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前位置: 首頁 > 科幻 > 麻痹夢生 > 第七話,日子
第七話,日子
作者:孽小三  |  字數:3057  |  更新時間:2015-10-06 01:50:30
又是平凡的一天,難道就因為我叫平帆我的日子就可以這樣乏味么!?真是夠了!媽噠,不說今天又做噩夢醒了,就連昨天我咋回來的我都不知道,我咋躺床上的我也不知道,這一天真是夠溜了…

我敲了敲弟弟的門,他好像并沒有起來,因為怎么敲也不開,我輕輕的推了一下門,門竟然開了!天啦嚕,里面一個人也沒有,人呢!大半夜的去哪了!!!正在我準備出門找母親與后父尋人的時候身后起了一陣風,怎么會起風,窗戶也沒開啊?我轉身一看,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我弟弟氣喘吁吁的躺在一個白色大蝙蝠的身上當我驚呆的目光看著他的時候,他也驚呆看著我,就這樣…我倆僵持了好久…白色的大蝙蝠變成了一個古裝的男子,當我看到這一幕的時候,我的世界觀,崩塌了…

我弟弟支支吾吾的跟我解釋"哥!你不要和別人說!這是超能力!那個男的會變蝙蝠!我剛剛出去晨練了!"我看了看顯示3.30的表,他臉都白了。

我坐在他床上,他給我到了杯牛奶,我沒理會一樣一口干了,別說!喝了牛奶以后感覺好像真是那么回事"弟,那啥,你這超能力是用來拯救世界的么!"他單手捂著臉已經無語的看了看旁邊的古裝男子,我只覺得眼前閃過一個大蝙蝠那個男子就消失了。

夢黎告訴我,他的超能力很復雜…不知道該怎么說了…

我準備去個廁所,我只覺得我腳下一空,所有事物變成了漆黑,我赤裸的站在一面鏡子前,我看著鏡子,里面竟然是我,我正常的生活,畫面也不停的在跳轉,我突然想起貌似我好像因為什么進入了這個未知的地方我看著鏡子里的畫面,直覺告訴我也許我靜靜的看著鏡子里的畫面也許會回憶起我該做的事。

我走向鏡子,摸了一下鏡面,我覺得我的身心已經進去了鏡子。我觀察著,等待著,觀察著以往我不知道的記憶,觀察著以往我不知道的事情,等待著我該做的事。

我坐在教室里,像平時一樣上課,接著故事,開始了!

夢黎看著午睡的王欣,總是郁郁悠悠的樣子,他為什么不回去午睡啊,真是怪怪的

一個小白色的蝙蝠在他的肩上一陣黑光閃過,兩人消失了。

就在這時,鏡子突然彈開了我,當我在碰鏡子的時候鏡子竟然把我的胳膊吸了進入,我的眼前又出現了我不知道的往事,當我在一次重復第一次碰鏡子的姿勢的時候,我整個人都進去了。

我發現我可以看到很大面積的事情,當我試圖出來的時候我發現我的面前全都是那些場景。而且那些場景還在飄忽不定。我慢慢的陷入那些場景,我甚至可以聽到他們的心聲。

"我"靜靜地看著天上的陽光,我嘆息著,因為我發現我最近越來越不了解我弟弟了,最近我發現了他很多秘密,我發現了他竟然有超能力,還有一個能變成蝙蝠的男子最近我的額頭還有胸口的打火機老是一同發熱,而且有的時候熱的發燙,王欣好久沒和我說話了,老是傻傻的笑一笑,還有那個古裝的男子總覺得跟那個悶著的田光有點相像,而且最近手機老是攔截騷擾短信和電話,評論每分鐘一個,呵呵,我覺得最近好怪,太多怪事了。

我穿起外衣,走出來家門,開門竟然是田光,他拉著我,當他拉起我的一瞬間周圍變成了雪地,我的額頭一陣發燙,田光張口一個字一個字的蹦出一句話"平帆,找到王凌"說完這句話我的周圍充滿了陽光,田光像以前一樣悶著不說話看了看我往另一邊走去。

我走向馬路,一邊想著剛才的事情一邊看著天上的陽光,越來越覺得天上的陽光不那么明媚了。突然一輛車打著喇叭飛奔過來,我此時與車的距離不到五米,我知道我現在已經沒辦法做出相應的動作,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在黑暗的墓穴呆上下半輩子,我回憶起了我的媽媽,后父,還有弟弟夢黎,還有王欣,還有一個一直在遠方的朋友,陸毅。還有那個與我弟弟走的很近的小思,還有那個奇怪的田光,突然覺得只有對陸毅和王欣還有小思以往的記憶那么記憶猶新,剩下的弟弟還有媽媽還有后父的記憶跟模糊,甚至都記不清,后父也就算了,為什么和我幾乎一起長大的弟弟我會記不清!我又回想起了這些怪事和我做過的噩夢,我覺得整個時間慢的像龜速一樣,當我想的最后一件事是我昨天給弟弟燒水煮水餃的時候燙到了,也不知道夢黎怎么知道的,過來就問有沒有大礙,我還微笑著說"沒關系啊,我是你哥哥。"他愣了愣之后不屑的"切"了一聲走回來房間關上了門。明明我不記得為什么在這一剎那突然全都浮現在我的腦海中。

