫不得己動用金丹,但是心中也有些小得意。

  不過現在當然還不是得意的時候,他把手一指金丹,與他心神相連的金丹立即變大了許多,而且金丹的形狀也變了,變的好似個鼎爐一般。

  事實上這枚金丹本身就是由一座鼎爐狀的法寶進化成的,這也是他們文氏所獨有的多寶大法的奧妙之處。

  當然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只見文立林把手一指鐵無情,那枚與他心神相連的金丹立即向著鐵無情閃電般飛去。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