讓靈魂附在另一個骨架里,去追逐和感受另一個人生,或平淡如水,或光怪陸離,那些都是你不曾擁有,卻極致渴望的世界......
當前時間:2020-01-10 09:51:14
  1. 愛閱小說
  2. 科幻
  3. 第七影
  4. 第一章 分別前夕

第一章 分別前夕

更新于:2018-03-10 07:42:18 字數:2914

字體: 字號:
  夏日的干風無有無慮從身旁滑過,蔚藍的天空不知道什么時候已經布滿了烏云,梔子花的幽香撲進了農大男生宿舍樓601寢室。

  就是在這片幽香中,陳廷宇醉花在床,馬上就要畢業了,寢室的兄弟們一個二個成天在外為自己的未來奔波。而陳廷宇卻不同,家里在西部小城也算是有權有勢,但他的生活并不快樂。用他昨日喝醉酒之后對寢室的兄弟伙說過話來說就是:“世界是公平的,雖然我有前輩所留下來的資源,但生活卻沒有你們開心,我得到了物質上的需求,但在精神上我損失的不知是你們的多少輩!所以我畢業之后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實現我兒時的夢想。”

  這句話一出來,當是兄弟們都以為他瘋了,作為寢室里面最消瘦存在的崔天卻一本正經的說道:“宇哥,無論你做什么我都會支持你的!如果有可能,我就隨你一起在外闖蕩一番。”

  陳庭宇紅紅的臉上露出了一絲滿意的微笑,身體便不由自主的倒在了飯桌上。一伙人嚇了一跳,寢室里面最強壯的號稱“牛頭”的劉弓衰被逼無奈當起了苦力工。至于劉弓衰為什么叫劉弓衰這還是因為劉家世家都是習武之人,而且猶以弓箭見長,如今在現代社會,弓箭之類的冷兵器早已沒落,劉弓衰出生之時恰逢他爺爺喝醉了酒心中苦悶,而他爸爸卻偏偏要叫他爺爺取個與家世有關的姓名,他爺爺說:“我劉家先祖本是蜀國五虎將黃忠的弟子,黃老將軍的百步穿楊自古文明,如今弓道已衰,弓衰,弓衰就叫劉弓衰吧!”就是這句話成了劉弓衰心中永遠的痛,但是家族習慣卻讓他不得不接受這個足以讓他難過一輩子的名字,就是因為這樣在整個大學期間,本來劉弓衰人就長的比較丑

  再加上一個足以讓所有女人心寒的名字,即使有強壯的身體也不能成為女生夢寐以求的伴侶。

  “喂!宇哥,你還沒起來啊!我今天出去找工作去了!終于也算找到了!”崔天一腳踢開房門走了進來。

  “哦!那恭喜你了,什么工作?”陳廷宇身體依然沒有康復,無奈的躺在床上有氣無力的說道。

  “對了宇哥,你好象一直沒有吃飯,我這里有些吃的你就湊合著下肚吧!難道你真的不想找工作?”崔天一邊從柜子里面取牛奶,一邊說道:“我的專業成績還算不錯,就去農科院找了個助理研究員的工作。那你有什么打算呢?”

  “這個我還沒想好,小時侯我就想做個探險家!你想想世界上現在還有那么多未解之迷,我想申請去國家地理探險隊,他們呢?”陳廷宇沉思一番靜靜說道。

  “陳廷宇,快下來。”樓下傳來一聲尖細的叫喊。

  “宇哥,嫂子叫你呢?”崔天把一包雜糧丟到陳廷宇床頭,馬不停蹄跑到窗口,突然又失望的轉過頭來。

  “呵呵,怎么了?越靈沒來!喜歡人家卻不敢開口。馬上就要畢業了,如果她也留在這里工作,你們也許還有在一起的機會。好了,謝謝你的干糧,我下去了。”陳廷宇呵呵笑道,說完就緩緩的爬了起來,隨意拿了件稍微干凈的衣服套在身上,匆匆的跑下樓去。

  陳廷宇含情脈脈的看著樓道口靜靜的像池中荷花美麗動人的李凌雪,疲乏的臉上樓出看起來毫不協調的笑容。李凌雪苦笑的看了一臉蒼白的陳廷宇,輕盈的走上前來,抖了抖陳廷宇的衣領!

  “你怎么搞的,干嘛喝那么多酒?”李凌雪雖然心里很難過關切萬分的看著,不過口中的語氣卻顯得很氣憤,有句話說的好:“永遠不要相信女人的話,女人的心男人永遠莫不透。”

  “我知道你很關心我,不要用這么兇巴巴的語氣。我要難受的!”陳廷宇嬉皮一笑,“我看崔天現在也是有些失落,不如你把越靈叫出來我看能不能撮合他們?”