就在我要飛出人間的時候,一個黑色的身影出現在了我的面前推了我一下,當我醒來的時候我躺在白色的床上,床上白色的床單白的讓人發滲。然而我旁邊是我的弟弟,夢黎!我看見他的身上纏滿了紗布,我做了起來看了看自己的身上,發現打著葡萄糖,身上有些於傷,就在這時那時出現的古裝男子服了我一把,我看了看他剛要張嘴他就張口"主人為了救你,畢竟他的能力被你那個同學打碎了那么多,世界慢慢部分不受他的控制,甚至這個世界走的東西都能傷害他了"

他一下子說了這么多,不知道為什么,什么都沒聽懂,還覺得他像個話嘮,好熟悉的感覺啊,哈哈,我好像被車嚇到了。

醫生這個時候進來了"你,那個叫平帆的你沒啥事可以出院了,你弟弟也沒啥大礙,住個一年院觀察一下就沒事了"我驚訝的看著他…這他媽全身綁的跟個木乃伊一樣還得住一年院告訴我沒啥大礙,艾瑪不知道為啥,夢黎出事前與出事后他的身邊很多事情變得不那么容易了。就好比這次他為了救我而受傷,貌似他以前受傷從來沒有超過一星期里不知道為什么就恢復了,我的解釋是"超能力"

我看了看手機,才意識到媽媽還我有后父為什么沒我有在身邊,當我掏出手機給他們打電話的時候卻發現他們手機關機。

隱藏城市,禹州:

此時此刻禹州已經是黑夜,人工智能的屏幕前。

一名男子已經昏睡在人工智能的大熒幕面前,人工智能化作一名女子站在他的后面空手粒子化成一雙被子,蓋在了那名男子的背上,用一種不舍的眼光看著他,隨后好像決定了什么一樣消失啊。大熒幕出現了一篇日志:

**年午夜,夢遺計劃的產物失去對自己夢境的控制,已經形成了夢境與現實的交換,間接性的現實已經變成了真正的現實,已經不是夢黎可以隨意左右的現實了。

報告完畢,執筆:陸毅

陸毅…好熟悉的名字…讓我繼續睡一會。

我打了一輛出租車往回走,只覺得好累,為什么我剛能起床就能出院,為什么那個古裝話嘮說出了…不對!我為什么喜歡叫他話嘮,他說的都是什么,沒什么我都不懂。回到家打開家門,媽媽和后父都在發愁,我懂了。

"媽,我想去照顧弟弟,也可是有半年的休學假呢,"其實休學假是騙他們的,我嘴里的休學假就是所謂的2個月長假而已,就算沒有這個假期我也要照顧,畢竟他是我的弟弟嘛,而且他是為了救我…

我媽媽和后父沉默了一會"其實醫院打電話說,沒有什么大礙,住院觀察我們正好…有點事情,要去外地,本來怕沒人照顧你和弟弟,我知道這樣有點不負責任,但是沒辦法,只能拜托你這個哥哥了,生活錢全部放在你的銀行卡里了,有什么事給我打電話,我們會接的。"他們好像真的有急事一樣不顧自己的親兒子行李都沒拿就"跑了"我無奈的再次走出家門,習慣性的摸了摸胸前的打火機,從新回到了醫院,

到了醫院,看著面前的夢黎心中有很大的慚愧,總覺得很對不起他。他緩緩的睜開眼睛看著我"沒有做噩夢么,真是個好事啊"我捂著頭看著他,不知道怎么的,不敢直視他"為什么要救我,好好的活著不是很好么?"夢黎看著我一直猶豫的說不出話來準過頭來背對著我"你是我哥哥,沒有你我什么也做不了"

我哭了,這是我活著么久哭的最狠的一次,他靜靜的過了很久,切了一聲。我看著他纏滿繃帶的背影我看到他顫抖著,他一定也哭了。我的弟弟,謝謝你,我的生活有你才完美,我的弟弟我最了解,我的弟弟我最放心,我的弟弟不會害我,我會保護著他。我的額頭溫熱,我覺得前所未有的溫暖,我覺得我的人生沒有不會再有什么遺憾,突然夢黎看著我"喂,不許死!"

按“鍵盤左鍵←”返回上一章   按“鍵盤右鍵→”進入下一章   按“空格鍵”向下滾動

設置

閱讀背景
字體大小
A-
14
A+
頁面寬度
互联网熊猫彩票app合法吗