  “越靈剛剛才找完工作回來,好象是個找了個農科院助理研究員,現在她在寢室里面洗刷,一會兒就會下來。你還是先把崔天那爛小子找來吧!媒婆可不是你個大男人能做的!嘻嘻!”李凌雪單手遮住嘴唇,古代的大家閨秀都是笑不露齒的嘛!

  “喂!小天,快來!機會來咯!你的女性天使今晚有請!...快點來就是...你這家伙還打扮什么啊!...老地方來...當然是緣聚緣散啦...好了不多說了,我們在那里等你!”陳廷宇關了手機,高興一笑摟著李凌雪的肩膀徑直向緣聚緣散走去。

  陳廷宇摟著李凌雪的肩膀推開緣聚緣散的大門,像往常一樣對著門口的侍應打了招呼,直接走向他們以前常坐的那張桌子坐了下來。

  “哥幾個怎么只有你來了,馬上就要畢業了,可能沒有你們這群老朋友,我店里就要冷清很多了哦!今天吃點什么,玩點什么?我給你們打個折?”看到幾天不見的陳廷宇,緣聚緣散的黃老板樂的嘴都開裂了。說句實話,黃老板所開的這個店在陳廷宇他們剛來的時候,只是一個只做早餐的小店,隨著這幾年以陳廷宇為首的敗家子給了黃老板搜刮學生錢財的好機會,正因為如此現在的緣聚緣散已經是一個集吃喝玩樂為一體的豪華娛樂場所。

  陳廷宇聽完黃老板的話呵呵一笑,開口道:“黃老板你剛才讓我想起了一句話,你知道什么嗎?黃老板給陳廷宇說話—為了錢。呵呵!好了不開玩笑了,黃老板你先隨便給我們來兩個小吃,我們還得等人呢?”

  黃老板干笑一聲,正想離開,陳廷宇又說道:“哦!對了黃老板,記得給我們留個包廂,吃完自然要消遣一會了,你說是吧?”

  “沒問題,沒問題,這個我自然知道。這是你們的慣例嘛!好了,不打擾你們了,我忙去了。順便叫鋼琴師為你們的愛情能幸福走到終點彈奏一首讓人不能拒絕接受的樂曲”有錢進腰包,這樣的好事誰會拒絕,更何況是惟利是圖的商人。

  柔和的鋼琴曲在大廳中緩緩的響來起來,配上那昏暗的燈光到也顯得很協調。陳廷宇聽到這動人的樂曲,忍不住將李凌雪的手牽了起來,靜靜的享受著那首專門為他們而彈奏的樂曲,嘴唇輕輕的停留在李凌雪的手背,李凌雪看著一臉癡迷的陳廷宇臉刷的一下變的緋紅,不過她卻感到了幸福的存在,幸福來臨的時候再野蠻的女孩也會變的溫柔,平時寒若冰霜的李凌雪也不是個例外,此刻的她像犯錯的貓迷躺在陳廷宇懷中動都不敢動一下。

  “陳廷宇你又在欺負我雪姐,雪姐我就說你怎么跑這么快,原來是和這壞小子偷香來了,哎!世風日下啊!連雪姐這種冰山美人都學會見色忘義了!”正當陳廷宇和李凌雪即將忘記世上的一切完全沉浸在優美的鋼琴旋律中的時候,一陣顯得與氣氛格外不協調的聲音將他們從甜蜜愛情的世界生生的拉了起來。有旁觀者在兩人只得依依不舍的分開。

  李凌雪束了束有些亂了的頭發嘻嘻笑到:“我的越靈小魔女,你也不耐啊!這沒穩馨的時刻你也敢打擾!我看以后誰敢把你這個破壞魔鬼娶回家去!”

  “我才不怕呢!沒人要我就是為國家的計劃生育作出了巨大奉獻的大功臣了。”越靈乖巧的做了個鬼臉。

  “是嗎?我可知道,有人都暗戀你好幾年了?”李凌雪詭秘一笑,對著陳廷宇眨了眨眼睛。陳廷宇會意的點點頭開口說道:“今天可是有人專門叫你出來的,我們只是來做陪襯的!”

  “暗戀我?本小姐還不一定答應呢?有你們做陪襯,本小姐也不一定就要給面子的。”雖然越靈嘴上說的倒是無所謂其實心理卻在哈哈傻笑,她知道那個人就是崔天,女人的心思是很明細的,有點蛛絲馬跡她就能拽出整個世界。

  “小魔女還是坐下吧!不要心急嘛!該來的自然會來!又不是不認識的人!他應該馬上就會來!”話雖然是怎么說,不過陳廷宇卻在心中暗暗罵起崔天來。罵曹操曹操就到,崔天的形象已經出現在了大廳門口!只是是在整理自己的形象,在女人面前不注重自己的形象在這個世界上是沒有的,更何況是從來沒接觸過女生的崔天。

字體: 字號: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